返回首页
56小说 > 五分六合网址 > 极品狂少 > 《极品狂少》正文 349章 爱恨情仇
    武当山位于巴山东段,又名太和山、谢罗山、参上山、仙室山,古有“太岳”、“玄岳”、“大岳”之称,是道教圣地和武当拳的发源地,被誉为“亘古无双胜境,天下第一仙山”。

    “小王八羔子,如果你没有回归叶家,道爷我会千里迢迢跑到东海找你?”

    两天后的下午,武当山半山腰,上山的徐龙象看了一眼雾气环绕的玉虚宫,想到两天前被叶帆拒之门外,恨得牙痒,忍不住骂了起来。

    当日,被叶帆拒之门外的他,其实很想拎剑杀到翱翔山庄,一剑劈了叶帆,但因为害怕违背炎黄组织的规定,怕被叶帆背后的叶家报复,他没敢那么做,甚至都没有将怒气宣泄到那两名保镖身上,而是忍气吞声地离开了。

    当夕阳渐渐落下山头的时候,徐龙象来到了武当派的玉虚宫外。

    “大师兄!”

    玉虚宫门口,两名扫地的道士见徐龙象阴沉着脸,吓得手一哆嗦,连忙行礼问好。

    没有理会两名道士的问好,徐龙象径直朝着张天师的住处走去。

    一路上,不少道士和门口两名扫地的道士一样,见到徐龙象后,纷纷问好,但徐龙象都没有理会。

    这让武当派那些道士们十分好奇,到底是哪个不长眼的家伙惹到了徐龙象。

    好奇之余,他们纷纷觉得,以徐龙象瑕疵必报的性格和作风,那个惹到徐龙象的人,绝对没好果子吃。

    除此之外,他们都暗自在心中决定,这些日子见到徐龙象要绕着走,免得撞到徐龙象的枪口上,遭受无妄之灾。

    “龙象,你进来吧。”

    片刻后,当徐龙象来到张天师的住处时,房门自动打开。张天师的声音从房间里传出。

    徐龙象调整了一番情绪,加快脚步,步入房间。

    房间里,张天师盘膝坐在一个垫子上,后面的香炉里插着几支香,烟雾颇为神奇地环绕在张天师的身旁,乍一看上去,他像是置身于仙境之中一般,给人一种神圣的感觉。

    “师父。”徐龙象行礼问好。

    “龙象,姓叶的小子同意和解吗?”

    张天师开门见山地问道。他这两天没有闭关。就是为了等徐龙象带回消息。

    “没有。”徐龙象如实回答道。

    “怎么回事?”

    张天师站起身。拂了一下手中的拂尘,烟雾神奇地驱散,尔后消失得无影无踪。

    他手中的拂尘和太乙玄剑一样,都是武当派的镇派法器。属于高级法器。

    “回师父,那个小王八羔子直接将我拒之门外了!”徐龙象说着,抬起头,脸上的愤怒一览无遗。

    张天师闻言,眉头微微一挑:“把详细情况跟我说说。”

    “两天前,我抵达东海后,直接前往翱翔山庄,在山庄外被两人拦了下来,然后我自报家门。让他们向那个王八羔子汇报。”

    想到当日的情形,徐龙象越说越气,“谁知道,等了三炷香的时间都没有回音。于是,我又跟那两人说。想与姓那个王八羔子的通话,结果那个王八羔子让手下告诉我,他没空见我!”

    “以他曾经的所作所为,不难看出,他是一个聪明人。既然你专门登门拜访,他应该能够猜到我们的用意——难道他铁了心要对我们武当派下手不成?”

    张天师的眉头皱得更紧,虽然他不惧叶帆的报复,但从内心深处而言,他更愿意和叶帆化干戈为玉帛。

    “师父,这已经很明显了,他肯定因为慕长老和小师弟的事情恨上了我们,所以才将我拒之门外。而以他以往的做事风格,肯定会找机会对我们下手。”

    徐龙象说着,眼眸之中寒光闪烁,“这个王八羔子太狂了——既然他给脸不要脸,那也我们就没必要跟他谈了!”

    这一次,张天师没有说话。

    他的眉目之间也涌现出了几分怒意。

    武当、少林自古以来便是华夏武学界的代表,其中武当曾得到封建帝王的推崇,明朝达到鼎盛。永乐皇帝“北建故宫,南修武当”,武当道场被称为“皇室家庙”。

    如今,武当派虽不像明朝时那般耀眼,但在华夏武学界也是泰山北斗一般的存在,否则两年一届的‘青榜大赛’也不会在今年夏天放在武当举办了。

    除此之外,身为武当掌教的他和褚玄机一样,是屈指可数在武学、术法两个领域踏入罡气境的绝世强者,相当于华夏武学界的泰山北斗!

    在他看来,慕容谷、慕容圣父子的所作所为固然有不对的地方,但叶文昊、叶帆父子已击杀了他们,而且夺走了太乙玄剑。

    如今,叶帆仗着背后有叶家,便将姿态摆得如此之高,完全是在羞辱武当派和他这个武当掌教!

    “龙象。”

    沉默片刻,张天师再次开口了,眸子里寒光闪烁,一道若有若无的杀意从他身上涌现,气流刮起,刮得他身上的道袍呼呼作响。

    “弟子在!”

    察觉到张天师的气势变化,徐龙象心中一动,连忙鞠躬应答。

    “明天,你再下山一趟。”张天师冷声道:“这次下山,你要隐藏行踪,千万不能被炎黄组织的人察觉到。”

    “师父,您的意思是暗中去斩杀那个小王八羔子?”徐龙象心中大喜。

    “做事留一线,日后好相见,他要将我们武当逼上绝路,那我先送他上路!”

    张天师点了点头,杀伐果断道:“龙象,你要在出手时务必保证万无一失,确保一击必杀,并且要毁尸灭迹,不留下任何痕迹、线索!”

    “师父,请放心,弟子知道该怎么做。”

    徐龙象鞠躬领命,然后退出房间,一副摩拳擦掌的模样,那感觉恨不得立刻去劈了叶帆,以解心头之恨。

    ……

    当夕阳彻底落下山头。黑暗逐渐降临的时候,叶帆没有前往10号别墅餐厅用餐,也没有盘膝坐在院子中间那块玉石之上修炼,而是站在别墅的阳台上,望着远方灯火璀璨的夜景,心中空荡荡的。

    事实上,两天前,当他看完苏琉璃留下的那份信后,心中就变得空荡了起来,像是失去了什么重要的东西似的。

    他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

    这是他第一次有这样的感觉。

    “去吃点东西吧?”

    当夜幕彻底笼罩天际后。苏雨馨来到了叶帆的身旁。看着叶帆那张失魂落魄的脸庞。轻声道。

    “不吃了。”叶帆轻轻摇了摇头。

    “人是铁饭是钢,你虽是先天武者,但也不能不吃饭。”苏雨馨说道。

    “吃不下。”

    叶帆闻言,收回目光。看着近在咫尺的苏雨馨,心情变得复杂了起来。

    “你很在乎琉璃。”苏雨馨轻轻叹了口气。

    在乎么?

    叶帆一怔,脑海里浮现出了第一次与苏琉璃见面时,苏琉璃那副娇蛮的样子让自己很不喜。

    他也想起了苏琉璃生日宴会上,当众宣布他也是寿星,当他上台后,扬起的灿烂笑脸。

    那张笑脸,像是这世上最迷人的风景,深深地镂刻在了他的内心深处。

    虽然那个画面在苏琉璃离去之前从未闪现。但他从未忘记。

    他更无法忘记,自己当日鬼使神差与苏琉璃心神交融的情形。

    “这两天,你不吃饭,不修炼,只是站在这里发呆。这一切足以证明你很在乎她。”眼看叶帆不说话,苏雨馨轻轻咬了咬嘴唇,面色复杂地说道。

    “我也不知道是不是在乎,但看完那封信后,心里忽然很失落,而且脑海里不断地浮现出与她在一起的情形。”叶帆想了想,没有隐瞒苏雨馨。

    苏雨馨苦笑:“那便是在乎了。”

    “可是我之前并没有这种感觉,只是将她当成朋友。”叶帆有些疑惑。

    苏雨馨忍不住将目光投向远方灯火璀璨的夜景,心中如同打翻的五味瓶一样,心情十分复杂,“你之前没有那种感觉,是因为你并不知道琉璃暗恋你的事情。而事实上,琉璃早已在你心中占据了很重要的位置,只是你自己并没有发现罢了。所谓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便是如此。”

    “或许吧。”

    叶帆苦涩一笑,心绪复杂。

    “既然在乎,那就去将她找回来吧。”

    苏雨馨重新将目光投向叶帆,原本复杂的表情荡然无存,取而代之的是一脸的平静。

    “雨馨,你……”

    或许没有想到苏雨馨会这般说,叶帆不由一惊。

    “你是想问我为什么会这么说,对吧?”苏雨馨笑了,笑得有些无奈。

    叶帆神色复杂地点了点头。

    “从自私的角度来讲,没有哪个女人希望与其他女人一同分享一个男人,我也不例外。”

    苏雨馨缓缓道:“但是……我的命是你救的。除此之外,你对我做了太多太多,多到我这辈子根本无法偿还不说,我还有幸成为了你的女人。对我而言,这已经是上天对我最大的恩赐了,我不敢再奢求更多。”

    “何况,琉璃是我的妹妹。她虽然只是我的堂妹,但和我亲妹妹没什么区别,我不忍心看到她痛苦,也不想看到她皈依佛门。”

    说到这里,苏雨馨的表情愈加坚定了,“叶帆,琉璃虽然父母在世,但她其实和你一样的,几乎没有得到过父母的关爱。她看似十分开朗外向,整天大大咧咧的,一副很高兴的样子,其实,这些都是她伪装的面具,她只是在掩饰心中的孤独与脆弱。”

    愕然听到苏雨馨这番话,叶帆心头猛然一跳,没来由想到苏琉璃哭得撕心裂肺的一幕,只觉得有些心疼。

    “琉璃已经孤独了二十年了,一旦她真的归入佛门,便要孤独一辈子。”

    苏雨馨坦诚地看着叶帆的双眼,一字一句道:“趁她还没有找到那个世外高人,真正皈依佛门前,把她找回来吧,否则你会遗憾一辈子,而我会自责一辈子。”

    “谢谢你,雨馨。”

    叶帆心中充斥着感动,想说很多,最后却只是感谢。

    “我等你把琉璃带回来。”

    苏雨馨笑了笑,然后不等叶帆回话,纵身一跃,跳下阳台,消失在黑夜之中。

    “苏琉璃,即便踏遍千山万水,走到天涯海角,我也会找到你!”

    叶帆将目光投向西方的天际,在心中对自己说。

    ……

    ……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