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56小说 > 都市小说 > 极品狂少 > 《极品狂少》正文 364章 闻风而动
    真的是他?!

    耳畔响起叶帆的话,感受着叶帆那不死不休的决心,林天意心中有了答案。

    “从我和伍虎制定计划到现在才不到三个小时,他怎么可能出现在南明,而且还杀死了伍虎?”

    答案涌现,林天意忍不住在心中暗问自己,却想不出个所以然来。

    “嘟……嘟……”

    与此同时,通话结束,听筒中传出了忙音。

    “呼~”

    林天意深吸一口气,稳定了一下纷乱的思绪,想了想,然后直接拨通了青洪太子爷陈费廉的电话。

    “我正在和一位议员谈事,如果没有重要的事情稍后再说。”十几秒钟后,听筒中传出了陈费廉的声音,语气隐隐有些不悦。

    察觉到陈费廉语气中的不满,林天意心中明白自己一遇到麻烦便找陈费廉,多少让陈费廉对自己的能力产生质疑,从而对自己不满。

    然而——

    明白归明白,林天意还是觉得这件事情很有必要告诉陈费廉,于是道:“陈少,我有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要向您汇报。”

    “说。”

    “事情是这样的……”

    得到陈费廉的允许,林天意不敢怠慢,立刻将今晚的事情汇报给了陈费廉。

    “真是一群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废物!”

    陈费廉起初听到林天意的汇报,脸上还露出了几分惊奇和兴奋,但听到最终的结果,气得直接骂了起来。

    林天意吓得大气都不敢喘一个。

    他很清楚。对陈费廉而言,过程不重要。重要的是结果。

    “难道你们都是猪脑子么?”

    连续在叶帆手中吃瘪,让陈费廉的心情一下子变得十分糟糕,对林天意的不满也是呈直线上升,“你们只是去想他为什么会在短短时间内出现在南明。为什么就没有想过他提前在南明呢?”

    “呃……”

    林天意惊得张嘴凸眼,旋即又觉得这种可能性很大。

    “那个叫苏琉璃的女孩现在在哪里?”

    陈费廉一阵见血地问出了关键。在他看来,死一个伍虎还有千百个伍虎顶替,只要苏琉璃还在青洪手中,那以苏琉璃为人质引蛇出洞的计划还可以继续实施。

    “不知道。”

    林天意闻言,暗骂自己糊涂,同时不等陈费廉开口教训,便立即承认错误道:“对不起,陈少。是我疏忽了!”

    “对不起有用么?还不快去落实?”陈费廉没好气地教训道。

    “是,陈少!”

    林天意面色难看地应了一声,然后见陈费廉挂断电话,才收起手机,联系李逵。

    三分钟后,林天意再次拨通了陈费廉的电话。

    “人在哪?”

    电话接通,不等林天意汇报,陈费廉便开门见山地问道。

    “陈少。之前负责将那个叫苏琉璃的女孩押送到金三角的人是伍虎的手下李逵。根据李逵所说,他在前往边境的路上被一个佛门的白袍女子拦下,白袍女子带走了那个女孩。”林天意有些紧张地汇报道。

    “咝~”

    听到林天意的汇报。陈费廉气得嘴角直抽,然后又觉得不对劲,问道:“确定是佛门的人?”

    “李逵说他亲耳听到,白袍女子问那个叫苏琉璃的女孩愿不愿意皈依佛门,那个女孩说愿意,白袍女子才带她走的。”林天意回道。

    “那个野种身边的女人怎么会跟佛门牵扯上关系?”陈费廉一脸疑惑。像是在问林天意,更像是在问自己。

    林天意聪明地选择了沉默。

    一来,他不知道内情,鲁莽回答是愚蠢的行为,再者,身为南青洪掌舵者的他很清楚,佛门在华夏武学界地位超然,龙榜前十的高手之中有两位,分别是少林方丈和菩提无音——叶帆身边的女人和佛门有关系,这对青洪而言不是一件好事!

    “这件事情为什么不提前向我请示?”

    果不其然,因为牵扯到了佛门,陈费廉的心情更加恶劣,冷声质问了起来。

    “我本想等事成之后再给您报喜的。”

    林天意弱弱地回了一句,然后借坡下驴问道:“陈少,依您看,这件事情接下来该怎么办?”

    “怎么办?你他妈除了会在出事后问我怎么办,你还会什么?”陈费廉劈头盖脸地骂道。

    “陈……陈少,我有个建议。”

    感受着陈费廉的怒意,林天意想了想,还是说出了自己的想法,“这件事情说一千、道一万,叶帆那个杂碎杀死伍虎他们已成为事实。而伍虎他们的档案十分干净,是合法的商人那个杂碎的所作所为等于违背了炎黄组织规定!我们是否可以利用炎黄组织来对付他?”

    “你那边待命,同时随时关注事态发展,有什么情况立即向我汇报。”听到林天意的提议,陈费廉心中一动,立即做出决断。

    “是,陈少。”

    林天意第一时间回应,然后发现陈费廉已挂断了电话后,暗自松了口气,那感觉像是又躲过一劫。

    而陈费廉则是迅速地翻出了一个电话,但没有立即拨通,而是酝酿了一番说辞才拨通。

    “你好,哪位?”

    电话过了足足十秒钟才接通,听筒中传出一个充满磁性的声音,语气中隐隐带着几分威严。

    “你好,王秘书,我是陈费廉。”陈费廉自报家门。

    “陈费廉?”

    电话那头,身为白国涛秘书,号称南岭二~号首~长的王崇华听到陈费廉的名字后,觉得有些熟悉,但一时又想不起来在哪里听过。

    “王秘书。我父亲是陈道藏,青洪组织的首领。”陈费廉做出解释。

    “你打错电话了!”

    再次听到陈费廉的话。王崇华脸色一变,冷冷说了一句,便直接挂断了电话。

    身为白国涛的大秘,他很清楚白洛铛锒入狱便是因为勾结青洪组织被叶帆揪住了把柄,利用规则扳倒。

    而从那之后。白家完全与青洪分清了界限。

    如此一来,他虽然很好奇陈费廉为什么会打电话给他,但也知道跟陈费廉接触是玩火的行为。

    “暂避锋芒,坐收渔翁之利,白家这些老狐狸想得还真是好啊。”

    王崇华装傻充愣、主动挂电话的行为让陈费廉有些恼火,同时也猜到了白家目前的策略,当下冷笑了起来,“天下哪有这样好的事情?”

    冷笑过后。陈费廉飞快地编辑了一条短信,发给了王崇华。

    “嗡~”

    电话那头,身在书房的王崇华,坐在椅子上,吸烟思索着陈费廉打电话的目的,突然听到手机震动的声音,当下拿起手机,点开了短信。

    “王秘书。帮我转告白书~记,叶帆于一个小时前,在西南省南明市杀死了青洪集团华夏分公司副总裁、西南地区负责人伍虎及其一干保镖。”

    看到短信的内容。王崇华吓得手一哆嗦,同时暗暗庆幸自己的手机是特制的卫星手机,不在炎黄组织和特工部门的监控范围之内,否则就要落下把柄了。

    惊吓过后,王崇华又看了一遍短信,确定记住短信内容后。迅速删除了短信。

    做完这一切,王崇华立即拨通了白国涛的电话。

    “书~记,您睡了吗?”电话接通,王崇华没有直接汇报,而是恭敬地问道。

    “有事?”白国涛问。

    “有件事情,我想了想,还是觉得跟您汇报一声比较好。”

    “什么事?”

    “我刚才得到了一个消息,叶帆在西南省南明市杀死了青洪集团华夏分公司副总裁、西南地区负责人伍虎及其一干保镖。”王崇华飞快地汇报道。

    “哦?”

    电话那头,白国涛瞳孔微微放大,当下丢掉手中的红头文件,问道:“你从哪得到的消息?可靠么?”

    “陈费廉告诉我的。”王崇华没敢隐瞒。

    “我知道了。”

    白国涛闻言,沉吟片刻,淡淡说了一句,便挂断了电话。

    显然……他知道,陈费廉是想借王崇华之嘴将这件事情告诉他——这是许多商人、官员求他办事的惯用套路,也是王崇华这个二~号~首~长的由来。

    挂断电话,白国涛点燃一支香烟,一边吸着香烟,一边思索。

    待一支香烟燃尽后,他拿起手机,拨通了炎黄组织西南负责人周武的电话。

    “你好,白书~记。”

    电话很快接通,身为炎黄组织西南负责人的周武主动问好,心中却是好奇白国涛给他打电话的目的。

    “周主任,没影响到你休息吧?”白国涛笑着问。

    “白书~记知道的,我们武者基本是用修炼代替睡觉的。”周武笑着寒暄,心中疑惑更浓,但没有主动开口询问。

    “我上次回去,小唐说很长时间没见你了,还跟我询问你的情况来着,你看什么时候有空了,咱们在燕京聚聚?”白国涛继续寒暄。

    “好的。”

    周武爽快答应,白国涛口中的小唐是他的同门师弟,是白家笼络的核心武者之一。

    “周主任,我这么晚打电话给你呢,主要是听说了一件事情,想找你核实一下。”寒暄过后,白国涛迅速切入主题,典型的官场做派。

    “白书~记请说。”

    “是这样的,我刚听说,叶文昊那个私生子叶帆于一个小时前,在西南省南明市杀死了青洪集团华夏分公司副总裁、西南地区负责人伍虎及其一干保镖。”白国涛说着,又问道:“周主任,你知道这回事吗?”

    唰!

    愕然听到白国涛的话,周武惊得脸色一变:“我还不知道这件事情。”

    “上面现在对武者这块控制极严,武者破坏社会秩序是大忌,处理不好会引起恐慌,周主任怕是要上心了。”白国涛隐晦地提醒道。

    “多谢白书~记提醒。”周武心如明镜,同样打着哑语,“时间不早了,白书~记早点休息,我得抓紧去处理这件事情。”

    “那就不打扰周主任了。”

    眼看目的达成,白国涛不再废话,直接挂断电话,起身走向窗边。

    “你用游戏规则将小洛送进监狱,那我就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此次若是让我查实你大开杀戒的证据,我倒要看谁敢破坏游戏规则!”

    望着窗外灯火璀璨的夜景,想到白洛入狱后的绝望神情,白国涛双眸之中寒光凌冽,像一只要吃人的饿狼。

    ……

    ……

    ps:第一更!

    。

    。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