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56小说 > 五分六合注册 > 五分六合 > 《极品狂少》正文 371章 西南风暴 七
    夕阳西下,余辉倾洒,雾气环绕的武当山上金光灿烂,宛如人间仙境,令得不少游客驻足观望。

    和那些游客不同,玉虚宫里那些武当弟子却没有心情去欣赏日落的美景,一方面,常年待在武当山上的他们早就看腻了,另一方面,他们都知道这几天武当派掌教张天师的心情很不好,整个玉虚宫内充斥着一股阴霾,让他们有种心惊肉跳的感觉。

    “周长老。”

    当夕阳逐渐落下山头的时候,一名穿着道袍的中年男人来到了玉虚宫门门口,门口扫地的道童纷纷放下手中的扫帚,行礼问好。

    姓周名青的中年男人只是微微颔首,便快步走入玉虚宫,直奔玉虚宫最里面的房间而去。

    张天师正在那里等他!

    几分钟后,周青沿着玉虚宫的道路来到了张天师的住所。

    “呼~”

    当周青即将走到房间门口后,他刻意地停下脚步,缓缓吐出一口闷气,才道:“掌教师尊,我是周青。”

    “嘎吱!”

    回答周青的是一声轻响,房门应声而开。

    周青见状,定了定神,快步走进房间。

    房间里,一身道袍的张天师盘膝坐在一块垫子上,手中拿着和太乙玄剑一同号称武当派镇派法器的太乙拂尘,微微皱着眉头,目光锁定着周青。

    “周青拜见掌教师尊。”

    周青连忙跪倒行礼,身为武当派外事长老的他,主要负责武当派世俗事务。虽然挂着长老二字,但在武当派中地位并不高,不要说跟死去的大长老慕容谷相比,就跟同辈的徐龙象比。都要稍逊一筹。

    如此一来,他每次见到张天师都要行跪拜礼,算是对张天师以示尊重。

    “调查清楚了么?到底怎么回事?”张天师冷声问道。

    徐龙象领命下山后,他为了等消息一直没有闭关,结果没有等到徐龙象成功暗杀叶帆的消息不说,南明武当武馆被枪手袭击。而徐龙象则像是从人间蒸发了一般,没有任何音讯。

    这让张天师这两天的心情非常不好,同时要求外事长老周武亲自调查南明武当武馆被袭击一事,并要求周青返回武当派向他汇报。

    “回掌教师尊,调查清楚了,是南青洪的人干的。”周青抬起头,一脸敬畏地回道。

    “你确定?”

    张天师闻言,十分怀疑。

    一来,武当派身为华夏武学界的泰山北斗,在华夏武学界声望极高。在过去一些年之中,几乎没有势力与武当派敌对。

    青洪组织是全球最大的地下组织之一,高手如云,实力强大是没错,但青洪组织在华夏的分部南青洪势力很一般,根本无法对抗武当派。

    再者。华夏对江湖中人监管极为严格,南青洪这么做等于明目张胆地违背炎黄组织的规定,属于自寻死路。

    何况,根据他所知,叶帆与武当派有着不共戴天之仇,而敌人的敌人便是朋友,南青洪更没有道理对武当派下手!

    “确定,掌教师尊。根据我们下面收集的情报,西南警方出动,对袭击我们武馆的枪手进行抓捕。结果那些枪手以死抵抗,全部被击毙了。”周青点了点头,说出了得到的情报。

    嗯?

    听到周青斩钉截铁的回答,张天师的表情突然之间变得有些凝重了。

    虽然他不知道南青洪为何要袭击武当派的武馆,但在他看来。这件事情若是处理不好,将会让武当派和青洪组织结下梁子。

    以武当千年的传承和炎黄组织的威慑,他倒是不惧怕青洪组织的报复,却怕青洪组织的首领陈道藏!

    身为武当派掌教,华夏龙榜第六的绝世强者,他对陈道藏的了解远比江湖传言得更多、更真实——陈道藏不但权谋之术玩得炉火纯青,武力值更是逆天!

    准确地说,陈道藏在全球武学界的高手排行榜‘神榜’之中名列第二,仅次于炎黄组织的首领‘炎’!

    没有愿意和这样一个强大、恐怖的绝世强者为敌,张天师自然也不例外。

    “原因呢?南青洪为何要袭击我们的武馆?”稍作沉默过后,张天师又出声问道。

    “暂时还没有打探到。”周青说着,生怕张天师责怪他,连忙将头埋倒,不敢去看张天师。

    “你是干什么吃的?”

    果不其然,张天师闻言,直接怒了,劈头盖脸地教训了起来。

    担心变为现实,周青吓得心头一颤,浑身紧绷,甚至连大气都不敢喘一个。

    “叮铃铃——”

    就在这时,安静的房间里响起了电话铃声。

    “还愣着干什么?赶紧去查,必须查清楚原因!”张天师起身,沉声喝道。

    “是……是,掌教师尊!”周青紧张地回了一句,然后识趣地爬起身,冷汗淋漓地退出房间。

    而张天师则是手握太乙拂尘,快步走进内屋,一个箭步滑到电话前,拿起了电话。

    “你好,张掌门,我是炎黄组织武堂长老贺云廷。”电话接通,贺云廷的声音清晰地传入张天师的耳中。

    “贺长老,我正想给你打电话呢。”

    听到贺云廷的话,张天师沉声问道:“我们武当派在西南南明的武馆被一群枪手袭击了,据说是南青洪的枪手干的,具体是怎么一回事?”

    “难道张掌门不知道其中缘由?”贺云廷反问。

    “我若知道,还问你?”

    上次贺云廷打电话给他传达对慕容谷、慕容圣父子战死,武当派失去太乙玄剑一事后,张天师便对贺云廷意见很大。此时眼看贺云廷的语气有些强硬,语气顿时冷了下来。

    “张掌门,这件事说起来是你们武当派挑事在前。”贺云廷的语气也很不善。

    “我们武当派挑事?”张天师有些恼火,“贺长老。饭可以乱吃,话不能乱说——我们武当派怎么可能挑事?”

    “张掌门,根据炎黄组织西南办事处和西南警方、安~全~厅等多部门联合调查,查明了南青洪枪手袭击武当武馆的原因。”贺云廷道。

    “原因是什么?”张天师冷声问。

    “武当派弟子暗杀南青洪西南地区负责人伍虎,伍虎一怒之下,派出枪手袭击武当武馆实施报复。”贺云廷严厉道。

    “什……什么?”

    张天师闻言。惊得不轻,旋即沉声道:“贺长老,我们武当派是华夏武学界的名门正派,一向遵守华夏法律和炎黄组织规定,怎么可能做得出暗杀这种事?何况,我们武当派和青洪组织无冤无仇,暗杀青洪组织的成员做什么?”

    “张掌门,这正是我想问你的,武当派为何要派人暗杀南青洪西南地区负责人伍虎呢?”贺云廷反问。

    “贺长老,你确定炎黄组织没有调查错?”张天师怒道。

    “炎黄组织秉着公平、公正、公开的理念监管华夏境内的武者。若是没有确凿的证据,怎么可能轻易做出结论?”

    贺云廷针锋相对,不再像当日通知张天师叶文昊、叶帆父子斩杀慕容谷、慕容圣父子一事时那样刻意放低姿态。

    嗯?

    张天师心中一动,明白贺云廷多半是掌握了确凿的证据,否则绝不敢在他面前如此强势。

    明白这一切的同时,他不禁想到徐龙象失去音讯一事。心中浮现出一个荒谬的念头:难道是龙象暗杀那个姓叶的小子失败,从而被姓叶的小子借助南青洪的手报复?

    不可能!

    念头浮现,张天师直接给否定了。

    一来,他相信以徐龙象的实力,若要偷袭暗杀叶帆,绝对轻而易举,再者,南青洪的人不可能帮叶帆对付武当派!

    “贺长老,我觉得这件事情实在太过蹊跷,肯定有不为人知的隐情。我建议炎黄组织重新彻查此事,换我们武当派一个清白,给我们武当派一个交代!”否定心中的念头过后,张天师再次开口,语气同样很强势。

    一来。他对贺云廷今天的态度很不满,认为贺云廷没有将他放在眼里,再者,他虽然不知道炎黄组织是通过什么证据认定武当派弟子暗杀伍虎的,他本人是坚决不相信的!

    “张掌门,炎黄组织该如何做事,还轮不到你来指手画脚!”贺云廷冷冷道。

    “贺云廷,你说什么?”

    张天师气得浑身一抖,心中压抑的怒火直接爆发了。

    身为武当派掌门的他,术武两个领域踏入罡气境,名列龙榜第六,是华夏武学界的泰山北斗之一,身份地位显赫,哪里受过这门子鸟气?

    “张天师,我希望你明白,我是代表炎黄组织与你通话。”贺云廷冷声提醒道。

    “嘿,炎黄组织怎么了?炎黄组织就能随便污蔑我们武当派么?”张天师怒气冲冲道:“贺云廷,不要说你,就算是炎这么污蔑我们武当派也不行!”

    “污蔑?我之前说过,我们掌握了确凿的证据,才做出结论的。”

    贺云廷冷笑道:“另外,张天师,我提醒你,不要以为你是罡气境强者就可以不将我们炎黄组织放在眼里——按照炎黄组织规定,华夏境内所有武者必须接受炎黄组织的监管,罡气境武者也不例外!”

    “我打电话给你,只是想通知你一件事:三天之内,将暗杀伍虎的武当派弟子交给炎黄组织,否则华夏境内所有武当武馆全部取缔,武当派从今往后严禁收徒传武。”

    “贺云廷,你们炎黄组织欺人太甚!”张天师彻底怒了,恨不得让贺云廷血溅当场。

    “欺人太甚?”

    贺云廷冷冷道:“炎首领让我提醒你,武当派传承上千年不容易,但愿不要毁到你手中才好!”

    “啪——”

    张天师怒不可止,手中话筒连同书桌直接被外泄的罡气震得粉碎。

    然而——

    愤怒之余,仅有的一丝理智告诉他,他虽然是名列龙榜第六的绝世强者,但还没有底气跟龙榜、神榜双榜第一的‘炎’叫板!

    偷鸡不成蚀把米。

    他只能把打碎的牙齿往肚子里咽!

    ……

    ……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