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56小说 > 都市小说 > 极品狂少 > 《极品狂少》正文 376章 如日中天
    九州国际饭店是南明最知名的五星级酒店之一,装修奢华、环境宜人,无论是餐饮还是酒店业务都在南明所有五星级饭店里名列前茅,深受达官贵人和土豪们喜欢。

    黄昏降临,小雨渐渐停了下来,晚风中带着丝丝凉意,一辆辆豪车、公车陆陆续续地来到了九州国际饭店楼下的停车场。

    其中,叶帆所驾驶的那辆奥迪a8l在众多豪车之中并不起眼,至少和停车场里那些宾利、迈巴赫和劳斯莱斯相比,要逊色不少。

    汽车停下,一身中山装的叶帆走下车,独自一人走到酒店门口,在迎宾小姐的热情欢迎下,步入酒店,乘坐电梯直奔位于七楼的中餐厅。

    俗话说,七上八下。

    酒店的老板将中餐厅设在酒店的七楼,多少也是有迷信的成分在内,寓意为在七楼用餐的客人们都可以更上一层楼,生意越做越火、官越做越大。

    “先生,请问您订的哪间包厢?”

    电梯抵达七楼,电梯门打开,一名领班微笑着迎上叶帆,恭敬地问道。

    “西南厅。”

    “请问是吴先生订的吗?”

    “是。”

    叶帆点了点头,他虽然已在南明待了好几天,但对南明的了解远不及盗门西南负责人吴千手,为此,今晚他让吴千手帮忙订了餐厅、包厢,宴请马朝阳和叶家阵营在西南的旗帜李忠德。

    前者为了帮他鞍前马后,后者虽然一直未曾和他见面、沟通,但也是暗中给予了巨大的帮助。

    若不是如此,他也不可能在短短一个周之内,让青洪在西南的势力瓦解。

    原本按照惯例,马朝阳无论参加任何宴请,都会掐着点抵达。

    这算是一种身份、地位的彰显!

    但……今天,脱下警服换了一身西装的他,提前二十分钟抵达了包厢。

    一方面。今天设宴的是叶帆,他不敢、也不会摆架子,另一方面,今天叶帆宴请的客人之中还有叶家阵营在西南的旗帜李忠德——要说摆架子,李忠德比他更有底气和资格。

    李忠德也没有摆架子掐着点抵达餐厅,而是提前了十分钟。

    “李叔。”

    电梯门口,特地和马朝阳一同等待的叶帆。见李忠德从电梯里走出,当下微笑着迎上。

    “小帆。”

    李忠德见状,一脸灿烂笑容,心中却是充斥着惊讶。

    没错……

    是惊讶!

    无论是通过叶帆在杭湖、东海和燕京的所作所为,他都觉得叶帆是一个极为狂傲的人!

    西南的变天,更是印证了这一点!

    有了这种先入为主的观点。他认为今晚叶帆请他和马朝阳吃饭,也只是走走过场,并不是真心实意地致谢。

    在这样一种情形下,叶帆特地在电梯门口等他,带给他的惊讶可想而知?

    惊讶过后,李忠德对马朝阳微微颔首示意,然后在叶帆的陪同下走进西南厅包厢。

    随着三人进入包厢。服务员请示叶帆后,开始上菜。

    很快,服务员将四道凉菜端上桌,两荤两素,搭配得当,但看上去显得有些少,与李忠德、马朝阳两人参加的宴请相比,简直没法比。

    凉菜上齐。叶帆微笑道:“李叔,马叔,我爸一直不喜欢铺张浪费,我觉得挺有理的,所以就只点了八个菜,四凉四热,外加一个面点、一份汤。若是不够的话我们再加?”

    “好。”

    耳畔响起叶帆的话,望着桌上的四道凉菜,李忠德和马朝阳两人有些愕然,愕然之余由年纪和官大一级的李忠德开口同意。

    叶帆见状。屏退要开酒的服务员,起身打开一瓶茅台,亲自为李忠德和马朝阳两人斟酒。

    嗯?

    看到这一幕,李忠德和马朝阳两人眼中均是闪过一丝异色,心中的惊讶变成了震惊——他们做梦也没有想到,叶帆居然会亲手为他们倒酒、服务!

    “李叔、马叔,谢谢你们为我做的一切。”

    倒完酒,叶帆回到座位上又给自己倒了一杯,然后率先举起酒杯,站起身道:“我敬你们一杯!”

    “小帆,你太客气了。”

    “是啊,小帆,你跟我和你李叔见外干什么?”

    再次听到叶帆的话,李忠德和马朝阳先后端起酒杯,开口回应,心中却是唏嘘不已。

    唏嘘,是因为此时的叶帆,在他们眼里,没有一点点的狂傲,有的只是谦逊和感恩!

    谦逊?

    还是狂傲?

    唏嘘过后,两人扬起脖子,一饮而尽,在心中暗问自己。

    如日中天!

    下一刻。

    两人心中不约而同地涌现出了一个答案。

    俗话说,日久见人心。

    短暂的接触,他们无法看透叶帆,也无法判断出叶帆是刻意这般做,还是平时对待长辈的态度便是如此。

    但——

    他们都可以肯定一点:西南变天过后,叶帆这个新的华夏第一大少将名副其实,真正如日中天,成为南青洪的噩梦,同时……也会让那些所谓的权贵子弟们望而生畏!

    九点钟的时候,晚餐结束,叶帆亲自将李忠德和马朝阳送上两人的专车,挥手相送,细节方面做到无懈可击。

    其中一辆挂有省~委牌照的红旗h7轿车里,李忠德揉了揉太阳穴,然后拿出手机,拨通马朝阳的电话,开门见山地问:“朝阳,你怎么看小帆?”

    “如果他不涉黑和追求武道,而是走仕途和军营的话,他会成为叶家阵营未来的扛旗者!”马朝阳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说出了内心最深处的评价。

    “是啊,如果你说的那些都可以实现,那叶家也不愁后继无人啊。”

    听着马朝阳对叶帆的评价,想着叶帆的事迹和今晚所做的一切,感受着彼此之间的反差,苦笑道。

    对于这一切,叶帆并不知道。他目送着李忠德和马朝阳乘车离开后,便钻进了那辆奥迪a8l之中。

    “嗡~”

    不等叶帆启动汽车,手机震动的声音响起。

    叶帆拿出手机一看,发现是盗门西南负责人吴千手的来电,想了想,摁下了接听键。

    “叶先生,您用完餐了吗?”电话接通。吴千手恭敬地问道。

    “嗯,刚结束。”

    “您对九州国际饭店的环境和饭菜还满意吧?”

    “挺好的,谢谢你,吴老大。”

    “叶先生客气了,能够给您跑腿,是我吴千手的荣幸。”吴千手讨好地说着。同时在等待着叶帆的‘报酬’。

    仿佛能够猜到吴千手的心思一般,叶帆戳破那层窗户纸:“吴老大,这次的事情你出了很大的力,也承担了不小的风险。”

    “叶先生,您要这么说就见外了啊……”吴千手心中一喜,却是欲迎还拒。

    “吴老大,为了表示对你和盗门的感谢。西南乃至整个华夏的毒~品生意,由你们盗门来做。”叶帆想了想道。

    “叶先生,这……”

    听到所谓的报酬,吴千手先是一阵激动,尔后又觉得困难重重,欲言又止。

    “不让南青洪跟你们盗门抢大陆的毒~品生意——这是我对你们的承诺。”

    叶帆正色道:“没有南青洪的威胁,你们要做毒~品生意的难度将大大降低,至于能否做成。那就全凭你们自己本事了。“

    “谢……谢谢叶先生!”

    吴千手心中狂喜,在他看来,若是没有南青洪的威胁,以盗门的势力,要做毒~品生意并不难,而毒~品生意带来的暴利,远远超出目前盗门的收入。

    “叶帆要如何做才能让南青洪放弃利益巨大的毒~品生意?”狂喜过后。吴千手又恢复了几分冷静,忍不住在心中暗问自己。

    “嘟……嘟……”

    没有答案,听着听筒中传出的忙音,想到叶帆接连在杭湖、东海、燕京和西南的所作所为。吴千手喃喃自语道:“既然他这么说,肯定能做到!”

    话音落下,吴千手慢慢放下手机,心中不禁庆幸自己成为了叶帆的合作伙伴,而不是成为了叶帆的敌人!

    否则,他有一万个理由相信,那会成为他和整个盗门的噩梦!

    ……

    就在吴千手感到庆幸的同时,电话那头,叶帆挂断电话后,想了想,又拨通了潘珏铭的电话。

    “叶先生。”

    潘珏铭似乎随时在等叶帆的电话,第一时间接通了电话。

    “伤势怎么样了?”叶帆问。

    “呃……”

    深知西南变天的潘珏铭似乎没有想到叶帆第一句话会关心他的伤势,先是一怔,旋即心中泛起几分感动,“多谢叶先生关心,已经痊愈了。”

    “西南这边的事情想必你已经听说了。截止目前,以伍虎为首的南青洪西南分部骨干成员全部死了,同时警方对南青洪西南的势力进行了毁灭的打击,整个南青洪西南分部近乎瓦解。”

    得知潘珏铭的伤势全部痊愈,叶帆沉吟了一番道:“既然你的伤势痊愈了,那就立即带人赶到西南抢占西南的地盘,铲除南青洪的余孽!”

    “是,叶先生!”

    潘珏铭立即领命,语气显得十分兴奋,恨不得立刻带人飞到西南。

    “目前,炎黄组织紧盯着南青洪,林天意那边绝不敢派人前往西南稳定军心,而西南地区的其他地下势力也不敢和我们抢夺地盘,同时警方这边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叶帆补充的同时,提出要求:“这也就是说,你这次行动的阻力会非常小——你要在最短的时间内完成这次行动!”

    “请叶先生放心,珏铭绝不让您失望!”

    潘珏铭信誓旦旦地立下军令状,心中却是忍不住感叹:不费一兵一卒,弹指间灭掉南青洪西南分部,偌大的华夏地下世界,也只有叶帆能够做到了!

    感叹之余,他愈加为当初选择追随叶帆而感到庆幸。

    因为。

    一次又一次的事实证明,这是他这辈子最正确的选择!

    ……

    ……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