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56小说 > 都市小说 > 极品狂少 > 《极品狂少》正文 379章 鱼死网破
    夜已深,一场海风突然登6台岛,一时间狂风肆虐,暴雨倾盆。(请搜索,更新最快的站!)

    位于台北郊区的南青洪总部里,那些负责站岗、巡夜的南青洪成员们纷纷冒着大雨,顶着狂风,坚守着自己的职责。

    豆子大的雨滴洒落在他们的衣服上,浸透了他们的衣服,狂风吹过,让他们感到一股刺骨的冰冷。

    面对这一切,那些南青洪成员没有一个敢叫苦,更没有人敢擅自离岗。

    这一切,只因为他们知道南青洪西南分部正在遭遇灭顶之灾,身为南青洪掌舵者的林天意心情非常不好——他们害怕成为林天意的气筒,被林天意送到阎王殿!

    因为……林天意曾经做过这样的事情!

    林天意心情的确非常糟糕。

    原本他想通过劫持苏琉璃逼迫叶帆前往金三角救人,从而将叶帆的脑袋留在金三角,后来计划失败,他和青洪太子爷陈费廉商量后,选择见招拆招,打算借助白家的势力,利用规则钉死叶帆。

    如今,他们的计划再次付之东流不说,南青洪西南分部遭遇了警方的沉重打击,近乎瓦解!

    他用脚趾头也能想到,以叶帆以往的做事风格,绝对会趁此机会,抢夺西南的地盘,就如当初叶帆趁着上面打击南青洪东南势力时一样!

    除此之外,自从西南风波闹出之后,上面加大了对南青洪的监管力度,不但上面派出调查组调查南青洪涉黑的事情,而且炎黄组织增派了监视南青洪的人员,他和得力手下的一举一动都在炎黄组织的监控范围之内。

    在这样一种情形下,他就像是一个被强~暴的姑娘一样,除了默默承受之外别无他法。

    这让他心中憋屈极了!

    他很想给陈费廉打电话汇报,但又不敢去打这个电话。

    因为……在他看来,事情展到这个地步,就算陈费廉也不可能有扭转局势的办法。

    如此一来。他打电话除了被陈费廉教训骂娘之外,根本没有任何用处。

    南青洪总部,最中间那栋别墅里。

    林天意坐在书桌前,无力地依靠在椅子上,嘴中叼着一支雪茄,身前的烟灰缸里塞满了半截的雪茄。

    “叮铃铃——”

    忽然之间,电话铃声响起。打破了书房的安静。

    啪——

    林天意心烦意乱地掐灭雪茄,拿起电话。

    “老大,我有重要情况向您汇报,您现在方便吗?”电话接通,听筒里传出了一个焦急而充满忧虑的声音。

    “当面说。”林天意语气低沉地说着,便直接扣了电话。

    “砰砰——”

    几分钟后。书房门被人敲响。

    “进来!”

    “嘎吱——”

    随着林天意的话音落下,书房门被人推开,一名身材福的中年男人步入书房,径直走到林天意身前行礼问好:“老大。”

    “什么情报?”林天意开门见山地问道,心中却隐隐猜测是叶帆那边又有新的动作了。

    仿佛为了印证林天意的猜测一般,负责南青洪情报工作的胖子满是担忧道:“刚刚从西南那边接到情报,东海帮的潘珏铭率领一批精英抵达了南明。”

    “咝~”

    饶是林天意猜到这一点。有了十足的心理准备,但听到手下的汇报,想到东海帮将在警方的帮助下横扫南青洪西南分部,还是气得嘴角一抽,脸色青。

    “老大,东海帮看样子要趁火打劫,我们怎么办?”肥胖中年男人请示道。

    “你说怎么办?”林天意怒道。

    “——”

    肥胖中年男人无言以对,不敢吭声。

    “啪!”

    林天意心烦意乱地再次点燃一支雪茄。深吸一口,吐出一口浓密的烟雾,问:“就这件事吗?”

    “还……还有一件事。”

    察觉到林天意的怒意,肥胖中年男人有些犹豫,犹豫是否要现在跟林天意汇报另一个情报。

    “说。”林天意冷声道。

    “刚刚接到内部消息,叶文昊被免去江南省~委~书~记一职,可能要到东南亚当特。”肥胖中年男人咬了咬牙。硬着头皮汇报道。

    “吧嗒!”

    愕然听到手下的汇报,林天意惊得凸眼张嘴,雪茄直接从嘴中掉落,掉在了上等红木打造的书桌上。

    “消息准确吗?”

    短暂的震惊过后。林天意没有去捡起雪茄,而是稍显惊慌地问道。

    “应该准确。”肥胖中年男人迟疑了一下道。

    “我他~妈要的不是应该,而是肯定的答案!”

    林天意急了,以他的智商,自然明白叶文昊前往东南亚担当特的意义所在。

    “老大,消息准确。”眼看林天意突然飙,肥胖中年男人有些心惊胆战地说道。

    得到肥胖中年男人的肯定回复,林天意像是泄气的皮球一般,无力地靠在椅子上,沉默不语。

    望着林天意那张阴沉的脸,肥胖中年男人识趣地没有再说什么,而是像幼儿园的乖宝宝一般站在一旁,那感觉生怕林天意把火气撒到他的头上。

    “继续盯着这两件事情,有什么新的消息第一时间向我汇报。”林天意沉默良久,抬头看了肥胖男人一眼。

    “是,老大!”

    肥胖中年男人恭敬领命,然后见林天意挥手,当下暗自松了一口气,快退出了书房。

    书房里,林天意拿起将红木茶桌烧出一个黑点的雪茄,用力吸了两口,试图通过这种方式让自己冷静下来。

    啪——

    稍后,雪茄燃烧了一半后,林天意再次掐灭雪茄,咬了咬牙,拿起电话,直接拨通了陈费廉的私人手机号码。

    虽然他知道拨打这个电话肯定会挨骂,但他更知道,叶文昊到东南亚担当特,等于释放了一个信号:要将南青洪铲除!

    面对即将到来的危机。他必须向陈费廉汇报!

    “你还有脸给我打电话?”

    如同林天意所猜测一样,电话刚一接通,陈费廉的语气很不客气。

    “对不起,陈少,是我无能,我愿意接受一切惩罚。”面对陈费廉的怒意,林天意负荆请罪。以退为进。

    “林天意,你少在我面前玩这些鬼把戏——我让你自杀谢罪,你会做么?”陈费廉怒道。

    “——”

    林天意无言以对,旋即犹豫了一下,道:“陈少,有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我必须向您汇报。”

    “你是想告诉我叶帆那个野种已经派人抢夺西南的地盘了吗?”陈费廉冷声问,尚且连林天意都能想到这一点,何况他?

    “不……不是。”林天意心惊胆战道:“是另外一件事情。”

    “什么?”陈费廉问。

    “根据可靠消息,叶文昊被免去江南省~委~书~记一职,要前往东南亚担任特。”林天意飞快地汇报道。

    唰!

    听到林天意的汇报,陈费廉脸色陡然一变,眉头瞬间挑起。语气稍显凝重地问:“你确定?”

    “确定。”

    “混蛋!”

    陈费廉气急败坏地骂了起来,“西南的事情尚未了结,叶文昊便要前往东南亚当特,他们父子是要赶净杀绝么?”

    林天意聪明地选择了沉默。

    不得不说林天意的选择非常聪明,因为他没有开口,陈费廉没有将怒气泄到他的身上,而是沉默片刻,问道:“你认为我们该怎么办?”

    “回陈少。如您所说,叶家父子这是要赶净杀绝,实在是欺人太甚。”林天意恨得牙痒,“以我之见,既然他们要赶净杀绝,那么我们不妨来个鱼死网破!”

    “鱼死网破?”陈费廉若有所思。

    “是的,陈少。反正我们青洪进入华夏最主要的目的是终结叶文昊的仕途,让叶家垮台。”

    说话间,林天意像是赌徒最后要选择梭哈时一样,露出了一副疯狂的表情。语气也是变得极为坚决,“既然如此,那我们完全可以不惜一切代价斩杀叶帆那个野种,逼迫叶文昊违规乃至违法对付我们南青洪。如此一来,白家绝对不会坐视不管,相反,白家会趁此机会给予叶家致命一击!”

    “你认为已经到了鱼死网破的时候了?”陈费廉继续问。

    “是的,陈少。”

    林天意沉声道:“事到如今,我们在大~6的势力基本被铲除,只剩下台岛和东南亚的势力。一旦叶文昊前往东南亚担任特,利用警方和炎黄组织打压我们,我们根本无力反抗。等我们东南亚分部被灭了,叶家父子下一步便是台岛——既然我们无法抵抗,注定要慢慢被铲除,还不如来个鱼死网破,实现陈先生的终极目的。”

    “既然要鱼死网破,何不直接撑破大网?”陈费廉的眼眸之中也闪烁着疯狂的光芒。

    “呃……”

    林天意闻言,不由一惊,“陈少,您的意思是直接对叶文昊出手?”

    “难道你不觉得弄死叶文昊比他那个野种更直截了当么?”陈费廉冷笑。

    “陈少,这没错,但是叶文昊是叶家第三代接班人,还是未来储~君最有力的争夺者,若是我们直接弄死他,恐怕炎黄组织将不惜一切代价对付我们青洪。”暗暗感叹陈费廉够疯狂的同时,林天意也充满着担忧。

    毕竟,炎黄组织有神榜第一的炎坐镇,而且高手众多,若要铁了心消灭青洪组织,绝对是青洪组织的噩梦!

    “还不到时候,我们先陪他们玩玩。”

    陈费廉舔了舔嘴唇,一脸狂傲道:“等我父亲迈入那个传说中的境界,不要说一个小小的叶家,整个世界都要被我们踩在脚下!!”

    ……

    ……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