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五分六合注册 > 五分六合官网 > 极品狂少 > 《极品狂少》正文 389章 **行径,叶帆之怒
    胡志明市在湄公河三角洲东北、同耐河支流西贡河右岸,距海口80公里,是东南亚特区越南地区的经济,文化、科技、旅游和国际贸易的中心。

    而在国家时代的时候,胡志明市还是越南五个直辖市之一,为越南最大的城市,有通往有良好的国际航空港,可通往曼谷、吉隆坡、马尼拉。

    如今,越南虽然和东南亚其他国家共同组成了华夏的东南亚特区,但胡志明市的国际航空港依然保留了下来,甚至依然保留着通往曼谷等地的航班。

    夜晚十点三十分,一架由曼谷飞往胡志明市的客机准时在机场降落,叶帆背着一个不起眼的旅行包,跟着人流走出了机场大厅,上了一辆的士车。

    “先生,请问您去哪里?”

    的士司机微笑着问道,用的是纯正的华夏语——如今的华夏语和英语成为最为主要的两大语言,而东南亚成为了华夏的一个特区,华夏语是通用的语言。

    “第三郡。”

    叶帆报出地点,他虽然以前没来过胡志明市,但通过资料对胡志明市的状况了如指掌知道胡志明市区有12个郡,郊区有6个县,而山口组东南亚特区的分部便位于第三郡。

    “先生,听您的口音是华夏人?”

    司机闻言,脸色微微一变,并未立即启动汽车,而是很奇怪地问道。

    叶帆点了点头,问:“怎么了?”

    “是这样的。最近一段时间,胡志明市的治安不太好,各大黑帮组织彼此厮杀,尤其是第三郡,那里是日本人的地盘,十分危险。”司机提醒道。

    “多谢你的提醒。”

    叶帆说着拿出一千块钱,道:“现在时间还不算太晚,你如果走主干道的话应该不会有危险。嗯,这是你的报酬。”

    “好吧,不过您抵达目的地后。最好不要出门。”原本司机不想去第三郡。但看到叶帆出手大方,最终咬牙跑这一趟,同时还好心地提醒着叶帆。

    然而——

    若是让他知道,叶帆今晚来这里的目的便是为了送山口组东南亚分部的负责人去阎王殿。不知会不会吓晕过去?

    约莫半个小时后。的士车来到了第三郡。

    相比第一郡、第二郡而言。第三郡街道上的车辆明显少得多,这也从侧面印证了的士司机所说并非危言耸听。

    “千万不要在夜晚出门!”

    的士在一家酒店门口停下后,的士司机接过钱。又好心地叮嘱了一句。

    叶帆笑着点了点头,走下车,假装走向酒店,实则却通过余光观察着的士车。

    待的士车离开后,叶帆停下脚步,辨别了一下方向,快速离开了酒店门口。

    二十分钟后,叶帆来到了胡志明市著名的西贡河岸。

    根据炎黄组织提供的那份详细资料,叶帆得知山口组东南亚分部的大本营便位于胡志明市第三郡西贡河边,是由几座日式风格的别院组成的,算是西贡河岸边的风景线之一。

    如同资料所标注的一样,那一栋栋日式风格的别墅与周围的建筑迥然不同,十分显眼。

    对叶帆而言,他对于暗杀并不陌生。

    在过去两三年里,他按照褚玄机的命令,一次又一次完成任务,其中不乏暗杀某个特定人物。

    这样的经历,让他对于暗杀行动轻车熟路,深知出手前的调查、踩点极为重要,同时也牢牢记着‘不出手则已、一出手必须要目标死’的铁律。

    因为知道这一切,叶帆暗中接近那座灯火通明的日式别院后,并没有贸然出手,而是隐藏在一处浓密的树丛中。

    夜幕下,叶帆催动鬼魅葫芦隐藏气息的同时,收敛心神,让自己的心情平静下来,同时脑海里也闪过了山口组东南亚分部负责人柳川忍的资料。

    柳川忍,男,四十五岁,日本柳川家族的核心成员,自幼跟随日本某位武道大师习武,后因私自修炼一道邪恶功法,专门采阴补阳,被那名日本武道大师驱除师门,回到家族,为家族做事。

    柳川忍虽然被那位武道大师驱除师门,但钻研那门采阴补阳的功法近二十年,修炼到大成,于四十二岁那年成为八级忍者,成为柳川家族的核心层之一,被派到东南亚负责东南亚的事宜。

    脑海里闪过柳川忍的资料,叶帆又释放心神,开始感应整个别院的一切。

    通过感应,叶帆发现别院里总共有十二道武者的气息,先天武者的气息有四道,包括柳川忍,而后天武者的气息有八道。

    其中,那八名后天武者遍布在别院的外围,而那四名先天武者则是守护在别院最中间那栋最大的日式别墅周围。

    柳川忍便在那栋别墅之中!

    “啊……”

    “求……求求你,不要啊……”

    就当叶帆仔细感应柳川忍等人的气息的同时,别院最中间那栋别墅里突然传出一声惨叫,紧接着又是一个求饶的声音。

    通过声音辨别,叶帆可以判断出那是两个声音,说的是纯正的华夏语,而且其中一个声音的主人年纪不大!

    “难道这个王八蛋在采阴补阳?”

    叶帆闻声,想到柳川忍所修炼的那门邪恶功法,心中一动,涌现出一个念头,旋即不作停留,化作一道魅影飘向别院。

    与此同时。

    别院中间那栋充满日式风格别墅的主卧里。

    一名身材高挑、皮肤白皙的妇人,赤.裸着身子跪在床上,伸出双手,将一名长相与她十分像的女孩挡在身后。

    借着灯光可以看到,妇人两腿间血迹斑斑。身上随处可见被淤青,脸上挂着泪痕,表情极度地悲伤和恐惧。

    相比而言,她身后那名幼女则是完全被吓傻了,只是下意识地抓紧自己的母亲,躲在母亲背后,不敢去看母亲身前那个男人。

    柳川忍一丝不挂地站在妇人身前,身下的枪染着血丝,狰狞地翘着。

    因为修炼那门邪恶功法的缘故,他身下的枪远远超出普通人的尺寸。甚至比欧美人还要夸张。

    就在刚才。他用身下的枪摧残了脚下的妇人,令得妇人死去活来,血流不止。

    而此时,他准备对妇人的女儿下手了——妇人的女儿才是他今晚的正餐。而妇人只是开胃菜罢了!

    之所以如此。一方面是因为他有些变态。钟爱幼~女,另一方面则因为他修炼的那门邪恶功法,最佳修炼方式便是采幼~女的阴!

    “她……她还小。我求求你,求你放过她!”妇人一脸痛苦、恐惧地跪在柳川忍的脚下,哭着求饶。

    在她看来,如果自己年幼的女儿被眼前的恶魔摧残,多半会死去,就算侥幸不死,也会留下无法磨灭的阴影。

    “滚开!”

    面对妇人的苦苦哀求,柳川忍的脸上没有丝毫的仁慈,有的只是邪恶,那感觉仿佛妇人身后的幼~女是这世间最美味的大餐。

    “只……只要你放过她,你想怎么样都行!我求求你放过她,好吗?她还只是个孩子啊……”

    “唰!”

    这一次,不等妇人将后面的话说出口,柳川忍便一把揪住妇人的头发,硬生生地将女人拎了起来,阴森地笑道:“如果不是你跟你女儿长得很像,我才懒得碰你。”

    “嗖——”

    话音落下,柳川忍手腕一抖,像是丢垃圾一般,直接将妇人丢了出去。

    “砰——”

    妇人的身子重重地砸在了衣柜上,发出一声闷响,只觉得头晕目眩、眼前发黑。

    与此同时,柳川忍惨笑着走向完全被吓傻的女孩。

    “不!不要啊!!”

    妇人恍惚中看到柳川忍即将施暴,当下挣扎着爬起身,绝望地哀嚎着。

    妇人的哀求并不能阻止柳川忍,相反更加刺激了柳川忍的兽~欲,只见他伸出手去抓女孩的头发,试图将女孩拉到自己的胯下!

    “咻!”

    就在这时!

    一声凌厉的破空声陡然响起!

    危险!

    柳川忍心头剧烈一跳,凭借本能要做出躲闪。

    ——迟了!

    “噗嗤!”

    锋利的玄叶飞刀像是切豆腐一般,瞬间将柳川忍身下那玩意切断,鲜血狂飙而出。

    柳川忍浑身剧烈一震,然后顾不上胯下传来的剧痛,纵身一弹,宛如猛虎扑食一般,霍然扑向叶帆,速度快若闪电!

    只是——

    叶帆的飞刀更快!

    “咻!”

    灯光下。

    就当柳川忍距离叶帆只有一米的时候,第二把玄叶飞刀从叶帆的袖筒中飞出,化作一道白光,射向柳川忍的喉咙。

    刚才,叶帆与柳川忍相距十几米,柳川忍尚且无法躲掉飞刀刺杀,何况这一次?

    “噗嗤——”

    飞刀穿过喉咙,柳川忍的身子再次一震,在空中稍作停顿,然后无力地朝后仰去。

    空中的他,本能地伸出双手去捂住伤口,试图阻止血液的流逝,但一切都显得那么徒劳,只见他的身子重重地砸在地板上,发出一声闷响。

    “嗖嗖嗖嗖嗖嗖……”

    与此同时,主卧外传来了杂乱、急促的脚步声。

    “砰——”

    紧接着,主卧的门被撞开,十一名忍者拎着钢刀,出现在叶帆的视线里。

    “今天,你们都要死!”

    叶帆冷喝一声,心神一动,眉心金光一闪,两把掉落在地的玄叶飞刀在意念力的操纵下,陡然飞起,呼啸着射向了十一名忍者。

    “咻!咻!”

    “噗嗤!噗嗤!”

    飞刀呼啸,鲜血四溅,电石火花间,两名冲在最前面的忍者被飞刀穿透喉咙。

    “呃……”

    突如其来的一幕,让剩下九名忍者惊得目瞪口呆。

    “咻咻咻咻咻咻……”

    “噗嗤……噗嗤……噗嗤……”

    短短五秒钟内,剩下九名忍者连躲闪的机会都没有,便统统倒在了血泊之中,全部都是一刀毙命。

    “呼~”

    一连杀死十一名忍者,叶帆心中的怒火平息了一些,他迅速收回两把染着血迹的玄叶飞刀,擦掉飞刀上的血迹,装入袖筒之中。

    做完这一切,叶帆重新步入主卧,看了一眼完全被吓傻的母女两人,想了想,双手陡然挥动,飞快地结印。

    “幻!”

    几秒钟后,结印完成,叶帆低喝一声。

    低喝出,一个幻境在母女两人的眼前闪现、脑海里浮现,旋即她们浑身一震,直接昏迷了过去。

    “呼~”

    看到这一幕,叶帆暗自松了一口气。

    刚才他对母女两人施用幻术,导致两人昏迷过去,等醒来后,两人都只会认为是做了一场噩梦,而且很快便会忘记,不会留下阴影——这是他能想到最好帮助母女两人的办法了!

    做完这一切,叶帆不作停留,用一张床单将母女两人裹在一起,然后带着两人离开了别墅。

    几分钟后,叶帆驾驶着一辆汽车离开日式别院,同时拿出手机拨通一个电话。

    “把天山集团东南亚特区分公司负责人的电话用短信发给我,我需要让他帮忙安置一对母女。”电话接通,叶帆率先开口对电话那头的楚姬道,语气格外严肃。

    “好。”察觉到叶帆的严肃,楚姬并没有问那对母女是什么人,而是先是应了下来,然后犹豫了一下,才问问:“你没事吧?”

    没有回答。

    叶帆直接挂断了电话,然后又立即拨通虎帮掌权者泰虎的私人手机。

    “叶先生,您……”

    “明天太阳升起之前,我不想再看到东南亚有山口组成员的身影。”电话接通,泰虎想说什么,结果被叶帆冷冷地打断。

    “呃……”

    耳畔响起叶帆杀气腾腾的话语,泰虎心中一惊,完全傻了。

    “柳川忍和他的十一名手下已经死了,剩下只有不到三十人。”叶帆再次开口,语气毋庸置疑,“如果你做不到,那你就给他陪葬!!”

    ……

    ……

    ps:七七,勿忘国耻!

    。(未完待续。。)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