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五分六合注册 > 都市小说 > 极品狂少 > 《极品狂少》正文 395章 好了伤疤忘了痛
    “啪啪……”

    上午十时,随着叶文昊的总结发言结束,东南亚特区政~府办公大楼的会议室里响起了排山倒海的掌声。

    台下,那些参会人员一边鼓掌,一边佩服地看着叶文昊。

    虽然他们都不知道叶文昊到底是凭借什么手段让混乱的东南亚地下世界恢复了平静,但在他们看来,叶文昊能够在其他部门负责人束手无策的时候,在短短几天时间内做到这一切,足以证明他的能力!

    除此之外,所有人都明白,通过这次事情之后,叶文昊至少可以在东南亚特区站稳脚跟,顺利地开启镀金之路了。

    有一个人不这么认为。

    燕垒。

    身为炎黄组织东南亚特区办事处负责人的他,同样坐在主席台上,表面看上去和所有人一样都在为叶文昊的总结发言鼓掌,心中却是在冷笑。

    “燕主任,到我办公室聊聊。”会议结束后,叶文昊收起笔记本,扭头看了一眼身旁的燕垒。

    嗯?

    愕然听到叶文昊的话,燕垒心中下意识地涌现出一个不好的直觉,但转念一想又觉得不可能,于是微笑着点了点头道:“好的,特首。”

    几分钟后,叶文昊带着燕垒回到办公室,秘书第一时间给两人泡茶,然后识趣了退了出去。

    “华夏官场一直说东南亚特区是地狱,内陆官~员来这里会水土不服,最终灰头灰脸地打道回府。”

    燕垒喝了一口极品大红袍,放下茶杯,不动声色地送上一记马屁,“这个惯例要在特首您这里打破了。”

    “所谓水土不服,是因为这里的体制、人文环境等和内陆有区别。我呢,刚初来乍到,想当好这个特首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任道重远啊。”叶文昊谦虚地说着。然后笑了笑,“以后还得多依靠燕主任帮忙才行。”

    “特首客气了。”

    燕垒客套道:“如您之前所说,这里的体制和内陆不同。在特区,没有五套班子。特首主管全局,我们所有人都唯您的命令是从,您有什么指示尽管开口就好了。”

    “燕主任,从昨天到今天,没有发现山口组、巨斧组织和黑暗议会三大势力派人进入特区吧?”叶文昊闻言,不再画蛇添足地客套,直奔主题。

    “暂时没有发现。”

    燕垒摇了摇头,然后又补充道:“请特首放心,我们炎黄组织和相关部门保持着密切联系,时刻关注着三大势力的动态。对所有入境人员严格监控,一旦有异常会第一时间向您汇报。”

    “好。”

    叶文昊微微颔首。

    “特首,根据我们这两天收集的情报来看,虎帮老大泰虎身边并没有陌生面孔出现。而以他身边那两名保镖的实力,想在如此短的时间内灭掉三大势力东南亚分部几乎不可能——您说这里面会不会有猫腻?”眼看叶文昊不说话。燕垒心中一动,试探性地问道。

    “燕主任,对我们而言,虎帮是如何做到这些的不重要,重要的是混乱终止了。接下来,我们只要加大对虎帮和其他那些地下势力的监管力度,避免再次出现混乱就好。”

    叶文昊不动声色。他自然不会傻乎乎地将叶帆暗中出手的事情告诉燕垒,那等于把叶帆违背炎黄组织规定的把柄交到燕垒手中。

    “您说得没错。”

    试探未果,燕垒点头附和,然后又不着痕迹地继续试探道:“混乱终止后,我们炎黄组织便加大了对虎帮的监控力度,发现泰虎昨天组织剩下那些地下势力的头目聚会。也不知道想干什么。”

    话音落下,燕垒密切关注着叶文昊的神态变化,结果发现叶文昊淡然一笑:“泰虎自然是借助这次机会一统东南亚地下世界了。”

    “我看也是。”

    燕垒再次附和地点了点头,然后假装拿起茶杯,喝了口茶水。待放下茶杯后,发现叶文昊没有继续开口的意思,便主动告退道:“特首,如果没有其他事情,就不打扰您办公了。”

    “好。”

    叶文昊轻轻颔首,起身相送。

    “难道燕垒是白家那边的?”

    目送着燕垒离开,叶文昊合上办公室的门,回想着燕垒刚才两次不着痕迹地试探自己,忍不住在心中暗问自己。

    “叶文昊这条老狐狸,还真是守口如瓶啊!”

    与此同时,出了会议室的燕垒,心中暗骂一句,然后加快脚步离开。

    几分钟后,燕垒走出办公楼,乘专车离去。

    “小李,靠边停车。”

    专车驶出特区政~府大院没多久,燕垒突然开口道。

    “哦……好!”

    面对燕垒突如其来的命令,司机被打了一个措手不及,他先是一怔,然后下意识地回应,同时减速,按照燕垒所说靠边停车。

    “我去办点私事,你自己打车回办事处。”汽车停下,燕垒再次做出指示。

    “好的,主任。”

    司机闻言,虽然心中十分疑惑,但没敢多问,而是老老实实地推门下车,目送着燕垒驱车离开。

    约莫二十分钟后,燕垒独自驱车来到了曼谷知名的湄南河畔。

    汽车停下,燕垒没有下车,而是从公文包里拿出一款特制的手机,掏出一张手机卡,安到里面。

    做完这一切,燕垒放开心神,仔细感应了一番,确认周围没有武者的气息后,拨通了一个牢记在心中的号码。

    “燕主任,终于等到你的电话了。”

    电话足足过了十秒钟才接通,听筒中传出了一个低沉的声音,语气给人一种高高在上的感觉。

    “抱歉,陈少,因为一直没有调查到事情的真相,所以没给你电话。”燕垒解释道,语气不亢不卑。

    “现在调查清楚了?”电话那头,身在美洲联盟洛杉矶青洪山庄的陈费廉问道。

    “还没有。”

    燕垒面色有些难看,道:“在过去三天里。我增派人员加大了对虎帮的监控,但没有发现什么异常。”

    “看来炎黄组织的情报网也只是浪得虚名嘛。”听到燕垒的话,陈费廉眉目之间涌现出几分失望,嘲讽道。

    面对陈费廉的嘲讽。燕垒心中多少有些不舒服,但想到自己与对方的合作,只好将那份不满拿去喂狗,迅速调整了一番情绪,又道:“不过,我刚才与叶文昊交谈的时候,不着痕迹地试探了一番,结果叶文昊对于三大势力东南亚分部被铲除一事避而不谈。如此一来,我认为,这件事情多半和叶文昊脱不了干系。而且很有可能就是他本人干的!”

    “燕主任,我不知道炎平时是怎么要求你们的。在青洪,无论是我父亲还是我自己,都不喜欢听到下面人说可能、大概、差不多、应该之类的话,我们要的是肯定的结果!”

    再次听到燕垒的话。陈费廉隐隐有些不满,尔后想到燕垒只是因为有求于自己与自己合作,并非自己的手下,话锋又一转,语气柔和了许多,“燕主任,叶文昊那没有察觉到什么猫腻吧?”

    “没有。”

    虽然对陈费廉的高姿态很不满。但燕垒还是下意识地按照陈费廉所说的那样,给出肯定答复,没有在前面加应该之类的前缀。

    “没有就好。”

    电话那头,陈费廉说着,眼中精光闪烁,似乎在考虑接下来该怎么做。

    “陈少。要不我亲自去找泰虎问个究竟?”眼看陈费廉沉默,燕垒犹豫了一下,问道。

    “燕主任,您若这样做了,岂不是打草惊蛇。主动暴露?”

    陈费廉阴阳怪调道:“若真是叶文昊扶持泰虎那条可怜虫一统东南亚地下世界,平息混乱,那你去找泰虎,泰虎绝对会立即向叶文昊汇报。届时,以叶文昊的智商,绝对会认为你有问题!”

    “是我糊涂了。”

    “不是糊涂,你只是心急而已。但……俗话说得好,心急吃不了热豆腐。”陈费廉若有所指道。

    燕垒一脸尴尬,识趣地转移话题:“那依陈少之见,接下来该怎么办?”

    “如你所说,事到如今,唯有泰虎那边是个突破口——想要得到事情的真相,只能撬开他的嘴巴。”陈费廉若有所思地说着,“不过,你不能去。”

    “陈少的意思是?”燕垒心中一动,下意识地认为陈费廉要派南青洪掌舵者林天意亲自出面。

    “我亲自去趟东南亚。”

    陈费廉的回答出乎了燕垒的预料,也惊得燕垒脸色一变!

    “陈少,只是调查事情的真相而已,用不着你亲自来一趟吧?”足足过了几秒钟,燕垒才从惊骇中回过神,有些担忧道。

    “这件事情的真相关系到我后面的布局——你这么紧张,是担心我去东南亚会导致你与我之间的合作会被发现吧?”

    陈费廉冷笑道:“燕垒,你应该知道,这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就算你遮掩得再好,你我之间的合作总会暴露的。同样,这世上没有天上掉馅饼的好事,有付出才有回报。”

    “呼~”

    眼看陈费廉捅破那层窗户纸,燕垒的表情像是变色龙一般,连续变了几次,最后深吸一口气,像是豁出去一般,一脸坚定道:“既然陈少这么说了,那就一切听从陈少安排。但……提醒陈少一句,不要忘了我的报酬!”

    “你放心,等到事成之后,我会将许诺的东西给你。”陈费廉说着,嘴角浮现出一道讥讽的笑容。

    “好,那我等陈少通知。”听到陈费廉的话,燕垒不再废话,说着便直接挂断了电话。

    “父亲曾说,人人都有弱点,只要掌握了一个人的弱点,便能击败他,所言真是不假啊。”

    察觉到燕垒主动挂断电话,陈费廉并没有表现出不满,而是感叹了一句,然后便端起一杯猩红的鲜血,一饮而尽。

    “叶文昊,你做梦也不会想到,燕垒会是我陈费廉的一颗棋子吧?”

    一口气喝完杯中的鲜血,陈费廉冷笑道:“如果你不是依仗叶家和炎黄组织的庇护,你连给我父亲舔皮鞋的资本都没有!”

    话音落下,陈费廉舔了舔嘴角的血迹,那张阴森的脸上写满了得意。

    好了伤疤忘了痛。

    这一刻。

    他忘记了一件事。

    几个月前,他与叶帆的第一次交锋,占据天时地利人和,却一败涂地!

    ……

    ……

    ps:世界杯等待了四年,熬了一个月,输了不少银子,重感冒了一个周,终于到了最后的疯狂。

    疯狂过后,开始调整作息,勤恳码字,争取从明天开始恢复正常更新。

    。

    。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