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五分六合注册 > 都市小说 > 极品狂少 > 《极品狂少》正文 435章 血手人屠,血染的风采 十二
    美洲联盟,洛杉矶。水印广告测试水印广告测试

    红日从东方升起,充满了朝气,明媚的阳光倾洒在青洪山庄里,山庄里的花草树木在阳光的沐浴下生机勃勃。

    然而——

    在这样一个阳光明媚的清晨,山庄里所有青洪组织成员却感到浑身发冷。

    这一切,只因为,几分钟前,陈费廉那恐怖的气息宛如火山喷发一般陡然爆发,森冷的杀意宛如三月寒雪,令得山庄里的温度骤降。

    山庄主建筑的2号别墅里,从东南亚特区返回的陈费廉,坐在书桌前,脸色阴沉得可怕。

    他虽然嘴上说不在乎赔上整个南青洪,但得知南青洪被血洗,方寒这颗棋子沦为死子后,心中还是十分愤怒的。

    毕竟,如同叶帆所说,他的牌面非常好,好到基本已经稳握胜券。

    在这样一种情形下,他自然希望能够将损失降到最低,以最小的代价换取最大的利益,而不是与叶帆玉石俱焚。

    “杂种,蹦得越欢,摔得越惨,既然你想玉石俱焚,我满足你!”

    沉默片刻后,陈费廉逐渐恢复了冷静,语气森冷地说着,然后拿出备用的手机,编辑了一条短信:麻烦告知你的老板,我有非常重要的事情要与他洽谈,请他尽快回电话——陈费廉。

    短信编辑完毕,陈费廉输入号称岭南大秘王崇华的手机号,摁下发送键。

    三分钟后,手机震动的声音响起,陈费廉拿起手机一看,发现来电显示一片空白,是一个特殊号码。

    “白书~记?”

    陈费廉接通电话,率先开口。试探性地问道。

    “是我。”

    电话那头,白国涛用保密性极强的卫星电话,道:“你有什么事情请尽快说,我只给你三分钟时间。”

    “我想告诉您那个杂种的最新情况。”

    陈费廉也知道通话时间长了会留有隐患。以目前军~方最为先进的设备。即便是这种特殊的卫星通话,一旦时间长了。也是能追踪到的,于是开门见山。

    “继续。”

    听到陈费廉的话,白国涛眼前一亮,示意陈费廉继续说。

    “就在刚才。我得到准确信息,那个杂种潜入了台岛,血洗了南青洪总部青洪山庄不说,还杀死了炎黄组织台岛办事处主任方寒,简直视炎黄组织的规定和华夏法律为无物!”陈费廉沉声说着,对方寒与青洪组织暗中勾结的事情只字不谈。

    “唰!”

    饶是白国涛早已猜到陈费廉所说之事必然和叶家父子有关,但听到陈费廉的话。依然被惊得脸色一变。

    显然……他做梦也没有想到,叶帆竟然敢孤身杀入台岛,与青洪组织玉石俱焚,而且还杀死了炎黄组织台岛办事处主任!

    “消息准确么?”

    震惊过后。白国涛的表情隐隐有些激动,在他看来,如果陈费廉所说都是真的,那么叶帆有十条命也不够死。

    “千真万确。”

    陈费廉给出肯定的答复,又补充道:“若是白书~记不信我的话,可以派人去调查——想必这个消息很快就会传出了。”

    “好,等通话结束后,我去核实你所说的消息。”

    虽然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虽然青洪组织早已与白家有过合作,但白国涛本着小心驶得万年船的原则,还是决定先核实这条消息的准确性,再做打算。

    “白书~记,这次为了给您送上大礼,我们青洪组织损失惨重,还请白书~记不要让我们青洪组织失望才好。”

    对于白国涛的决定,陈费廉并未感到意外,只是提醒着白国涛——我给你提供信息,不是让你高兴的,而是让你利用这些信息对付叶家父子。

    “虽然我对你们的损失表示遗憾,但话又说回来,他跳得越厉害对我们越有利。”

    白国涛稍作沉吟,给出答复,“当初,他通过规则钉死我家小洛,这一次,既然他敢践踏规则,那他就死定了——没人能坏了规矩!”

    “有白书~记这句话,我就放心了。”陈费廉闻言,暗自松了口气。

    “以目前的这些证据,足以钉死他十次了,所以你不必再冒风险联系我了,等我消息便可。”白国涛提醒道。

    “好的,我等您的好消息。”

    陈费廉心中的怒意消散了大半,脸上浮现出了笑容,那感觉仿佛已经看到叶帆摔得粉身碎骨的一幕了!

    与此同时。

    华夏东南亚特区,一家用于政~府部门接待的酒店里。

    炎黄组织武堂长老贺云廷,结束了与炎黄组织台岛办事处副主任凌飞的通话。

    灯光映照着他那张不怒自威的脸庞,让人可以清晰地看到,此时此刻,他的脸上罕见地流露出了几分凝重。

    凝重,是因为他刚才要求凌飞将事情的经过仔细地汇报了一遍,结果得知叶帆通过控制林天意与陈费廉通话,得到了燕垒、方寒勾结青洪组织的证据,而叶帆在血洗南青洪之后,还要杀上洪武门山门!

    这两个消息对于炎黄组织都是极为不利的,前者会让炎黄组织的名誉扫地,而后者则让炎黄组织的权威大打折扣——叶帆等于在践踏炎黄组织的规定!

    “不行,我必须阻止他!”

    几秒钟后,贺云廷当机立断,做出决定,快步离开房间,前往调查叶文昊的房间。

    虽然是接受调查组的调查,但叶文昊的待遇要比叶帆接受审查时高得多,不但住在堪比准五星级的酒店里,而且还是豪华套房,拥有独立的卧室、客厅和书房。

    书房里,叶文昊站在落地窗旁,看似在欣赏窗外的夜景,实则是在担心叶帆的安危,判断叶帆目前身在何处。

    嗯?

    很快。门外传来的轻盈脚步声,让叶文昊从思考中回到了现实。

    他知道,是贺云廷来了——因为贺云廷身为罡气境强者,叶文昊根本无法感应到贺云廷的气息。只能听到脚步声。

    半分钟后。贺云廷来到书房,叶文昊坐在书桌前。皱眉问道:“贺长老,不是说调查已经结束了吗?难道你要重新进行调查?”

    “文昊,你误会了,我并非来重新调查你。而是想跟你谈谈。”贺云廷摇头说道,语气显得很亲近。

    察觉到贺云廷语气的异常,叶文昊心中一动,却无动于衷,等待贺云廷开口。

    “文昊,我刚才接到了一个汇报。”

    贺云廷似乎也知道绕弯子没意思,于是直奔主题。“根据确切消息,你儿子叶帆潜入了台岛,在刚才血洗了南青洪总部青洪山庄!”

    “呃……”

    面对这个突如其来的消息,叶文昊虽然有些准备。却依然被惊到了。

    “事发之后,炎黄组织台岛办事处主任方寒带人前往,欲要阻止他杀害林天意,结果他不但不听,还杀死了方寒,之后又当着其他十七名炎黄组织成员的面杀死了林天意!”

    贺云廷说着,为了给叶文昊消化的时间,故意停顿了几秒钟,待叶文昊逐渐从震惊中回过神后,才又接着道:“而他在做完这一切之后,又马不停蹄地前往洪武门,欲要血洗整个洪武门!”

    唰!

    听完贺云廷所有的话,饶是叶文昊心神坚定,也被惊得面容失色。

    旋即,无法掩饰的担忧取代惊骇的情绪,在叶文昊的眉头之间涌现。

    他的身上充斥着悲凉的气息——原本叶帆因为东南亚的事情便是九死一生,如今基本是十死无生了!

    “贺长老,你的话应该还没说完吧?”

    就在叶文昊绝望之际,他突然看到贺云廷面露男色,再一联想贺云廷在开口之前套近乎,忽然明白了什么。

    “除此之外,你儿子叶帆利用术法控制南青洪老大林天意与陈道藏的儿子陈费廉通话,套出了燕垒、方寒二人与青洪组织暗中勾结的证据!”贺云廷面色难看地补充道。

    “呼~”

    再次听到贺云廷的话,叶文昊意识到这是叶帆的一线生机,紧绷的弦松了几分,当下变被动为主动:“贺长老,炎黄组织身为管理华夏修炼者的机构,结果先后出现燕垒、方寒这样的重要成员与境~外地下势力勾结,这是严重的失职!”

    “——”

    贺云廷自知理亏,无言以对。

    “而我儿子之所以会走到现在这个地步,完全是因为你们的失职逼得!”叶文昊再次开口,直接给炎黄组织扣帽子,为叶帆洗刷罪责。

    “文昊,我承认你之前所说是事实——燕垒和方寒的行为是我们炎黄组织的严重失职!”

    贺云廷说到这里,话锋陡然一转,道:“但你儿子的所作所为不能全部怪在我们炎黄组织头上——就算不追究他杀死燕垒、方寒的责任,他还杀了很多人!”

    “如果不是燕垒与青洪组织勾结,小帆能中陈费廉的圈套么?”

    叶文昊冷哼,态度很不满,欲要为叶帆争取这一线生机,“何况,你比我更清楚,我儿子可没有滥杀无辜!他所杀之人,都是地下世界的成员!”

    “罢了,文昊,我们也不要抬杠了。”

    贺云廷对叶文昊的心意心知肚明,苦笑一声道:“我来找你可不是来抬杠的,而是想让你立即联系你儿子,阻止他血洗洪武门!洪武门可不是地下势力,阻止他血洗洪武门,对我们双方都百利而无一害!”

    “我可以按照你所说的去做,但你必须保证我儿子平安无事!”虽然叶文昊知道贺云廷所说的是事实,但还是争取最大利益。

    “你知道的,这不可能!”

    贺云廷很干脆地摇头,旋即又补充道:“但是,如果你能确保燕垒、方寒与青洪组织暗中勾结之事不流传出去,那我可以尽量保证留他一命!”

    “此话当真?”

    叶文昊眼前一亮,如果叶帆不死的话,那一切都好说。

    “当真!”

    贺云廷咬牙,重重点头。

    “好!”

    叶文昊悬挂的心彻底放下,不再废话,直接拿起电话,拨打叶帆的手机。

    “对不起,您所拨打的号码暂时无法接通。”

    很快,语音小姐动听的声音响起,清晰地落入了叶文昊的耳中,也被贺云廷听得一清二楚。

    “我差点忘了,他在被黑暗议会、山口组和巨斧组织的人追杀时,手机掉在泰虎帮总部山庄外的树林里了。”叶文昊暗骂自己糊涂,眉头又再次皱了起来。

    不光是他,贺云廷也是一脸焦急:“那怎么办?”

    “我给楚姬打个电话,看楚姬是否与他取得了联系。”叶帆沉吟片刻,心中一动,隐隐觉得叶帆应该和楚姬、褚玄机联系过。

    虽然按照相关规定,叶文昊在被调查期间不能与外界联系,但事到如今,贺云廷哪还管什么规定?

    “快打!”

    这一刻,贺云廷表现得比叶文昊还急。

    叶文昊不再废话,立即拨打楚姬的私人号码。

    “小姬,是我!”

    电话足足过了十秒钟才接通,叶文昊第一时间表明身份。

    “姐夫,你不是在接受调查么?怎么可以给我打电话?”

    电话那头,楚姬听出了叶文昊的声音,但却皱着眉头,一脸若有所思地问道。

    “我刚得到消息,小帆刚才血洗了南青洪,杀死了炎黄组织台岛办事处主任方寒,而且还要去血洗洪武门!”

    叶文昊答非所问,稍显焦急地说道:“我联系不上他,你能联系到他吗?如果能联系到,立即打电话给他,让他不要对洪武门下手!”

    “姐夫,虽然我不知道你是怎么知道这些消息的。但我敢肯定,你所用的电话被安装了监听器,甚至你的身边很有可能有炎黄组织的人,对吧?”楚姬突然问道。

    “小姬……”

    叶文昊先是一怔,尔后想告诉自己刚才与贺云廷达成的协议。

    然而——

    他刚喊出‘小姬’两个字,楚姬便开口打断了他的话:“姐夫,小帆可曾让你失望过?”

    “你?”

    叶文昊一怔,隐隐猜到了什么,却不敢肯定。

    “他不是外界传言的无良纨绔,也不是头脑一热便滥杀无辜的莽夫——身为父亲,你应该无条件地信任他、支持他。”

    想到刚才从叶帆那里得到的消息,楚姬一脸期待道:“等着看吧,血洗青洪山庄只是一个开始——这出大戏落幕之时,便是某些人后悔之始,我保证,他们的表情一定会很精彩!!”

    ……

    ……

    ps:两更七千字完毕,新的一周,求推荐票,一人一张就好~

    。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