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56小说 > 五分六合网址 > 极品狂少 > 《极品狂少》正文 436章 单挑洪武门 上
    夜色渐浓,翱翔山庄如同往常一样灯火通明,但细看之下不难发现,山庄里只有一栋别墅亮着灯光,而且很难在山庄里看到人影,偌大的山庄给人一种荒凉的感觉。

    自从东海警方搜查了翱翔山庄之后,山庄里不少人被抓进了警局,佣人们均是吓得离开了,如此一来,山庄里只有司徒若水、苏雨馨和几名原司徒家的保镖。

    除此之外,还有小狼。

    小狼一如既往地待在叶帆之前所住的别墅大院里,基本二十四小时趴在那块玉石旁,等待着叶帆归来,无论苏雨馨、司徒若水两人怎么说就是不离开。

    司徒若水自从当日从警局回来之后,便搬到了苏雨馨的别墅里,与苏雨馨一起住,一方面是有个伴,另一方面也是为了能够第一时间获得叶帆的消息。

    “雨馨姐,网上又有大哥哥的不利新闻了!”

    别墅大厅里,司徒若水穿着睡衣,坐在笔记本电脑前,搜索着关于叶帆的信息,结果一搜之下,发现网上又有了叶帆的新消息。

    “什么新闻?”

    苏雨馨原本依靠在沙发上想事,愕然听到司徒若水的话,微微一怔,旋即站起身,快步走向司徒若水。

    “你看!”

    司徒若水指着新闻页面示意苏雨馨自己看。

    “无法无天,视华夏法律和炎黄组织规定如无物——华夏黑老大叶帆在台岛展开血腥屠杀!”

    只是一眼,苏雨馨便看到了触目惊心的新闻标题,惊得脸色不由一变,尔后与司徒若水一同将新闻的内容看了一遍,发现叶帆不但血洗了南青洪总部青洪山庄,还杀死了炎黄组织台岛办事处主任方寒。

    当然。新闻里并没有将南青洪定义为黑~帮组织,只是说叶帆杀死了青洪集团华夏地区负责人及其下属。

    由于叶帆的事情已成为整个华夏乃至全球最热门的话题,这篇新闻报道虽然只是发布了不到一个小时,却再次在网上引起轩然大波。成为各大新闻媒体的头条不说。评论者如云,而且基本是指责叶帆的所作所为。恨不得叶帆早日下地狱。

    看完新闻报道的内容,司徒若水不禁想起叶帆曾对她许诺:要将南青洪铲除祭奠她父亲司徒辰的在天之灵。

    这让她的心中瞬间被感动所充斥!

    感动之余,她满是担忧地看着苏雨馨,语气中带着几分哭腔:“雨……雨馨姐。大哥哥他不会有事吧?”

    “既然楚姐之前说他不会有事,那他应该不会有事。”苏雨馨如是说着,表情却显得格外凝重。

    虽然楚姬之前确实暗中派人来告诉她,叶帆绝不会有事,但并未说叶帆要如何破局。

    何况,那是之前了的事情了——如今,叶帆又做出这样的惊天之举。让她心中对楚姬的信任动摇了。

    这一刻,她很想打电话向楚姬求证,但一想到自己和司徒若水都在警方的监控之下,只好放弃这个冲动的念头。

    看到这一幕。司徒若水脸上的担忧有浓了几分,只见她跪在地上,闭着微红的眼睛,双手合十,一脸虔诚地祈祷道:“佛祖保佑大哥哥,让大哥哥平安归来。”

    耳畔响起司徒若水的话,看到司徒若水的举动,苏雨馨嘴巴微张,很想安抚司徒若水,但话到嘴边却怎么也说不出口。

    因为,她和司徒若水一样,心中充斥着担忧!

    同一时间。

    一架在华夏乃至全球最先进的直升机,以500公里/小时的速度,朝着台岛狂飙。

    机舱内,除了负责驾驶直升机的炎黄组织成员之外,只有两人。

    其中一人身穿黑色长袍,面色冷漠,目光骇人,宛如一把出鞘的宝剑,给人一种锋芒毕露的感觉。

    他不是别人,正是炎黄组织执法队队长洪烈,堪称华夏罡气境绝世强者之下第一人,随时都可能踏入罡气境。

    坐在洪烈身旁的则是炎黄组织刑堂长老邢风。

    尽管邢风在炎黄组织内部号称‘阎罗’,同样也是半步罡气境强者,但他和洪烈完全是两个极端,气势并不外泄,重剑无锋,给人一种不怒自威的感觉。

    “洪队长,贺长老之前在电话中说过,我们在抓捕的时候不要伤了叶帆。“

    感受着洪烈身上的强势气息,邢风心如明镜——叶帆当初废除叶龙修为一事,洪烈从未忘记,而且私底下还传出,若是被他抓到叶帆犯罪的证据,就算炎出面,他也要让叶帆接受审判!

    “刑长老,虽然我不知道贺长老为何要这么安排,但那罪犯已经杀红了眼,彻底入魔,若是我们在实施抓捕的过程中,他进行反抗,怎么办?”

    面对普通炎黄组织成员万分敬畏的邢风,身为炎亲传弟子、担任炎黄组织执法队队长的洪烈不亢不卑道。

    “以你我的实力,制服他并非难事吧?”邢风眉头一挑,他看得出,洪烈很可能会利用这次机会公报私仇。

    “那可不一定。”

    洪烈沉声道:“他先是击杀了黑暗议会的佐罗,又先后击杀了燕垒、方寒两人,基本可以肯定拥有半步罡气境的战斗力。若是他拼命的话,除非我们动用全力,否则未必就可以制服他。”

    “洪烈,不伤害叶帆,这是我们长老会一致同意的。再者,叶帆是邪皇褚玄机的徒弟,褚玄机一旦发飙,就连首领也得让三分,所以,我劝你不要乱来。”眼看洪烈像是铁了心要趁机对付叶帆,邢风面色难看地提醒道。

    听到褚玄机三个字,洪烈脸色变了变,然后又咬了咬牙,一脸坚决道:“只要他敢在我们抓捕的过程中还手,我决不轻饶他!事后,无论是师父还是褚玄机追究。我都会主动承担责任!”

    邢风闻言,没再说什么,而是将目光投向窗外,心中暗道:“文昊。我能帮你的。只是阻止洪烈对你儿子下死手,其他的只能希望你儿子不要一错到底去血洗洪武门才好。否则就算褚玄机是出了名的护短,想必炎首领也会捍卫炎黄组织的权威的!”

    ……

    就在炎黄组织为了阻止叶帆血洗洪武门,派出洪烈、邢风两大高手火速前往台岛的同时。

    台岛,洪武门山门。

    深知叶帆要来血洗门派的洪武门掌门童鹤。虽然觉得自己已经踏入了半步罡气境,率领门下弟子斩杀叶帆不在话下,但那名叫张岳的炎黄组织成员的话,宛如魔音一般,不断地在他耳畔回荡,让他心神不宁,不断地在房间里踱步。

    “童鹤。我劝你立刻带着门下弟子离开洪武门山门,否则华夏修炼界将不会有洪武门这个门派!”

    耳畔再次响起张岳的提醒,童鹤心中的不安愈加浓烈,以至于停下脚步。再次拿起无线电,做出指示道:“让负责巡逻的弟子时刻保持警惕,一旦有风吹草动,立即汇报!”

    “是,掌门!”

    很快,无线电中传出了回音,声音的主人是童鹤的大弟子陆宁。

    “师父这是怎么了?就算那小子血洗了青洪山庄,但他老人家已经突破半步罡气境了,难道还怕了那小子不成?”

    结束与童鹤的通话,陆宁又打开由南青洪当初给洪武门提供的无线电,再次转达童鹤的命令:“掌门有令,山中负责巡视的弟子必须时刻保持警惕,一旦发现姓叶的来了,必须第一时间上报!”

    “是,陆师兄!”

    很快,六名负责在半山腰巡逻的洪武门弟子先后给出答复。

    而童鹤在再次指示提醒之后,若有所思道:“那张岳之所以说那样的话,多半是因为不知道我已突破了半步罡气境,若是知道,定然不会认为那小子有灭掉我洪武门的实力!”

    “嗯,必然是这样!”

    用类似于阿q的方式安慰了自己过后,童鹤心中的不安减少了一些,但并未完全消失。

    “根据林天意所说,东南亚风波是陈费廉一手策划的,而且陈费廉还亲自前往了东南亚!”

    突然之间,童鹤心中一动,“如此一来,想必陈费廉应该知道那小畜生手中另外一件高级法器是什么。”

    想到此处,童鹤眼前一亮,当下拿起青洪组织帮忙通的座机电话,拨打陈费廉的手机。

    “童掌门。”

    电话很快接通,陈费廉率先开口,语气不再像曾经那般热情——以前的时候,他利用洪武门协助南青洪一统南华夏地下世界,如今南青洪都被灭了,洪武门对他而言基本没什么作用了。

    至于……斩杀叶帆,在他看来,以童鹤先天大圆满无敌的实力,想杀死叶帆简直就是痴人说梦话——燕垒、方寒两人便是前车之鉴!

    “陈少,那个姓叶的小畜生刚才血洗了青洪山庄,杀死了炎黄组织台岛办事处主任方寒,还扬言要杀上我洪武门来!”

    童鹤有些恼怒地说着,尔后又强行控制着自己的情绪,问道:“陈少,那小子半年前还只是先天入门境,怎么突然之间变得如此之强了?难道是依仗高级法器?”

    “你怎么知道他要杀上洪武门?”

    陈费廉忍不住问道,他并没有得到叶帆要杀上洪武门的消息。

    “我之前打电话给大长老武山,结果是那小畜生接的电话,他亲口承认杀死了武山,还扬言要灭了洪武门!”

    童鹤说着,又解释给陈费廉打电话的原因,“原本,我已经突破了半步罡气境,有信心击杀那小子,但还是觉得应该了解一些他的底细,所以……”

    “你说你突破半步罡气境了?”陈费廉闻言,先是一怔,然后不等童鹤说完便问道:“什么时候的事?”

    “刚突破不久。”

    “既然你已突破了半步罡气境,那他不是你的对手。”得到童鹤的肯定答复,陈费廉脸上浮现出了笑容。

    “陈少可确定?”童鹤闻言,当下大喜。

    “他的武学修为不值得一提,连你一招都接不下,术法修为若是偷袭的话,可以击杀先天大圆满无敌的存在,正面厮杀的话,连先天大圆满无敌存在都未必可以战胜。”陈费廉详细解释道。

    “嘿,我当他有多强呢,只是如此实力,居然敢叫嚣灭我洪武门,实在是狂妄至极!”童鹤冷笑了起来。

    “那个杂种一向狂妄惯了,不过,你要提防他的意念力攻击和飞刀刺杀,必须时刻守护住心神,切记不可乱了心神。”

    陈费廉提醒道:“另外,童掌门,如果可以的话,不要杀他……”

    “为何?他击毁我徒儿杨青的丹田,让我徒儿自杀,如今又杀死我门派大长老,并扬言要灭掉我门派,我为何不杀他??”童真情绪有些激动。

    “那个孽种手中染血无数,是炎黄组织目前全力通缉的对象。若是废了他的功夫,让他落入炎黄组织手中,接受处罚,岂不是更痛快?”陈费廉阴毒道。

    “也是!”

    童鹤觉得有理,当下冷笑道:“那我就留他狗命,但不光要废掉他的功夫,还要打断他的四肢,让他跪在我洪武门门口忏悔!”

    “如此甚好,我恭候童掌门佳音。”

    陈费廉微笑着说道,随后又与童鹤客套了两句,待通话结束后,心中因南青洪被血洗的阴霾一扫而空。

    “嘿,小畜生,但愿你不只是嘴上叫嚣!”

    与此同时,童真一脸阴森地笑容,那感觉恨不得叶帆立刻杀上上门来。

    得意忘形。

    这一刻。

    他忘记了一件很重要的事情:他只是刚刚突破半步罡气境!

    ……

    ……

    ps:第一更!。

    &nbsp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