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56小说 > 五分六合官网 > 五分六合 > 《极品狂少》正文 446章 翻盘 三
    “你觉得呢?”褚玄机反问道。

    “这世上能够让你下山的人恐怕只有你那宝贝徒弟了。”

    炎苦笑一声,当年destroy病毒爆发,人类面临史上最大的浩劫,他亲自前去请褚玄机下山,褚玄机都没给面子,最后还是许诺一个承诺,才得以让褚玄机下山,欠下了褚玄机一个天大的人情。

    “准确地说是三个人。”褚玄机若有所指道。

    “对,是三个人。”

    炎听出了褚玄机的弦外之音,先是叹了口气,尔后开始谈及叶帆的事情,“玄机,你那宝贝徒弟先是在东南亚特区暗杀黑暗议会、山口组和巨斧组织负责人,怒杀燕垒,后来潜伏到台岛,血洗青洪山庄,击杀方寒,灭了整个洪武门,我说得没错吧?”

    “你自己也说了,他在东南亚暗杀的三人都是境外地下势力的人。按理说,你们炎黄组织没有阻止他们三人入境,属于赎职——我那宝贝徒儿杀了他们三人,等于是在帮你们炎黄组织干活,身为炎黄组织的你应该感谢他才对。”

    褚玄机冷哼道:“而你那两个手下,暗中与青洪组织勾结,死一百次都不够赎罪。至于我那宝贝徒儿灭了洪武门,嘿,他可是在出手之前下了生死战约的,洪武门童鹤那个废物亲口答应,这似乎并没有违背炎黄组织的规定吧?”

    “玄机,你那徒弟暗杀的三人是境外地下势力的人没错,但他们表面上的身份十分干净……”

    “难道妓院里叉腿卖肉的就是妓女,兰桂坊弹琴卖身的就不是妓女了?”

    褚玄机毫不客气地打断了炎的话,“妓女再怎么包装,她还是妓女,这是无法改变的事实。同样的,那三人无论怎么包装,他们归根结底还是境外地下势力的人。他们敢潜入我们华夏。就该死!”

    “玄机,你这是强词夺理。”

    虽然炎早就知道褚玄机的护短性子,但依旧被气得哭笑不得。

    “放屁,我一直以理服人。倒是你,进了六扇门,耽误了修炼不说,还沾上了朝野的气息,在我面前玩个屁的官腔。”褚玄机瞪眼骂道。

    “好吧,暂且不提那三人。你怎么解释你徒儿血洗青洪山庄一事?他们之中虽然有罪恶之徒,但罪不至死吧?”面对褚玄机的蛮横不讲理,炎感到一阵无力,只好转移话题。

    “嘿,难不成你希望看到青洪完全渗透华夏。与白家里应外合颠覆整个华夏么?”

    之前,褚玄机刻意地没有提及南青洪,此时见炎说起,当下冷笑了起来,“外人不知道陈道藏的野心。你还不知道吗?”

    “可是……”

    “可是个屁!还是那句话,除了我那宝贝徒儿单挑洪武门一事,其他三件事情,都应该是你们炎黄组织做的!他帮你们做了,你们非但不感恩,反倒要顺从白家那帮满腹男娼女盗的王八蛋,要制我徒儿于死地……这是他娘的什么道理?”

    褚玄机劈头盖脸地教训道:“难不成在你老炎心中。白家勾结青洪,狼狈为奸祸国殃民才是对的?”

    “玄机,我能理解你的心情,但也希望你能体谅我的苦衷。毕竟,国有国法,家有家规。游戏有游戏的规则。”

    炎叹了口气,道:“这就好比你那宝贝徒儿之前的所作所为一样,虽然人人都知道他违法犯规,但是他遵守游戏规则,所以没有人能说什么。而如今。就算他的所作所为占着理,但终究违背了法律和规定,也破坏了游戏规则,甚至还被有心人大肆宣扬,搞得人人皆知……”

    “去他娘的法律规则,我说了,我只认理——天大地大,理字最大!”褚玄机蛮狠道。

    “玄机,当初我请你下山救世,欠下你一个天大的人情。既然你今天来找我,那我也不能食言。”

    或许知道想辩论赢了褚玄机比突破那个传说中的境界还难,炎很识趣地放弃,妥协道:“这样吧,我保证你那宝贝徒儿安然无恙。他可以留在华夏,但不能出现在公众的视线当中,否则,只能离开华夏!”

    褚玄机黑着脸,一声不吭,直勾勾地盯着炎。

    炎被褚玄机盯得有些发毛,诉苦道:“玄机,如同我之前所说,不管你徒弟怎么占理,他毕竟违背了炎黄组织的规则,若是炎黄组织一点表示都没有,那日后如何管理其他修炼者?”

    “老炎,我似乎没有让你保他安然无恙吧?”褚玄机突然笑了起来,笑得很狡猾。

    嗯?

    不知为何,看到褚玄机那狡猾的笑容,炎心中涌现出了一个不好的直觉,脱口问道:“那你来找我是为了什么?”

    “我来找你,只是想告诉你一件事。”褚玄机欣赏着炎的表情变化,故意卖起了关子。

    “什么事?”

    “你猜?”

    “——”

    炎一头黑线,故作恼怒状威胁道:“玄机,你再这样,别怪我出手收拾你啊。”

    “没问题。你只要敢出手,老子就敢告知天下,你狗日的不但不兑现当年的承诺,还对老子动手,恩将仇报。”褚玄机斜眼盯着炎,那不屑的模样仿佛在说:有种你就来啊?

    “好了,说正事,你到底想告诉我什么?”

    望着褚玄机那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炎彻底败了,尔后再次出口询问褚玄机,但当他问出口后,他脑海中闪过一道灵光,隐隐猜到了什么,一脸震惊道:“你不会是想告诉我……”

    “你看嘛,我不说你也猜到了。”褚玄机奸诈地笑道。

    “玄机,我知道你救徒心切,但你也不能……”炎稍作思索,又否定了刚才的猜测,皱眉看着褚玄机,语气不经意间变得严肃了起来。

    然而——

    不等炎将话说完,褚玄机便怒道:“炎,你我认识也不是一天两天了。你觉得我褚玄机是那种人?”

    炎沉默不语,理智告诉他。褚玄机不会做出那种有**份的事情,但他又觉得之前的那个猜测太过惊世骇俗。

    “嘿,看来你现在跟朝野之中那些满腹男娼女盗的人没什么区别了。”

    眼看炎持怀疑态度,褚玄机彻底怒了。“我跟你也没什么好谈的了,老子这就光明正大地把我徒儿带走,你想拦的话,尽管出手!”

    话落,褚玄机转身便走,毫不给炎面子。

    唰!

    炎脚下一晃,凭空拦在褚玄机身前,叹气道:“玄机,你这驴脾气什么时候能改改?”

    “改了还是我褚玄机么?”褚玄机故意刺道。

    “唉……”

    面对褚玄机的讽刺,炎非但不怒。反倒是深深叹了口气,“也许你说得对,我进入六扇门,的确是耽误了修炼。也许,你比我更有希望突破那个传说中的境界!”

    “少给老子扯这些。我实话告诉你。你刚才猜到的只是一部分。如果你想知道其他的,自己跟我那宝贝徒儿去谈。”

    褚玄机没好气道:“不过我提醒你,我那宝贝徒儿倔起来比我还厉害,但愿你不要把他惹怒了,否则后果自负!”

    唰!

    炎的脸色再次一变了。

    这一次,他的脸上除了震惊之外,还有凝重!

    ……

    一个小时后。

    一架直升机在炎黄组织总部降落。武堂长老贺云廷亲自在停机坪不远的地方等待。

    机舱门打开,邢风率先从机舱里跳下,叶帆则是忍不住抬头看了一眼炎黄组织四个大字。

    “还愣着干什么?下机!”

    眼看叶帆不为所动,洪烈皱眉瞪着叶帆。

    面对洪烈的挑衅,叶帆不予理会,缓缓起身。跳下机舱,而洪烈则是紧跟叶帆身后,像是押犯人似的。

    看到这一幕,脑海中不禁浮现出刚才褚玄机和炎一起来到炎黄组织时那副拽得二五八万的样子,再一联想叶帆和洪烈的赌约。隐隐觉得洪烈要悲剧。

    “叶帆,炎首领在上面等你,跟我上去吧。”念头浮现,贺云廷避而不谈,只是让叶帆跟着他上楼。

    “好。”

    叶帆点头,态度完全不像对待洪烈时那般狂傲,而是十分谦逊。

    “现在知道低调了,早干什么去了?”洪烈见状,忍不住刺道。

    叶帆依旧不予理会,只是迈步跟上贺云廷。

    “洪烈,首领让我带叶帆上去,你跟着干什么?”

    贺云廷之前只说自己带叶帆上去,目的是不想让洪烈跟着,此时见洪烈跟在后面,当下停下了脚步。

    “我要亲眼见证他被绳之于法!”

    洪烈恶狠狠道,那感觉仿佛如果叶帆不被绳之于法的话,天理不容。

    “你……”

    贺云廷脸色一变,欲要提醒什么,结果话尚未说出口,便听叶帆道:“贺长老,某些人既然愿意跟着那就让跟着吧。”

    眼看叶帆开口,贺云廷犹豫了一下,似是生怕得罪叶帆,终究没有再说什么。

    而洪烈则是一脸讥讽笑容,似乎在讥讽叶帆都到这个时候了,竟然还敢大言不惭。

    几分钟后,叶帆与贺云廷、洪烈三人乘坐电梯,抵达炎黄组织总部大楼的顶楼。

    顶楼大厅里,炎与褚玄机两人已等候多时。

    “怪不得你敢如此有恃无恐,原来是褚大师来了。”

    看到褚玄机,洪烈先是一怔,旋即冷笑道:“不过,就算褚大师来了,你也不可能逃避法律和炎黄组织的审判!”

    “不要忘了我们的赌约。”

    听到洪烈言语之中对褚玄机不敬,叶帆面露寒意,眯眼盯着洪烈。

    “小帆,什么赌约?”褚玄机身子一闪,瞬间抵达叶帆身前,皱眉问道。

    “因为我当初废了他徒弟叶龙的功夫,他在台岛的时候想公报私仇对我出手,但被邢风长老阻拦。”

    叶帆解释道:“不过,他撂下狠话,说我逃得了一时,逃不了一世,不管谁出来保我,他都会将我绳之于法,否则便跪下喊我一声爷爷。”

    “小兔崽子,你应该庆幸邢风那小子拦住了你,否则,我保证今天是你的忌日!”

    褚玄机闻言,杀气腾腾地盯着洪烈,一字一句道:“另外,既然你跟我徒儿立下了赌约,最好愿赌服输,免得到头来说我不给师父面子!”

    ……

    ……

    ps:第一更!

    。

    。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