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五分六合 > 都市小说 > 五分六合官网 > 《极品狂少》正文 447章 翻盘 四
    “小烈,小帆说的都是真的?”

    炎不知何时来到了褚玄机的身旁,皱眉看着洪烈。

    咯噔!

    愕然听到炎对叶帆的称呼,洪烈心头没来由一震——理智告诉他,既然炎如此亲切地称呼叶帆,那么足以表明要放过叶帆!

    “是的,师父!”

    想通这一点后,洪烈的表情显得有些惊慌,尔后想到叶帆的所作所为,又咬了咬牙道。

    虽然炎觉得叶帆不会当着自己和褚玄机的面撒谎,但是听到洪烈亲口承认,炎的表情还是有些难看。

    “师……师父,当时,我和邢长老赶往洪武门山门,见他在洪武门山门口疯狂屠杀洪武门弟子,我才出声阻拦的。”

    看到炎脸色不善,洪烈情急地解释道:“当时,我并不知道他给洪武门下了生死战约。”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你得知我给洪武门下了生死战约之后,还是想对我动手,但是被邢长老阻拦了,你迫不得已,才撂下狠话。”

    眼看洪烈避重就轻,叶帆冷声道:“若不是如此,我会与你立下赌约?”

    “我……”

    洪烈欲要开口辩解。

    “跪下!”

    炎冷冷地打断了洪烈的话,语气毋庸置疑。

    “师……师父……”

    洪烈只觉得耳畔炸响了一道闷雷,惊得他浑身一颤,尔后瞪大眼睛,满是惊恐地看着炎。

    似乎……他不相信,炎会让他当着叶帆、褚玄机两人的面下跪。

    “跪下。”

    炎再次开口,声音提高了几分。

    “砰——”

    似是看出炎动怒了,洪烈吓得跪倒在地,但没有对着叶帆跪,而是跪在了炎的面前。

    “你身为执法队队长,却欲公报私仇,该当何罪?”炎冷声问。

    “师父。我承认我当时的确想出手教训他,但并非想公报私仇。”

    洪烈吓得直打哆嗦,但看到炎身旁的褚玄机,下意识地认为炎要看在褚玄机的面子上饶过叶帆。又倔强地抬起头,道:“在那之前,他已在东南亚暗杀三人,之后又血洗了青洪山庄,更是杀死了燕垒、方寒两人!因为他犯下滔天罪行,非但没有悔改之心,反而无视我们炎黄组织的规则,我才想出手教训他!”

    “他是否犯下滔天罪行,立案审查后会有结果,而不是凭你主观臆测!”

    炎冷冷道:“在审查结果出来之前。他还不是罪犯,何况就算是罪犯,也未必就是由你出手执法,你凭什么动手?”

    “——”

    洪烈无言以对。

    “若不是小邢阻拦你,你便做出了知法犯法的事情!”炎皱眉道:“鉴于此。免去你执法队队长一职,面壁三年,认真悔过。”

    “师……师父!”洪烈急了。

    “难道你想违背我的命令不成?”炎的语气转冷。

    “弟子不敢!”

    洪烈飞快地摇了摇头,尔后满是恨意地盯着叶帆,道:“但是……弟子不服!”

    “老炎本想给你一个机会,让你不会因此事留下心结,影响今后修行。但你却不懂得珍惜。”

    这一次,不等炎开口,褚玄机便冷笑道:“既然你不服,那你就愿赌服输,跪在我徒儿面前,喊他一声爷爷!”

    “褚大师。我承认您在华夏修炼界是泰山北斗,我也承认您有救世功劳,但……这些并不能成为您徒弟的保命符,否则国法何在?炎黄组织的公平何在??”

    话音落下,洪烈像是彻底豁出去了似的。毫不畏惧地看着褚玄机。

    “啪——”

    回应洪烈的是一记响亮的耳光。

    炎右手一抬,一道罡气化作的巴掌抽在了洪烈的脸上,直接抽得洪烈嘴角破裂,侧身飞出。

    “云廷,把他给我押到地牢关起来!”

    不等洪烈落地,炎便面色冰冷地做出指示。

    “是!”

    贺云廷立即领命,纵身掠向洪烈落地之处。

    “啪——”

    洪烈腰部发劲,身子猛地停下,双脚重重地踩在地面上,满是憋屈地看着炎,“师父,弟子可以接受您的惩罚,但他凭什么可以免受制裁?难道就凭他是褚玄机的徒弟吗?我就是不服!!”

    “闭嘴!洪烈,褚大师的名字是你能叫的?”

    听到洪烈的话,贺云廷吓了一跳,看似怒斥洪烈,实则是在变向地保护洪烈,免得褚玄机动怒。

    显然……他很清楚,以现在的情况,若是褚玄机动怒,炎绝对不会阻拦!

    “不服?洪烈,如果六年前你能像小帆一样研制出抵抗destroy病毒的药物,帮助人类抵挡那场浩劫,不要说你只是杀一些地下世界的人,就算你要灭了少林、武当,我也给你撑腰!”

    褚玄机没有出手,但炎却怒不可止,语气森冷如冰,“问题是,你能吗??”

    能吗?

    贺云廷猛地停下了脚步!

    在这之前,他并不知道这个内幕,而是认为炎害怕燕垒、方寒两人勾结青洪的丑闻传出去,外加碍于褚玄机的面子和救世功劳,最终决定放过叶帆一马。

    这一刻,他的脸上瞬间被震惊的情绪所占据,宛如雕塑一般立在原地,一动不动!

    能吗?

    洪烈像是听到了这世上最不可思议的事情一般,目瞪口呆地看着叶帆,那感觉仿佛在问:六年前,拯救世界的人是他?!

    “不可能!”

    “这绝对不可能!!”

    短暂的震惊过后,洪烈疯狂地摇着头,低吼了起来,“他绝不可能是六年前的救世主!这一定是他师父为了救他,故意将功劳给了他!!”

    “砰——”

    洪烈的话音刚落,一道罡气便击中了他的胸口,恐怖的力道直接震断了他的肋骨。

    “噗嗤——”

    洪烈张口喷出一口血雾,倒飞而出,一下将大厅的门撞开。倒在了门外。

    “云廷,将他关在地牢里,五年之内不准离开地牢半步!”炎再次开口,语气毋庸置疑。“若是他五年之后还不悔改,废掉功夫,驱出组织!”

    “是!”

    贺云廷如梦惊醒,恭敬领命,闪身出了大厅。

    与此同时,炎察觉到褚玄机身上的杀意收敛,暗自松了口气。

    之前,在那座象征权力、身份的大院里,在那么一瞬间,他也曾怀疑褚玄机将救世功劳让给了叶帆。结果褚玄机都差点跟他撕破脸皮。

    刚才,若是他再晚出手哪怕一秒钟,洪烈绝对会被褚玄机打残!

    毕竟,洪烈的话等于在侮辱褚玄机的人格,践踏那份属于强者独有的骄傲!

    “怎么会这样??”

    大厅门口。洪烈并不知炎的良苦用心,只见他透过门缝,满是呆涩地看着炎,像是被强~暴的小媳妇,要多委屈有多委屈。

    “洪烈,当年destroy病毒爆发,首领前去请褚大师下山。结果一开始吃了闭门羹——像褚大师这样一身傲骨的绝世强者,若是真的想救他徒弟,绝不会做出这种有损强者骄傲的事情,而是会强势保下他的徒弟!”

    贺云廷刚才也曾怀疑是褚玄机将功劳让给了叶帆,但见炎发火后,才恍然大悟。此时见洪烈依然不甘心,叹气解释道。

    “——”

    洪烈哑口无言,理智告诉他,贺云廷说得在理,但他似乎无法接受这个事实。脸上写满了屈辱,还有无法掩饰的懊悔!

    早知今日,何必当初?

    看到这一幕,贺云廷心中不禁涌现出了这句话,却是没再多说什么。

    毕竟,一切都是洪烈自找的!

    ……

    “玄机,我教导无方,还望海涵。”

    与此同时,大厅里,炎自知自己的小心思瞒不过褚玄机,主动致歉。

    “哼,你倒是会演苦肉计!”

    褚玄机冷哼道:“我可以不跟他这个小辈一般见识,但是他跟我徒儿的赌约怎么说?”

    “这……”

    炎一脸为难,他很清楚,若是让洪烈真的跪在叶帆身前,喊叶帆爷爷的话,那洪烈绝对会留有心结,这辈子休想迈入罡气境不说,还有可能误入歧途,成为华夏修炼界的祸害。

    “别看我,赌约是我徒儿和他立下的,只要我徒儿点头,我自然无话可说。”

    褚玄机说着向叶帆眨了眨眼睛,仿佛在暗中给叶帆提醒:没必要跟洪烈那种货色一般见识,让炎理亏,好争取最大的利益!

    “小帆,你看在我面子上,与我那孽徒的赌约就此作罢,可好?”

    看到褚玄机的小动作,炎虽然知道褚玄机在给自己挖坑,但也只能闭着眼睛往下跳了。

    “既然炎大师开口了,小帆自然不会继续追究。”叶帆心领神会道。

    眼看叶帆同意,炎暗自松了口气,然后斟酌了一番,开始谈正事:“小帆,虽然你所杀之人都是地下世界的恶棍,但……”

    “别扯那些没用的,难不成你还想再来一次先兵后礼?”褚玄机没好气地打断了炎的话。

    炎一脸尴尬道:“小帆,你师父之前告诉我,你虽然六年前研制出了抵抗destroy病毒的药物,但还有隐情。隐情是什么?”

    “当时因为情况紧急,我研制的药物只能治标,不能治本——那药物最多只能压制destroy病毒十年。”

    叶帆揭开谜底,“而您应该知道,一旦药物对病毒失去抵抗效果,那就表明病毒已经适应了,必须研制新的药物才行。”

    “什……什么??”

    愕然听到叶帆的话,饶是炎身为龙榜、神榜双榜第一,也被惊得脸色大变——如果抵抗destroy病毒的药物失效,destroy病毒再次肆虐的话,那人类又将遭遇新的浩劫!

    “你能研制出新的药物抵抗destroy病毒?”

    惊骇过后,炎不禁想到之前褚玄机在那座象征权力、身份大院内对他说的话,心中一动,满是期待地看着叶帆。

    “不是抵抗,而是消除!”

    叶帆缓缓开口,声音不大,但落入炎耳中,宛如仙音环绕。

    ……

    ……

    ps:两更完毕。这个坑,在第二章埋下,中间多次暗示,总算填了。

    。

    。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