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五分六合官网 > 都市小说 > 极品狂少 > 《极品狂少》正文 458章 火上浇油,简直作死!
    “小帆!”

    三声惊呼几乎同一时间响起。

    声落,人动!

    距离叶帆最近的褚玄机,身子一晃,像是瞬移一般抵达叶帆身前,一把扶住叶帆,立即用意念查看叶帆的伤势。

    叶文昊随后赶到,满是担忧地看着叶帆,没敢打扰褚玄机为叶帆查看伤势。

    紧接着,楚姬从三楼的窗户飘下,落在了三人的身旁。

    因为不想和叶家人待在一起,之前她独自一人站在三楼的窗前,观看着叶帆为叶远山续命。

    与此同时,炎也迈步朝着叶帆走来,而包括叶震在内的其他叶家人,则是快步朝着叶远山跑了过去,生怕叶远山有个什么三长两短。

    “师父,小帆没事吧?”

    相比叶文昊而言,楚姬可没那么多的耐心,她前脚刚落地,后脚便满是担忧地冲褚玄机问了起来。

    唰!

    听到楚姬的询问,叶文昊和炎均是将目光投向了褚玄机,等待着褚玄机的答案。

    “他的身体并未受到伤害。”褚玄机眉头紧锁地说道。

    “心神受伤了?”炎闻言,心中一动,脱口问道。

    “应该是。”褚玄机道。

    “师……师父,什么叫应该是?”楚姬有些疑惑。

    “我刚用意念查看了他的身体,发现他的身体并无大碍。”

    褚玄机解释道:“既然身体无碍,那他很有可能被伤到了心神。我本想用意念查看一番。结果被一道金色的光芒挡在外面,根本无法查探究竟。”

    金色光芒阻拦?

    无法查看?!

    愕然听到褚玄机的话,不光是楚姬和叶文昊两人,就连炎都微微有些吃惊——虽然褚玄机的实力不济他,但因术武双修的缘故,论心神、意念强大程度,并不逊色于他。

    “玄机,要不我试试?”

    短暂的惊愕过后,炎主动请缨,一来他想查清叶帆的伤势。再者也想看看叶帆体内有什么古怪。为何会有赤金色的漩涡出现吸收天地元气。

    “好。”

    褚玄机也十分担心叶帆的安危,眼看炎要为叶帆查看伤势,连忙答应。

    炎不再废话,心神一动。一股坚定的意念从眉心涌出。顺着叶帆眉心印堂穴进入。涌向叶帆的心神。

    如同褚玄机一样,当炎的意念即将抵达叶帆的心神时,赫然发现叶帆的心神被一道赤金色的光芒笼罩在其中。

    那道赤金色的光芒宛如一道屏障一般。阻拦着他的意念进入。

    嗯?

    尽管听到褚玄机刚才说了,但真正遇到这种情况,炎还是微微一怔,旋即心中一动,又加持了一道意念,欲要强行突破赤金色光芒的阻拦。

    下一刻。

    就当炎利用意念强行突破赤金色光芒阻拦的瞬间,他的心头猛地被一股死亡的气息所笼罩,整个灵魂似乎都在颤栗!

    唰!

    突如其来的变化,令得炎脸色一变,连忙收回意念。

    “老炎,你怎么了?”

    察觉到炎的异常,褚玄机连忙问道。

    “我刚想用意念强行突破那道赤金色光芒的阻拦,为小帆查看伤势,结果被一道可怕的意念锁定,心神不稳,只好放弃。”

    炎迅速稳定心神,但依然有些心有余悸道:“玄机,你徒弟的体内有古怪。似乎有一道强大的意念在守护他的心神。”

    “难道他被某个强大的灵魂附体了?”

    褚玄机脸色一变,博览古书的他,曾经在一本书中看到,古时候的修炼界有一门神秘而邪恶的术法名叫‘灵魂夺舍’,可以灵魂附体,强行占有他人身体。

    叶帆曾经使用的‘傀儡术’据传便是从‘灵魂夺舍’那门神秘而邪恶的术法衍变而来。

    “灵魂附体?”

    叶文昊、楚姬两人瞪大眼睛看着褚玄机,眉目之间流露着疑惑,更多的则是担忧。

    “玄机,你是说灵魂夺舍吧?”炎问。

    “嗯。”

    “我也曾在古书中看到过这门神秘的术法。根据古书记载,若想灵魂夺舍成功,占据他人身体,必须要将身体原主人的灵魂毁掉。”

    炎看着叶帆,若有所思道:“如果你徒儿真的被灵魂夺舍的话,那他早就没了原有的意识,而是会成为另外一个人。”

    再次听到炎的话,褚玄机也沉默了。

    所谓关心则乱,原本他术武双修且博览古书,对‘灵魂夺舍’这门神秘术法的了解要多于炎,但因为实在太过担心叶帆的安危,还是产生了质疑。

    “褚大师、炎大师,小帆他会不会有生命危险?”

    叶文昊终于忍不住开口询问了,他不关心叶帆体内那道神秘的赤金色光芒是什么,也不想知道所谓的灵魂夺舍是什么,他只想知道叶帆是否可以平安地活着。

    话音落下,他双眼通红,满是紧张地看着褚玄机和炎二人。

    这一刻的他,就像是守候在手术室门口的病人家属,见到医生从手术室里出来,满是紧张地等待医生的宣判,整颗心直接提到了嗓子眼上,甚至连呼吸也屏住了!

    不光是他,楚姬也是一脸紧张地等待着炎和褚玄机的答案。

    “因为无法用意念查看小帆的心神,所以无法判断他的伤势。”炎率先回道。

    唰!

    叶文昊、楚姬两人又将目光投向褚玄机。

    褚玄机依旧沉默,似乎默认了炎的话。

    “不过,你们也不必太过担心。”

    炎见状,想了想,又出声安抚道:“既然小帆的心神有一道强大的意念守护,那么。那道意念应该会保护他的心神。”

    话虽然这样说,但炎心中也是没底的。

    毕竟,他只是在古书中看过关于天谴的记载,自己并未遭到过天谴,根本不清楚天谴的威力到底有多么大。

    炎置身事外,以旁观者的角度客观去看待,都没有信心,何况褚玄机、叶文昊和楚姬三人?

    三人之中,褚玄机面色凝重,楚姬担忧而紧张。而叶文昊则是双眼通红。满是自责、内疚地看着褚玄机怀中的叶帆,轻声道:“褚……褚大师,让我扶着小帆吧。”

    褚玄机闻言,默不作声地将叶帆交给叶文昊。

    叶文昊双手颤抖地接过叶帆。缓缓地将叶帆搂入了怀中。

    这是他人生第一次将叶帆搂入怀中。

    但……他的脸上没有丝毫的激动与喜悦。而是充斥着担忧和恐惧!

    他担心叶帆的伤势十分严重。更害怕叶帆会因心神破碎永远地沉睡,沦为一个植物人!

    那份担忧和恐惧,让他的心像是被一只大手揪住了似的。近乎无法呼吸。

    那份担忧和恐惧,让他的心中充斥着内疚和恐惧。

    他颤抖地伸出手,轻轻地抚~摸着叶帆那张苍白的脸庞,轻声道:“小帆,我虽然对你说,只要能够弥补你,让你幸福,哪怕失去现有的一切也心甘情愿。可是,到头来,我什么也没为你做,反倒是你一而再再而三地在帮助我!”

    “当初,你为了我,孤身前往东南亚特区,以身犯险,为我平息东南亚地下世界混乱的时候,我没有阻止你。

    今天,你为了我,冒着巨大风险施展逆天改命之术的时候,我也没有阻止你!

    不可否认,我为了叶家大局考虑,多少动了一点私心。同时,我也想当然地认为你肯定能够做到!我把这一切当成了骄傲,为有你这个儿子而骄傲!但我忽略了,你所做的每一件事情都在冒险,用自己的生命为代价在冒险!”

    “对……对不起,都怪我,是我太自私了!我应该阻止你的!”

    话音落下,滚烫的泪水夺眶而出,沿着叶文昊的脸庞悄然滑落,流进嘴中,充满了苦涩的味道。

    “唉……”

    看到叶文昊落泪,炎和褚玄机二人撇过头,暗自叹了口气,而楚姬也是双眼通红地走了过来,紧握着叶帆的手,声音嘶哑地开口,像是在安抚叶文昊,却更像在安抚自己,“小……小帆,不会有事的!”

    没有回答,叶文昊无力地闭上了眼睛。

    这一刻。

    他的脸上充斥着自责和内疚,更多的则是懊悔!

    如果……老天再给他一次机会,他一定会阻止叶帆施展逆天改命之术!

    哪怕成为叶家的罪人,他也在所不辞!

    因为。

    对他而言,如果叶帆死了或者变成植物人,那他即便是登上那红色之巅,也毫无意义!

    ……

    就在叶文昊自责、内疚和懊悔的同时,除了秦燕和叶沧之外,以叶震为首的其他叶家成员纷纷涌了过来,却没有关心叶帆的死活,而是围在叶远山的身边,满是紧张地看着叶远山。

    “我早就说了,他在骗我们,你们都不信,现在好了,他死了不要紧,老爷子也被他害死了!”

    人群之中,叶文玲看到叶远山双眼紧闭,一动不动,大声埋怨道。

    “你……你说什么??”

    楚姬闻声,怒目瞪向叶文玲。

    叶文昊也是猛地睁开双眼,眼中闪烁着怒火。

    甚至,就连炎和褚玄机两人也是皱起了眉头,不悦地看着叶文玲。

    “怎么?难道我说得不对?有本事你让我爷爷醒过来啊??”

    猛地看到楚姬那要杀人的目光,叶文玲有些心惊,但转念一想叶震和炎都在场,楚姬绝不敢动手,便针锋相对地了起来。

    不敢动手??

    “唰!”

    破空声猛地响起,楚姬一下闪到叶文玲身旁,右手顺势挥出,一把卡住叶文玲的脖子,像是拎小鸡一样提在空中,杀意凛然道。

    “小帆为了给叶家老杂毛续命,生死未卜,你不感激也就罢了,竟敢说风凉话——你想找死不成??”

    ……

    ……

    ps:今天就一更了,另外说一下这本书的更新问题。

    这本书更新相比前两本慢了一些,先对所有支持疯狂的兄弟姐妹说声抱歉。

    更新慢,除了世~界~杯那一个月是自己放~纵、松懈之外,其他时间则是因为今年疯狂要孩子的缘故。

    媳妇怀孕初始,经常出现问题,三天两头做检查,整天让人提心吊胆。

    换作常人,遇到这种情况肯定让双方父母过来了,但疯狂不行,一来双方父母都尚未退休,没法过来,再者疯狂是一个很**的人,从上大学到工作、结婚,无论遇到任何问题,我都会自己先想尽一切办法去解决,尽最大可能不去依靠家里。

    所以,我没有让双方父母过来,甚至还刻意和媳妇一起隐瞒了一些严重的信息。

    可以说,那时候,我整个人的弦都是紧绷的,但因为骨子里的完美主.义,想哪头都顾好,但最终工作没干好,更新不稳定,媳妇那边也没有太多时间去陪伴和安抚。

    后来,直到丈母娘请假赶过来,照看了媳妇半个多月,我才调节过来。

    从上周开始,疯狂的工作变得十分忙碌,媳妇怀孕也到了最后阶段,各种事情陆续到来。

    而所有事情都必须疯狂一个人去做,如此便要耗费大部分精力。

    在这种情形下,我为了码字,每天睡眠严重不足,结果自己也熬得病了一场,高烧了好几天——这也是前两天更新少的缘故。

    为了长远码字及家庭考虑,我考虑了两天,最终决定接下来的一段时间,每天一更,但会保证让更新时间稳定下来。

    做出这个决定让我很为难,不求理解,只说抱歉。

    。

    。(未完待续。。)u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