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56小说 > 都市小说 > 五分六合 > 《极品狂少》正文 462章 羞辱白家 中
    乌木闻言,深知白远所指。

    无论笼络的江湖人士数量还是质量,白家都不是叶家可以比拟的——除了他之外,白家笼络的罡气境强者还有有着独行客之名的戒刀,一身刀法出神入化,名列龙榜前十。

    目前,戒刀正带着白家的武学天才白帝游历四方,帮助白帝突破罡气境的关卡,一举让白帝成为华夏乃至全球最年轻的罡气境强者!

    而他和戒刀之所以会被白家笼络,除了白家当年三顾茅庐邀请之外,还因当时的褚玄机和叶家走得很近——他们两人都是褚玄机的死敌!

    “乌木大师,一会下车后,你出面提出这一点。”

    愤怒过后,白远冷静了下来,眼眸之中精光闪烁,“若他们问起你,我便说在中途遇到你。你是因为察觉到天地元气波动剧烈,以为有人欲要对叶远山不利,所以特地前来看看。”

    “嗯。”

    乌木点头,白远既然要指责褚玄机出手救治叶远山一事,那必须要与他划清界限,至少表面功夫要做到位。

    很快,汽车在距离内院大楼只有十米的地方停下,充当司机的白家死士第一时间跳下车,为白远和乌木两人拉开汽车后门。

    乌木率先从汽车中走下,白远次之。

    这是叶帆第一次见到乌木与白远,但通过两人的打扮、气息,第一时间分辨出了两人的身份。

    乌木一身黑色长袍,头发乌黑发亮。脸很小,鼻子却很挺,双眼狭长,眯在一起几乎让人看不到,只能感受到那让阴冷的目光,配上他那身冰冷、邪恶的气息,让人不禁有种头皮发麻、毛骨悚然的感觉。

    白远则是夹克搭配西裤、皮鞋,戴着一副眼镜,乍看给人一种儒雅的感觉,仔细一看却给人一种不怒自威的感觉。

    这是他久居高位。手握生杀大权。磨练出的上位者气息。

    就在叶帆仔细打量乌木和白远的同时,白远和乌木两人却同时无视了叶帆,看向了其他人。

    那感觉,叶帆在他们眼中就是一缕空气。完全不存在!

    其中。白远的眸子里呈现的是叶远山、叶震、叶文昊和炎四人。而乌木只是看着炎和褚玄机。

    “抱歉,老首~长,原本我在听到您生病住院后应该第一时间赶过来看您的。但因当时在东海视察工作,下午才赶回来。您现在感觉怎么样?”

    虽然心中恨不得叶远山去阎王殿报道,但白远表面上将姿态放得很低,表现得十分客气,而且还一副关心的样子,若是被外人看到,绝对会误认为白远是叶远山的亲人,亲信之类。

    这便是所谓的官场艺术。

    哪怕暗地里斗得底朝天,表面上还是和和气气,所谓杀人不见血便是如此。

    “多谢小远关心,我现在感觉好多了。”

    叶远山淡淡回了一句,尔后故意刺道:“小远你现在身居要位,日理万机,没必要来看我这个糟老头子,还是多花些心思在江山社稷上面吧。”

    “老首~长您一生为国为民,鞠躬尽瘁,如今生病了,我就算再忙也是要过来的。”

    白远不喜不怒地回了一句,然后微微侧了一下身子,指着侧后方的乌木道:“这位是乌木大师。我曾与他有几面之缘,算是相识。之前在来的途中碰到了他,他说**有江湖人士施法。我担心有境外江湖人士对老首~长不利,所以就带他过来看看,却没想到炎主任也在,真是多此一举了——有炎主任在,想必是没有妖孽敢造次的。

    ”

    “炎首领,我刚才察觉到天地元气剧烈波动,开始以为有境外修炼者想在我们华夏兴风作浪,后来发现刚才的动静和古书中记载‘逆天改命’之术的情形有些类似,想必是褚玄机施展逆天改命之术,为这位老爷子续命了。”

    乌木装模作样地向炎行了个修炼者独有的抱拳礼,冷幽幽地说道:“如果我没记错的话,根据炎黄组织规定,罡气境强者不可扰民乱政。这位老爷子算是朝中元老,而褚玄机身为名列龙榜第二的绝世强者,如今却是视炎黄组织的规定如无物,这是为何?难道是因为褚玄机当年有救世之功么?”

    嗯?

    愕然听到乌木这番话,再一联想白远刚才解释与乌木的关系,众人瞬间明白了什么。

    其中,叶远山、叶震二人脸色有些难看——他们没有想到白远竟敢倒打一耙!

    而炎则是稍显不悦地皱了皱眉,欲要开口解释。

    只是——

    褚玄机比他更快。

    “嘿,乌木,你哪只眼睛看到老夫为叶老续命了?”褚玄机冷笑地盯着乌木。

    乌木面无表情道:“根据古书记载,逆天改命之术需要施法者心神强大,意志坚定,且对意念力操控如火纯金——罡气境下的术士不可能做到。而这里只有你一个罡气境术士。”

    “呵呵……”

    听到乌木这番话,褚玄机想到自己徒儿堪比罡气境术士,不怒反笑道:“既然如此,那你施展一下逆天改命之术老夫瞧瞧?”

    “你……”

    乌木气得脸色一变,他虽是罡气大成境术士,但只是在古书中看到过有关逆天改命之术的叙述,并未研究、修习,怎么可能会?

    “既然你不会,还鬼扯什么?”

    褚玄机轻蔑地看着乌木,心中却是暗暗为自己的徒儿而感到骄傲——就算叶帆是凭借体内的古怪才成功施展逆天改命之术的,但有句话说得好,不管黑猫白猫抓到老鼠就是好猫——自己徒儿凭借这一手便能将乌木那些废物徒弟甩出去几条街!

    “嘿,褚玄机。

    你我虽然有过节,明争暗斗这么多年,但我一直觉得你是一个有傲骨之人。如今,看来,是我错了——像你这种敢做不敢当,只能当缩头乌龟的孬种,根本不配当我的对手!”

    再次听到褚玄机的羞辱,察觉到褚玄机的得意,乌木有些恼了,直接给予了还击。

    “对手?老夫可从未将你当过对手!”褚玄机斜眼看着乌木。轻飘飘地说道。

    话音落下。褚玄机不再掩饰自己的气息,一股强大的气息从他的体内涌现,一道气流凭空产生。

    “你……你突破罡气巅峰了?”

    乌木脸色顿时狂变!

    褚玄机虽然号称天纵奇才,修炼天赋奇佳。但因爱好太多。涉及太广。未像正常修炼者那般将精力放在修炼之上,曾经修为一直被乌木甩在后面,后来虽然发奋追赶。但境界一直与他持平,保持在罡气大成境,只是凭借术武双修占据了龙榜第二的位置!

    如今,褚玄机突破了罡气巅峰境,而他依旧停留在罡气大成境止步不前,这怎能不让他震惊?

    没有回答。

    白远直接被凭空冒出的气流吹得倒退三步,差点跌倒在地。

    而叶远山、叶震两人因有炎出手帮忙,并未受到气流影响。

    乌木见状,从震惊中回过神,一把拉住白远,震散身边的气流。

    “乌木,虽然老夫没把你当成对手,但你若是再出言不敬,老夫不介意教你如何做人。”褚玄机收敛气息,淡淡道。

    “嘶~”

    乌木被气得嘴角一抽,却没敢叫嚣——当年,褚玄机迈入罡气大成境后,便可凭借术武双修击败他,如今突破罡气巅峰境,绝对可以虐他如虐狗!

    “炎主任,这是怎么回事?褚玄机虽然有救世之功,但也不能面明目张胆地违背炎黄组织的规定啊?何况还在你的眼皮底子下?”

    乌木敢怒不敢言,白远却正好相反,他稍显狼狈地看着炎,脸上没有怒意,但话语却出卖了他内心的真实心情。

    “白xx,你刚才也说了叶老为国为民操劳一辈子,鞠躬尽瘁,是华夏仅存的元老功臣。”

    炎皱眉道:“如今,叶老被病魔纠缠,苦不堪言,就算褚大师为叶老治病也是理所应当的。”

    “炎主任,话是这样说没错,但规矩终究是规矩。如今,褚大师乱了规矩,我担心有人会以此事当借口,从而与江湖人士串通一气,扰民乱国!”白远看似在忧国忧民,实则是鸡蛋里挑骨头,暗暗警告。

    “白xx多虑了,我刚才说的是假设——真正给叶老治病的是叶帆,而并非褚大师!”炎有些不悦地看着白远,揭开谜底。

    唰!

    炎此话一出,白远当下将目光投向了叶帆!

    这是他从下车到现在,第一次正视叶帆!

    似乎,直到这一刻,叶帆在他眼中才是一个真正存在的大活人,而……不是空气!

    不光是他,乌木也是一脸活见鬼地看着叶帆。

    余光看到白远、乌木两人目光中的震惊,叶帆想到刚才两人无视自己时那不可一世的姿态,当下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完全当两人不存在。

    嗯?

    叶帆的高姿态,当下刺激到了白远,他眼中的震惊变成了恼怒,更多的则是不信——他不相信年纪轻轻的叶帆,可以施展让乌木都不能施展的神秘术法为叶远山续命!

    “这不可能!以他的实力根本不可能施展逆天改命之术!褚玄机,你实在太不要脸了,不但不敢承认,居然往你徒弟身上推!”

    相比白远而言,乌木心中的怒火更盛。

    在他看来,炎这是故意和褚玄机串通一气羞辱他——叶帆只是先天巅峰境的气息,怎么可能施展逆天改命之术?

    “呼!”

    回应乌木的是一记耳光!

    只见褚玄机右手一挥,一道罡气从掌心喷出,化作一个近乎实质的黑色巴掌,急速抽向乌木!

    一抽之下,罡气化成的手掌所过之处,空气爆裂,气流呼啸,威猛如斯。

    嗯?

    乌木第一时间感应到了褚玄机的出手,但因距离褚玄机实在太近,想躲已来不及,只能用自身罡气抵挡。

    “啪——”

    耳光响亮,乌木脸部的罡气被震散,整个人直接飞了出去。

    “你怎么就不长记性呢?”

    一巴掌抽飞乌木,褚玄机冷笑道:“另外,我再提醒你一句。不要把我徒儿想的跟你那些废物徒弟一样——他们完全不在一个层面!!”

    ……

    ……(未完待续。。)u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