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56小说 > 都市小说 > 五分六合网址 > 《极品狂少》正文 466章 不是不报,时候未到 上
    一夜过后,炎黄组织召开的新闻发布会成为了华夏各大媒体的头版头条,甚至就连其他五大联盟一些影响力大的媒体,也纷纷对此事进行了报道。

    与此同时,华夏境内网络上关于这件事情之前的所有报道,一夜之间全部消失了,反倒是大肆报道关于南青洪涉黑违法的大量事情、证据。

    网民们再次对此事进行了大肆议论,但舆论已在不知不觉中被引导,绝大数人都改变之前的态度,选择支持、力挺叶帆,同时对涉黑违法的南青洪给予严厉指责。

    就在叶帆再次成为华夏人们议论的焦点的同时,他本人对于这一切并不知情。

    早上九点钟的时候,叶帆乘坐天山集团的专机,抵达了东海国际机场。

    停机位不远处,楚姬安排的一辆劳斯莱斯幻影停在那里,司机见飞机停稳,连忙下车,站在一旁,恭敬等候。

    机舱门打开,叶帆独自一人在空姐及机组人员敬畏的注视中,缓缓走下飞机。

    “叶先生,楚总让我来接您。”

    当叶帆走下飞机后,司机快步赶到,鞠躬道。

    “去市局。”

    叶帆做出安排,快步走向那辆价值不菲的劳斯莱斯幻影。

    司机二话不说,紧跟其后。

    很快,叶帆上车,坐在后排座位上,司机启动汽车,前往市局。

    市局办公大楼,一间办公室里。

    曾率队将潘珏铭抓回审讯的孙健。坐在办公桌前,却没有像往常一样处理公务,而是一支接一支地吸着香烟。

    放眼看去,办公桌上的烟灰缸里塞满了烟头,整个办公室里烟雾朦胧,像是着火了似的。

    透过烟雾可以看到,孙健的眉头完全拧在一起,眉目之间充斥着担忧,眼圈发黑,双眼之中泛着血丝。一脸的焦虑不安。

    焦虑不安。是因为他昨天晚上第一时间观看了炎黄组织的新闻发布会。

    虽然他不知道,局势为何会在短短时间内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但他知道叶帆没事了。

    同时,他也能判断出。既然叶帆没事。那叶文昊和整个叶家自然也不会受到牵连。

    这一切。完全出乎了他的预料,以至于让他有种不敢置信的感觉!

    但——

    随着各大媒体先后报道此事,上面利用媒体引导舆论导向之后。他知道,这一切都是真的!

    不得不接受这个让他不敢置信的结果后,他没敢打电话询问他的主子真相,而是辗转反侧一晚上,思索着该如何处理潘珏铭的案子,但直到现在也没想出个所以然来。

    一方面,通过对潘珏铭几名骨干手下的审讯,他有足够的证据钉死潘珏铭,让潘珏铭一辈子走不出监狱,甚至可以让潘珏铭吃‘花生米’,永远地离开这个世界。

    另一方面,随着叶帆事件的神奇转折,叶远山病愈出院的消息传出,他预感到,白家与叶家的博弈可能要以失败告终了!

    在这种情形下,潘珏铭对他而言,就像是烫手的山芋。

    如果他将潘珏铭移交给相关部门,定了潘珏铭的罪,将彻底将叶帆得罪,以叶帆有仇必报的性子,绝对不会放过他!

    在他看来,叶帆连之前的事情都能摆平,若要铁了心对付他,就算他的主子出面保他,也很难保得住!

    而……如果他想亡羊补牢,必须放走潘珏铭!

    那等于打了自己嘴巴子,属于违法行为,并且要得罪他的主子白国涛,同样也是死路一条。

    “事情发展到现在这个地步,我即便想亡羊补牢也不可能了,唯有一条道走到黑。”

    不知过了多久,孙健将最后一支香烟掐灭,咬牙做出了选择,而后长长松了一口气,不再纠结。

    “叮铃铃——”

    孙健刚刚做出决定,办公桌上的电话突然响了起来,吓了他一跳。

    孙健定了定神,看了眼来电显示,发现是属下的来电后,抓起电话,问:“怎么了?”

    “孙……孙局,他……他来了?”听筒中传出一个急促而恐慌的声音。

    “谁来了?”孙健脱口问道,尔后心中一动,连忙追问道:“叶……叶帆?”

    “是……是的!”

    电话那头,孙健的嫡系手下,惊慌失措地汇报道:“他乘车进入市局大院后,直奔后楼去了,看样子要去审讯室找潘珏铭。孙局,怎么办?”

    “严格按照规定执行。”

    孙健强忍着内心的躁动不安,做出指示,然后快步走到窗前,赫然看到一辆高贵大气的劳斯莱斯幻影正沿着市局大院的道路,驶向后院大楼。

    劳斯莱斯幻影里,叶帆清晰地感应到了潘珏铭的气息,同时发现潘珏铭的气息有些微弱。

    昨天,他让炎帮忙调查,得知潘珏铭关押在这里,但炎没有告诉他潘珏铭的具体情况。

    此时,察觉到潘珏铭的气息虚弱,叶帆立即猜到了什么,脸色一寒,一股淡淡的杀意从他身上涌现,让开车的司机有一种心惊肉跳的感觉。

    两分钟后,劳斯莱斯幻影在后院楼门口停下。

    “你在这等我。”

    叶帆说着,推开车门,径直走向后院楼。

    “请问你找谁?”

    门卫见到叶帆一脸冷漠走来,连忙打开门房的玻璃,问道。

    叶帆扭头看了门卫一眼,道:“我找潘珏铭。”

    “潘珏铭?他是接受审讯的嫌疑犯,按照相关规定,不得与外人相见,你请回吧。”

    市局后院楼是一栋旧楼,如今专门用于审讯一些重要的犯人。门卫是从一线退下的刑~警,听到叶帆要见最近几天严审的潘珏铭,当下回绝道。

    “我是炎黄组织成员,这是我的证件。”叶帆闻言,并未发火,而是掏出一个证件递给门卫。

    门卫半信半疑地接过,认真地看了一番,看不出任何端倪,递还给叶帆,道:“就算你是炎黄组织的成员。按照相关规定。也不能见嫌疑犯。除非,炎黄组织东海办事处告知市局,并且给你签发了相关证明,你才能找上级领导办理手续。与嫌疑犯见面。”

    “上级领导是谁?”叶帆的耐心快耗光了。语气有些低沉。

    “吴处长。在301室。”

    门卫说着,见叶帆迈步就走,又连忙喊道:“等……等等。我得先跟吴处请示一下,他要见你的话,你才能上去……”

    没有回答,不等门卫将后面的话说完,叶帆便消失在门卫的视线里,快步上了楼。

    “叮铃铃——”

    与此同时,301室办公室里,电话铃声响起,门卫口中的吴处长抓起电话。

    “吴处,刚有个自称是炎黄组织的人要见您,我让他等等,结果他硬闯进去了……”

    “嘎吱!”

    门卫的话被开门的声音打断,吴处长侧目一看,赫然发现叶帆推门而入,径直朝他走来。

    正所谓人的名,树的影,吴处长虽然没有与叶帆打过交道,但早已对叶帆的大名如雷贯耳,而且曾与叶帆见过面,一眼便认出了叶帆。

    或许是因为做贼心虚,此时看到叶帆,想到叶帆的来意,吴处长心猛地一揪,显得有些紧张。

    “我知道了。”

    旋即,吴处长竭力地调整了一番情绪,回了门卫一句,然后扣掉电话,站起身,装傻充愣道:“请问,你是?”

    “看了便知。”

    叶帆答非所问,说话间,手一扬,将之前拿给门卫的证件和一张保密级别极高的红头文件丢到吴处长桌前。

    虽然叶帆的语气很冲,但吴处长没敢发火,而是有些疑惑地拿起了眼前的证件和红头文件。

    因为看了炎黄组织的新闻发布会,吴处长知道叶帆是炎黄组织的成员,为此,看到叶帆的证件时并未感到惊讶。

    但——

    当他看到那份保密性极高的红头文件后,直接傻眼了!

    因为……按照文件内容,潘珏铭和叶帆一样,是炎黄组织的特勤人员,为铲除南青洪秘密潜伏在地下世界,其所作所为全部经过炎黄组织许可,不存在违法违规,要求东海警方立即放人!

    文件的落款是炎黄组织,盖有炎黄组织的公章,由主管炎黄组织日常工作的武堂长老贺云廷签发。

    而在文件的题头分别有华夏警方二把手的批示:请东海市~公~安~局全力配合炎黄组织的工作,办理相关移交手续!

    “咕咚——”

    足足过了半分钟后,吴处长才从极度的震惊中清醒了几分,他看着叶帆,蠕动了一下喉结,结结巴巴道:“请……请稍等,我请示一下上级领导。”

    “我只给你五分钟时间,五分钟之内,若是我还见不到潘珏铭,我不介意自己去找!”叶帆面无表情地回道,语气毋庸置疑。

    “咝~”

    察觉到叶帆言语之中蕴含的怒意,吴处长吓得嘴角一抽,没敢回话,而是立即拿起电话,拨通孙健的办公室电话,紧张地汇报道:“孙……孙局,炎黄组织的叶帆同志带着炎黄组织签发的文件要带走嫌疑犯潘珏铭……”

    “我们是东海市公~安~局什么时候轮到炎黄组织来领导了?”

    愕然听到吴处长的汇报,孙健暗骂叶帆阴险,气得直接打断了吴处长的话。

    “炎黄组织是不能直接指示你们东海公安局做什么,但文件上有你们刘部长的批示,要求你们全力配合我们炎黄组织的工作!”

    听到听筒中传出的声音,叶帆上前一步,不等吴处长开口,便接过电话,冷冷道:“当然,如果你也可以选择阻拦,但一切后果自负!”

    刘部长的批示?!

    电话那头,孙健闻言,吓得心脏一抽,下意识道:“既……既然刘部长批示了,那我们自然同意放人。请将电话交给吴处长,我让他带你办理相关手续。”

    “你叫孙健,没错吧?”

    叶帆并未按照孙健所说去做,而是突然问道。

    “是,怎么了?”孙健心头一震,强作镇定地回道。

    “据我所知,当初是你带队去抓珏铭的,而且整个审讯工作也由你负责。”

    叶帆缓缓开口,声冷如冰,“但愿你没有用刑逼供,否则,我保证,天王老子也保不了你!!”

    ……

    ……(未完待续……)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