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56小说 > 都市小说 > 极品狂少 > 《极品狂少》正文 467章 不是不报,时候未到 中
    咯噔!

    听到叶帆杀气十足的话语,想到这些日子对潘珏铭所用的手段,孙健心头一震,吓得没敢吭声。

    相比孙健而言,吴处长因为就站在叶帆身旁,能够清晰地感受到叶帆身上那股恐怖的杀意,吓得整个人僵在原地,连大气都不敢喘一个。

    孙健的沉默,让叶帆更加确定潘珏铭被用刑逼供了,当下挂断电话,冷冷道:“带我去见珏铭!”

    “是……是!”

    吴处长连连点头,像是小鸡啄米一般,同时觉得脚下像是有千斤重似的,无法迈出第一步。

    叶帆见状,脸色一寒,率先走出办公室,朝着楼梯口走去——根据气息感应,他判断出潘珏铭被关押在六楼。

    眼看叶帆离开,吴处长才猛然回过神,朝着叶帆追了出去。

    两分钟后,吴处长心惊胆战地带着叶帆来到六楼。

    六楼一整层楼全部都是审讯室,潘珏铭被关押在最东边的那间审讯室。

    审讯室门口,两名刑~警身子笔直地站在那里,见到吴处长带着叶帆走来,脸色微微一变,有些惊慌地敬礼问好:“吴……吴处长。”

    “把门打开。”吴处长声音发颤地说道:“你们两个退下。”

    “咔——”

    沉重的铁门打开,两名刑~警欲要按照吴处长所说退下,迈起脚步朝外走。

    “慢着!”

    叶帆冷不丢地开口,他很清楚。如果潘珏铭被用刑的话,孙健不可能亲自出手,多半是眼前两名刑~警出手的。

    嗯?

    两名刑~警吓得停下脚步,惊恐不安地看向吴处长。

    “按……按照叶帆同志说的做。”

    眼看叶帆要留下两名刑~警,吴所长基本可以确定叶帆会为潘珏铭出头,声音更加颤抖了。

    没有理会吴所长和两名惊慌不安的刑~警,叶帆身子一闪,进入审讯室。

    下一刻。

    他像是被人施用了定身术一般,停下了脚步,瞪大眼睛。一动不动地看着潘珏铭。

    映入他眼帘的潘珏铭。头发凌乱,宛如一堆杂草,脸庞肿起,上面留有清晰的手指印。嘴唇干裂。染着血迹。血迹已经干涸、凝固。

    目光下移,叶帆清晰地看到,潘珏铭胸前的衣服上同样残留着血迹。有的血迹已经干涸了,有的尚未凝固。

    这表明那些血并非他一次吐的。

    除此之外,潘珏铭的衣服上可以看到电警棍抽打的痕迹,手脚被铐在老虎凳上,手腕、脚腕红肿,就算打开手铐、脚铐都摘不掉了。

    看到惨不忍睹的潘珏铭,叶帆只觉得自己的心脏像是被一只大手捏住了,猛然一痛,痛得让他无法呼吸!

    旋即,他一下闪到潘珏铭身前,双手搭在潘珏铭的肩头,轻声呼唤道:“珏……珏铭。”

    没有反应,潘珏铭一动不动。

    “珏铭!”

    叶帆提高声音,同时轻轻摇了一下潘珏铭的肩膀。

    “有……有种你们就杀了我……”

    潘珏铭身子微微颤了一下,却是没有抬头,而是低着头,虚弱地说道。

    “珏铭,是我!”

    叶帆闻言,心中再次一痛,说话间,心神一动,一股夹杂着纯阳之气的劲力从掌心涌出,流入潘珏铭的体内。

    劲力入体,那一道纯阳之气四散而开,涌向潘珏铭身体的每一个角落,治愈着潘珏铭体内的伤势。

    潘珏铭只觉得体内有一股暖流流过,身上的疼痛减轻,意识也恢复了几分。

    他从昏迷中醒来,愕然抬起头。

    嗯?!

    当看到叶帆近在咫尺的面庞时,潘珏铭那布满血丝的双眼瞪得滚圆,原本灰暗无光的眸子里爆发出了震惊的光芒!

    旋即。

    他闭上眼,用力地摇了摇头,然后再次睁开眼。

    灯光下,他努力地……努力地把眼睛睁到最大。

    他试图用这种方式让自己看得更清楚一些。

    这一次。

    他看清了。

    此时,出现在他眼前的不是折磨他的警~察,而是那个让他赌上未来、誓死追随的人!

    “叶……叶先生……”

    他张开干裂的嘴唇,浑身哆嗦地开口,声音干瘪,却无法掩饰其中的激动。

    那份激动,让他喊出‘叶先生’三个字后,脑海一片空白,完全不知道接下来要说什么。

    “对不起,珏铭,我来晚了。”

    耳畔响起潘珏铭的呼唤,想到潘珏铭刚才死气沉沉的模样,叶帆心中的疼痛愈加猛烈,他满是自责地说道。

    潘珏铭激动地摇头,再摇头……

    他在用这种无声的方式回答着叶帆——只要叶帆没事,他受再大的苦都无所谓!

    “等我给你疗完伤,你再告诉我具体发生了什么。”

    说话间,叶帆的掌心再次涌出一股劲力,涌入潘珏铭体内,利用劲力之中的纯阳之气为潘珏铭疗伤。

    潘珏铭的内伤并不算太严重,在纯阳之气的滋补下,很快便恢复了,甚至连手脚的红肿也渐渐消了下去。

    “咻!”

    眼看潘珏铭的伤势大致恢复,叶帆收回手,心神一动,玄叶飞刀飞出。

    “铿!”

    “铿!”

    “铿!”

    “铿!”

    四声脆响,几乎同一时间响起,潘珏铭的手铐、脚铐被玄叶飞刀轻松斩断。

    “能站起来吗?”

    做完这一切,叶帆扶着潘珏铭问道。

    潘珏铭点了点头,在叶帆的帮助下站起身,但因多日未进食。甚至很少喝水的缘故,整个人显得有些虚弱,站立不稳。

    叶帆见状,心如明镜,心神一动,一道意念力涌出眉心,作用在审讯桌上的矿泉水瓶上。

    “呼!”

    矿泉水瓶猛地飞起,飞到叶帆身前。

    叶帆一把抓住矿泉水瓶,拧开盖子,递给潘珏铭。

    “咕咚——咕咚——”

    潘珏铭接过矿泉水瓶。仰头便往肚子里灌。结果连血带水一起喝了进去。

    看到这一幕,叶帆心中更加难受。

    同时,一股无法压制的怒意、杀意从他的身上涌现!

    他扶着潘珏铭缓缓走向门口,见吴处长三人像是幼儿园的乖宝宝一样站在那里。冷冷道:“我不管你们用什么办法。十分钟之内必须找来水和食物。否则我拧掉你们的脑袋!”

    咯噔!

    吴处长三人吓得浑身一颤,二话不说,转身便去寻找水和食物。

    而叶帆则是扶着潘珏铭走到洗脸间。让潘珏铭将脸上的血迹清洗了一番。

    当潘珏铭清洗完毕后,两名刑~警便拿着食堂早餐剩下的馒头、稀饭和小菜回到了审讯室门口,速度可谓是快到了极点。

    “叶先生……”

    虽然又饿又渴,但潘珏铭却没有去拿那些食物和水,而是开口要给叶帆叙说。

    “你放心,冤有头,债有主,只要他们还在这个星球上,我就会让他们付出代价!”叶帆打断潘珏铭的话,道:“现在不急,你先吃饱肚子再说。”

    唰!

    愕然听到叶帆冰冷的话语,两名刑警吓得脸色狂变,身子一颤,差点将手中的食物丢了出去。

    而……潘珏铭则是觉得喉咙有些发干,心中充斥着感动。

    感动中的他,轻轻点了点头,然后默默地从两名刑~警手中接过食物和水,走进审讯室,大口大口吃了起来。

    “慢点吃。”

    叶帆见状,有些不忍。

    他实在无法想象,潘珏铭需要饿多久,才会像饿死鬼投胎一样,把早餐剩下的馒头当成山珍海味一般狼吞虎咽!

    潘珏铭闻言,鼓着腮帮子,傻笑了一下,然后按照叶帆所说,放慢了速度。

    足足吃了八个馒头、四份小菜、六个鸡蛋、两份稀饭后,潘珏铭才停了下来,肚子撑得圆鼓鼓的。

    “叶先生……”

    吃了东西、喝完水后,潘珏铭那张惨白的脸上渐渐恢复了几分血色,气色好了很多,他开始向叶帆诉说事情的经过。

    “嘎嘣!”

    在潘珏铭叙述的过程中,叶帆没有开口打断,但脸上的怒意越来越浓,双拳握得直响,吓得门口两名刑~警腿肚子发软,冷汗直流。

    “是他们动的手吗?”

    当潘珏铭说完之后,叶帆扭头看向两名刑~警,声冷如冰。

    “噗通!”

    “噗通!”

    不等潘珏铭回答,两名刑~警便吓得瘫软在地上,满是恐惧地看着叶帆,语无伦次地解释道:“不……不是我们!我……我们也是被逼无奈……”

    唰!

    叶帆猛地起身,一下闪到两名刑~警面前,吓得两人停止了辩解。

    “哪只手?”叶帆冷声问。

    “呃……”

    两名刑~警完全被吓住了,张大嘴,却没说出一个字,只是恐惧地看着叶帆。

    “唰!”

    “唰!”

    叶帆不再废话,心神一动,玄叶飞刀飞出,像是切豆腐一般,直接斩下了两只手掌!

    “啊……啊!”

    两名刑~警饶是经过一定的训练,此时在恐惧的袭击和疼痛的刺激下,痛苦地大叫一声,伸手去捂伤口,却根本无法阻止血液的流逝,鲜血瞬间将地板染红。

    “除了你们动手,还有谁?”叶帆再次开口问道。

    “吴……吴处长……”

    叶帆的话像是带着某种魔力一般,让两人停止了哀嚎,其中一人一边哆嗦,一边颤声回道:“我们都是逼不得已,执行他的命令……求你放过我们!”

    “你勉强算被逼无奈,但……他不是!”

    潘珏铭突然开口了,说话间,他迈步走向了其中那名胖刑~警。

    听到潘珏铭的话,叶帆明白,潘珏铭刚才对自己叙说的时候省去了一些细节。

    而……那名胖刑~警猛地想到了当日用电警棍虐待潘珏铭的情形——当时,他用电警棍殴打潘珏铭后,觉得不过瘾,将电警棍放在了潘珏铭的两腿间,差点让潘珏铭变成了太监!

    “我……”

    脑海中浮现出当日的画面,那名胖刑~警惊恐万分地张开嘴,欲要求饶。

    潘珏铭冷声打断:“你说你最喜欢硬汉,是吧?”

    “呼……呼……”

    没有回答,那名胖刑~警张着嘴,大口大口地喘气,脸上写满了恐惧,恐惧之中还夹杂着几分懊悔,懊悔当日的所作所为!

    “我曾说过,我会记住你们对我所做的一切!我还说过,等叶先生来接我出去那天,我会十倍、百倍地还给你们!!”

    潘珏铭居高临下地看着那名胖刑~警,缓缓道:“但是,你们都不信。”

    “嗷!!”

    话音落下,惨叫响起。

    那名胖刑~警的命根被潘珏铭一脚踢碎!

    ……

    ……(未完待续。。)u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