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五分六合官网 > 五分六合计划 > 极品狂少 > 《极品狂少》正文 472章 贼心不死
    八点五十八分的时候,东海官场的巨头们坐在了市~委办公楼会议室里,准备召开书~记碰头会。

    他们之中没有白国涛。

    “诸位,白书~记身体不适,今天的会议由我来主持。”九点钟,东海二把手环视众人,缓缓开口道。

    嗯?!

    会议室里,其他那些巨头闻言,先是一怔,旋即心如明镜。

    白国涛身体不适是假,心情糟糕是真!

    身为东海巨头的他们,已经通过特殊渠道,得知上面撤销了对叶文昊的调查,叶文昊继续在东南亚特区任职。

    这个消息对普通人而言或许没什么,但对于政~治明锐性极强的他们而言,就意义非凡了。

    联想到叶家老爷子叶远山病愈出院,他们几乎可以肯定,这是一个信号!

    在这种情形下,身为叶文昊最大竞争对手的白国涛心情能好才是怪事呢!

    如同几大巨头预测的一样,白国涛的心情确实十分糟糕。

    他是昨天晚上得知叶文昊恢复原职继续在东南亚特区任职这个消息的。

    虽然白国涛早已预测到有可能会是这个结果,但结果真正出现后,他还是有些无法接受,以至于整整一晚上没有合眼——他一直坐在书房里,抽掉了三盒特供的香烟。

    别墅的书房里烟雾弥漫,烟灰缸里塞满了烟头,白国涛面色憔悴、眼圈发黑地仰靠在皮椅上,像是一夜之间苍老了好几岁。

    “叮铃铃——”

    突然之间。

    急促的电话铃声响起,打破了书房里的安静。

    白国涛被电话铃声惊醒,但没有去接电话,而是依然无力地靠在椅子上。

    十几秒钟后,电话铃声结束,但很快又再次响起,仿佛催命曲一样,让白国涛纷乱的心更加烦躁了。

    他猛地坐起身子,想一下拔掉电话线,但余光看到来电显示的是父亲白远的私人手机号。

    这个发现让他瞳孔微微放大。然后深吸一口气。调整了一番情绪,拿起电话:“爸。”

    “打你手机关机,打办公室电话,秘书说你今天没去。打你书房电话不接。我还以为你承受不了打击。去寻短见了!”白远沉声说着,语气很不善,似乎对白国涛的表现很不满意。

    “对不起。爸……”

    “我不想听对不起,我只想知道,你是不是已经绝望了?”白远冷声打断白国涛的话问道。

    没有回答。

    白远的话像是一把锋利的匕首插进了白国涛心中最柔软的地方,令得他身体剧烈一颤,刚刚坐直的身子又软了下去。

    “呵呵……看样子是真绝望了。”

    似是得到了答案,白远怒极反笑,“罢了,当我这些年对你的栽培白费了,也当我这个电话没打过,你继续绝望吧!”

    “爸,我……”白国涛连忙开口。

    “你什么?”白远冷声打断。

    “我……我有点失意,倒不是绝望。”白国涛撒谎道。

    “失意?你这像是失意的样子吗?失意会不去上班?失意会把手机关了??”白远连续质问,语速极快,像是机关枪扫射一般。

    “……”

    白国涛无言以对。

    “我没绝望,但我对你很失望——这不应该是我们白家未来接班人该有的表现!”白远低沉地说道。

    再次面对白远的训斥,白国涛犹豫了一下,问道:“爸,难道您认为到了现在还有希望?”

    “博弈如赌局,不到最后一刻,谁都不知道最后的赢家是谁——能笑到最后才是赢家!”

    白远有些恼火道:“这个道理,连叶文昊那个私生子都懂,你不懂?”

    “我没忘,我只是……”白国涛欲要解释。

    白远没给机会:“你觉得现在大局已经定了是吧?”

    “……”

    白国涛再次无言以对,按照以往高层调整的进程,现在最多只是初步定调子,距离真正定大局还有两三年的时间。

    “虽然我到现在还没查清楚,叶文昊那私生子到底依靠什么底牌改变了上一场博弈的结果,但乌木翻遍了修炼古书,得知那小子所施展的逆天法术最多只能让叶家老不死的多活一年!”白远揭开谜底,道明打电话的目的。

    一年?!

    “呼!呼!”

    这两个字落入白国涛耳中,比仙乐还动听,令他脸上的绝望、失意一扫而空,甚至连呼吸都有些急促,“爸,这是真的吗?”

    “你认为呢?”白远反问。

    “对不起,爸,是我心态失衡了。”

    白国涛连忙致歉,如果白远不能确定这一点,绝不会在电话中告诉他。

    “我说了,我不想听到对不起——对不起,这是懦夫才会说的话!”白远低吼道,似是想通过这种方式唤起白国涛的野心和斗志。

    “爸,既然叶家那个老不死的只能活一年,那么,叶文昊休想赢我!”白国涛一字一句道,言语之中恢复了往日的自信。

    “这才有点我们白家接班人的样子。”

    白远又道,语气不再严厉,“只要我们忍过接下来这一年,等到叶家那老不死的蹬腿,我们再发力力挽狂澜,扭转局势。从时间和局势上来说,完全来得及。”

    “嗯。”

    白国涛点头,如果叶远山能够活到三年后的会议,他确实会绝望,但只有一年,他一点也不惧。

    “还是如同我之前所说,你什么都不要想,全力干好自己的本职工作,拿出成绩,让上面那些人看到。为最后的决战打好基础。”

    白远叮嘱道:“只要你做好了,凭叶文昊那个草包,怎么可能竞争得过你?”

    “如果没有叶家那个老不死的力挺,叶文昊连给我当对手的资格都没有!”

    白国涛再次恢复了意气风发的姿态,那感觉仿佛上一场交锋的胜利者是他,而并非叶文昊。

    只是——

    这一刻。

    无论是他,还是白远,都没有发现,他们的对话和以往有一点区别——漏了一个人。

    叶帆。

    显然……他们潜意识里,已经改变了对叶帆的看法——他们不再认为叶帆会连累叶文昊。成为整个叶家的祸根。

    但——

    他们还没有完全意识到。曾经那个叱咤华夏的叶家,如今真正的支柱并非叶远山这个定海神针,而是那个令得华夏军~政~商~黑四个领域闻之变色的华夏第一大少!

    尚且连他们都没有意识到,何况对落败内幕模棱两可的青洪太子爷陈费廉?

    东海的早晨。洛杉矶已迎来了黑夜。

    夜幕下的青洪山庄。寂静无声。显得有些冷静,更加压抑。

    2号别墅的书房里,被陈费廉毁掉的挂壁屏幕、书桌等一切设施已经重新安上了。

    陈费廉坐在书桌前。打开了挂壁屏幕,接通了视频通话。

    “尊贵的陈少爷。”

    很快,青洪在华情报负责人罗伊出现在视频画面中,对着陈费廉鞠躬问好。

    陈费廉无动于衷,只是皱眉看着对方。

    罗伊见状,深知陈费廉心情糟糕,不敢再废话,直奔主题道:“陈少爷,最新情报,华夏高层结束了对叶文昊的停职调查,恢复了叶文昊的职位,让叶文昊继续执~政东南亚特区——这个消息虽然尚未在官网公布,被各大媒体报道,但已经在上层圈子传遍了,应该不会有假。”

    “记住,我要的情报不要可能、应该、差不多,只要是或者不是!”陈费廉冷冷道。

    “对……对不起,陈少,我……”眼看陈费廉发火,罗伊吓得声音都有些颤抖了。

    “如果这个消息有误,我拧掉你的脑袋!”陈费廉冷冷打断了罗伊的话。

    罗伊冷汗淋漓,没敢接话,只是保持着对陈费廉九十度鞠躬的姿势。

    “我让你查的内幕查到了吗?”陈费廉冷声问。

    “目前查到的还只是上次向您汇报的——褚玄机那个老家伙为叶远山施展逆天改命之术,续命成功。”

    罗伊心惊胆战地回了一句,然后见陈费廉脸色阴沉,犹豫了一下,还是硬着头皮道:“这个消息是我从一名白家阵营的成员嘴中打探到的。用那名官员的话说,褚玄机救活叶远山之后,让叶家出面力保叶帆那个婊子养的杂碎,同时他自己又用当年的救世功劳逼迫炎妥协!”

    不知是认可了罗伊的判断,还是听到罗伊骂叶帆让陈费廉心中很舒服,他没有再发火,而是道:“你继续留在华夏,关注那个杂碎和叶家的一切动静,一旦有特殊情况,立即向我汇报!”

    “是,陈少!”罗伊恭敬领命。

    陈费廉结束通话,起身走向窗边,看向非洲联盟所在的方向。

    &nb后,父亲便去了非洲联盟的秘密基地,如今已经快六个年头了。”

    看着,看着,陈费廉喃喃自语道:“既然父亲一直没有出现,那么他要研制的药物应该还没有研制成功。不过……想必父亲已经突破罡气大圆满境界了吧?”

    “嘿,只要父亲突破罡气大圆满境界,成功研制出药物,不要说区区一个叶家,整个世界也要被父亲踩在脚下!”

    说到最后,陈费廉忍不住冷笑了起来,“婊子养的杂碎,希望你能够安然无恙地活到那个时候。届时,我要你像哈巴狗一样跪在我面前求饶,然后再把你扒皮抽筋,以泄心头只恨!!”

    ……

    ……(未完待续。。)u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