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56小说 > 都市小说 > 极品狂少 > 《极品狂少》正文 476章 东北纳兰
    长白山是松花江、图们江和鸭绿江的发源地,还是满族的发祥地,清朝时视之为神山,皇帝须亲自或委派大臣到吉林乌拉望祭长白山。

    狭义的长白山指位于吉东东南部长白山脉的主峰,广义的长白山指长白山脉,即华夏东三省的东部山地以及俄罗斯联盟远东地区和北朝特区诸多余脉的总称。

    正午的时候,两辆汽车行驶在长白山池西区通往长白山景区的公路上,其中一辆是路虎揽胜,另外一辆则是早已停产的悍马。

    “纳兰奇,悍马停产前两年还能买到,这两年几乎弄不到了,你是怎么弄到的?”

    悍马汽车中,一名戴着金边眼镜、穿着讲究的青年冲开车的纳兰奇问道。

    他是一名华裔,与纳兰奇是大学同学,就读于美洲联盟的哈佛商学院。

    他和其他几名华裔同学受到纳兰奇的邀请来到华夏,打算游览华夏的一些名胜古迹,第一站选择了长白山,下飞机后便被纳兰奇接上了车。

    “我家在美洲联盟有生意伙伴,对方帮忙弄的。”纳兰奇仰着头,言语之中流露出了身为纳兰家族成员的骄傲。

    青年闻言,眼眸之中流露出了几分羡慕。

    他的家庭在美洲联盟也算是有钱的家庭了,但人脉很一般,根本无法像纳兰奇这样通过特殊渠道购买悍马。

    不光是他,后排座位上。另外两名纳兰奇的同学也是有些羡慕,其中一人更是道:“纳兰奇,我听说你的家族在清朝的时候是王公贵族,清朝建立之后,整个东北都归你的家族管。”

    “那是当然。”

    纳兰奇脑袋仰得更高了,眉目之间的骄傲愈加明显,“就算是现在,放眼东北三省,也没有人敢得罪我们纳兰家!”

    “对了,纳兰奇。你说你哥哥是武者。目前就在长白山修炼武学?”又一名青年问道。

    “是的。我哥哥纳兰轩是华夏的武学天才,目前在长白山的天池修炼,你们会见到他的。”

    说起自己的哥哥纳兰轩,纳兰奇更加骄傲了。同时还有几分羡慕。

    纳兰家不但是清朝时的王公贵族。同样还是知名的武学世家。

    相对学金融而言。纳兰奇更想像自己哥哥纳兰轩那样,修炼武学。

    “华夏功夫早已闻名全球,这次可要好好见识一番。”三明青年闻言。一脸期待,那感觉恨不得立刻奔到天池去。

    “希望到时候,你们不要被他的功夫吓到才好。”

    纳兰奇自傲一笑,那感觉仿佛他才是纳兰家的武学天才。

    ……

    天池是图们、鸭绿江两江之源,是吉东省和北朝特区的界湖,长白山巅的中心点,群峰环抱,像一块瑰丽的碧玉镶嵌在雄伟壮丽的长白山群峰之中。

    天池离地高约4余里,故名为天池,但实际湖面高度为2194米,是华夏最高的火口湖。

    正午时分,烈日高照,阳光明媚,但位于长白山颠的天池温度却很低,不到五度,而一旦夕阳落下,气温便很快会降到零度以下。

    然而——

    在这样的低温环境里,一名青年,**着上身,手拎一把明亮的大刀,在天池之中练着刀法。

    “呼!”

    随着青年催动内劲,胳膊变粗,手中大刀化作一道白光斩向湖面。

    “哧——”

    一刀斩出,湖面被切出一条口子,长达十几米,湖水朝着两边散开,荡起一道道涟漪。

    “自从吞服草木精华突破先天大圆满境界之后,我的悟性似乎也提高了不少,短短一个月之内,已将《断水刀法》练到第三重了。”

    似乎对这一刀的效果很满意,青年微笑着喃喃自语,“按照这样的进步速度,青榜大赛前,我有望将《断水刀法》练到第五重,届时,凭借家族祖传宝刀,绝对可以杀得那些所谓的武学天才屁滚尿流!”

    话音落下,青年催动内劲,继续练刀,寒风吹袭的脸上充斥着斗志。

    青年不是别人,正是纳兰家的武学天才纳兰轩。

    叶帆与楚姬参加一年一度的修炼界拍卖会时,也曾见到了纳兰轩。

    当时,纳兰轩还只是先天巅峰境,如今却和许多知名武学门派、武学家族的天才一样,在青榜大赛来临之际,通过服用草木精华提升实力,并且苦练武技,准备在青榜大赛中大放异彩。

    对于这一切,叶帆并不知情。

    此时的他,按照自己的计划,来到了距离长白山附近的白河镇。

    白河镇是前往长白山的必经之地。

    随着长白山旅游景区开发之后,白河镇大大受益,从一个贫穷落后的小镇子发展到了吉东乃至东三省最繁华的镇子之一,论规模完全不亚于一些县城,高楼林立,街道宽敞,车流如潮,人流如织。

    因为是前往长白山景区的必经之地,白河镇上随处可见土特产专卖店,有号称东北三宝的人参、貂皮和鹿茸,也有野生灵芝、长白山雪蛤等名气稍微逊色一些的特产。

    一路走过,叶帆看到了数十家土特产专卖店,但并没有进去一看究竟。

    这大半年的世俗经历,让他对世俗世界已经十分熟悉了,深知像这些土特产专卖店是不可能有珍贵的药材的,甚至连那些所谓的土特产也都是假的——并非野生!

    唰!

    走马观花地将镇子逛了一圈之后,叶帆本想乘坐旅游大巴前往景区,然后从景区进入长白山开始自己的寻药材之旅,但突然看到在镇子边缘的一条公路旁,有不少农夫打扮的人。在街道两边贩卖特产。

    相比土特产专卖店里的特产而言,这些农夫贩卖的特产没有包装,甚至有些特产上面还沾着泥。

    看到这一幕,叶帆径直走了过去,打算碰碰运气,看这些农夫手中是否有炼制延寿丹的药材。

    相比那些土特产店而言,街道两边的生意要差一些,观望的多,购买的少。

    这里涉及到一个奇怪的心理学——人们总是觉得贵的东西才是真的、好的。

    再者,对于游客而言。他们购买特产。大多是用来送人的,自然要买包装好的,送出也有面子。

    “正宗的野生榛蘑、蕨菜、猴头菌……”

    “小兄弟,你要买什么?我这里有所有的长白山土特产。保证比专卖店里的更好。全部都是野生的!”

    当叶帆步入街道之后。一些农夫打扮的小贩,将目光投向了他,开口吆喝着。试图吸引他的注意力。

    没有理会小贩们的吆喝,叶帆目光不断地在街道两旁扫视着,寻找着自己想要的药材。

    嗯?

    忽地,叶帆的目光停顿了一下,映入眼帘的并非其他摊子上所摆的土特产,而是一些草药。

    其中,有炼制延寿丹所需的一种药材——不老草!

    不老草学名草苁蓉,高15-35cm,全株近无毛。根状茎横走,圆柱状,花冠坑状,暗紫色或暗紫红色,筒膨大成囊状,上唇直立,近盔状,下唇极短。

    因为不老草多寄生于海拔1450-1800米的陡沟式悬崖峭壁上的桤木属植物的根上,极难采到,外加传说有补肾壮阳、润肠通便、健体强身、延年益寿,长生不老的奇效,故而名贵天下。

    和一般的不老草不同,叶帆看到的那株不老草是深紫色的!

    叶帆心中一动,释放意念一扫,赫然在其中察觉到了一缕天地元气精华。

    虽然很微弱,但确实存在!

    这个发现,让叶帆心中一动,连忙走了过去。

    “老大爷,您这草药怎么卖?”

    叶帆走近草药摊,指着深紫色的不老草,冲一名留有山羊胡的老农夫问道。

    “一万!”

    老者抽了口旱烟,吐出一口呛鼻的烟雾,缓缓道。

    “一万?”

    叶帆一怔,眼前的不老草因为吸收了天地元气,凝聚了一缕天地元气精华,不但普通人服下可以强身壮体、延年益寿,修炼者也可吸收其中的天地元气精华进行修炼,可谓是珍贵无比。

    “大哥哥,你不要听我爷爷的,如果你真心想要的话,一千块就可以了。”老农夫身旁的少女开口了。

    少女扎着马尾辫,穿着一件蓝白相间的外套,腿上是一条麻布裤,脚下是一双球鞋,看上去非常朴素。

    但——

    这一切病不能掩饰她的美丽。

    她拥有一张即便不化妆也可以让那些所谓嫩模、明星整容后都自愧不如的标准瓜子脸,水灵的大眼睛,微挺的瑶鼻子,尖尖的下巴,给人一种纯天然的美感。

    她在开口的时候,嘴角挂着笑容,两只小酒窝异常明显,让人看了心生好感。

    “一千?!”

    如果说,叶帆刚才只是惊讶的话,那么这会便被少女的话惊到了——以这株不老草的品质,若是被识货的人看到,绝对会高价购买。

    “大哥哥,这株不老草是我爷爷在悬崖峭壁上采到的,和其他那些人工种植的不同……”少女见叶帆脸上惊讶更浓,以为叶帆还是觉得价格高,便开口解释了起来。

    “一万块,少一分都不卖!”

    老农夫敲了敲烟斗,将烟灰磕出,打断了少女的话,态度异常坚决。

    身为一名老中医,他继承了祖上的医术,尤其是对草药了解极深——他虽然不知道这株不老草之中含有天地元气精华,但也知道这株不老草是难得一见的极品。

    他之所以将它拿出来卖,是因为少女夏天就要上大学了,他要为少女攒学费了。

    “这样吧,老大爷,我用十万买你的不老草。”叶帆想了想道。

    十万?!

    愕然听到这个数字,少女直接被吓住了,瞪大眼睛,满是震惊地看着叶帆。

    而老农夫则是皱着眉,若有所思地看着叶帆,似乎在斟酌叶帆是不是骗子。

    “不过,你要告诉我,你是在哪里采到的它。”叶帆见状,心如明镜,苦笑不已。

    为了不让老农夫吃亏,他原本是想开更高的价的,但又怕吓到老农夫,斟酌过后报出了十万的价格,却没有想到依然吓到了老农夫,只好加了个附加条件。

    “看起来,你知道这株不老草的价值。”

    再次听到叶帆的话,老农夫消除心中的疑惑,苦笑道:“只是很可惜,就算我告诉你采药的地方你也采不到第二株了——我已将周围几公里范围内的悬崖峭壁找遍了,只有这一株。”

    “你放心,既然我之前报价一万,那你只要用一万块便能得到它。”老农夫又补充道,并未趁机加价。

    “呃……”

    老农夫的真诚与厚道让叶帆一怔,旋即微笑道:““你把采药的地点告诉我,我去找找看,价格就按照我说的。”

    “大哥哥,你没采过药,冒然去悬崖峭壁采药会很危险的!”

    少女从震惊中回过神,连忙提醒道:“这样好了,你用我爷爷说的价格买下它,然后把电话留给我们,回头我和我爷爷再去那里看看,如果还能找到的话,给你打电话,怎么样?”

    “我会功夫的,无妨。”

    叶帆哭笑不得,这爷孙女两人一个比一个实诚、善良,倒让他有些不适应了。

    “原来你练武,怪不得愿意花高价购买它。”

    老农夫闻言,恍然大悟,沉吟了一下,道:“原本我是打算将它给我孙女秀玲服用的,但秀玲夏天就要上大学了,学费还没着落,所以只能卖它了。既然你要用十万买它,那我也不能沾你便宜,我家里还有一些罕见的草药,你随我去看看,有用的全部拿走好了。”

    “好。”

    叶帆闻言,心中一动,点头答应了下来——老者既然有不老草,没准还有炼制延寿丹的其他药材。

    但——

    叶帆没有再提给钱的事情,而是打算等少女上大学后,让楚姬暗中给予帮助。

    如此一来,他也不算沾两人的便宜了。

    毕竟,以楚姬的身份、地位,若是帮助少女的话,其价值远远不是十万可以衡量的,而是可以改变少女的人生!

    半个小时后。

    就当叶帆支付了购买不老草的费用,跟着老农夫和少女前往两人所住一个叫长石村的村子时,乌木、枯荣师徒二人登上了一架由燕京飞往沈京的客机。

    沈京。

    纳兰家大本营。

    乌木启动报复计划!

    ……

    ……(未完待续……)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