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五分六合官网 > 五分六合网址 > 极品狂少 > 《极品狂少》正文 478章 色字头上一把刀
    眼看下车之人是老农夫、少女和一名穿着运动服的青年,村民们没了兴趣,四散而开,而纳兰奇和他的同学则依然盯着少女看,那赤~裸~裸的目光恨不得将少女的衣服扒了。

    “纳兰少爷,那人是我们村的苗大夫,那女孩是他的孙女,至于那青年应该是前来买药的——苗大夫的医术很高明的。”见纳兰奇盯着苗秀玲不愿挪开,张大胜说道。

    “哦。”

    纳兰奇闻言,轻描淡写地哦了一声,不舍地收回目光。

    “真没想到,在这穷山沟沟里还能见到美女。”

    “是啊,那少女素颜穿着村姑装都让人如此惊艳,若是收拾打扮一番,绝对秒杀所谓的明星啊!”

    听着同伴的话,想到苗秀玲那清丽脱俗的容颜和鼓起的胸脯,纳兰奇眼中淫~光不散,心中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与此同时,那辆面包车的司机接到钱后,询问叶帆是否还要用车,见叶帆摇头,便掉头原路返回。

    “大哥哥,那就是我家!”

    苗秀玲指着村子里一栋房子,满是兴奋地道。

    叶帆闻言看去,映入眼帘的是一栋破旧的土坯房,房子外有一个院子,用木板围着。

    透过木板之间的间隙,可以看到院子里有一条土狗在与几只鸡追逐、玩耍。

    “汪!汪!”

    叶帆跟着二人进入院子,那条土狗扑腾了过来。站在苗秀玲旁边,满是警惕地冲着叶帆怒吼。

    “小黑。不准吼大哥哥!”苗秀玲拍了拍土狗的脑袋,制止道。

    “这条狗虽然是土狗,但进了山,比一般的猎犬厉害多了,连野猪都不怕。它已经跟随我快十年了,秀玲去了学校,就是它陪着我。”

    苗老溺爱地摸了摸土狗的脑袋,土狗伸出舌头。舔着老人干枯的手掌。

    “秀玲的爸妈不在村子吗?”

    看到土狗,叶帆没来由地想起了小狼,他看得出,眼前的土狗和老人有着相依为命的感情。

    他丝毫不怀疑,如果老人在山中遇到危险,土狗绝对会与野兽以命相搏救老人。

    “唉……秀玲的爸妈当年跟随我上山采药,不小心跌下了山崖。”苗老叹了口气。语气有些忧伤。

    而苗秀玲闻言,脸上的笑容僵住,鼻子发酸,眼圈隐隐有些泛红,泪光闪动。

    “抱歉。”

    叶帆见状,连忙致歉。

    “呵呵……都是过去的事了。”

    老人深吸一口气。强颜一笑,道:“秀玲,你去给小帆烧壶水,我带小帆去看看草药。”

    “知道了,爷爷。”

    苗秀玲乖巧点头。迈步走进屋子,而土狗则是跟着老人身后。像是跟屁虫一样。

    很快,苗老带着叶帆来到一间简陋的屋子,屋子里堆着不少草药,同时还有一些装着药物的瓶瓶罐罐。

    “苗老,这些草药我都用不上,您自己留着吧。”

    叶帆进去扫了一圈,发现有几种草药还算珍贵,但并非炼制延寿丹的药材。

    “既然没有你能用的,那等明天我陪你进趟山。”苗老闻言,只觉得占了叶帆的便宜,想方设法地弥补。

    “苗老,不用了。”

    叶帆摇了摇头,一来他不想让老人冒着风险跟自己进山,二来他赶路速度极快,老人肯定是跟不上的。

    “那……那我把钱退你一部分。”苗老又道。

    “苗老,您不用觉得占了我便宜——您卖给我那株不老草品质很好,若是拿到外面去卖,绝对不止十万,说起来还是我占了您的便宜。”叶帆苦笑。

    “罢了,还是按照秀玲所说,你走之前把联系电话留给我,以后我采到珍贵的草药便联系你,你若觉得有用,尽管来取便是。”苗老沉吟了一下道。

    “好。”

    叶帆点了点头。

    “大哥哥,你要走了吗?”

    这时,苗秀玲出现在草房门口,有些惊疑道。

    “小帆,天眼看就要黑了,虽说你是练武之人未必会怕山里的畜生,但夜晚进山总归是有诸多不便,不如留下来在我这里住一晚,明天再走。”

    不等叶帆开口回答,苗老提议道:“另外,秀玲做的野生蘑菇炖鸡堪称一绝,你正好尝尝。”

    “好吧。”

    叶帆本来是打算晚上便进山的,但听到苗老的话,再一联想纳兰奇等人之前看苗秀玲的邪~淫目光,隐隐觉得纳兰奇等人很有可能会打苗秀玲的主意,想了想,还是决定留宿一晚。

    “爷爷,正好前两天王叔还给我们了一块野猪肉没吃,今晚一起炒了。

    ”看到叶帆要留下来,苗秀玲显得非常高兴。

    苗老笑着点头,与叶帆一同走出草房,而苗秀玲则是哼着小曲,又蹦又跳地去做饭。

    与此同时。

    村长张大胜家热闹非凡。

    纳兰奇等七人被请到了宽敞的正屋里,喝着张大胜珍藏的野茶,两名在村子里厨艺有名的妇人帮着张大胜的两个媳妇做饭。

    当天色彻底黑下来的时候,四盘凉菜率先被端上饭桌,张大胜拿出家中最好的烧刀子,像是酒店的服务员一样,挨个给纳兰奇等人斟酒。

    “纳兰少爷,诸位少爷,我敬你们一杯,欢迎你们来到长石村。”酒满,张大胜站起身,端着酒杯道。

    “这酒叫烧刀子,很烈,不过味道不错,可以驱寒。”

    纳兰奇端起酒杯,却没有理会一脸热情的张大胜,而是对六名同学解释烧刀子。

    跟随纳兰奇的六名青年都是混迹酒吧、夜场的常客,酒量不俗。尚未等到热菜上齐,便将两瓶高度数的烧刀子喝了个一光二净。

    对此。张大胜毫不心疼,而是又拿出了四瓶,大有不醉不归的架势。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一名青年突然问道:“张村长,你看我们几个男的喝多无趣,不如叫个女人来陪酒?”

    “你重口味啊?”

    “就是,这村子里都是一些老嫂子。陪个毛。”

    “难道你们忘记之前见到的那女孩了?”

    随着青年这话出口,其他几名青年猛然想到了苗秀玲那清丽脱俗的绝美面孔,两眼放光,甚至就连纳兰奇也是有些心动。

    “张村长,这事不难办吧?”

    心动之余,纳兰奇突然开口,看似询问。语气则是毋庸置疑。

    “这……”

    张大胜有些为难了,他虽然身为村长,又是村霸,但也不能强行让村里的小媳妇来陪酒,毕竟这么做等于践踏那些小媳妇老公的自尊。

    “张村长,办不了?”纳兰奇有些不悦。语气十分不善。

    “纳……纳兰少爷,你看这样行不。”

    眼看纳兰奇发火,张大胜咬牙做出一个决定,“我让我的两个婆娘来陪你们喝?”

    “谁要你婆娘啊?”

    “就是,你那两老婆。一个人老珠黄,一个虽然还年轻。但也是村姑的水准。”

    “我们要下午在村口见的那个女孩!”

    不等纳兰奇答复,另外三名青年便嚷嚷了起来,丝毫不顾忌张大胜的感受。

    原本,在张大胜看来,让自家老婆陪酒是一件很丢脸的事情,很伤男人的自尊,但他觉得,只要抱住纳兰奇的大腿,发了财,老婆可以随便换,于是便做出让自家老婆陪酒的决定。

    此时,听到纳兰奇几名同学极具侮辱性的话语,张大胜感到一阵憋屈,脸蛋涨得通红!

    但想到不能得罪纳兰奇,他又强行驱散内心的不满,挤出笑脸。

    “如他们所说,就让下午见到的那个女孩来陪酒,嗯,就你说那个什么苗大夫的孙女!”纳兰奇沉声道。

    “纳……纳兰少爷,可能不行。”张大胜一脸为难。

    “你告诉那少女,我们不会让她白白陪酒,我们给她钱。”

    “如果她愿意陪床的话,钱不是问题。”

    “啧啧,想想能把那样一个清丽脱俗的小美人压在身下就来劲啊。”

    ……

    纳兰奇的几名同学淫~笑着说道,在他们看来,张大胜为难无非是钱的事。

    而对他们而言,只要钱能摆平的事就不叫事!

    纳兰奇虽然没参与其中,但眉目之间的淫~意比起几位同学只多不少。

    “如果给钱能办的话,我早就给几位少爷办了。”张大胜苦着脸道。

    “什么意思?”

    纳兰奇有些恼了。

    “纳兰少爷有所不知,那苗大夫祖祖辈辈都生活在这里,每一代都为村民治病,而且几乎不怎么收取费用,在村里威望极高。”

    张大胜面色难看地解释道:“以苗大夫的性子,断然不会为了钱让孙女来陪酒的!”

    “一会我从车里给拿十万现金,你负责把那个女孩带来,至于花多少那是你自己的事情!”纳兰奇开始砸钱。

    “纳……纳兰少爷,这事真办不了。”

    张大胜虽然听到十万后怦然心动,但依然摇头。

    “这事你不办也得办!钱摆不平,你就想其他办法!”

    纳兰奇彻底怒了,来的路上他还在向同学吹嘘纳兰家在东北如何牛叉,如今连这点小事都办不到,让他的脸往哪放?

    “纳……纳兰少爷,以苗大夫在村里的威望,若是我强迫他孙女做什么,会激发群怒的……”

    “啪!”

    纳兰奇气急败坏,直接给了张大胜一巴掌,将张大胜后面的话打回了肚子里,然后不可一世道:“在东北,还没有我们纳兰家办不成的事!”

    “走,我倒要看看那个老杂毛的骨头有多硬!”

    话音落下,纳兰奇大步走向门外,似乎铁了心要当着几位同学的面办了苗秀玲。

    其他几位青年见状,连忙起身跟上,一副兽血沸腾的模样。

    “纳兰家?”

    苗秀玲家中,叶帆凭借出众的听力,隐约听到了之前的对话,眼睛微微眯了起来。

    ……

    ……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