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56小说 > 都市小说 > 极品狂少 > 《极品狂少》正文 480章 报复来得很快
    呆了。

    纳兰奇的六名同学完全惊呆在了原地!

    因为纳兰奇能弄到停产悍马和华夏严令禁止的枪支,他们都明白,纳兰家就算不能像纳兰奇说的那样在东北一手遮天,势力也绝对十分庞大。

    而如今,叶帆不但踢废了纳兰奇的命根子,而且还说出纳兰家族没必要存在这种话……

    这带给他们的惊骇可想而知?

    相比他们而言,张大胜心中的震惊有过之而无不及!

    毕竟,他不但知道纳兰家族在东北的权势,还扯着纳兰家族的大旗获过利。

    在他看来,纳兰家家主一句话比省~长的话都惯用!

    “他到底是何方神圣?”

    惊骇之余,张大胜望着叶帆那孤傲的身影,在心中暗问着自己。

    “滚!”

    回答张大胜的是一声低喝。

    低喝出,张大胜吓得差点瘫软在地,而纳兰奇的同学则是二话不说,像是打败仗的士兵似的,带着纳兰奇,逃向村口。

    身为华裔的他们,无法想象,一个人需要牛逼到什么程度,才敢说出纳兰家族没必要存在这种话。

    但——

    他们都知道,如果他们不走的话,那接下来很有可能会赴纳兰奇的后尘!

    “不……不管我的事!”

    待纳兰奇的同学扶着昏迷的纳兰奇离开后,张大胜满是惊恐地看着叶帆。

    “如果和你有关系,你早就躺下了。”

    叶帆面无表情地看着张大胜。虽然张大胜是因为害怕引发村民愤怒没有助纣为虐,但他终归没有害苗秀玲。

    “呼~”

    张大胜闻言,暗自松了口气,尔后发现冷汗完全将里面的衣服浸透了,晚风吹过,冰冷刺骨。

    “大……大哥哥,谢谢你!”

    就在这时,苗秀玲从之前的震撼中回过神来,满是感激地对叶帆道。

    而苗老则是面带忧色地冲张大胜问道:“张大胜,那人就是你经常说的纳兰家的人?”

    “是的。”

    张大胜点了点头。旋即明白了苗老的意思。有些古怪地看了叶帆一眼,欲言又止。

    “小帆,纳兰家是东北的土霸王,自满清时候便在东北扎根了。你打了他们家的人。他们肯定会报复的。为了避免麻烦。你还是尽快离开吧!最好是从大山里走,这样纳兰家的人即便想拦你也无济于事!”

    苗老皱有些焦虑,虽然叶帆之前说出了纳兰家没必要存在的话。但他想当然地认为叶帆说的是场面话。

    原本,张大胜有些怀疑叶帆刚才所说,此时听苗老这么一说,再一看叶帆的装束,怎么看都不觉得叶帆是能够让纳兰家族陨落的大人物。

    想到此处,张大胜有些担忧道:“苗大夫,不光是他,你和你孙女也要离开这里——他们找不到他,绝对会将气撒到你们头上!”

    话音落下,张大胜脸上的忧色更浓,似乎在担心他自己也会被牵连进去。

    听到张大胜的提醒,苗老的眉头皱得更紧了。

    显然,他知道张大胜并非危言耸听——虽然是叶帆打伤了纳兰奇,但这件事归根到底是因苗秀玲而起。

    “苗老,您放心,我既然敢出手,就不怕他们报复。为了以防万一,这几天我暂时不走,等这件事情彻底处理了再走。”

    听到张大胜的话,再一看苗老的脸色,叶帆又觉得仅仅是之前的话恐怕吓唬不到纳兰奇,于是决定留下来。

    “你……你功夫虽好,但是如同纳兰奇所说,纳兰家也是武学世家……”

    “拼武力,就算纳兰明德那个老不死的来,我也让他血溅五步!”

    叶帆面无表情地打断张大胜的话,“至于权势,纳兰家虽然在东北算盘菜,但让它在华夏消失也并非难事!”

    “——”

    再次听到叶帆的话,张大胜是彻彻底底被惊到了。

    身为修炼界的门外汉,他不知道纳兰明德的武力值有多高,但他知道纳兰家的权势是如何恐怖。

    他实在无法想象,叶帆需要怎样的身份,才能灭了纳兰家!

    张大胜都无法想象,苗老和苗秀玲二人就更是丈二的和尚摸不着头脑了。

    但……他们都从叶帆的语气和言语中听出叶帆并非装腔作势、争胜好强,反之,他们恍惚觉得叶帆要灭掉纳兰家跟砍瓜切菜一样容易。

    ……

    半小时后。

    当纳兰奇的两名同学开着路虎揽胜和停产的悍马狂奔数里后,纳兰奇从昏迷中清醒了过来。

    他是因为一路颠簸牵扯到伤口给疼醒的。

    “纳……纳兰奇,你没事吧?”

    悍马后排座位上,那名佩戴金边眼镜的青年见纳兰奇醒来,连忙问道。

    话音落下,他情不自禁地朝着纳兰奇的两腿间看了一眼,赫然看到那里血迹斑斑。

    一时间,他只觉得两腿间传来一股凉飕飕的感觉,内心好不容易驱散的恐惧再次环绕在心头,以至于连头皮都有些发麻。

    “咝~咝~”

    没有回答,清醒过来后,钻心的疼痛袭遍纳兰奇的全身,令他不受控制地吸着冷气,面部肌肉都疼得有些扭曲了。

    在疼痛的刺激下,纳兰奇很快彻底清醒了过来,发现自己在车中,当下问道:“那个杂碎呢?”

    “不知道。”佩戴金边眼镜的青年下意识地回道。

    “不知道?!”

    纳兰奇瞪大了眼睛,双眼通红,那感觉恨不得立刻将叶帆挫骨扬灰。

    “你昏迷过后,他让我们带着你离开。至于……他是留在村子里还是离开了。我们也不知道。”

    佩戴金边眼镜的青年解释了一番,然后见纳兰奇一副要杀人的样子,没来由地想起了叶帆之前的警告,“纳……纳兰奇,那个家伙看起来是个狠人,他在我们离开之间他特地让我们转告你一句话。”

    “什么?”

    “如果你敢去找那个老头和少女的麻烦,纳兰家便没存在的必要了!”

    佩戴金边眼镜的青年犹豫了一下,还是将叶帆的话原封不动地告诉了纳兰奇。

    “呵呵……哈哈哈……哈哈哈哈……”

    纳兰奇闻言,先是一怔,然后怒极反笑。笑得异常恐怖。宛如来自地狱要索命的厉鬼。

    看到这一幕,无论是佩戴金边眼镜的青年,还是前排开车和坐在副驾驶位上的两名青年都吓得不敢吭声,只觉得浑身发冷。

    “停车!”

    笑着。笑着。纳兰奇突然嘶吼一声。

    “兹~”

    开车的青年不明所以。下意识地踩下刹车,汽车轮胎在砂夹石的路面上摩擦,尘土飞扬。

    前方那辆路虎揽胜里。开车的青年通过后视镜看到悍马停了下来,也跟着踩下了刹车。

    汽车停下,纳兰奇二话不说,强忍着疼痛,摸出手机,颤抖着拨通其哥哥纳兰轩的手机号码。

    随着这几年长白山旅游业越来越发达,景区管理单位与移~动达成合作协议,在景区里加了信号塔,整个景区都有信号覆盖。

    在这种情形下,纳兰轩虽然在天池苦修,但还是能和外界联系的。

    “小奇,你们到了?”

    电话很快接通,听筒中传出了纳兰轩的声音,语气稍显疑惑。

    中午的时候,纳兰奇曾联系了他,告知他,要带着同学去天池找他。

    在他看来,以纳兰奇等人的赶路速度,这会很难到天池才对。

    “没……没有……”

    剧烈的疼痛让纳兰奇的语气有些急促,声音有些颤抖。

    “小奇,你怎么?”纳兰轩察觉到纳兰奇的异常,连忙打断问道。

    “哥……哥,我在长白山脚下的叫长石村被人打了。”

    纳兰奇憋屈而愤怒,道:“那个杂碎不但掰断了我的手腕,踢断了我的下面,还扬言要灭掉我们纳兰家!”

    “什……什么?”

    电话那头,纳兰轩猛地从地上弹了起来,一脸不可置信地问道:“什么人这么狂?”

    “我不知道他是谁,只知道他也是武者。”纳兰奇道。

    “武者?”

    纳兰轩眼中寒光闪烁。

    身为纳兰家武学天才,他和许多知名武学门派和武学世家的天才不同——他除了苦修之外,还经常在世俗活动。

    世俗的经历,让他见识了许多武者,深知有些武者自认为学到了功夫,艺高人胆大,无法无天。

    “哥,你一定要帮我报仇啊!”纳兰奇哭丧道。

    “你盯着他,不要让他溜了,我现在立刻下山。”

    纳兰轩冷冷道:“等他落到我手里,我要拔掉他的皮,把他丢到山里喂熊!”

    “好,哥你大概需要多长时间?”

    纳兰奇闻言,只觉得身上的疼痛减少了几分,原本狰狞的脸上也露出了几分兴奋的表情。

    “最多三小时!”

    纳兰轩说着,又补充道:“你的电话随时保持畅通,有什么事第一时间给我打电话!”

    “知道了,哥!”

    纳兰奇说着,便听到听筒中传出了“嘟嘟”声。

    “你们谁留了那个张大胜的名片?”挂断电话,纳兰奇冲车里三名青年问道。

    “我……我这有!”

    佩戴金边眼镜的青年看出纳兰奇要报复,连忙从皮包中摸出了张大胜的名片。

    之前,张大胜曾给他们每个人都发了名片,纳兰奇等人都没有留,而他则是习惯性地丢进了包里。

    接过名片,纳兰奇忍着痛,拨通张大胜的手机。

    “喂,你好……”

    “你从现在开始,给我盯着打伤我的杂碎,一旦他要离开,立刻告诉我,并想方设法留住!”纳兰奇冷冷打断张大胜的话。

    “纳……纳兰少爷?”

    电话那头,张大胜惊慌地问道。

    “如果那个杂碎溜了,我拧掉你的脑袋!”纳兰奇赤~裸~裸地威胁道,间接地表明身份。

    “砰——”

    张大胜吓得浑身一哆嗦,直接撞在了自家大门上。

    ……

    ……(未完待续……)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