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56小说 > 都市小说 > 极品狂少 > 《极品狂少》正文 496章 后果很严重
    纳兰长风也知道其中的利害关系,不敢怠慢,第一时间掏出手机,拨通一个电话。

    “小王爷。”

    电话很快接通,听筒中传出一个恭敬的声音,声音的主人是辽北乃至东三省叱咤风云的黑~道大哥,实则却是纳兰家养的一条狗,外号刘老三。

    “你派去长石村的人回话了吗?”纳兰长风问道。

    “小王爷,他们今天还没给我打电话,应该是那个老不死的还没从山里出来……”

    电话那头,那位在东三省地下世界名声极响的刘老三心惊胆战地回应着,生怕纳兰长风发火。

    “没有就好!快,立刻联系他们,让他们不要动手!”

    纳兰长风闻言,松了口气,然后沉声打断,“另外,我不管你用什么办法,让你派去那两个人给我从华夏消失,永远不要回来!”

    “呃……”

    没有回答,电话那头的刘老三愣住了,不知道纳兰长风这演的是哪一出。

    “听到没有?”纳兰长风低喝。

    “是……是,小王爷!”

    刘老三被惊醒,下意识地回答着,却是没有问纳兰长风为何突然之间要放弃对那个姓苗的老人动手。

    不知道的不乱说,不该问的不要乱问。

    这是他在攀爬上位过程中跟权贵打交道总结出的经验,也正是这份经验,让他从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混混,一举成为了东三省赫赫有名的黑~道大哥。

    “呼~”

    结束通话。纳兰长风暗自松了口气,将手机放在茶几上,抬头看向纳兰明德,结果发现纳兰明德的眉头死死拧在一起,一声不吭。

    “爷……爷爷……”

    “小轩,你先出去!”

    眼看纳兰轩一脸不甘心地想说什么,纳兰长风皱眉打断。

    “嗡~”

    随着他的话音落下,手机震动声响起。

    唰!

    刹那间,纳兰明德、纳兰长风和纳兰轩三人不约而同将目光投向了桌上的手机。

    纳兰长风伸手拿起手机,发现是刘老三的来电。当下接通:“通知他们了么?”

    “小……小王爷。不好了……”

    刘老三答非所问,语气显得有些惊慌。

    “怎么了?”纳兰长风脸色一变,连忙问道。

    “我刚才打电话,接电话的人不是我的人……”刘老三喘着粗气说。

    “那是谁?你的人呢?”纳兰长风心中涌现出一个不好的征兆。

    “他们被绑了。接电话的是绑他们的人。那人说……说……咕咚……”想到之前听到的那句话。刘老三的舌头在打转。一个劲地蠕动喉结,硬是不敢说出口。

    “说什么??”

    纳兰长风急了,怒吼着问。

    “他……他说。楚小姐说了,你们没把叶先生的话放在心上,后果很严重。”

    刘老三硬着头皮,将那人的话转达,话一出口,直接屏住了呼吸,冷汗顿时从额头上涌了出来,整个人站立不稳。

    这一切,只因为他猜到了那人口中的楚小姐和叶先生是什么人!

    尚且连刘老三都能猜到,何况纳兰长风?

    唰!

    纳兰长风的脸色再一次变了。

    当得知要对苗老动手之事走漏风声,被炎黄组织关注之后,他便怀疑是叶帆搞的鬼,但如今确定这个事实,他心中又惊又怕。

    “告诉刘老三,如果他不想死,现在立刻离开华夏,有多远走多远,永远不要回来!”

    就在这时,纳兰明德开口了,身为半步罡境界修炼者中的绝对霸主,他能清晰地听到两人的通话,而且要比纳兰长风冷静得多,一下便做出了最正确、保险的决定。

    “刘老三,你听着,你现在立刻动身离开华夏!”

    听到纳兰明德的话,纳兰长生心领神会,连忙调整了一番情绪,迅速转达,语气毋庸置疑。

    “是……是,小王爷……”

    刘老三无力地回了一句,然后像是被抽光全身力气一般,无力地倒在了沙发上,双眼空洞。

    虽然他不很不甘心放弃现在的身份、地位和权势,但他心中明白,如果叶帆要查到他的头上,那他必死无疑——叶帆既然能够铲除南青洪,弄死他跟踩死一只蚂蚁没有任何区别!

    相比刘老三而言,纳兰长风虽然没有那般绝望、不甘,但也有些紧张:“爸,刘老三离开华夏,叶帆那个小畜生虽然查不到我们头上,但以他的行事风格,很有可能会报复我们,接下来该怎么办?”

    “没有刘老三这个中间人,炎黄组织无法证实我们要对那个姓苗的动手,不会把我们怎么样。而那个姓苗的如今平安无事,想必那个小畜生也不会为此大动干戈,破坏规则,否则,他也不会让炎黄组织来处理这件事情了。”

    纳兰明德眼中精光闪烁,一脸睿智与自信,完全没有将刘老三转达的那句话放在心上。

    “呼~”

    纳兰长风闻言,悬挂的心悄然落下。

    “叮铃铃——”

    就在这时,急促的电话铃声再次响起,打破了大厅里的安静,让纳兰长风刚刚落下的心一下又提到了嗓子眼。

    甚至,就连纳兰明德也是心头一震,瞳孔陡然放大,眉目之间闪过一丝惊慌!

    他几乎下意识地朝座机来电显示看去,一眼便发现来电的主人是沈浪!

    这个发现,像是带着某种魔力一般,让他眉目之间的惊慌开始扩散,最后完全占据了整张脸。

    “呼~”

    几秒钟后,纳兰明德深吸一口气。调节了一下情绪,然后抓起电话,“沈主任……”

    “纳兰明德,我看在和你私交不错的份上,违规打电话给你,你却把我当猴耍,给我挖坑——你什么意思?”

    沈浪直接打断了纳兰明德的话,语气不再像之前那般客气、亲近,火药味十足。

    “沈主任,发生什么事情了?”

    察觉到沈浪的异常。纳兰明德心中涌现出一个不好的预感。却故作镇定地问道。

    “你还有脸问我?我还想问你呢!”

    沈浪说着,怒意更浓,“刚才,我又接到了武堂长老贺长老的电话。贺长老说炎首领让他来沈京处理你们纳兰家的问题。命令我派人监视纳兰山庄。不准放走一个纳兰家的成员!”

    唰!

    再次听到沈浪的话,纳兰明德脸色狂变,右手一抖。差点没将话题扔出去!

    刚才,他察觉到沈浪的异常,曾想过与乌木勾结对付叶帆的事情暴露了,但也仅仅只是怀疑罢了!

    此时,听到沈浪这番话后,他可以肯定事情暴露了,否则一向当甩手掌柜的炎不会突然派炎黄组织第一实权长老贺云廷来纳兰山庄!

    “纳兰明德,都到这个时候了,你他~妈还想隐瞒么?你们纳兰家到底做了什么?怎么连炎首领都惊动了??”电话那头,沈浪心急如焚,如果纳兰家的事情很严重的话,那他也要承担责任!

    而如今,既然是炎亲自下达命令,那足以证明纳兰家犯的事情很严重,他必须要弄清楚事情严重到何种程度,以便于做出应对之策!

    “叶……叶帆打伤了我的两个孙子,废掉了小轩的丹田和劲力种子,我被怒火冲昏头脑,想借助乌木的手干掉他……”

    事到如今,纳兰明德知道纸包不住火了,继续隐瞒没有任何意义,而向沈浪坦白的话,没准还能从沈浪那里获得一线生机。

    “什……什么?”

    电话那头,沈浪听到纳兰明德的话,像是被针扎了屁股一般,猛地跳了起来,“你……你勾结乌木杀叶帆??”

    “乌木要用三件法器换我们纳兰家的噬魂刀,用噬魂刀中的怨灵炼制招魂幡,我同意了交换,不过让他帮我杀死叶帆……”

    “叶……叶帆死了??”

    沈浪再次打断纳兰明德的话,语气也流露出了几分惊慌,他无法想象如果叶帆被杀,会出现怎样的后果。

    但——

    他有一万个理由相信,若事情真的发展到那一步,华夏修炼界要变天!

    “乌木那边还没给我回信,应该还没有。”

    纳兰明德想了想道,乌木离开之前曾告诉他,若是击杀了叶帆,会通知他。

    “既然他没死的话,为何炎首领会亲自过问此事?”沈浪闻言,先是松了口气,旋即又有些疑惑地问。

    “乌……乌木曾对我说,他炼制招魂幡除了要用噬魂刀中的怨灵之外,还要前往北朝特区吸收怨魂、怨气,想必是被发现了。”纳兰明德弱弱地回道。

    “原来如此!”

    沈浪恍然大悟,按照炎黄组织规定,严禁术士通过邪恶术法在墓地吸收怨魂、怨灵,而北朝特区埋葬了数十万华夏军人的英魂,乌木、枯荣师徒这么做,等于在亵渎那些英魂,严重违背炎黄组织规定!

    “纳兰明德啊纳兰明德,你他~妈惹谁不好去惹叶帆那个煞星?而且……还跟乌木勾结,帮助乌木炼制招魂幡?你他~妈想死别害我啊??”

    明白其中缘由之后,沈浪怒不可止地骂了起来,辽北是他管辖的范围,发生这种事情,他必须要承担责任,轻则被免去办事处主任一职,重则很难预料。

    “沈……沈主任,我也是一时被怒火冲昏了头脑,还请你看在往日的情分上,挽救纳兰家!”

    身为半步罡气境中绝对霸主的存在,纳兰明德从未如此低声下气地求过人,但事到如今,面对来自炎的怒火,他只能将心中的骄傲拿去喂狗。

    “救纳兰家?嘿,纳兰明德,都到这个时候了,你还指望我来挽救纳兰家?你当我是神仙啊?我看你脑袋是被驴踢了!!”

    沈浪气急败坏地骂了一句,然后直接扣掉了电话。

    “哗——”

    纳兰明德身子一颤,手一抖,话筒瞬间滑落,摔在桌上,发出“啪”的一声脆响。

    没有去捡话筒,纳兰明德无力地靠在沙发上,脸上再无半点睿智,面死如灰。

    而纳兰长风和纳兰轩都是瞪大眼睛,一脸呆涩地站在那里,一动不动。

    “楚小姐说了,你们没把叶先生的话放在心上,后果很严重。”

    这一刻。

    他们终于相信了这句话。

    ……

    ……(未完待续。。)u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