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五分六合 > 都市小说 > 极品狂少 > 《极品狂少》正文 504章 叶帆是撒气筒?
    怒喝响起,四道身影从前方朝着叶帆狂奔而来。

    来人均穿着一身青色长袍,长袍的胸口处有一把剑形图案。

    那剑形图案是天山剑派的标志!

    他们不是别人,正是叶帆之前所看到的那四名天山剑派弟子!

    身为天山剑派的内门弟子,他们除了修炼之外,每个月都有采药任务——在天山上寻找天材地宝,然后上交门派,门派会根据他们采到的天材地宝价值给予奖励。

    之前,他们在山顶的时候发现了叶帆,便加快速度下山,结果正好看到了叶帆采取雪参的一幕。

    叶帆早已感应到了他们的气息,只是没有在意,此时听到这声怒喝,当下看向四人。

    “小子,难道你聋了吗?还不快放下那株雪参?”

    很快,四名天山剑派的弟子在距离叶帆三十米的地方停下脚步,其中领头的那名弟子再次对着叶帆怒喝一声。

    其他三人虽然没有开口,但也均是一脸怒目瞪着叶帆,一副随时要动手的姿态。

    “这雪参是我找到的,我为什么要放下它?”叶帆皱眉看着四人,四人的语气让他很不舒服。

    “天山是我们天山剑派的地盘,山上的一草一花都是天山剑派的,包括你手中那株雪参——你不能采取!”

    为首那名天山剑派的弟子则是眯着眼,冷冷盯着叶帆,一字一句道。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炎黄组织似乎没有规定天山里的天材地宝归属你们天山剑派。”

    听到为首那名天山剑派弟子的解释,叶帆心中更加不舒服了,在他看来,天山剑派实在太过霸道了,完全跟古时候的山匪一样,直接占山为王。

    “大胆!”

    “找死!”

    “放下雪参!”

    随着叶帆的话音落下,那三名之前没有开口的天山剑派弟子纷纷怒喝了起来。

    而为首那名天山剑派弟子则是手握剑柄,做出一副随时要拔剑的姿态,赤~裸~裸地威胁道:“小子,不要用炎黄组织来吓唬我们。这没用!识趣的话。立刻将手上的雪参交给我们,否则我保证你走不出天山!”

    没有回答,叶帆直接取下背包,将雪参放了进去。

    “你找死!”

    看到叶帆的举动。为首那名天山剑派弟子怒喝一声。猛地拔剑。

    “铿!”

    长剑出鞘。剑尖指向叶帆。

    “铿!”

    “铿!”

    “铿!”

    其他三名天山剑派弟子见状,纷纷跟着拔剑。

    “小子,我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留下雪参,或者死!”

    为首那名天山剑派的弟子大步走向叶帆,一边走,一边冷笑,那感觉叶帆就是五指山下的孙猴子,而他便是那如来佛祖——叶帆不可能逃得出他的手掌心。

    不光是他,其他三名天山剑派弟子也是一脸戏谑地看着叶帆,完全没有将叶帆放在心上。

    一来,他们并没有在叶帆身上感应到强大的气息,再者,如同他们所说,天山是天山剑派的地盘——在过去一些年中,还没有修炼者敢在天山撒野!

    “咻——”

    下一刻。

    不等四名天山剑派弟子靠近叶帆,一道破空声陡然响起。

    一把玄叶飞刀破袖而出,化作一道白光,呼啸着射向为首那名天山剑派的弟子!

    霎那间。

    一股死亡的气息在为首那名弟子心中涌现,他下意识地要挥剑劈飞射来的飞刀。

    然而——

    不等他挥起手中长剑,便察觉到喉结处传来一股冰冷的感觉,低头一看,赫然发现玄叶飞刀在他的喉结前漂浮着,只要前进一厘米,便会穿透他的喉咙!

    唰!

    突如其来的一幕,令得他脸色狂变,身子像是被施用了定身术一般,僵硬在原地,一动也不敢动。

    “呃……”

    其他三人也是被眼前的一幕吓到了,一个个瞪大了眼睛,张大了嘴巴,满是不可思议地看着那把漂浮的玄叶飞刀,脑海一片空白。

    “你……你是谁?难……难道你要与我们天山剑派为敌不成??”

    惊骇过后,为首那名天山剑派弟子清醒了几分,深知叶帆刚才若要杀他易如反掌,于是没敢轻举妄动,只是搬出天山剑派威慑叶帆。

    “不要让我再看到你们,否则我不介意让这里成为你们的坟地,滚!”

    一直一来,叶帆都不喜欢被人威胁,眼前四名天山剑派弟子不但嚣张跋扈,还出言威胁他,脸色一寒,冷喝一声,声音中夹杂着意念攻击。

    “噗通!”

    “噗通!”

    “噗通!”

    “噗通!”

    随着叶帆一声暴喝,四名天山剑派弟子只觉得耳畔炸响一道惊雷,震得他们心神颤栗,浑身发软,直接栽倒在地。

    叶帆见状,不再理会,心神一动,收回玄叶飞刀,转身便走。

    这一次。

    四名天山剑派弟子都没敢吭声,相反,他们一脸苍白地望着叶帆离去的背影,目光中充斥着恐惧。

    因为,理智告诉他们,以叶帆刚才所展现出的实力,要杀他们,跟捏死一只蚂蚁没什么区别!

    更为重要的是,叶帆完全没有将天山剑派放在眼里!!

    “七师兄,我们怎么办?”

    当叶帆的身影消失之后,年龄最小那名弟子惊慌地问道。

    “呼~”

    为首的七师兄深吸一口气,定了定神,冷哼道:“我承认他实力很强,但他想在天山撒野。这不可能!走,跟我回门派!”

    话音落下,被称为七师兄的天山剑派弟子,脚下一闪,急速朝山下奔去。

    其他三名天山剑派弟子见状,不再废话,纷纷跟在身后。

    ……

    天山剑派。

    在菩提无音和苏琉璃那里吃瘪的萧瑟狼,没有像往常那样在密室里修炼,而是不断地在自己的房间里踱步,表情十分难看。

    昨夜。他回到天山剑派之后。本来想直接去找闭关的苍博,告诉苍博菩提无音和苏琉璃打算在天山常住一事,让苍博将两人赶走,但又生怕自己没有听从苍博安排。私自去找苏琉璃的事情曝光。只好放弃这个打算。决定等苍博出关之后,才去说这件事情。

    然而——

    做出这个决定后,萧瑟狼只觉得心中堵得厉害。根本无法静下心来修炼。

    “你脑门开洞了?还是在装傻?我师傅不去,我怎么可能跟你去?”

    苏琉璃这句话像是一个魔咒,不断地在他的耳畔回荡,更像是一把利剑,将他心中的骄傲捅出了一个大窟窿!

    “贱人,一旦我师傅出关,我便让他将你和菩提无音那个老处女一起赶出天山!”

    不知过了多久,萧瑟狼停下脚步,满是恨意道:“而……不久的将来,我会让你后悔!我会让你知道,我萧瑟狼能看上你,是你八辈子修来的福气——等我成为年轻一辈领军人物之后,就算你哭着求着要跟我在一起,我也不会正眼看你!!”

    “呼~”

    用类似阿q的方式安抚了一下自己后,萧瑟狼深深吐出一口闷气,想将心中的郁闷、憋屈全部吐出去,但根本无法如愿以偿——心中的怒火,怎么压也压不下去。

    嗯?

    就在这时,萧瑟狼突然感应到四道气息快速朝着他的房间接近。

    “萧……萧师弟!”

    很快,门外响起了一个声音。

    “进来!”

    萧瑟狼火大地回道。

    嘎吱!

    伴随着一声轻响,房门打开,之前与叶帆发生冲突的四名天山剑派弟子走进房间,一个个像是受了委屈的小媳妇似的,表情十分不爽。

    “什么事?”

    萧瑟狼见状,并未去想四人为何一副苦大仇深的样子,而是沉声质问道。

    四名天山剑派弟子的年龄比他大,但他是天山剑派年轻一代的第一天才,深受门派器重、宠爱,在天山剑派的地位比大弟子还高,外加此时正在火头上,哪里会给四人好脸色?

    察觉到萧瑟狼语气中的火气,四名天山剑派弟子均是一怔,旋即明白萧瑟狼心情不好,顿时有些犹豫,不知是否该说出与叶帆发生冲突一事。

    “有话快说,有屁快放!”

    萧瑟狼原本就在火头上,此时眼看四人进门之后都不吭声,顿时恼了。

    “萧……萧师弟,之前我们在山上采药,结果看到一人采到了一株吸收了天地元气的雪参。我们拦住他,让他交出雪参,他非但不交,反倒是直接对我们出手,用意念攻击让我们!”

    虽然不知道萧瑟狼为何火气这般大,但七师兄没有多问,反倒是心中一动,认为这是利用萧瑟狼找回场子的最佳时机,连忙道:“我们都不是他的对手,只好向他说明我们的身份,结果他压根没有将我们天山剑派放在眼里,说什么再看到我们,就要让天山成为我们的坟地……”

    “他是什么人?竟敢无视我们天山剑派,难道吃了熊心豹子胆不成?”果不其然,萧瑟狼听后,火气更大了。

    “我们问过他的身份,但他没有告诉我们。”

    七师兄解释道:“不……不过,他的武器很有特点,是一把飞刀,若是利用这一点查他的身份,应该不难……”

    “飞刀?”

    萧瑟狼微微一怔,放眼华夏,使用飞刀的修炼者并不多,而能够用意念攻击让眼前四人不敢轻举妄动的,只有最近名震华夏修炼界的叶帆!

    想到此处,萧瑟狼立即转身,从柜子里拿出一张画像,问:“是不是这个人?”

    “呃……”

    愕然看到叶帆的画像,四人均是一惊,脱口问道:“萧……萧师弟,你怎么有他的画像?他是什么人?”

    “嘿,我还愁怎么出这口恶气呢,没想到姓叶的小子居然主动送上门了,真是瞌睡就有人送枕头啊!”

    萧瑟狼答非所问,一脸冷笑,那感觉叶帆是他的撒气筒。

    ……

    ……(未完待续。。)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