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五分六合注册 > 都市小说 > 极品狂少 > 《极品狂少》正文 514章 灼灼逼人
    菩提无音虽然和戒刀一样,都是罡气巅峰境,但她会一门秘法,可以完美地隐藏气息,不要说与她相同境界的修炼者,就算是炎都无法察觉到她的气息。

    尽管如此,为了保险起见,菩提无音并未紧追戒刀,而是刻意拉开距离,远远地吊在戒刀的后方,不让戒刀脱离她的意念感应范围。

    嗯?

    不知过了多久,冰川积雪崩塌的托木尔峰呈现在菩提无音和戒刀的视线里,两人脸色同时一变!

    戒刀虽然从白帝那里得知托木尔峰发生了异象,但他没有想到整个托木尔峰的冰川积雪全部倾塌了,近乎变了样子。

    相比而言,菩提无音心中的震惊有过之而无不及。

    狼告诉她,托木尔峰必然发生了古怪的事情,否则不可能发生如此翻天覆地的变化!

    毕竟,整个山峰的冰川、积雪几乎全部崩塌,这需要极为可怕的能量波动,只有地震才可以做到。

    而如果托木尔峰发生地震的话,她之前不可能感应不到!

    “先找到小帝了解一下情况再说!”

    震惊过后,戒刀很快做出决定,御气俯冲而下,朝着托木尔峰下方飞去。

    很快,戒刀来到托木尔峰下方的森林入口,却发现根本没有白帝的影子,释放意念查看,赫然察觉到白帝已到了半山腰。

    这个发现让戒刀脸色有些难看,他拿出特殊通讯器。联系到白帝,冷冷地教训道:“不是让你在山脚下等我么?你怎么擅自上山了?”

    “师父,本来我是打算在山下等您的,可是我之前突然感应到峰顶有先天大圆满境界修炼者的气息,而且气息时有时无。我觉得有些奇怪,同时怕被别人捷足先登,所以想先上山看看。”

    白帝连忙做出解释,他虽然身为白家后代,外加号称华夏武学界年轻一辈第一天才,但他对戒刀十分尊重。甚至可以用敬畏来形容。

    “哦?”

    戒刀闻言。心中一动,再次释放意念,果然察觉到一道先天大圆满境界修炼者的气息,当下道:“那道气息距离你很近。你先去看看怎么回事。我马上到!”

    “好!”

    白帝同样察觉到了那道气息。听到戒刀的话,连忙应了一声,然后中断了通话。掠向气息所在的地方。

    那道气息的主人不是别人,正是叶帆!

    虽然他催动了幽灵戒指,可以隐藏自己的气息,但每次他操纵飞刀尝试修炼《飞剑术》的时候,气息都会外放。

    “《飞剑术》这门操纵流攻击秘法简直堪称逆天,我只学了第一式的一点皮毛,飞刀刺杀的威力便增加了一半!”

    叶帆完全沉浸在了《飞剑术》的修炼之中,并未用意念探查四周,不知道自己的气息被感应到了,更不知道白帝、戒刀和菩提无音三人正在朝他所在的地方赶来,而是意念一动,收回了玄叶飞刀,心中兴奋不已冇。

    “这门秘法威力虽大,但如同秘法上所说,修炼难度太大,必须要闭关,静下心仔细研究推敲,才有望练成第一式。既然无法短时间内练成,那我不能将所有精力放在修炼上面,还是跟之前一样,白天寻找雪莲王,晚上修炼。”

    兴奋之余,叶帆的头脑也保持着清醒,他虽对自己的悟性有着绝对的自信,但也看得出《飞剑术》绝非一两天就能练成的。

    想到此处,叶帆不再停留,而是悄然无息地奔向前方的一处悬崖。

    托木尔峰下方有不少悬崖峭壁,之前叶帆登峰的时候,只顾着想揭开心中的迷惑了,并未去查看,而发生异象之后,他又沉浸在了《飞剑术》的修炼之中,此时才决定去查看一番。

    “气息怎么又消失了?”

    距离叶帆离开之地不远的地方,白帝发现叶帆的气息再次消失,眉头一挑,将速度发挥到极致,片刻便来到了叶帆之前所在的地方。

    嗯?

    看到地面上留下的脚印,白帝瞳孔微微一收缩,便循着脚印追了上去。

    与此同时,白帝身后不远处的天空之中,戒刀也发现叶帆的气息消失了,感到十分奇怪,同时朝着白帝气息移动的地方追了上去。

    “难道戒刀、白帝师徒要对叶帆下手?”

    戒刀身后的天空之中,菩提无音眉头皱在了一起。

    白帝和戒刀两人因为没有与叶帆碰过面,并不熟悉叶帆的气息,但菩提无音不同——前几日,她亲眼目睹了叶帆与天山剑派武学天才萧瑟狼的战斗,对叶帆的气息十分熟悉,刚才一下便判断出那道气息的主人是叶帆。

    此时,她虽然同样无法感应到叶帆的气息了,但知道叶帆身上有掩藏气息的法器,并不奇怪,反倒是疑惑白帝与戒刀两人的意图。

    因为出了山上的森林之后,便没有异兽,为此,叶帆始终没有用意念去探查四方,至此都不知道自己被人跟踪了,而是快速朝着一处悬崖掠去。

    嗯?

    突然之间,叶帆的脚步一停,瞳孔陡然收缩!

    呈现在他眸子里的是一处悬崖,悬崖四周的冰川纷纷碎裂,大多都坠入了峡谷之中,只留下了少许。

    而因为悬崖的表面是平整的,上面的积雪都留了下来,乍一看上去白皑皑的一片。

    在那积雪中间的一处石头缝里,生长着一株白色的花,白花的茎叶完全被积雪覆盖,花朵完全融于雪色之中,若不仔细观看根本无法发现。

    白花总共有十二朵花瓣,在茎顶密集成球形,边缘或全部紫褐色。先端急尖,外层稀疏的长柔毛,中层及内层披针形。

    这花正是天山最有名的雪莲!

    “会不会是雪莲王?”

    叶帆心中一动,连忙释放意念查看,看雪莲之中是否蕴含着天地元气,若是有的话,便是雪莲王了!

    嗯?

    叶帆意念刚一释放,便察觉到一道强大的气息正在从他后方掠来,速度极快。

    除此之外,在那道强大气息后面。还有一道极为恐怖的气息!

    那道气息是那般的强大。叶帆刚一察觉到,便有一种心惊肉跳的感觉!

    唰!

    突如其来的变故,令得叶帆脸色狂变,连忙转身看去。

    “是他?”

    狂奔之中的白帝。看到叶帆那张不算熟悉的面孔。心中一怔。下意识地停下了脚步。

    他虽然未曾与叶帆见过面,但早已看过叶帆的照片,对叶帆的长相可谓是一清二楚。

    与此同时。随着白帝的脚步停下,叶帆也看清了白帝的样子,瞳孔不由放大!

    显然……他也看过白帝的照片!

    之所以如此,是因为他和白帝之间的恩怨实在太深了!

    首先,叶家和白家一直以来都是敌对家族,两大家族之间的恩怨从老一辈就有了,几十年以来,越积越深,已到了水火不容的地步。

    叶帆虽然从未把自己当叶家子弟看,但他曾发下宏愿,要协助父亲叶文昊登顶,而且他曾将白家大少白洛送进监狱,接二连三给予白家重创,早已被白家视为眼中钉、肉中刺!

    其次,褚玄机和戒刀之间有仇,两人之间的仇恨多少也会转移到叶帆和白帝身上!

    最后,白帝是上一届青榜大赛的冠军,修炼界青年一辈的领军人物,是所有人想击败的对象,叶帆自然也不例外!

    “这个世界可真小冇啊。”

    目光碰触之后,白帝轻蔑一笑,身上的战意、杀意隐隐流露,带给叶帆莫大的压力。

    叶帆稳住心神,利用武道意志抗衡白帝的压迫。

    “哼!”

    眼看叶帆抵挡住自己的气势压迫,白帝冷哼一声,气势暴涨,滔天的杀意、战意宛如火山喷发一般,瞬间爆发,融合在一起,宛如一把锋利的宝刀劈向叶帆,简直恐怖如斯。

    “我心如磐石!”

    面对白帝再次的气势压迫,叶帆只觉得胸口压着一座大山,心神隐隐有些颤栗,连忙收敛心神,再次稳住心神,利用武道意志抵抗。

    然而——

    白帝的气势实在太可怕了,整个人宛如一把染血的战刀,杀气凛然,饶是叶帆的心神格外强大,武道意志极为坚定,抵抗起来也颇为不易,眨眼间,额头便渗出了汗珠,呼吸节奏被打乱。

    “你还算给褚玄机那个老不死的保留了一丝颜面!”

    眼看自己的气势无法压迫得叶帆崩溃,白帝冷冷一笑,望向叶帆的目光就仿佛神灵在俯视蝼蚁,充满了不屑——只凭借气势,他便能让叶帆差点无法招架,若想击杀叶帆,简直易如反掌!

    “看来你师父只教了你武学,没教你如何做人,否则也不会一张口便喷粪!”

    虽然白帝的气势极为恐怖,带给了叶帆巨大的压力和威胁,但听到白帝出口侮辱褚玄机,叶帆非但没有害怕,反倒是一脸冰冷地还击。

    “天要下雨娘要嫁人,如果你想找死,我不介意满足你的愿望!”白帝闻言,眼中杀机大盛。

    “嗡嗡~”

    血饮狂刀像是感受到了白帝的杀意,发出一阵轻响,仿佛随时都会出鞘染血。

    “你想被我师父和炎黄组织联手追杀的话,尽管放马过来。”叶帆毫不退缩,狼告诉他,白帝不敢出手,否则就不会有这么多废话了。

    “你……”

    果不其然,白帝闻言,气得脸色一变,旋即又一脸冷笑,灼灼逼人道:“你这种废物除了会仗着褚玄机那个老不死的狗仗人势,还会做什么?有种就跟我一战??”

    ……◇(未完待续)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