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56小说 > 都市小说 > 极品狂少 > 《极品狂少》正文 518章 初战白帝 中
    就当那些天山剑派弟子疑惑的时候,孟白也是一脸迷茫。

    他虽然认得叶帆,但却想不通叶帆怎么会和菩提无音在一起,更看不懂眼下的情形。

    “两年前青榜大赛,天山剑派由你率队,你叫孟白,对吧?”戒刀看着孟白,淡淡道。

    “能够被刀王前辈记住,是孟白的荣幸!”

    孟白闻言,一脸惊喜,旋即犹豫了一下,又问道:“不知刀王前辈和菩提大师光临天山剑派,所为何事?”

    戒刀本想说明来意,随后又觉得孟白份量不高,便问道:“苍博呢?他怎么没出来?”

    “苍掌门……”

    “刀王前辈,菩提大师,苍博闭关耽误了,没有迎接二位,实在抱歉!”

    就在这时,一个洪亮的声音响彻整个天山剑派。

    声音传出,一道身影从天山剑派后山冲天而起,卷起一道气流,呼啸而来。

    他虽然身为天山剑派掌门,但年龄和资历都不如戒刀和菩提无音,甚至不和两人在同一个时代,但因天赋出众,已踏入了罡气大成境,大有长江后浪推前浪的趋势。

    唰!

    刹那间,包括叶帆在内,所有人都将目光投向了御气飞来的苍博。

    “掌门!”

    随着苍博到来,包括孟白在内,所有天山剑派的人纷纷行礼问好。

    人群之中,萧瑟狼在行礼的时候忍不住看了叶帆和白帝一眼,目光截然不同——他在看白帝的时候是羡慕嫉妒。

    而看叶帆的目光则充斥着恨意。

    与此同时,苍博的目光也是依次从戒刀、白帝、菩提无音扫过,最后停留在叶帆身上,眸子里闪过一丝惊奇——他察觉不到叶帆的气息,也无法看透叶帆的实力!

    “苍博,老剑王可好?”

    自古以来,练刀和练剑的都是竞争对手,也是冤家,以戒刀的实力,他没有将苍博放在眼里。但天山剑派那名老怪物。他却很重视。

    “师傅他老人家这几年一直在闭关。”

    苍博笑了笑,他是在突破罡气境之后接手天山剑派的——他的师傅将掌门之位传给了他,成为天山剑派唯一的内门长老,常年四季闭关修炼。宗门事务全部由他打理。

    戒刀的本意想打探一下苍博师傅的实力。见对方没有主动回答。便不再多问。

    “刀王前辈,您和菩提大师突然造访我们天山剑派,想必肯定有事。请二位前辈尽管开口。天山剑派能办到的,绝对义不容辞!”

    不得不说,苍博能够在这些年将天山剑派发展到如此规模,除了武学天赋强大之外,更重要的是情商高,说话办事滴水不漏,不但对其师傅的实力闭口不谈,反倒是婉转地询问四人的来意。

    “我徒儿要与褚玄机的闭门弟子比武,想让你出面见证一下。”戒刀开门见山,直接说明来意。

    哗——

    戒刀的话就像是一瓢冷水浇到了油锅里,顿时令得广场上那些天山剑派弟子炸锅了。

    “原来那个家伙就是邪皇褚玄机的徒弟叶帆!”

    “听说他前两天刚刚击败了萧师弟,如今又要挑战白帝——难道他要在青榜大赛之前横扫年轻一辈么?”

    “安静!”

    听到门下弟子的议论,苍博低喝一声,然后皱眉看向萧瑟狼,“小狼,你何时跟邪皇褚玄机的闭门弟子交手了?”

    “前几天。

    ”

    萧瑟狼脸色一阵发紫,弱弱地回应,心中却暗骂那名天山剑派弟子哪壶不开提哪壶。

    “怎么回事?”苍博又问。

    “他在门派管辖的范围内采了一株雪参,且差点打伤门派弟子,小狼一时气愤,便与我一同去找到他,进行了一场切磋,因一时大意输了。”

    孟白看出萧瑟狼十分难堪,只好出口解围,并且为了保住天山剑派的颜面,故意说萧瑟狼是因为大意才输的,而不是技不如人。

    “原来是切磋。”

    外人听不出孟白话中的弦外之音,苍博却是心如明镜,心中顿时隐隐有一丝不快,但却没流露在脸上,反倒是一脸笑容地看着叶帆,道:“不愧是玄机前辈的传人,半年前我见你的时候,还只是先天入门境的实力。如今却连我都看不透你的实力了,真是佩服玄机前辈教导有方!”

    “苍博前辈,您也太抬举他了!”白帝听不下去了,当下冷笑了起来。

    “怎么说?”

    苍博故意露出一副惊奇的表情,心中却已知道,叶帆绝对不是白帝的对手。

    一来,白帝的实力已经无限接近于罡气境强者,叶帆除非突破罡气境,否则近乎没有赢白帝的希望。

    再者,若是叶帆比白帝实力强的话,戒刀、白帝二人不可能一副趾高气昂的样子。

    “您看不透他的实力,只因他使用了一件特殊法器,掩藏了自身气息。”仿佛为了让叶帆出丑一般,白帝故意大声道:“他只是先天大圆满境界而已!”

    “什……什么?先天大圆满境界便敢跟你比武?那我更加要佩服玄机前辈教导有方了!”苍博对白帝的心思了如指掌,当下配合了起来。

    果不其然,白帝一脸轻蔑笑容:“比武,他还没有那个资格——我们的约定是他接我一刀。嗯,就一刀!”

    一刀?

    白帝这话一出口,包括苍博在内,所有天山剑派的人都是一怔。

    在他们看来,暂且不提叶帆能否接下白帝一刀,单单是“一刀之约”,叶帆便处于绝对下风,给褚玄机丢了脸。

    “我师傅曾说,你在两年前青榜大赛的时候便可一刀秒杀半步罡气境修炼者。如今想必你的实力已经无限接近罡气境了。你特地让我们天山剑派见证这场比武,是怕一刀秒杀了他之后,炎黄组织和褚玄机找你麻烦吧?”

    短暂的愣神过后,萧瑟狼猜到了叶帆与白帝比武放在天山剑派的缘故,当下冷笑了起来,典型的落井下石。

    “原来如此,我说怎么跑到我们天山剑派来比武了。”

    “真不知道那个叶帆哪来的勇气,实力跟人家白帝差了十万八千里,却要打肿脸充胖子挑战!”

    “挑战也就罢了,居然只接人家白帝一刀。这不是自找羞辱么?”

    “羞辱都是其次。你没听到萧师弟刚才所说么?那叶帆能保住性命就烧高香了!”

    “既然如此,那他为何还挑战,难不成脑袋被门挤了??”

    ……

    随着萧瑟狼的话音落下,广场之上的天山剑派弟子再次议论了起来。那感觉叶帆在他们眼中仿佛一个白痴。

    面对众人的诋毁、羞辱。叶帆面色平静如水。似乎一点都不在意。

    “苍掌门,叶帆之所以接下这一刀之约,原因有两个。”

    尽管叶帆不为所动。但菩提无音还是出口解释道:“第一,叶帆发现了一株雪莲王,结果被白帝抢了,他们以雪莲王当这场比武的赌注。第二,白帝一而再、再而三地开口羞辱褚玄机,叶帆为了捍卫他师傅的荣耀,选择出战,并且与白帝立下约定——若是他接下白帝一刀,白帝不但要将雪莲王拿给他,还要当众自打十记耳光,向他们师徒二人道歉!”

    “菩提无音,这些还是等他接下我这一刀再说吧,我建议你现在还是找副棺材,准备一会给他收尸更好一些。”听到菩提无音说出赌约,白帝有些恼火。

    菩提无音闻言,眉头一挑,欲要说什么,结果不等她把话说出口,叶帆不再沉默,朝前踏出了一步。

    就一步,却瞬间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你的废话太多了。”

    安静的广场上,叶帆开口了,声音不大,却清晰地传入了每一个人的耳中,“比武不是嘴巴厉害就能赢的。”

    “好,好,好,既然你急着投胎,那我现在就满足你找死的愿望!”听到叶帆的话,白帝怒不可止。

    戒刀也是一脸阴沉:“苍掌门,闲话就不说了,先给他们二人找个地方,让他们开始比武吧。”

    “就在这广场吧。”

    苍博闻言,先是回了戒刀一句,然后气运丹田,声音洪亮道:“天山剑派所有弟子听令,退出广场观战!”

    “嗖嗖嗖嗖嗖嗖……”

    苍博的话音刚落,广场上那些天山剑派弟子纷纷朝着广场之外掠去,破空声不绝于耳。

    那感觉仿佛,在他们心中,苍博就如同他们心中的神,苍博的话就是神旨,不可违背。

    “小子,本来我是打算在青榜大赛之中让你见识一下我真正的实力的,如今看来你没有这个机会了——你最好祈祷老天,能留下全尸吧!”

    当广场上那些天山剑派弟子退出之后,以孟白为首的三名外门长老也纷纷离开,萧瑟狼则是冷笑着看了叶帆一眼,留下一句挽回颜面的话,才身形一晃,掠向广场之外。

    “刀王前辈、菩提前辈,我们是退出广场,还是到空中观战?”

    眼看门下弟子全部退出广场,苍博看了一眼戒刀和菩提无音二人,询问道。

    “多加小心,尽量不要让他全力出刀!”

    听到苍博的话,菩提无音低声对叶帆叮嘱了一句,然后催动体内罡气,腾空而起,用实际行动回答苍博。

    “菩提无音,我劝你打消在关键时刻救他的念头,那不可能!”

    戒刀似是猜到了菩提无音的用意,冷笑一声,脚下一弹,跃到空中。

    苍博见状,不再废话,同样升到空中,将空荡的广场留给了叶帆与白帝两人。

    唰!

    下一刻。

    众人的目光全部聚集在了白帝身上,等待白帝拔刀!

    ……

    ……(未完待续。。)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