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56小说 > 都市小说 > 五分六合注册 > 《极品狂少》正文 520章 出尔反尔,仗势欺人
    “你……”

    耳畔响起叶帆的话,白帝猛地停下脚步,杀气腾腾地看着叶帆,却无力反驳。

    毕竟,他之前答应了叶帆提出的约定,而叶帆后面那句更是他自己说的!

    “呵呵……白帝,你可是继承了刀王的衣钵,人称小刀王,被誉为华夏修炼界年轻一辈的领军人物,如今却要违背比武前的约定,我都为你师父感到丢人!”叶帆非但无视白帝森冷的目光,反倒是一脸讥讽地笑了起来。

    “叶家野种,你想找死不成?”

    原本白帝就为刚才没有一刀斩杀叶帆而耿耿于怀,此时眼看叶帆接二连三地拿赌约说事,还嘲讽他和他师父,当下怒不可止,那感觉恨不得立刻挥出手中宝刀将叶帆劈成一堆血肉。

    “不是我想找死,而是你实在太丢人了——我若是你,早就买块豆腐撞死了,省得活在世上丢人现眼!”

    想到白帝之前狂得不可一世羞辱自己和师父,眼看白帝欲要抵赖,叶帆当下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而且故意气运丹田,令得声音响彻整个天山剑派的广场上空。

    “你……”

    白帝被气得脸色铁青,喉结蠕动,却无力反驳。

    “菩提无音大师和苍掌门都是见证人,难道你要抵赖不成??”叶帆趁热打铁,继续狠狠羞辱白帝。

    “你找死!!”

    再次面对叶帆的羞辱,白帝心中愤怒到了极点。只听他暴喝一声,下意识地挥起了血饮狂刀。

    “年轻人,太过冲动不是什么好事。”

    似是看出白帝有动手的意思,菩提无音突然开口,声音不大,语气平静如水,但却像是瑶池中冰冷的池水浇在了白帝身上,一下将白帝心中的怒火浇灭了。

    下一刻。

    白帝收回了即将挥出的血饮狂刀!

    因为,理智告诉他,如果他敢向叶帆出手。菩提无音绝对会阻止。而且很有可能会出手教训他!

    他虽然狂妄,但也知道,面对名列龙榜第三的菩提无音,他那点实力根本不值得一提。

    “只要你能够接下我一刀。不要说我自抽耳光。给你们师徒二人道歉。就算是让我跪下喊你爷爷都没问题——白帝,这是你之前对小帆所说的话。”

    “我建议你现在还是找副棺材,准备一会给他收尸更好一些——这是你刚才对我说的话。”察觉到白帝的怒意消失。菩提无音却是继续开口道:“既然敢口出狂言,为何不敢履行约定?”

    “……”

    白帝无言以对,整个人像是霜打的茄子一般,完全蔫了。

    这一刻,他的心中再无半点之前的不可一世,取而代之的是一股从未体验过的耻辱!

    “菩提无音,纵然褚玄机的徒弟刚才侥幸躲过了小帝一刀,但并不代表他的实力可以和小帝相提并论——若是继续战斗下去,三招之内,小帝必定将他斩杀……”眼看白帝一脸憋屈,戒刀突然开口,语气低沉,面色阴冷。

    然而——

    不等他将后面的话说出口,叶帆便冷笑着打断:“我不知道是否会在三招之内被你徒弟斩杀,我只知道,我刚才毫无损地接下了你徒弟一刀。而根据之前的比武约定,你徒弟必须自抽十个耳光,给我师父道歉!”

    “年轻人,杀人不过点头,得饶人处且饶人。”

    戒刀目光阴冷地盯着叶帆,宛如一条毒蛇盯上了猎物,恐怖的气息宛如一座大山压在叶帆心头,让叶帆无法继续说话不说,就连呼吸也是不畅了。

    “哼!”

    眼看戒刀竟然以势压人,菩提无音眉头一挑,冷哼一声,护在叶帆身前,令得叶帆身上的压力一空。

    看到这一幕,戒刀的瞳孔陡然收缩,身上涌现出了几分杀意。

    嗯?

    感受到戒刀身上的杀意,一旁的苍博稍作思索,便决定揣着明白装糊涂,置身事外。

    “俗话说,上梁不正下梁歪,我原本还好奇,白帝身为华夏修炼界年轻一辈领军人物,为什么会如此不要脸,原来是继承了你的衣钵啊!”

    叶帆迅稳住心神,再次开口了,语气之中充满了怒意。

    白帝不但不履行约定,而且戒刀还以势压人,用气息压迫他……

    这实在太欺负人了!

    “白帝,不要以为有你师父给你撑腰,你便可为所欲为——若是你今日不履行约定,绝对离不开天山!”

    察觉到叶帆的怒意,菩提无音似乎能够想象到叶帆心中是如何的憋屈、恼火,当下选择给叶帆出头。

    这一刻,她的表情不再像之前那样平静如水。

    她的语气之中是隐隐流露出了几分怒意,眉头更是紧紧地皱在了一起!

    “是么?”

    戒刀恼火无比,语气森冷如冰。

    一来,如果白帝履行约定,自打耳光,向褚玄机、叶帆师徒二人道歉的话,无论是白帝还是他,都会沦为修炼界的笑话。

    再者,菩提无音是他曾经心爱的人,如今依然爱着他的情敌、仇敌褚玄机不说,而且为了给叶帆出头不惜要与他战斗!

    这,像是一把锋利的匕戳在了他心中最脆弱的地方,让他对菩提无音的恨意疯狂攀升。

    “是。”

    菩提无音缓缓吐出一个字,态度十分坚决,宛如一尊即将动怒的菩萨。

    唰!

    再次听到菩提无音的话,戒刀心中的怒火彻底爆,只见他手一招,血饮狂刀突然从白帝手中飞出,被一道罡气卷中,落入他的手中。

    血饮狂刀入手。戒刀整个人的气势陡然暴涨,宛如一把锋利的宝刀,锋利无比!

    嗯?

    感受着戒刀疯狂攀升的气势,看到戒刀手握血饮狂刀,长飞舞,宛如杀神临世,苍博先是一怔,旋即又明白了戒刀的心思。

    事到如今,戒刀即便是帮着白帝违背比武前的约定,也不能让白帝当着整个天山剑派的面自打耳光。向褚玄机、叶帆师徒二人道歉!

    因为。前者只会让戒刀背上护短、仗势欺人等不好的评价,而后者对他而言,完全是一种耻辱!

    “菩提无音,你确定要为了他和我交手?”

    仿佛为了印证苍博的猜测似的。戒刀的气势达到了顶点。杀气逼人。冷冷盯着菩提无音。

    没有回答。

    菩提无音的眉头完全拧在了一起,形成了一个川字形状。

    通过气息感应,她很清楚。戒刀的修为只比她稍弱一些。

    而论武技,戒刀自创的高级武技《血影刀法》也不比她自创的《菩提功》逊色多少;论战斗技巧、经验则要更胜一筹!

    此时此刻,戒刀手持这世间唯一的高级法器血饮狂刀,她想战胜戒刀很难,甚至连压制戒刀都不容易。

    在这种情形下,若是她与戒刀交手,无法压制戒刀的话,万一白帝趁机对叶帆出手,那她根本无暇照顾叶帆,届时,叶帆势必会被白帝击杀!

    “菩提大师,既然戒刀、白帝师徒二人执意要出尔反尔、丢人现眼,那就随他们去吧。”

    察觉到戒刀身上的恐怖气息,看到菩提无音无动于衷,叶帆下意识地认为菩提无音并无把握战胜戒刀,再一想菩提无音为自己做得已经够多了,不能让菩提无音为了自己去和戒刀拼命,只能放任白帝离去。

    然而——

    明白归明白,随着话音落下,他的心中充斥着不甘与憋屈,只能咬紧牙关,握紧双拳,将那份不甘与憋屈压下,默默地接受这一切。

    “叶家野种,你只是勉强接下我一刀而已,却如此不知天高地厚,我看真正丢人现眼的是你和褚玄机那个老杂毛,而不是我和我师父!”

    眼看菩提无音不甘动手,叶帆主动认怂,白帝又恢复了不可一世的嘴脸,望向叶帆的目光充满了鄙夷的感觉,优越感尽显无疑。

    “还不快走?”

    和白帝不同,戒刀心中多少还对白帝没有一刀劈死叶帆而耿耿于怀,语气稍显不满。

    “叶家野种,今日你侥幸躲过我一刀,算你命大。但是,你不要忘了,青榜大赛可不是只能出一刀,但愿你到时候不要遇到我!”

    戒刀的话就像是一根针,扎在白帝的心窝,让他心中一痛,他没敢反驳什么,只是将所有怒火泄到叶帆头上,用一种看向死人的目光看着叶帆。

    “戒刀,你们师徒二人欺人太甚!”

    眼看戒刀、白帝师徒不但出尔反尔,而且还一副理所应当、仗势欺人的嘴脸,饶是菩提无音早已做到心如止水,也是真的动怒了!

    一怒之下,菩提无音身上涌现出了一股可怕的气息!

    那股气息比戒刀的气息更强,顿时令得白帝的嘴巴像是处女的双腿一样夹得很紧!

    “哼,菩提无音,虽然你实力很强,但要留下我们师徒,怕是做不到吧?”

    戒刀面色阴沉地冷哼一声,上前一步,挡在白帝身前,目光直视菩提无音。

    仿佛为了给予菩提无音足够的威慑力,戒刀在开口之时故意气运丹田,声如洪钟,不但清晰地传入了每一个人耳中,而且引起了空气共振,传出去很远,久久不散。

    “戒刀,你的口气真是比脚气还大!”

    随着戒刀的话音落下,又一道声音响起。

    那声音,由远及近,如闷雷滚滚,似是要将天山剑派上空的天际掀翻!

    ……

    ……

    ps:抱歉,晚了二十分钟,我继续写第二章去。

    另外,新的一周,狂少二次封推,情节也到了**,求一人一张推荐票!!

    。(未完待续。。)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