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56小说 > 五分六合计划 > 五分六合注册 > 《极品狂少》正文 524章 两对师徒,见与不见
    524

    “嘿,但愿你不是嘴上逞能!”

    听到叶帆的话,白帝冷笑一声,转身离去。。ybdu。

    叶帆见状,并未阻拦,只是目送着白帝离开。

    褚玄机见叶帆一脸平静,不再理会白帝,反倒是更加确定地球元气突然增加和叶帆有关系,但没有直接询问,而是打算等离开天山剑派之后再询问叶帆。

    广场之外,那些天山剑派的弟子再次议论了起来。

    “看来白帝很不服气啊,要在青榜大赛中击杀叶帆,一雪前耻!”

    “白帝身为年轻一辈第一人,今天被这样羞辱,能服气才奇怪呢。”

    “没错,白帝的反应不奇怪,奇怪的是叶帆。他不但应战了,而且看上去要在青榜大赛中凭借自身实力击败白帝,让白帝心服口服!”

    “现在,叶帆只能勉强接下白帝一刀,而距离青榜大赛只有三个月了,他就算吃仙丹也追不上白帝吧?”

    “哼,白帝的实力绝对是罡气境下第一,除非那小子能够突破到罡气境,才可以击败白帝——你们觉得他可以在短短三个月之内突破到罡气境?”

    耳畔响起众多师兄弟的议论,萧瑟狼脸色难看地冷哼一声,颇有一种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的感觉。

    其他那些天山剑派弟子听到萧瑟狼的话,见萧瑟狼一脸恼火的模样,识趣地停止了议论,再次将目光投向了白帝。

    此时。白帝已来到了广场的另一端,身受重伤的戒刀服下了一颗疗伤圣药涅磐丹,盘膝而坐,运功催发药力。

    唰!

    随着白帝停下脚步,戒刀睁开双眼。

    “师傅,你感觉怎么样?”白帝问。

    “无妨,修养几月便可恢复。”

    戒刀说着,目光阴冷地朝着叶帆、褚玄机所在的地方扫了一眼,尔后收回目光,道:“三月之后。我们再雪耻。走!”

    话音落下,戒刀站起身,但因体内伤势严重,没敢御气飞行。只能与白帝徒步离开天山剑派。

    与此同时。炎身形一晃。宛如鬼魅一般出现在叶帆与褚玄机两人身旁。

    “哼!”

    褚玄机冷哼一声,撇过头,不理会炎。显然还对之前炎出手救下戒刀耿耿于怀。

    “玄机,虽说炎黄组织对罡气境强者的约束很有限,但你若是当着我的面击杀了戒刀,影响不好。”炎见状,苦笑一声。

    “狗屁的影响不好,不就是怕别人说你的闲话嘛,说得那么大义凛然。”褚玄机冷哼道。

    炎哭笑不得。

    褚玄机不在乎声誉,可以无视规则,但他身为炎黄组织首领,华夏修炼界的旗帜,必须以身作则,起好带头作用,否则影响到他个人的声望都无关痛痒,更重要的是还会影响到炎黄组织的威信。

    唰!

    苦笑过后,炎突然感应到了什么,目光凌厉地扫向西方的天际!

    褚玄机也是心中一动,跟着炎望去,赫然看到一朵白云快速移向西方,脸色顿时一变,整个人僵在了原地。

    “《菩提功》果然诡异叵测,光是这隐藏气息的秘法,便可独步天下了。”

    炎苦笑一声,在那朵白云移动的时候,他察觉到了一丝菩提无音的气息。

    褚玄机满是呆涩地看着西方,沉默不语,心中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是菩提无音大师?”

    叶帆同样将目光投向了西方的天际,但根本看不到菩提无音的影子,也无法感应到菩提无音的气息,听到炎提起《菩提功》后,当下明白了什么,脱口问道。

    “嗯。”

    炎轻轻点头,《普提功》是菩提无音根据佛经创造出来的,至今尚未外传,是独门绝技。

    “师傅,你带我去追菩提无音大师吧,我要当面向她致谢。”叶帆连忙道。

    “不去。”

    褚玄机闻言,回过神,很干脆地摇了摇头。

    “如果之前没有她,我已死在戒刀、白帝师徒二人手中了,若不当面向她道谢,我内心不安。”叶帆又道。

    “你内心不安个屁!”

    褚玄机没好气地骂道:“你去道谢都是其次,关键是想见那个姓苏的小丫头!你以为你能瞒过我?”

    “——”

    叶帆被戳破心思,多少有些尴尬,旋即又道:“难道你不想见菩提无音大师?”

    “不想!”

    褚玄机很干脆地摇头,但语气有些复杂。

    之前,他鼓足了勇气来到天山剑派,本以为可以与菩提无音见面,谁知菩提无音感应到他的气息后,便第一时间离开了。

    这多少让他感到有些尴尬,同时也主观地认为自己当年彻底伤了菩提无音的心,菩提无音不想见他。

    “老家伙,你的表情告诉我你在撒谎。”

    叶帆与褚玄机生活了将近二十年,两人之间极为了解,自然看出褚玄机言不由衷。

    “唉……”

    褚玄机再次将目光投向西方的天际,心有所触道:“一个人若想见你,哪怕踏遍天涯海角也会去找你,反之,若是一个人不想见你,哪怕近在眼前,她也会躲着你走。”

    “咯噔!”

    再次听到褚玄机的话,叶帆当下明白褚玄机所指,心头一震,顿时沉默了。

    “强扭的瓜不甜,凡事不可强求,走吧!”

    褚玄机收回目光,轻轻叹了口气,看似像是在对叶帆说,却更像是在对他自己说。

    叶帆默不作声,似乎默认了褚玄机的话。

    “炎前辈、玄机前辈,你们难得来到我们天山剑派。我们连一杯水都没给你们喝,这太说不过去了。还请二位前辈到门派里一坐,让我们尽一下地主之谊。”仓博见叶帆三人要走,连忙掠了过来,抱拳相邀。

    “哼!”

    褚玄机冷哼一声,道:“苍掌门,你之前做了什么,自己心里清楚,竟然还敢请我去你门派里做客?难道你不怕我拆了你们天山剑派?”

    “呃……”

    苍博本以为之前暗中针对叶帆的事情瞒过了褚玄机,此时见褚玄机提起。顿时有些紧张。那感觉生怕褚玄机说到做到,直接拆了天山剑派。

    褚玄机见状,不再废话,当下抓住叶帆。纵身一弹。跃向空中。御气离开。

    炎对着苍博点头示意,然后冲天而起,直追两人。

    “呼~”

    苍博暗自松了一口气。却依然有些心有余悸。

    与此同时。

    天空之中,炎追上了叶帆与褚玄机两人,开门见山地问道:“小帆,你师傅跟我说,地球天地元气突然增加和你有关,到底怎么回事?”

    “地球天地元气增加?”

    叶帆有些愕然,他只知道赤金色皇冠自动飞入托木尔峰下的峡谷后,令得托木尔峰方圆数里的天地元气增加了。

    “你不知道?”

    炎有些狐疑地看了叶帆一眼,道:“今天早晨,燕京的天地元气数量突然增加。后来,我又接到汇报,有不少地方的天地元气都增加了。这件事和二十多年前,地球天地元气突然增加如出一辙,我和你师傅都怀疑天山这边出现了变故,而且你师傅还说很有可能跟你有关。”

    随着炎的话音落下,褚玄机也从菩提无音不见离别的复杂情绪中回过神,望向叶帆:“小子,你真不知道这件事情?”

    “我只知道托木尔峰周围的天地元气数量增加了,而且确实因我而起。”叶帆苦笑道:“准确地说是,因我体内那个神秘的赤金色皇冠而起。”

    “怎么回事?”

    炎和褚玄机二人同时动容,异口同声地问。

    “事情是这样的……”

    叶帆当下将自己在托木尔峰所发生的一切,一五一十地告诉炎和褚玄机两人。

    与此同时。

    菩提无音回到了苏琉璃所在的那座雪山。

    “师傅,你回来了。”

    原本盘膝而坐、冥想修炼的苏琉璃睁开双眼,有些好奇地问道:“你见到那名罡气境强者了吗?他是什么人?”

    “戒刀,人称华夏刀王。”菩提无音轻轻点头,情绪有些失落。

    “师傅,你怎么了?”

    察觉到菩提无音的异常,苏琉璃一脸惊讶,在她的记忆里,虽然菩提无音没有彻底斩断七情六欲,但这世上能让她动容的事情很少很少,像此刻这般情绪低落更是花姑娘上花轿头一回!

    “我见到叶帆了。”

    菩提无音沉默了几秒钟,突然开口,语出惊人。

    “呃……”

    苏琉璃当下被惊得目瞪口呆,足足过了半分钟后,才回过神,但神情依然有些激动,甚至就连声音都有些颤抖,“他……他在哪里?”

    “我走的时候他和他师傅在天山剑派,现在也不知道走了没有。”菩提无音道。

    “哦……”

    苏琉璃闻言,脸上的激动神采瞬间消失,旋即又忍不住问:“他和他师傅来天山做什么?”

    “琉璃,其实我前几天就见到他了,就是天山剑派动用半妖异兽的那天……”

    苏琉璃的表情变化被菩提无音尽收眼底,她知道苏琉璃根本没有忘记叶帆,想了想,还是决定将实情全部告诉苏琉璃,包括叶帆先后与萧瑟狼、白帝的战斗。

    “他……他没有受伤吧?”

    听到叶帆接下了白帝一刀,苏琉璃紧绷的弦松了一些,但依然不放心地问道。

    “没有。”

    菩提无音摇了摇头,欲言又止。

    “师傅,他真没有受伤么?还是你有什么事瞒着我??”

    察觉到菩提无音的异常,苏琉璃猛地站起身,情绪隐隐有些激动。

    “唉……”

    菩提无音见状,轻轻叹了口气,道:“他确实没有受伤,不过那个白帝这次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定然不会放过他,多半会借着青榜大赛的机会杀死他!”

    “琉璃,我从戒刀、白帝手中救走他后,他跟我说想见你一面。我告诉你这些,则是想让你自己决定,决定是否去见他。如果你要见他的话,我现在立刻带你去天山剑派。”

    说到最后,菩提无音目光复杂地看着苏琉璃,让苏琉璃自己做决定。

    “不见。”

    苏琉璃一阵心动,但最终还是紧咬着嘴唇,轻轻摇了摇头。

    “为什么?”

    菩提无音不解,她能感觉到,虽然苏琉璃离开了叶帆,但对叶帆的感情不减反增,按照道理说叶帆既然找上门了,应该见面才对。

    “我了解他。他是表面谦逊,骨子里骄傲的人。这一次,他虽然依靠你和褚玄机大师躲过一劫,并且羞辱了白帝,但……他心中多半还是有些憋屈的。这个时候,他应该不想被任何人打扰。就像是一头受伤的狼,喜欢躲在无人知晓的角落舔伤一样。”苏琉璃解释道。

    “原来如此。”菩提无音恍然大悟。

    “师傅,我要接受传承。”

    苏琉璃再次开口,表情突然变得坚定了起来。

    “现在?”

    菩提无音一惊,她所创造的《菩提功》中有一种秘术,可以将自身修为传承给别人。

    当她选择让身为‘琉璃之体’苏琉璃当传人的那一刻起,便决定要将一身修为全部传给苏琉璃,从而让苏琉璃凭借琉璃之体冲击那个传说中的境界!

    但是,按照她的计划,她要等待苏琉璃凭借自身努力修炼到先天境界之后,再进行传承。

    那样一来,苏琉璃有一定实力基础,接受传承会更加容易不说,所承受的痛苦也要少得多。

    而以目前苏琉璃的实力,若是接受传承,会承受无法想象的痛苦,用生不如死来形容都不为过。

    “嗯。”

    苏琉璃很坚定地点头。

    “琉璃,你考虑清楚,你现在接受传承,虽然可以成功,但是要承受你无法想象的痛苦,而我不能帮你减轻痛苦,一切只能依靠你自己凭借大毅力去坚持。”菩提无音提醒道。

    “我知道,但我还是选择现在就接受传承。”

    苏琉璃表情格外坚定,仿佛就是天塌下来也无法改变她的决定。

    “为了叶帆?”

    察觉到苏琉璃那份坚定,菩提无音心中一动,忽然猜到了什么。

    “我虽然无法成为他的女人,但我不希望他遇到危险,更不希望他出事!”

    苏琉璃间接给出答复,语气中流露出了浓烈的杀意,“白帝想杀他,可以,但……要从我的尸体上踩过去!!”

    ……

    ……(未完待续。。)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