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56小说 > 五分六合 > 极品狂少 > 《极品狂少》正文 530章 傲气冲天,雄心万丈
    这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 )

    褚玄机三招重创戒刀;实力只是先天大圆满境界的叶帆,接下白帝一刀,令得白帝磕头认错!

    这两则消息,不知从哪名天山剑派弟子口中传出,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传遍了华夏修炼界,掀起轩然大波。

    入夜,燕京炎黄组织秘密基地。

    “啪!啪!啪!”

    “砰!砰!砰!”

    秘密基地负二层的大厅里,空气爆裂声、拳脚相撞声不断传出,打破了大厅的安静。

    大厅之中,两道人影不断闪动,速度极快,让人无法捕捉他们的身影。

    然而——

    若是有武者在场的话,可以清晰地感应到,交手两人的身上笼罩着浓郁的血气,血气化作一条巨龙图案,盘旋在两人头顶,十分诡异。

    “砰——”

    随着又一道闷响传出,两道人影分开,彼此相聚数十米之外。

    “小锋,你的修为不但已经达到了半步罡气境极致,随时都可以踏入罡气境,而且将‘炎黄之怒’练到了第四重,简直匪夷所思。”

    空地之上,被誉为华夏修炼界罡气境之下第一人的洪烈,满是震惊地看着百米之外的冷锋,道:“看来我这个罡气境之下第一人的头衔要让给你了——现在我还能跟你打个平分秋色,等再过几个月,你将炎黄之怒第四重修炼到极致,我恐怕就不是你的对手了。”

    “大师兄。话不能这么说,你的搏杀经验比我丰富,就算我将炎黄之怒第四重练到极致,也未必可以击败你。”冷锋谦虚地说道。

    “你就不要妄自菲薄了,搏杀经验,可以积累、磨练,但天赋是天生的,你天赋远远超出我。何况,你的武道意志也不弱于我,超过我是迟早的问题。”洪烈叹了口气。心中多少因为被冷锋超越而感到郁闷。

    这一次。冷锋没有开口回答。

    一直以来,他都将洪烈当作超越的目标,如今他距离目标只有一步之遥,随时都可以跨过去。

    “对了。小锋。前两天发生了一件有趣的事情。”

    眼看冷锋沉默。洪烈突然想起了什么,笑道:“褚玄机的徒弟叶帆和白帝在天山来了一场一刀之约。”

    “一刀之约?”冷锋不解。

    “嗯,那个叶帆不知怎么和白帝发生了冲突。然后约定一刀之约——两人比武,叶帆只要能够接下白帝一刀便算赢!”

    洪烈说到这里,满是讥讽道:“也不知道叶帆那小子走了什么狗屎运,竟然接下了白帝一刀,而且事后仗着褚玄机在场,逼得白帝磕头认错,真是笑死人了!”

    “就连叶家那个废物都能接下白帝一刀,看来我高估他的实力了。”

    冷锋淡淡地说道,语气之中流露出了深入骨髓的骄傲。

    一直以来,他都将霸占青榜第一的白帝当成同辈之中最大的竞争对手,欲要借着此次青榜大赛踩着白帝上位。

    而因为褚玄机的缘故,他听说过叶帆的名头,但从未关注过。

    叶帆打残了叶龙之后,洪烈来找到他,想让他在青榜大赛中遇到叶帆之后下死手。

    对此,他只是记住了这件事情,依然没有关注叶帆。

    因为……在他看来,叶帆这辈子永远不可能成为他的对手,甚至连当他垫脚石的资格都没有!

    他只要在比赛中,挥挥手,将叶帆拍倒就成!

    “我也是这么认为的。”

    洪烈点了点头,然后又道:“以这一场荒谬的比试结果来看,白帝的实力应该不如你。而除了白帝之外,也只有那两个隐世的武学世家传人值得你一战了。”

    “除了他们三人之外,其他人我都会一招让他们下场,包括叶帆那个废物!”冷锋傲然一笑,完全没有将其他参赛者放在眼里。

    面对冷锋的狂傲,洪烈并没有感到不舒服,只是提醒道:“一招击败他是必须的,但最好能够击毁他的丹田,废掉他的武学修为。就算不能,也要断他一条四肢!”

    “嗯。”

    冷锋点了点头,不再废话,迈步走向大厅门口。

    灯光下,合金打造的大厅地面上留下了数个脚印,坑坑洼洼的,但冷锋走在上面,几乎没有发出任何声音,宛如鬼魅一般,无声无息地消失在了大厅之中。

    与此同时。

    一辆挂有京v02打头牌照的首~长专车,从一条主干道拐入了一条门槛堪比皇家园林的巷子。

    巷子口,无论是那些负责站岗的炎黄组织成员,还是暗中隐藏的白家死士,均是没有出现,任由那辆专车驶向白家大院。

    夜幕中,他们的脸上均是露出了惊骇的表情!

    这一切,只因为他们感受到了汽车之中那道强大的气息!

    那道气息的主人是白帝!

    因为修炼《血影刀法》的缘故,白帝体内气血旺盛,而且从不掩饰自己的气息,甚至都不曾掩饰自己身上的杀气,不要说是修炼者,就是普通人也能察觉到他的气息,都会避而远之。

    汽车的后排座位上,白帝早已察觉到了那些炎黄组织成员和白家死士的气息,但一脸的无动于衷,只是紧紧皱着眉头。

    他一直不喜欢乘坐汽车,而是喜欢步行,但白家家主白远得知他从天疆回燕京后,特地派了自己的专车去接他到白家大院。

    他虽然接受了白远的安排,但心里多少有些抵触。

    更为重要的是,当日他在天山剑派给褚玄机、叶帆师徒二人磕头认错的情形,像是魔咒一般。牢牢地镂刻在了他的内心深处,让他这两天的心情格外糟糕!

    “少爷,老爷在里面等你。”

    汽车停下,负责开车的司机第一时间下车,为白帝拉开了车门。

    他是白家的死士,在白家的安排下,在炎黄组织挂名,充当着白远的司机,负责保护白远的安全。

    特殊的身份,让他与普通的司机不同。骨子里继承着修炼界的那一套。称呼白帝为少爷,甚至私下里称呼白远为老爷。

    “嗯。”

    白帝面无表情地应了一声,下车,径直走入了白家大院之中。

    和叶家大院一样。白家大院也由三座院子打通连成。分为外院、中院和内院。

    自从白家老太爷撒手离开人间后。白远便搬进了内院,平日里除了外出考察、访问之和在皇家园林里办公批阅文件之外,大多时候都会回到内院之中过夜。

    和往常不同。今天的白远没有在内院的书房中批阅文件,而是坐在大厅的沙发上,似乎专门在等白帝归来。

    “爷爷。”

    很快,白帝穿过中院,来到内院,推开大厅门,径直走向白远,主动问好。

    “好像很不开心的样子?”

    白远见白帝紧皱着眉头,深知其中缘由,但并未主动提及,而是笑着打趣。

    白帝沉默不语。

    他知道,以白家的情报网,想知道他在天山所遭受的耻辱,比捏死一只蚂蚁还要容易。

    “男子汉大丈夫,能屈能伸,磕头认错算什么?”白远再次开口。

    话虽然这样说,但他也知道,白帝是白家子弟之中心气最高的一个,一路顺风顺水惯了,突然遭受如此沉重打击,没被击垮已经十分难得了。

    “是我太轻敌了,青榜大赛,我一定斩了他!”

    白帝从牙缝里挤出一句话,杀气腾腾。

    唰!

    面对白帝身上所涌现出的恐怖杀气,饶是白远身居高位,手握生杀大权,也无法承受,脸色顿时一变!

    白帝见状,连忙压制住内心的滔天杀意。

    “呼~”

    几秒钟后,白远松了口气,苦笑道:“小帝啊,以后在爷爷面前收敛你的杀意,否则爷爷这把老骨头承受不了啊。”

    “知道了,爷爷。”

    白帝点头,但眼眸之中依然有杀机乍现,仿佛他对于叶帆的杀意已恨之入骨,不杀叶帆誓不罢休!

    “青榜大赛,你不但要斩了叶家那个小王八蛋,还要击败所有人,继续蝉联冠军!”

    说话间,白远收敛了脸上的笑容,表情稍显严肃,道:“这件事情不但关系到你个人,还将关系到整个家族的布局,乃至未来。”

    “您的意思是?”

    白帝隐隐猜到了什么,但不敢肯定。

    “前段时间,叶远山突然昏迷,虽然及时送到**抢救了过来,但据说身体各项器官衰竭,而且患上了严重的痴呆症,活不了多久了。”

    白远解释道:“我让人暗中传出这个消息,打破了之前的平衡,令得不少人开始动摇,还有一部分人选择观望,等待叶远山撒手归西——叶远山撒手之日,便是我们白家反击之时,届时,我们倾尽全力,将你大伯白国涛送上顶端,并非不可能!”

    “您让我蝉联青榜大赛冠军,是想让我进炎黄组织?”白帝说出心中的猜测。

    “没错!一旦你大伯登顶成功,我们白家便势不可挡,届时,若是你再能进入炎黄组织,接炎的班,那这天下便是我们白家的天下了!”白远雄心万丈,一脸意气风发。

    “我不想进炎黄组织。”

    白帝眉头再次一挑,一直以来,他都对权力博弈没有兴趣,而是一心追求武道。

    “小帝,我知道你一心向武,但为了家族考虑,你必须进炎黄组织!你完全可以在炎黄组织任职的同时,继续追求你的武道,就像现在的炎一样。”

    白远一脸严肃,语气毋庸置疑,“至于让你掌控炎黄组织这件事情,我会和你大伯他们拿出具体详细的方案,你只需执行就可以了,不会影响你的修行。”

    “好吧。”

    白帝沉默片刻,最终还是妥协了,点头答应了下来。

    “有没有信心蝉联青榜大赛冠军?”

    白远有些不放心地问道,如果白帝无法蝉联青榜冠军,那要进炎黄组织接炎的班就不是那么好办了。

    “罡气境之下,无人可以让我全力一战!”

    白帝答非所问,语气坚定而自信。

    白远彻底放心,一脸灿烂笑容,仿佛看到白家君临天下的情形了!

    ……

    ……(未完待续。。)u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