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56小说 > 都市小说 > 五分六合网址 > 《极品狂少》正文 538章 丹劫 下
    眨眼之间,戒刀便携带着白帝,御气飞行来到了翱翔山庄门口,漂浮在空中。

    气流之中,两人傲然而立,被血气笼罩,恐怖的气息弥漫开来,宛如神灵降临。

    唰!

    叶文昊和楚姬几乎同一时间感应到了戒刀和白帝两人的气息,满是惊骇地看去,通过血雾看到了戒刀和白帝两人,瞳孔陡然收缩,旋即又收回目光,互相看着彼此,那感觉仿佛在问:他们怎么来了?

    “那两个人的气息好强大!”

    身为先天入门境界术士,司徒若水虽然没有精修术法,但意念不弱,很快便感应到了戒刀和白帝的气息,惊得目瞪口呆。

    而潘珏铭和苏锦帝虽然实力弱小,但因戒刀、白帝两人没有刻意掩藏气息,他们也感应到了,只是无法看到两人的样子。

    “那……那是什么?”

    与此同时,山庄门口,四名东海帮的精英同样感受到了戒刀、白帝两人的恐怖气息,下意识地抬头望天,当下看到了淡淡的血雾和两道模糊不清的身影。

    “胍燥!”

    白帝见状,眉头一挑,目光如刀一般扫向四人。

    四人只觉得像是被一尊杀神盯上了,那恐怖的杀意直冲他们的脑海,让他们仿佛置身于极寒之地,从头到脚一阵冰冷,尔后,眼前一黑,两腿一软,直接晕倒在地。

    号称罡气境之下无敌存在的白帝,只凭目光便将四名东海帮精英吓晕了过去!

    “难道他们是来破坏小帆炼丹的?”叶文昊凝目看到这一幕。当下一怒。

    “嘿,有我师父在这里坐镇,给他们十个胆子,他们也不敢。

    我看他们这是在玩火!”楚姬冷笑一声。

    “戒刀,既然你想找死,我满足你的愿望!”

    仿佛为了印证楚姬的猜测一般,随着她的话音落下,七号别墅的院子里,褚玄机猛地冷喝一声,宛如一道霹雷炸响。几乎响彻了整个翱翔山庄天际。久久不散。

    “嗖——”

    冷喝过后,褚玄机就地一弹,猛地掠起,御气飞到空中。身子一闪。宛如一道流光。飞向戒刀、白帝师徒二人。

    “褚玄机,我们可不是来捣乱的。”

    耳畔响起褚玄机的冷喝,感受到褚玄机那可怕的气息。想到当日被褚玄机三招重创,戒刀心中多少有些发毛,更多的则是怨恨,但他并没有将恐惧和怨恨的表情流露在脸上,而是冷笑着回应,“我们师徒二人惊闻你徒弟要以先天大圆满的术法修为炼制传说中的仙丹,特来瞻仰其风采。”

    “滚!我只给你们三息时间!”

    褚玄机身形停下,站在距离戒刀、白帝一百米远的地方遥遥相对,目光如刀一般锁定两人。

    一百米!

    这对于罡气境强者而言,眨眼即到。

    若是褚玄机出手,戒刀、白帝二人根本无法闪避!

    对于这一点,同身为罡气境强者的戒刀心如明镜,但并未退缩,而是沉声回道:“褚玄机,你徒弟既然敢逆天而行,炼制传说中的仙丹,为何不敢让人观看?”

    “一!”

    褚玄机面色冰冷。

    “褚玄机……”

    “二!”

    褚玄机冷冷打断,体内罡气开始涌动。

    “褚玄机,今日将有不少同道中人都要来观看你徒弟的逆天之举,难不成你都要赶走不成?”

    戒刀心神一动,突然察觉到两道气息正在急速朝着这边飞来,当下笑着说道。

    嗯?

    褚玄机同样感应到了这两道气息,当下朝着西方看去,一眼便看到两道身影御气而来。

    其中一人身穿藏蓝色道袍,头戴道冠,手持拂尘,身子被气流笼罩,乍一看上去,宛如仙人下凡。

    另一名少年,穿着一身印有太极图案的黑白色道袍,被老道抓着手臂,仰着脑袋,一副傲气凛然的模样。

    “张教主,恭喜修为更进一步,成功迈入罡气巅峰境!”

    察觉到两名道人的气息,戒刀隔空向着来人打招呼,眼眸之中却闪过一丝惊讶。

    一来,他没有想到武当掌教张天师突破了罡气巅峰境,再者,他敏锐地察觉到张天师身边那少年和他徒弟白帝一样,都是半步罡气境,而且单论气息而言,远比一般的半步罡气境修炼者强大!

    白帝心中也是一惊!

    根据他所知,武当派的武学天才慕容圣当初被叶帆所斩杀,而且武当镇派法器之一太乙玄剑也被叶帆夺走。

    而如今,跟在张天师身边那名少年,实力远远超出了当年的慕容圣,甚至比天山剑派的武学天才萧瑟狼还要强大!

    褚玄机的脸上虽然没有露出惊讶之色,但瞳孔也是微微放大。

    “刀王谬赞了,我只是追随你和褚大师的步伐而已。”

    察觉到三人的表情变化,张天师停下身形,微笑着回应,话语听着十分谦逊,但那副趾高气昂的样子,出卖了他内心最真实的想法。

    这些年,他一直卡在罡气巅峰境的门槛,迟迟不能突破,直到前几天,天地元气突然增加,他窥到一丝天机,踏入了罡气巅峰境,彻底跻身绝世强者行列,自然是意气风发!

    “敢问张教主,你身旁的少年是?”戒刀有些好奇地问。

    “他是我最小的徒儿袁风。”张天师脸上的得意之色更浓。

    袁风是他最小的徒弟,从小天赋出众,被他刻意雪藏,手把手地传授武学,准备在武当举办的青榜大赛上一鸣惊人,扬武当威风。

    如今,炎将青榜大赛举办地放到天山。武当颜面受损,张天师得知叶帆要逆天炼制延寿丹后,当下决定带着袁风前来观看。

    这么做,不但可以让袁风出现在世人眼中,引起轰动,为武当挽回一丝颜面,而且也算是报当日叶帆斩杀慕容圣的仇——带着自己最出色的徒弟,见证叶帆被丹劫轰杀至渣!

    果不其然,听到张天师的话,戒刀、白帝师徒二人脸色都是微微一变。暗叹张天师老谋深算。

    而褚玄机则是洞穿了张天师的心思。冷冷道:“张天师,难不成你和戒刀一样,都想找死么?”

    “褚大师误会了,我等前来。只为瞻仰你徒儿的绝世风采。并非捣乱。”张天师笑道。

    “三息之内。滚!”

    褚玄机语气不善,目前叶帆危在旦夕,若是这些人在场影响叶帆抵抗丹劫的话。多少会对叶帆造成影响。

    “邪皇多年未见,你的威风不减当年呐。”

    下一刻。

    不等张天师、戒刀二人做出表示,一个声音从远处传来。

    又一道气流从翱翔山庄的南边卷来,两道身影纹丝不动地立在气流之中。

    其中一名老者身穿灰色长袍,头发花白,但却面色红润,双目炯炯有神,可怕的气息以他的身体为中心,朝着四周蔓延。

    站在老者身旁的是一名青年。

    青年留着一头飘逸的长发,气宇轩昂,剑眉星目,身材魁梧,浑身上下充斥着恐怖的力量,手中拎着一把现代极为少见的戟,看上去与三国里吕布的方天画戟极像。

    唰!

    老者和青年的出现,顿时令得戒刀、白帝师徒,张天师、袁风师徒都是脸色一变。

    甚至……就连褚玄机也是微微变色!

    身为华夏修炼界的旗帜人物之一,他认得前方的老者。

    老者是武学世家吕家的家主,吕元。

    吕家据说与三国之中的吕布同是一家,自古便流传了下来,经久不衰,只是近代与世无争,完全隐匿,没想到今日却是出现了。

    “褚玄机,你徒弟的面子真大,居然将隐匿多年的武学世家吕家都惊动了!”

    短暂的惊愕过后,戒刀讥讽地笑了起来,他让白家暗中将叶帆要逆天炼制延寿丹的事情传出,为的就是吸引华夏修炼界的各方人物,试图让叶帆在众目睽睽之下被丹劫轰杀,让褚玄机颜面无存。

    “看来,我来晚了!”

    稍后,不等褚玄机回应吕元的话,又有一道气流呼啸而来,一名老妪,带着一名少女漂浮在空中。

    其中,老妪身上的气息恐怖,完全不弱于戒刀、张天师等人,甚至可以和褚玄机比肩!

    而那名少女有着一张精致的脸蛋,乍一看上去颇为乖巧,但是望向武当袁风、吕家青年时眉目之间尽是傲意,那嘴巴恨不得翘到天上去,唯有看到白帝时,才露出了几分忌惮之色。

    “戒刀,我只问你一句,滚还是不滚?”

    眼看张天师和多年未出世的两大武学世家都来了人,褚玄机立即猜到了其中的猫腻,再次将目光投向戒刀,可怕的杀意毫不掩饰。

    “褚玄机,我们都是为了瞻仰你徒儿的风采而来,你却如此霸道要赶我们走,这是何意?难道你要违背炎黄组织的规定,明目张胆地帮你徒儿炼丹,干扰国事不成?”

    面对褚玄机所流露的可怕杀意,戒刀毫不畏惧,一来,他不相信褚玄机敢大打出手,再者叶帆曾斩杀了慕容圣,与武当结仇,若是褚玄机出手,他完全可以联合张天师迎战。

    “你找死!”

    褚玄机脸色一寒,当下要动手。

    “玄机,莫要动手!”

    就在这时,一道声音从远方飘来。

    声落,人现!

    身为龙榜、神榜双榜第一的炎,出现在众人的视线当中,凌空迈步,朝着褚玄机走来。

    “炎首领!”

    炎一出现,戒刀、张天师、吕元和姜家的老妪纷纷抱拳行礼。

    炎微笑回礼,然后见褚玄机面色不善地盯着他。

    “你徒儿炼丹之事,已传遍整个修炼界,今日前来观看他炼丹的可不仅仅只是他们。”炎苦笑道。

    嗯?

    褚玄机闻言,彻底释放自己的意念,顿时感应到,一道道气息正在从四面八方朝着翱翔山庄涌来。

    察觉到这一点,褚玄机心中一动,便明白了其中缘由——地球天地元气突然增加,各方势力都出动查找真相,突然听到叶帆要炼制传说中的仙丹,自然要来观看!

    “延寿丹,即便在古修炼界也是绝世仙丹,很少有人能够炼制成功。邪皇徒弟,以先天大圆满的术法修为便敢炼制此丹,单凭这份魄力,便足以傲视年轻一辈!”

    张天师原本忌惮褚玄机,没敢开口挑衅,此时见炎出现,心中的惧意荡然无存,毫不遮掩地讽刺了起来。

    “是啊,后生可畏,今日过后,邪皇徒弟的名字恐怕要响彻华夏修炼界,乃至全球修炼界了!”

    戒刀冷笑着附和,嘲讽之意不言而喻——他压根就不相信叶帆可以地狱丹劫,成功炼丹!

    “邪皇,据我所知,炼制延寿丹可引来可怕的丹劫,你徒儿要如何抵抗?”

    吕家家主吕元闻言,抬头看向天空之中越来越浓郁的天地元气,带着几分好奇地问道。

    唰!

    吕元所问正是众人想知道的,一时间,包括炎在内的所有人都将目光投向了褚玄机。

    “哼!”

    褚玄机冷哼一声,并未回答,而是转身飞向七号别墅。

    显然……他也知道,事到如今,就算知道戒刀、张天师两人是来看笑话的,也不能动手了,否则就是当众给炎难堪。

    而吕家、姜家和正在朝山庄赶来的修炼者,虽然是因为好奇心吸引到这的,但多半也是不相信叶帆可以成功炼制延寿丹的。

    “玄机,今日是你徒儿扬名的大好时机,你为何要赶走他们?”

    炎快步跟上褚玄机,满是疑惑地问道。

    他亲眼目睹过叶帆凭借体内神秘的赤金色皇冠抵抗天劫,压根就没有想过叶帆无法抵抗丹劫。

    在他看来,来观看叶帆炼丹的人越多,褚玄机越高兴才对,而不是将人赶走!

    “他体内那个赤金色皇冠损坏了。”褚玄机语气凝重道。

    “什……什么?”愕然听到褚玄机的话,炎猛地一惊,“那他依靠什么抵挡丹劫?”

    “他在赌那个神秘的赤金色皇冠会在最危急的时刻出现救他。”褚玄机说着,眉头完全拧在了一起。

    “为了帮助自己父亲登顶,不惜以生命当赌注。和他相比,那些所谓的权贵子弟真是无颜活在这世上。”

    再次听到褚玄机的话,炎心中一动,猜到了叶帆这般执着的原因,忍不住叹了口气,道:“只是……这也太冒险了——以此刻天空之中所聚集的天地元气来看,今日的丹劫会异常恐怖,若是他体内那个神秘赤金色皇冠不能及时出现帮他抵抗丹劫,就算你我出手助他,也无济于事!”

    褚玄机沉默不语,心中涌现了几分悔意。

    炎不再多说,凝目看向叶帆。

    逆天行事,名动天下?

    不自量力,自寻死路?

    他在心中暗问自己。

    “嗖嗖嗖嗖嗖嗖……”

    没有答案,一道又一道身影,出现在了翱翔山庄四周的山上,不约而同地将目光投向了叶帆。

    唰!

    叶帆睁开双眼,抬头望天。

    万众瞩目。

    他却没有退路!

    ……

    ……(未完待续。。)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