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五分六合注册 > 五分六合注册 > 极品狂少 > 《极品狂少》正文 550章 眼中钉,肉中刺,大战将起!
    <>天才壹秒記住『→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三日过后,叶远山精神抖擞地出现在了华夏人民大学的校庆典礼上,并进行了简炼的讲话,引爆礼堂,掌声一直不断。。

    当天中午,当叶远山离开人民大学的时候,这则消息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传了出去,在华夏政~坛引起巨大轰动,同时也令得其他五大联盟政~府高度关注。

    这一天,叶家大院门庭若市,客人络绎不绝,有退居幕后的老人,有权势滔天的在位大佬,直到晚上九点过后才消停。

    相比热闹的叶家大院而言,同样门槛不低于红墙大院的白家大院,在这一天却是十分的冷清,白远把自己关在书房里,谁都不见,谁的电话也不接。

    晚上十点的时候,被誉为东海王的白国涛从东海赶回燕京,马不停蹄地赶到了白家大院。

    “国涛书~记,首长从中午到现在没吃没喝,而且谁都不见,你快进去看看。”

    内院门口,白远的秘书见白国涛风风火火地赶来,像是看到了救星一般,连忙迎了上去。

    虽然从中午到现在,很多白家人员求见都被白远拒绝,但他相信白远会见白国涛。

    事实印证了秘书的猜测,白国涛推开书房门后,里面并未传出白远的怒喝声。

    书房里,白远无力地靠在座椅上,像是没有察觉到白国涛的到来似的,双眼无神地看着天花板。

    此刻的他,身上再无半点身居高位、手握生杀大权的气势。反倒是像一个输得一干二净的赌徒,一脸的失魂落魄。

    “爸!”

    看到这一幕,白国涛心头没来由一紧,连忙上前。

    今天中午,叶远山参加华夏人民大学的校庆典礼消息传出之后,他便第一时间给白远打电话,结果白远不接。

    之后,他又打了几个都是如此,无奈之下,只好从燕京赶回来。

    他的目的只有一个:确认这件事情的真实性!

    此刻。白远的状态。让他的心一下沉到了谷底。

    “爸,叶……叶远山真的续命成功了?”白国涛再次开口,声音在颤抖。

    “呼……呼……”

    这一次,白远像是猛然被惊醒了一般。情绪十分激动。呼吸也变得急促了起来。

    只是——

    很快。他恢复了那副死气沉沉的样子,只是无力地点了点头。

    咯噔!

    纵然白国涛已做好了心理准备,但多少还是抱有一丝幻象。此刻,看到白远点头,心头顿时一震!

    “爸,确定是真的?他会不会是在故弄玄虚?”白国涛仍然抱有一丝侥幸心理。

    “我特地让修炼者去感应过他的气息,他的血气很旺,正常情况下,最少还能活五年。”白远无力地说道:“而且,他已透露要参加月底的老干部会议。”

    “呃……”

    再次听到白远的话,白国涛心中最后一丝侥幸彻底被碾压,他努了努嘴,却最终没说出一个字,只是一脸惊骇地看着白远,宛如一尊石雕。

    显然,他很清楚,叶远山多活五年,这意味着什么——豪门的昌盛和家中老人的健康呈正比,未来五年,叶家稳如泰山!

    “都是那个挨千刀的野种!他先是将小洛送进监狱,尔后又接连破坏我们的大计,如今更是要一脚将我们白家踢进深渊……”

    惊骇过后,白国涛的情绪彻底失控了,当着白远的面便嘶吼了起来,“如果没有他,怎么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不行,我们不能就这样束手就擒!”

    “你想干什么?”白远眉头微微皱起。

    “我要让那个野种死!!”白国涛咬牙切齿,恨意凛然。

    “不要乱来,那只会让这个家毁得更快。”白远恢复了几分理智。

    “早也是毁,晚也是毁,苟延残喘有什么意义?”白国涛像是彻底豁出去了,竟然与白远力争了起来。

    “——”

    白远无言以对,自古以来,权力争夺失败的结果都只有一个——胜者为王,败者为寇!

    “唉……”

    沉默片刻,白远无力地叹了口气,“事到如今,你即便想与他玉石俱焚,可能都没有机会了——以势压人,做不到;破坏规则,有炎黄组织在……”

    “嘎吱!”

    这一次,不等白远把话说完,书房门被人推开,白帝背着血饮狂刀,步入书房,杀气腾腾道:“三月之后,青榜大赛,我亲手斩下他的头颅!”

    “对,可以让小帝出手!我记得,那个挨千刀的野种与小帝有一个生死赌约!”

    耳畔响起白帝杀气腾腾的话语,白国涛想到了什么,尔后变得十分激动,“叶文昊不是把那个野种看得比什么都重要么?只要小帝斩了那个野种,叶文昊多半无心恋政,而叶家的叶文海已经离开政~坛,其他人要么年龄不够,要么资历不够,如此一来,叶家只能找阵营里的外人——只要不是叶家人上位,我们就不会输得太彻底!”

    唰!

    白远的瞳孔陡然放大,随后陷入沉思,思考白国涛所说这一切的可能性有多大。

    约莫半分钟后,白远原本暗淡的眸子里迸发出了几分期待:“小帝,你确定可以借助青榜大赛的机会杀了他?”

    “我杀他如宰鸡剁狗!

    白远冷声回应,杀意如潮,宛如杀神降临。

    “小帝,这一战不但关系到你个人的生死,也关系到这个家是否会彻底毁灭,你切忌不可大意——狮子搏兔,也要拼尽全力!”

    听到白帝的话,感受到白帝的杀意和自信。白远暗自松了一口气,然后又提醒道。

    “请爷爷放心,三月之后,我会将他的尸首悬挂在天山之巅喂鹰!”

    话音落下,白帝不再废话,转身离开,留给白远和白国涛二人一个狂傲的背影。

    与此同时。

    燕京,炎黄组织一个秘密基地里。

    “真不知道那个废物走了什么狗屎运,竟然可以炼制出传说中的仙丹,让叶家老爷子起死回生!”

    炎黄组织年轻一辈第一人冷锋。刚刚出关。便听炎黄组织执法队队长洪烈说了这几日的事情,先是有些惊愕,尔后十分不爽。

    “小锋,叶家老爷子起死回生。叶家人上位基本已成定局。你打算怎么办?”洪烈犹豫了一下。还是问出心中最想问的一个问题。

    冷锋闻言,瞬间明白了洪烈的意思,有些遗憾道:“事到如今。就算三月之后我要与他进行生死战,师父多半也不会同意。既然如此,那只能退而其次,击毁他的丹田,让他这辈子沦为废人。”

    “嗯,也只能如此了。”

    洪烈苦涩一笑,然后又想到了什么,道:“你虽不能出手击杀他,但想杀他、能杀他的人可不少。比如白家白帝,武当张天师雪藏的那个武学天才袁风。”

    “嘿,原本以为这个废物也只是去青榜大赛当当绿叶,却没有想到,他竟然成为了这么多人的眼中钉、肉中刺。”

    冷锋戏虐一笑,然后道:“师兄,不提那个废物了,我们来切磋一下,看能否在切磋过程中领悟‘炎黄之怒’第五重。”

    “你若能够领悟炎黄之怒第五重,那么这次青榜大赛,便无人可与你争锋了,除非那几个妖孽可以突破罡气境。”

    洪烈笑着说道,罡气境是一个天堑,自古以来从未有过罡气境之下的修炼者可以越级战胜罡气境强者。

    “罡气境?我突破不了,白帝、姜家和吕家妖孽也不行,那个武当所谓的妖孽袁风就更不可能了!”

    冷锋摇摇头,然后提升气势,准备与洪烈激战。

    与此同时,武当玉虚宫。

    “师父,您不必难过。就算那个姓叶的逆天成功又如何?只要我能够在青榜大赛之中斩杀他,就可以为您挽回颜面!”

    武当派妖孽袁风,见张天师一脸愁容,自信满满道:“他虽然在丹劫之中逆天突破,但也只是让武学修为突破到先天大圆满境界。而他的主要战力来自于术法修为。这也就是说,他的战斗力提升并不多,我绝对可以击杀他!”

    “事到如今,只能如此了。”

    张天师沉吟了一下,道:“为了确保这一战万无一失,为师提前将武当最强大的秘术传授给你。你要在接下来这三个月用心修炼,只要能够练成一点皮毛,击杀那小子没有任何问题!”

    “好,三月之后,我把他的头颅带回玉虚宫!”

    袁风闻言,一阵激动,尔后一脸阴狠地说道,那感觉仿佛叶帆是案板上的鱼肉,可以任由他宰割。

    ……

    西南姜家。

    “小莹,事情有变,我们的计划可能也要跟着变了。”

    姜家婆婆有些无奈地说道。

    “祖奶奶,您的意思是?”姜莹有些不解。

    “邪皇的徒弟逆天成功,让叶家老爷子起死回生,白家与叶家的世俗权力之争,基本要以失败告终。”

    姜家婆婆叹了口气,“原本,我是打算与白家联姻,让你与白帝在一起,从而借助白家在世俗的势力,让姜家重回巅峰。如今,只能放弃这个计划了。”

    “这个废物,真是气死人了!”姜莹一脸气急败坏,恨不得立刻去找叶帆晦气。

    “小莹,如果让你嫁给姓叶的小子,你愿意么?”姜家婆婆犹豫了一下,试探性地问道。

    “什……什么?让我嫁给那个废物??”

    姜莹一下从地上蹦了起来,情绪失控地尖叫道:“祖奶奶,我宁愿死,也不会嫁给那个废物!他连给白帝哥提鞋都不配!!”

    “唉……”

    尽管早已料到这个结果,但姜家婆婆依然叹了口气,然后提醒道:“既然你不愿意,那就算了。不过,为了姜家的未来,你在青榜大赛中若是遇到姓叶的小子,不可伤他。”

    “祖奶奶……”

    姜莹一脸不愿意,似乎铁了心要亲手教训叶帆。

    “这是家令,不得违背!”姜家婆婆冷声打断,“何况,要对付他,也轮不到你出手!”

    “那我就在场下,看白帝哥把他虐成狗,斩下他的头颅!”

    姜莹冷冷一笑,让那张原本精致的脸蛋邪气十足,将她如同蛇蝎一般的心肠展现得淋漓尽致。

    ……

    天山。

    一座雪山之上,得到菩提无音传承的苏琉璃,并未像往日那般,静心修炼,而是站在悬崖边上,与菩提无音并肩而站,眺望着东方。

    自从上次与叶帆擦肩而过后,她便请求菩提无音每隔五天给她说一次叶帆的情况。

    为了能够让苏琉璃静心修炼,菩提无音答应了苏琉璃的请求,此刻正在给苏琉璃说叶帆逆天炼制出延寿丹,让叶远山起死回生的事情。

    “师父,也许我太心急了。”

    听完菩提无音的叙说,苏琉璃语出惊人。

    “何出此言?”菩提无音不解。

    “自从我认识他以来,他从不做没把握的事情,就好比这次逆天而为炼制传说中的仙丹。”

    苏琉璃黛眉弯弯,嘴角微翘,露出两个可爱的小酒窝,情意浓浓地眺望着东方。

    菩提无音心中一动:“你是说,他既然敢向白帝发起生死挑战,有必胜的信心?”

    “嗯。”

    苏琉璃眨巴着灵动的大眼睛,眉目之间再无担忧,有的只是期待,期待叶帆冠绝青榜大赛。

    “不可能。”

    菩提无音摇了摇头,“虽然我不知道他为何能够成功炼制传说中的延寿丹,并且展现出相当于同境界修炼者近百倍的修炼速度,借助丹劫突破先天大圆满境界。但他主要的战力来自于术法,武学修为突破对他的战斗力提升微乎其微。他想击败白帝,很难很难,除非……”

    “我相信他可以做到。”

    苏琉璃一脸坚定地打断菩提无音的话,“所以,我决定将白帝留给他自己解决。”

    “如此说来,那你确实心急了,若是等你自行修炼到先天境界,再接受我的传承,效果会更好,所受的痛苦也会少得多。”

    菩提无音闻言,并未反驳,只是苦笑,苏琉璃虽然成功接受了传承,但也承受了常人无法想象的痛苦,甚至可以用生不如死来形容。

    苏琉璃突然想到了什么,话锋一转:“我忽然想到您刚才说的一件事,也许也不算心急。”

    菩提无音不明所以:“琉璃,你这又是什么意思?都快把我绕糊涂了。”

    “虽然我把白帝留给他,但可以为他扫平障碍啊。”

    晚风吹过,雪花飞舞,苏琉璃脸上的动人笑容荡然无存,取而代之的是一脸寒意,“比如那个所谓的姜家妖孽,竟敢去翱翔山庄看他的笑话。若是青榜大赛遇到我,我不介意一巴掌把她扇下擂台,让她体验被人笑话的滋味!”

    ……

    ……

    ps:抱歉,更新晚了~

    。(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w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