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五分六合 > 都市小说 > 极品狂少 > 《极品狂少》正文 568章 开战!
    第二天早上,时间尚未到八点,天山剑派广场便人满为患,观看比赛的修炼者人数增加了不少,其中不乏一些老一辈高手,他们都是特地在十强循环赛之前赶过来的。

    和淘汰赛不同,十强循环赛的比赛不是同时进行,而是一场一场地进行。

    因为只有一场比赛,广场上只搭建了一个临时的擂台,位于广场中~央。

    擂台四周是观众席,唯有各大门派、修炼世家的代表、绝世强者和参赛选手才能入座,而其他那些修炼者则只能站在观众席外围。

    临近八点钟的时候,各大门派、世家的代表,带着各自的弟子来到观众席,按照事先安排好的位置入座。

    因为此次青榜大赛的种子选手强得离谱,为了最大程度地避免比赛之中出现死伤情况,确保可以随时终止比赛,十强循环赛都由裁判组组长古云担任裁判。

    八点钟的时候,身为裁判组组长的古云准时出现在擂台之上,拱手向四方示意,然后便直接进入主题,开门见山道:“下面,进行第一场循环赛,武当派袁风对阵巫门巫子!”

    “嗖——”

    随着古云的话音落下,袁风便手持高级法器太乙拂尘,纵身一弹,宛如一支利箭,顷刻之间便跃上了擂台。

    而巫子则是在众人的注视中,缓缓走向擂台。

    “你们说,袁风和巫子两人谁会胜出?”

    “巫子吧,他的术法修为很强,幻术流已登峰造极,让人无法抵挡。”

    “我认为是袁风,他不但手持武当派高级法器太乙拂尘,还学会了武当派秘书《太乙玄法》,一旦出手,巫子根本抵挡不了。”

    比赛尚未开始,场外便引发了热议,有人看好袁风,有人看好巫子,好不热闹。

    “叶兄,你认为这场比赛会是什么结果?”

    观众席上,吕战与叶帆分别坐在褚玄机和吕元身旁,挨在一起,吕战一如既往地发扬了八卦精神。

    “这场比赛应该会很快分出胜负,胜负就在一念间,袁风应该无法抵挡巫子的幻术攻击。”

    叶帆做出判断,淘汰赛时,他曾与巫子有过试探性的交手,巫子的幻术流造诣相当不俗,只是他的武道意志太过强大,根本无法撼动。

    “嘿!”

    听到叶帆的话,不远处的武当派掌门张天师冷笑了一声,似乎在嘲笑叶帆的愚昧无知。

    对此,叶帆没再说什么,只是看向擂台。

    擂台上,袁风和巫子相对而站,相聚百米。

    百米距离,罡气境强者瞬间便可抵达,罡气之下修炼者几乎没人可以瞬间抵达,算是安全距离。

    身为裁判的古云,御气漂浮在空中,宛如仙人降世,看得外围那些修炼者好不羡慕。

    “比赛规则想必你们都清楚了,我就不多说了,三个呼吸准备时间。”

    古云漂浮在空中,看着两人,一脸严肃地说道。

    “开始!”

    三个呼吸过后,古云沉声宣布比赛开始。

    袁风刚想起身,先发制人,发动近身战,突然发现自己像是陷入泥潭,身子剧烈颤抖,一脸挣扎的模样。

    幻术攻击!

    如同叶帆所预料的一样,比赛一开始,巫子便催动了幻术攻击!

    擂台之上,袁风的表情变化不定,他的脑海里浮现出了一副让他痛不欲生的场景——叶帆夺走他的法器太乙拂尘,击毁他的丹田,将他踩在脚下!

    “不……这不是真的!”

    幻象如同真实发生,十分逼真,袁风痛苦地哀嚎、挣扎,结果非但没有走出幻境,反倒是因为心神失守,彻底陷入幻境,无法自拔,整个人像是丢失了灵魂一般,双目无神地站在原地。

    “巫门巫子,胜!”

    看到这一幕,古云沉声宣布比赛结果。

    巫子闻言,对着古云鞠躬,然后直接退场。

    而袁风则是从幻境中苏醒,不过依然有些恍惚,尔后见巫子朝场下走去,像是明白了什么,脸色狂变,大声嘶吼:“我没有败!我可以破了他的幻术!我……”

    “在你陷入幻境的时间里,他可以轻松杀死你。”古云面无表情地打断袁风的嘶吼。

    “啪——”

    袁风闻言,气急败坏地跺碎了脚下的地面,很不甘心。

    而武当掌门张天师则是一脸铁青。

    刚才叶帆认为袁风必败的时候张天师冷笑嘲讽,此刻结果出现,张天师像是吃饭的时候吞下一只苍蝇一般,难受至极!

    “武当派袁风警告一次,若是再因输掉比赛破坏擂台,取消后面比赛资格!”

    古云寒声道,尔后不再去看袁风,“接下来进行第二场比赛,炎黄组织冷锋对阵暗门夜黑。”

    “咝~”

    听到古云的话,察觉到古云话语中的怒意,袁风如梦初醒,没敢再叫嚣,而是一脸不甘地跳下擂台。

    与此同时,冷锋纵身一弹,一步跃出去数十米,直接登上擂台。

    “不愧为可以白帝争锋的妖孽,冷锋的实力确实很强。”

    冷锋的强大表现,顿时引起一片惊呼。

    夜黑见状,眉头一挑,身形一闪,化作一道幻影,掠上擂台。

    他虽然用了三步,但速度极快,就算和冷锋相比,也相差不了多少。

    “冷锋身为炎大师的传人,学到了《炎黄拳》的精髓,战争之意领悟很深,一旦战斗起来宛如一架战争机器,所向披靡。夜黑修炼刺客之术,速度不俗,擅长寻找对手漏洞,一击致命,但多半破不了冷锋的防御。”看到两人登台,吕战做出预测。

    “嗯,擂台之战无法发挥夜黑的优势,在冷锋提前防备的前提下,的确很难破除其防御。”

    叶帆点头赞同,旋即话锋一转,又道:“但若是现实之中,夜黑对冷锋实施暗杀的话,还是有一定成功率的。”

    唰!

    再次听到叶帆的判断、点评,观众席上,不少门派、世家的代表纷纷侧目,眼眸之中异彩连连。

    显然……他们都认同了叶帆的话——夜黑的确不适合擂台战,更适合暗杀!

    如同吕战所预判的一样,比赛一经开始,冷锋便催动罡气护体,尔后打出蕴含战争意境的《炎黄拳》,宛如一尊古代战场浴血厮杀的猛将,势不可挡。

    夜黑虽然凭借身法速度周旋,并抓住了两次冷锋的漏洞进行攻击,但因为攻击力不够,无法击破冷锋的防御,最终被冷锋压制。

    若不是古云在关键时刻出手,打出一道罡气,化解冷锋的杀招‘炎黄之怒’,夜黑多半要重伤飞下擂台。

    “擂台之战我不是你的对手,但我会在比赛之后,在现实中与你进行一次比试,希望你能够提前防御。”

    果不其然,叶帆的判断得到了证实,夜黑虽然输了比赛,但不沮丧,反倒是很不服气,欲要在现实中对冷锋实施暗杀。

    “下一次,可没有古长老为你抵挡。”

    冷锋冷冷一笑,转身跃下擂台,依然是一步。

    夜黑微微眯眼,眼中杀机一闪而过,却没再多说什么,同样离开了擂台。

    古云并未阻拦二人的现实约战,而是再次看向观众席:“下面进行第三场比赛,刀王传人白帝对阵姜家姜莹。”

    “嗖——”

    随着古云的话音落下,白帝猛地弹地而起,血气沸腾,涌出体外,将其笼罩在其中,宛如一团血雾,身上弥漫着可怕的杀气,让人不寒而栗。

    面对杀气腾腾的白帝,姜莹并不畏惧,而是笑吟吟地登台道:“白帝哥哥手下留情哦!”

    白帝闻言,并不回答,但却收敛了身上的杀意。

    “白帝之前的比赛可是遇神杀神,遇佛杀佛,一身杀气滔天,却在姜莹面前收敛杀气,这有点不对劲啊。”

    “据说姜家要与白家联姻,原以为是有人造谣,如今看来,想必是真的。”

    姜莹的轻松笑容,白帝的反常表现,让外围那些观战的修炼者一阵热议,也让观众席上各大门派、修炼世家的代表暗暗沉思。

    显然,他们都清楚,古修炼世家姜家和世俗帝王世家白家联姻的意义所在!

    仿佛为了印证众人的猜测一般,比赛开始后,白帝罕见地没有全力出刀,而是将实力压制在姜莹能够承受的范围。

    一时间,擂台之上刀光剑影,铿锵作响,两人身形飘忽不定,顷刻之间便战了十个回合。

    “白帝哥哥实力冠绝年轻一代,小莹不是对手。”

    十个回合过后,姜莹与白帝的身影分开,主动认输。

    白帝闻言,一声不吭,直接跃下擂台。

    而姜莹则是抬头挺胸,像是一只骄傲的孔雀一样,在台上炫耀——炫耀白帝可以为她手下留情!

    “古云大师,我不是叶帆的对手,就不装模作样地上场比试了,直接进行第五场吧。”

    稍后,当姜莹一脸骄傲地看向苏琉璃时,苏琉璃站起身,对着古云行礼。

    唰!

    擂台之上,原本一脸自豪、骄傲的姜莹,听到苏琉璃的话后,像是被当众抽了一记耳光似的,气得浑身哆嗦,脸色发紫。

    她主观地认为苏琉璃是为了针对她,故意这般做的,当下恼怒地盯着苏琉璃,想说什么,但又无力反驳,就像是一只被拔了毛的孔雀站在台上,无比丑陋。

    而叶帆则是忍不住暗暗叹了口气。

    虽然苏琉璃一直没有说为什么会在没有进行足够磨练,积攒丰富的战斗经验便来参加此次青榜大赛,但他怎能不知苏琉璃的心意?

    “果不其然,佛门至尊传人和邪皇之徒不进行战斗。”

    “佛门至尊传人虽然战斗经验极度缺乏,但境界和实力在那摆着,难道真的不如邪皇之徒?”

    “你傻啊,她明显是要当众抬高邪皇之徒!”

    “没错,外界传言,佛门至尊传人在皈依佛门之前,便与邪皇之徒认识。甚至,还有人说,她是受了邪皇之徒的情伤,才皈依佛门。在这种情形下,她这样做,并不让人吃惊。”

    虽然很多人都猜测苏琉璃不会和叶帆一战,但见苏琉璃连擂台不上,便主动认输,还是引发了一阵躁动。

    “苏琉璃,你这么做,不但是在丢佛门的脸面,更是在亵渎佛祖!”

    稍后,不等古云开口,一道声音陡然炸响,将所有声音压了下去。

    观众席上,独自前来参赛的释永生,猛地站起身,愤怒地盯着苏琉璃。

    “你能代表佛门还是佛祖?”

    苏琉璃冷声回应,释永生一而再、再而三地挑衅,让她有些恼火。

    叶帆也是微微眯眼,望着释永生。

    “我虽代表不了佛门和佛祖,但也不允许你如此亵渎佛祖——明天,我会清理你这个佛门孽障!”

    释永生大义凛然地说道。

    “秃驴,没有明天了,吕爷这就让你滚回少林!”

    吕战腾地一下从座位上掠起,两步跃上擂台。

    ……

    ……

    ps:第一更!

    。r1152

    s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