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56小说 > 都市小说 > 极品狂少 > 《极品狂少》正文 592章 叶帆战白帝 一
    白帝冲击罡气入门境成功!

    这个消息,一经传出,便引起了巨大轰动,然后以无法想象的速度,传遍了整个华夏修炼界!

    年轻至尊白帝!

    一夜过后,白帝不再是绝代双骄之一,而是成为了唯一的至尊!

    至于早一步迈入罡气入门境的苏琉璃,因为是依靠得到菩提无音的传承,被认为是不劳而获,不被认可。

    昨晚,当这个消息传出之后,那些之前押注白帝胜的人,均是要追加投注,而那些押叶帆胜的人,纷纷改压白帝!

    面对这样的局面,开设赌局的修炼者,第一时间改变了盘口,只接受押注叶帆,不再接受押注白帝,而且将叶帆胜的赔率调到了1赔5。

    然而——

    饶是如此,整整一夜,都没有一个人去押注叶帆!

    因为,所有人都认为,随着白帝冲击罡气入门境成功,叶帆与白帝的生死大战,将会变得毫无悬念!

    “靠,如果知道白帝冲击罡气入门境成功,我就多押点精石了,稳赚不赔啊!”

    这一夜,天山剑派广场随处可以听到这样的抱怨,抱怨之人都是一开始押注白帝获胜的,后悔押注太少了。

    “妈~的,这个消息为什么不早点传出来,害得老子要输十块精石!”

    同样,还可以听到这样的抱怨,抱怨人数虽少,但怨气更浓,他们都认为自己的押注打了水漂。

    尽管这场比赛在那些特地前来观看比赛的修炼者看来,已经毫无悬念,但第二天天亮过后,天山剑派广场的观众。不减反增——不少修炼者连夜赶到了天山剑派。

    这一切,只因为,他们想见识一下。罡气入门境下无敌的白帝,突破罡气入门境之后。将会强大到何种程度!

    早上七点的时候,天上剑派广场便是人山人海,一眼望去,到处都是人影,广场中~央的擂台,被围得水泄不通。

    “原本认为这是一场针尖对麦芒的比赛,谁知道到最后依旧还是毫无悬念。”

    “是啊,白帝既然冲击罡气入门境成功。那么年轻一代之中再无人可以和他争锋了,包括佛门至尊的传人!”

    “不要说年轻一代,就算是老一辈的罡气入门境强者,也未必敢说可以战胜突破后的白帝——他一旦突破,就算无法成为罡气入门境修炼者中的霸主,但绝对不会相差太远。”

    比赛尚未开始,广场上的修炼者交头接耳,议论纷纷,但几乎都是在议论白帝,浑然忘记了之前屡创奇迹的叶帆。

    “和白帝同处一个时代。真是一种悲哀!”

    “是啊,以白帝的天赋和现在的成就,就算放在古修炼界。天地元气充裕的时候,都称得上天才!”

    不光是广场上那些观看比赛的修炼者,观众席上,那些提前抵达的参赛选手,也是在议论白帝,言语之中充斥着羡慕嫉妒恨。

    “你们说,邪皇真的会当众自裁吗?”

    在广场上那些修炼者和观众席上的参赛选手议论白帝的时候,提前抵达那些强者,则是对禇玄机是否会当众自裁更感兴趣。

    关于这一点。没有统一的答案,有强者认为禇玄机。为了捍卫绝世强者的尊严,会履行承诺。还有强者则是认为,禇玄机不但会出尔反尔,而且很有可能会出手救下叶帆,将所谓的强者骄傲拿去喂狗!

    但——

    他们有一个观点是惊人的一致——这一战,叶帆必败无疑!

    “快看,邪皇出来了!”

    七点三十分的时候,禇玄机突然出现在天山剑派上空,御气飞向西边。

    “邪皇要干什么?”

    “这还用说,当然是提前离开好了。这样一来,他的徒弟就算违背约定,放弃与白帝的生死战,他不在现场,可以避免尴尬!”

    禇玄机的离开,引起现场一片热议,绝大部分人都认为禇玄机要提前离开。

    结果,三分钟后,禇玄机给了那些人一个响亮的耳光——他去而复返,御气来到了观众席。

    飘然落地后,禇玄机没有在意周围那些人的怪异目光,而是皱着眉头,若有所思地盯着西边的天际,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玄机兄,你刚才去西边做什么?”

    很快的,吕家家主吕元御气落在禇玄机身旁,有些疑惑地问道。

    “闷得慌,活动了一下筋骨。”禇玄机收回目光,随口回道。

    耳畔响起禇玄机的话,吕元基本可以肯定禇玄机在撒谎,但他很识趣地没有打破沙锅问到底,而是转移话题问道:“玄机兄,白帝那小子冲击罡气入门境成功,随时可以突破罡气入门境,拥有罡气入门境的战力。但我看你好像一点也不担心的样子,想必是对爱徒信心十足?”

    唰!

    虽然吕元的声音不大,但在场的都是修炼者,听得一清二楚,他们立即将目光投向了禇玄机,等待禇玄机的答复。

    “一会便知结果。”

    禇玄机一如既往,并未正面回答,也没有当众吹嘘叶帆什么,而是让事实证明一切。

    难道邪皇之徒还有机会?

    邪皇之徒能倚仗什么抗衡突破罡气入门境的白帝?

    尽管禇玄机没有正面回答这个问题,但他那一脸坦然、镇定的姿态,等于在向所有人释放一个信号——他对叶帆信心十足!

    这让包括吕元在内的所有人,疑惑不已。

    疑惑之余,吕元虽然恨不得想从禇玄机口中得知内幕,但最终还是忍住没有再问什么,而是坐在禇玄机身旁,与众人一同等待比赛的开始。

    随着时间的流逝,观众席上的人越来越多。

    后面来的那些人,无论是年轻一代的参赛选手,还是诸多强者。看到禇玄机独自一人,一脸镇定地坐在观众席上,纷纷侧目。惊诧不已。

    对此,禇玄机毫不在意。没有去看任何人一眼,只是偶尔会瞥一眼西边的天际,同时释放着强大的意念,感应着周围的一切。

    “邪皇之徒来了!”

    七点五十分的时候,叶帆带着楚姬、苏琉璃等人从天山剑派走出,立刻引起了众人的关注。

    “小屁孩,你这次可是风光无限啊,你小姨我当年参加青榜大赛决赛的时候。观众连现在的三分之一都没有!”

    眼看偌大的广场人满为患,楚姬笑着打趣道。

    “唉,我什么时候才能像叶帆哥这样,只要战斗便能吸引众多观众啊?”苏锦帝一脸渴望地说道。

    “锦帝啊,莫急,只要你跟哥好好修炼,有朝一日绝对会名动华夏修炼界!”

    吕战亲切地搂着苏锦帝的肩膀,信誓旦旦地说道。

    如同苏琉璃之前所预料的一样,吕战和苏锦帝就像是多年未见的亲兄弟一样,一见如故。很快便称兄道弟了,恨不得打娘胎里就认识。

    “战哥,不吹牛~逼你头疼啊?你自己都吸引不了这么多人观战。我跟你修炼有毛的前途。”苏锦帝撇了撇嘴,完全不信吕战所说。

    “——”

    吕战一头黑线。

    “不过,倒是有一个途径。”苏锦帝灵机一动,又想到了什么。

    “什么?”

    吕战好奇地问,而叶帆等人则是因为深知以苏锦帝的秉性,绝对是狗嘴里吐不出象牙,一点也不好奇。

    果不其然,苏锦帝接下来一句话,印证了叶帆等人的判断:“战哥。若是我能继承你老太爷的传承,得到他的所有修为的话。我想可以做到你说的那样!”

    “……”

    吕战气得嘴角抽搐。

    而叶帆等人虽然判断出苏锦帝狗嘴里吐不出象牙,但也被这话雷到了。哭笑不得。

    “邪皇之徒看上去很轻松啊,一点也不像参加生死大战的样子,真是太奇怪了。”

    “确实很奇怪,难道他真的可以抗衡罡气入门境的白帝?”

    眸子里呈现出叶帆与楚姬等人谈笑风生、一脸轻松的样子,现场再次一片哗然!

    “比赛尚未开始,赌局依然有效,如果有谁认为邪皇之徒可以赢下比赛,现在还可以下注,赔率依然为1赔5,有多少接多少!”

    就在这时,一名头发花白的老者一下跃上擂台,大声喊道,顿时将所有声音都压了下去。

    他不是别人,正是此次青榜大赛的庄家,来自华夏修炼界最知名的‘赌门’,是赌门的一名长老!

    “花老,你也太黑了吧,这个时候还想诱骗我们下注。”

    “就是,邪皇之徒摆明了是有输无赢,有死无生,你这不是坑人么?”

    短暂的沉寂过后,人群之中很快便有人出声讨伐赌门长老,认为其不厚道。

    “非也非也,难道你们没有看到邪皇前辈和他的爱徒,都表现得很镇定么?他们为什么会镇定呢?这表明,他们对于这场比赛信心十足……”花老口若悬河,像是大灰狼在引诱小绵羊。

    只是——

    他的话很快便被人打断:“花老,既然你都这么说了,那我们现在押注白帝如何?”

    “是啊,如果你让我们押白帝,我们立刻将全部身家压上!”

    “咳咳……现在只接受邪皇之徒叶帆的押注!”

    眼看被众人当众拆穿小心思,饶是花老脸皮很厚,也不禁有些尴尬,只好假装咳嗽打断。

    “赌门花老,你确定押多少接多少?”

    这一次,不等那些押注的修炼者讨伐花老,吕战突然开口了,声音洪亮,响彻全场。

    “确定!”

    花老心中大喜,大声回应,同时扫向吕战,问道:“吕家天才,据说你和邪皇之徒叶帆是莫逆之交,为了支持他,怎么也是大手笔吧——你押多少?”

    “一万块精石!”

    在所有人的注视中,吕战伸出一根指头,缓缓开口,声如闷雷,“我压一万精石在我兄弟叶帆身上!”

    哗然!

    吕战的话一出口,现场顿时沸腾了!

    对于实力达到一定境界的修炼者而言,世俗之中的货币已经没有任何意义,他们要么以物换物,要么用精石购买一些所需品。

    一般而言,一名修炼者拥有十块精石就算富有了,有一百块精石便是修炼界的土豪,一千块便是巨富!

    至于一万块精石……

    那相当于到世俗之中的财团!

    吕战一下拿出一万块精石,这带给众人的震撼可想而知?!

    “你……你确定??”

    擂台上,花老感觉自己的心在颤抖,说话都不利索了。

    “吕家的产业虽然不算大,但拿出一千块精石也算不上困难。”

    吕战递给吕元一个‘我办事你放心’的眼神,底气十足地说道。

    “好,好,好,这一万块精石,赌门接下了!”

    花老激动得浑身乱抖,仿佛已经一万块精石到手了。

    “花老,你还接受押注么?”

    下一刻,楚姬也开口了,声音婉转而洪亮,让所有人听得一清二楚。

    “魔后,据说叶帆是你外甥,不知道你要在他身上押多少?”花老笑得眼睛都眯成一条缝隙了。

    “押我自己!”

    楚姬语出惊人,“如果我亲爱的外甥输了,我便是你们赌门的人,任由处置——你看值多少??”

    没有回应。

    下一刻。

    包括花老在内,几乎所有人都被惊得目瞪口呆。

    “邪皇之徒到底凭什么战胜罡气入门境的白帝??”

    唰!

    下一刻,他们不约而同地将目光投向了楚姬身旁的叶帆,忍不住暗问自己。

    ……

    ……(未完待续)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