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56小说 > 五分六合官网 > 极品狂少 > 《极品狂少》正文 593章 叶帆战白帝 二
    察觉到那一道道诧异的目光,叶帆的表情看上去依然十分的轻松,那感觉仿佛不是来参加生死大战的,而是像来观看比赛的。

    叶帆镇定自若的表现和轻松的表情,让众人心中的疑惑更浓,但又想不出叶帆的倚仗所在。

    “花长老,据我所知,赌门号称没有不敢接的赌约,难不成今天要破例了?”

    楚姬再次开口了,昨日她已经见识了叶帆的强大,坚信叶帆必胜。

    “咳咳……魔后,你大名鼎鼎,是许多人心中的梦中情人,价值无法估计。你用自己当赌注,我实在没法估算到底值多少精石。”

    尽管花长老认为叶帆绝对不是突破罡气入门境的白帝的对手,可是当他再次听到楚姬的话后,信心却是动摇了。

    心中有个声音告诉他,如果叶帆真的一点倚仗都没有,必败的话,那么吕战绝不可能在赛前这般豪赌,楚姬更不会将自己当成赌注!

    这一切,让他不敢贸然接下楚姬的赌注,而是选择了间接拒绝。

    “咯咯……花长老,看来你怕了。”

    楚姬闻言,露出了招牌式的迷死人不偿命的笑容,却不再坚持继续下注。

    因为,对她而言,下注赚取精石是次要的,为叶帆造势才是真正的目的!

    “——”

    面对楚姬的激将,花长老聪明地选择了沉默。

    难道今天的生死大战还有悬念?

    如果说,刚才吕战和楚姬的所作所为,让众人只是初步怀疑叶帆有实力和突破罡气入门境的白帝一战的话,那么,此时此刻,几乎所有人都隐隐觉得。这场生死大战应该不会像他们预料中的那般简单!

    这让他们对即将开始的叶白之战,更加期待了!

    稍后,在众人满是疑惑地注视下。叶帆在楚姬等人的陪同下,来到观众席。坦然入座,等待白帝的到来。

    呼!

    呼!

    八点钟的时候,两道气流从天山剑派上空出现,朝着广场中~央的擂台呼啸而来。

    其中一道气流,隐隐泛着红色,气流之中,白帝背着血红的血饮狂刀,一头长发随风飘舞。血红的眸子光芒四射,死死地盯着观众席上的叶帆,丝毫不掩饰自己的战意与杀意!

    另外一道气流之中,姜莹挽着姜玉蓉的胳膊,一脸冷笑地盯着观众席上的叶帆、禇玄机和苏琉璃,像是在看三个死人。

    唰!

    顷刻之间,两道气流来到观众席上空,戒刀、姜玉蓉和姜莹,飘然落下,而白帝则是纵身一跃。凌空跃向擂台,速度快若闪电。

    啪!

    一声脆响,白帝落地。脚下地面出现一道道裂痕,密密麻麻,宛如一张蜘蛛网。

    “叶家杂碎,上来受死!”

    旋即,当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在白帝身上的时候,他目光如刀一般盯着叶帆,率先开口,声音洪亮,响彻整个天山剑派广场。

    话音落下。白帝整个人被浓郁的血气笼罩,身上的战意和杀意彻底爆棚。宛如一把锋利的宝刀出鞘,更像是一尊战神降临。给人一种天上地下唯我独尊的气势!

    好强的气势!

    感应到白帝那由内而外所流露出的无敌气势,包括观众席上的诸多强者在内,纷纷变色。

    唰!

    稍后,众人不约而同地将目光投向叶帆,想看叶帆的反应。

    观众席上,叶帆缓缓起身,一脸无惧,面色平静如水。

    “叶帆,你确定要与白帝进行生死之战么?”

    不等叶帆动身登台,古云起身开口了。

    虽然他看得出,这一战已经无法避免了,但身为此次青榜大赛的裁判长,他必须要履行自己的职责,把该走的程序走了。

    “是。”

    叶帆轻轻点头,声音不大,却能让所有人听得一清二楚。

    “既然如此,那接下来这场比赛将不设置裁判,你们双方各凭本事,生死有命。赛后,无论哪一方胜出,另一方都不得进行报复,否则,炎黄组织将给予严厉惩罚!”古云再次开口,表情严肃,声音铿锵有力。

    “古长老,你多虑了,这一战过后,不但叶家杂碎要死,他师傅禇玄机也要当场自裁,报复之事无从说起。”

    白帝开口回应,自信而霸气,甚至用一种平视的目光看着古云,俨然已把自己当成了和古云一个级别的强者。

    “请古长老放心,我会严格遵守炎黄组织关于生死之战的规定。”

    和白帝不同,叶帆没有表现出丝毫的狂傲,而是对古云十分客气。

    “好,请叶帆上台!”

    眼看双方没有异议,古云不再废话,准备等叶帆登台后,宣布比赛开始。

    “等等。”

    古云的话音落下,叶帆刚要动身,却见一旁的楚姬站了起来,一脸冷笑地盯着戒刀道:“我师父为了表明绝不会插手干预这场生死大战,不惜当众宣布要赌上自己的性命。而刀王,你却连个屁都不放一个——你是想出手干预比赛不成?”

    “混账,这里没你说话的份!还有,让你师父多教教你如何尊重前辈!”戒刀脸色一变,冷冷回应。

    “你连正面回答都不敢,看来的确是有这样的心思了。”楚姬讥讽一笑。

    “用得着我师父插手么?”

    这一次,不等戒刀开口,白帝便沉声还击楚姬。

    “孩子,你是这样认为的,但你师父可不那样认为啊。依我看啊,他是对你没有信心,否则早就像我师父一样,坚信自己的徒弟胜利而不惜赌上性命了!”

    楚姬不屑一笑,她已得知了禇玄机赌上性命的事情,自然不能白白便宜了戒刀,故而特地在赛前进行刺激、激将。

    不得不说,有着魔后之名的楚姬,情商一绝,她这一开口,等于将戒刀逼上了绝路——如果戒刀不敢赌上自己的脑袋的话,那表明是对白帝没信心的!

    “没信心?真是笑话!”

    果不其然,戒刀别无选择,只好硬着头皮跳进楚姬挖的坑,冷声道:“如果我徒儿白帝这一战败给,我自裁天山!”

    “好,好,好,大家伙作证啊,免得戒刀老匹夫耍赖。”

    楚姬目的达成,故意大声提醒,而后转移目光,看向戒刀身侧的姜莹,“姜家小屁孩,你呢?”

    “你……你什么意思?”

    姜莹怒目相瞪,她虽年龄小于楚姬,但自认为实力不弱于楚姬,怎能容忍楚姬称呼她为小屁孩?

    “我的意思很简单啊。佛门至尊传人喜欢我家外甥,为了回击世人的质疑,敢赌上自己的性命,与我家侄儿共生死。”

    楚姬故意刺激道:“而你口口声声说喜欢你白帝哥哥,却不相信他能够获得比赛胜利。依我看啊,你对他的喜欢比妓女的贞操还要廉价啊……”

    “你……你胡说!”姜莹勃然大怒,“谁说我不相信白帝哥哥?”

    “既然相信,为何不敢赌命?”楚姬冷笑。

    “小莹……”

    不知为何,看到楚姬要激将姜莹赌命,原本对白帝信心十足的姜玉蓉,有一种心惊肉跳的感觉,下意识出口阻止姜莹。

    然而——

    不等姜玉蓉后面的话说出口,姜莹便怒气冲冲道:“赌就赌,我有什么不敢的?若这一战,白帝哥哥败了,我陪他死!”

    “好,有魄力,我喜欢。”

    楚姬闻言,笑着拍了拍叶帆的肩膀,道:“好了,好侄儿,小姨又给你拉来两个给白家小屁孩陪葬的,你可以上去赐他一死了!”

    “呃……”

    眼看楚姬三言两语,便逼得戒刀、姜莹纷纷为了白帝赌上性命,众人一阵愕然。

    愕然过后,擂台外围那些修炼者和观众席上的参赛选手,乃至诸多强者,都暗中感叹,魔后之名果然名不虚传,坑人没商量。

    嗖!

    叶帆没有废话,脚下一晃,身子一掠,两步登上擂台,与白帝相距百米而站,迅速收敛心神,将自己的精气神调整到最佳状态。

    “昨天,我对你说,如果你不能给我带来新的惊喜的话,这一战将没有任何悬念。”

    “今天,情况有变——无论你是否能给我带来惊喜,这一战的结果已经注定!”

    看到叶帆上台,白帝第一时间锁定叶帆的气息,目光如电一般盯着叶帆,一副掌控全局的姿态,“但……我可以给你一次展现极限战力的机会,让你败得心服口服。”

    “我也对你说过,今天,我会按照预订,取你的脑袋!”

    叶帆开口回应,声音不大,却足以让所有人听到。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白帝闻言,像是听到这个世上最冷的笑话一般,仰天狂笑,而后死死盯着叶帆,“你凭什么?”

    “就凭我在同境界,杀你如宰鸡!还凭我,越级杀你毫无悬念!”

    叶帆陡然暴喝,声如虎啸,像是要将广场上空的乌云震散似的。

    这一刻。

    他不再低调!

    他要用最霸气的方式将白帝虐成一条死狗!!

    ……

    ……(未完待续)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