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56小说 > 都市小说 > 五分六合 > 《极品狂少》正文 599章 年轻至尊,愿赌服输
    白帝突破罡气入门境后,战力暴涨,本以为可以突破叶帆的压制,结果却无法抵挡叶帆一招,最终被叶帆一脚跺碎脑袋……

    这个结果,出乎了所有人的预料!

    就连对叶帆信心十足的褚玄机、楚姬和苏琉璃等人,也是惊讶不已。

    一时间,偌大的天山剑派广场,再次安静了下来,所有人都不约而同地看着擂台。

    擂台之上,叶帆傲然而立,一身长袍血迹斑斑,表情依旧平静如水。

    那感觉仿佛对他而言,斩杀白帝,是一件顺理成章的事情,并没有太大的情绪波动。

    没有在意一道道震惊的目光,叶帆将脚从白帝爆裂的头颅上挪开,朝擂台下方走去。

    “白帝突破罡气入门境后,战力堪比罡气入门境的霸主,却无法抵挡邪皇之徒的一击,实在是让人难以置信。”

    “是啊。邪皇之徒不但打破了千古定律,而且更加夸张,是名符其实的年轻至尊!”

    看到叶帆的举动,众人先后从震惊中回过神,其中广场上那些观战的修炼者,议论纷纷,兴奋不已。

    “原本以为和白帝同处一个时代才是悲哀,如今看来,与邪皇之徒叶帆同处一个时代才是真正的悲哀!”

    观众席上,一名参加此次青榜大赛的修炼者,发出了这样的感叹。

    其他那些参加此次大赛的修炼者闻言,几乎都是沉默点头,感到一阵深深的无力。

    因为,在他们看来,叶帆比白帝妖孽多了——要追赶叶帆,已经没有任何希望!

    “以前曾天真的认为。输给他只是麻痹大意,如今看来,是多么的讽刺啊。”

    萧瑟狼也忍不住开口了。他曾输给叶帆,却不甘心。后来在青榜大赛上再次输给叶帆,本以为看清了与叶帆的差距,如今看来,却是一个笑话——叶帆远比他想的更加强大!

    冷锋沉默不语。

    如果说所有参赛选手之中,谁最清楚叶帆的战力有多么恐怖,他绝对算是最有发言权的一个!

    昨天,叶帆尚未突破半步罡气境,且未动用极限战力。便打得他毫无还手之力,今日,叶帆突破后,战力狂飙,要杀他跟捏死一只蚂蚁没有任何区别!

    想到赛前,信誓旦旦答应洪烈,要教训叶帆出气,冷锋恨不得立刻找个地缝钻进去。

    这……实在太讽刺了!

    “邪皇找了个好传人啊。”

    与此同时,观众席上的诸多强者,心中不约而同地感叹。羡慕不已。

    羡慕,是因为,对他们而言。毕生只有两个愿望,一个是寻找到那条传说中的路,突破到那个传说中的境界,再者便是找一个绝佳的传人,继承自己的衣钵。

    如今,他们明显已经无望突破到那个传说中的境界了,唯有第二个寄托了。

    而在他们看来,自己所寻找的传人根本就没法和叶帆放到一起相提并论,甚至。他们之中不少人都不是叶帆的对手!

    这种差距,简直无法想象。怎能不让他们羡慕?

    察觉到诸多强者均是一脸羡慕地看着自己,褚玄机骄傲地挺起脊梁。仰着头,那张古波不惊的脸上也是流露出了无法掩饰的笑意。

    似乎,对他而言,叶帆称霸年轻一代,比他称霸华夏修炼界还要值得骄傲与自豪!

    只是——

    在骄傲、自豪之余,褚玄机却也是眼眶发热,心疼地看着擂台,看着那个染血的少年,被众人当成焦点,一步步走下擂台。

    台上一分钟,台下十年功。

    光鲜的背后是无尽的付出!

    他很清楚,叶帆在实力远落后于白帝、冷锋等人的情况下,奋发向上,没日没夜地修炼,直到青榜大赛开始后,都未停止修炼!

    脱光衣服与时间裸奔,努力再他妈努力。

    这几乎成为了叶帆这大半年以来的真实写照。

    褚玄机很清楚,如果不是叶帆如此玩命的修炼,就算有《飞剑术》这般神奇的意念攻击秘法,也绝不会出现现在这样的结果。

    褚玄机同样知道,在过去大半年之中,叶帆为了提高实力,吃尽了苦头,甚至几次在死亡的镰刀上跳舞,可谓是九死一生!

    而……叶帆的所做的一切,并未是想让自己扬名,只是为了向世人证明:他没有丢师父褚玄机的脸!

    这一切,怎能不让褚玄机感动?

    “师父,小帆这一路走来虽然不易,但却缔造了新的神话,您应该开心才对。”似是察觉到了褚玄机的异常,楚姬忍不住开口道。

    “玄机兄,你徒儿的天赋和成就,就算放在古修炼界,也是绝对的顶尖,你还有什么好矫情的?”褚玄机身旁,吕家家主吕元没好气地说道。

    “我曾想过叶兄,会横扫年轻一代,但没有想过,他竟然会强大到如此地步,变态如白帝都无法接下他一招——这人与人之间的差距也太大了吧?”

    吕战一脸垂头丧气,一直以来,他都认为自己的天赋不弱于同龄人,只要努力,追上白帝和冷锋也未尝不可。

    但……见识了叶帆的强大之后,他觉得叶帆是一座巍峨的高山,将会永远挡在他的修炼之路前方,成为他追赶的目标!

    “战哥,这是必须的!我早说过,甭管那傻~逼白帝是百年,还是千年难得一遇的天才,遇到叶帆哥,就是土鸡瓦狗——叶帆哥挥挥手就灭了他!”

    苏锦帝像是打了鸡血一般,又开始得瑟了,那感觉仿佛刚才在台上大展神威的是他,而并非叶帆。

    “——”

    吕战一阵无语。

    而苏雨馨、司徒若水等人悬挂的心,则是彻底落了下来。

    “你……你说什么?”

    与此同时,观众席另一侧,姜莹像是一只被踩到尾巴的猫,顿时炸毛了。怒目瞪着苏锦帝,那感觉像是要扑上来将苏锦帝撕碎。

    “小婊砸,我说你家白帝哥哥在我叶帆哥面前就是土鸡瓦狗!”

    耳畔响起姜莹的怒喝。想到姜莹之前不可一世的嘴脸,苏锦帝冷笑道:“另外。你家白帝哥哥都去阎王殿报道了,你还赖在阳间干什么?赶紧自裁,好在黄泉路上追上白帝,跟他在阴曹地府相亲相爱啊……”

    “呃……”

    苏锦帝的话,像是一桶冰水浇在了姜莹身上,瞬间将她的怒火浇灭,让她从头到脚一阵冰冷!

    因为……苏锦帝话,让她想起了一件事:赛前。她曾立下赌约,要与白帝共生死!

    如今,白帝被叶帆击杀,按照赌约,她要当众自裁,给白帝陪葬!

    “不光是姜家丫头,还有戒刀老匹夫呢。”

    楚姬冷笑开口,提醒着戒刀。

    唰!

    戒刀闻言,瞬间从愤怒、惊疑的情绪中清醒,表情陡然一变!

    当日。叶帆与白帝的生死大战差点提前进行,戒刀自认为白帝必胜,故意阴阳怪调地讽刺褚玄机很有可能会出手干预比赛。褚玄机身正不怕影子斜,当众宣布,若是叶帆败给,必当自裁天山剑派!

    从那一刻开始,戒刀做梦都想着叶帆与白帝的大战早点进行,从而看到褚玄机当众自裁的一幕。

    而今天,老天跟他开了一个天大的玩笑。

    叶帆与白帝的大战如约进行,赛前,他为了不打击白帝的信心。特地赌上了自己的性命,却没有想到。结果与他判断的正好相反!

    这意味着,褚玄机不但可以安然无恙地活着。而且他还要当着褚玄机和其他所有人的面,自裁天山剑派!

    刹那间。

    偌大的天山剑派,再次安静了下来。

    所有人都不约而同地将目光投向了戒刀、姜玉蓉和姜莹三人。

    “小婊砸,老匹夫,你们两人不会赖账吧?”

    苏锦帝再次开口了,一直以来,他的观点都很鲜明,凡是叶帆的敌人,都是他的敌人,姜莹和戒刀二人想置叶帆于死地,他自然不会放过戒刀和姜莹二人。

    “闭嘴!哪里来的小畜生,这里有你说话的权力?”

    姜玉蓉一声冷喝,顿时将苏锦帝的话压了下去,然后看着褚玄机,一字一句道:“邪皇,小孩子之间意气之争……”

    “你又算什么东西?这里有你说话的权力么?”

    然而——

    不等姜玉蓉的话说完,一个低沉的声音,直接将她的话打断。

    声音的主人是叶帆。

    只见他纵身一弹,落在苏锦帝身旁,与姜玉蓉针锋相对。

    姜家婆婆虽然不是姜家家主,但也是姜家老祖,不但在姜家地位超然,而且在华夏修炼界也有一席之地。

    这样的身份,让她无论走到哪里,都受人尊重,以礼相待,哪有像今天这般,被人训斥的?

    “你……”

    或许没有想到,叶帆竟然会如此强势地打断自己的话,姜家婆婆先是一怔,然后暴怒,欲要再次开口。

    “不要跟我提什么意气之争,如果今天战死的是我,你们会放过我师父和琉璃么?”

    叶帆再次冷声打断姜玉蓉的话。

    不会!

    随着叶帆的话音落下,几乎所有人心中都涌现出了同一个答案。

    “小……小子,凡事留一线,日后好相见,难道你真的要赶尽杀绝?”姜玉蓉厉声问道。

    “赶尽杀绝?我只知道,愿赌服输!”

    叶帆强势回应。

    “邪皇,你呢?”

    姜玉蓉气得浑身一抖,尔后看向褚玄机,问道:“难道你要把小孩子之间的意气之争,当成生死赌约?”

    “既然我徒儿开口了,那你们只有两条路。”

    褚玄机缓缓开口,语气毋庸置疑,“要么自行了断,要么我送你们上路!”

    ……

    ……(未完待续)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