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56小说 > 都市小说 > 极品狂少 > 《极品狂少》正文 600章 跪下认错,自抽耳光
    “要么自行了断,要么我送你们上路!”

    安静的天山剑派广场上,褚玄机的声音并不大,却像是一道惊雷炸响,令得所有人听得一清二楚。

    唰!

    姜玉蓉、戒刀和姜莹三人的脸色瞬间就变了!

    其中,姜玉蓉张着嘴,欲要说些什么,但看到褚玄机那副言出必行的姿态,只觉得喉咙里像是卡着什么东西似的,愣是没说出一个字来。

    “邪皇实在太强势了!”

    “不是邪皇强势,而是刀王和姜家出尔反尔,让邪皇十分恼火。”

    “没错,既然赌了,就要服输——那姜莹也就罢了,刀王身为绝世强者,竟然也抵赖,一点强者风范也没有!”

    姜玉蓉不敢吭声了,现场却是炸开了锅,众多修炼者议论纷纷,均是认为戒刀不配当绝世强者,一点强者的风范都没有。

    “戒刀这回可是在劫难逃了。”

    “是啊,典型的偷鸡不成蚀把米——想利用这次叶白生死战,让邪皇和叶帆师徒两人一起死,却没想到最终死的是他和他的徒弟。”

    不光是广场上的修炼者,观众席上,诸多强者也是忍不住感叹,观点十分一致,戒刀是自寻死路,怪不得他人。

    ?一?本?读?小说

    耳畔响起众人的议论,回想到刚才褚玄机斩钉截铁的话语,戒刀的脸色异常难看。

    好死不如赖活着。

    虽然让戒刀引以为豪的白帝被叶帆击杀,但戒刀并不想给白帝陪葬。

    然而——

    不想归不想。但他也清楚,褚玄机刚才的话,等于宣判了他的死刑——他根本不是褚玄机的对手!

    甚至,就是他和姜玉蓉联手,都没有一丝战胜褚玄机的希望!

    “褚玄机,昨天,是我不对,我不应该怀疑你的为人。”

    戒刀稍作犹豫,还是硬着头皮开口了,姿态放得很低。“如今。我徒儿白帝已经战死,你我之间的恩恩怨怨就此揭过,如何?”

    “亏你还是堂堂一代刀王,华夏修炼界用刀的至尊!连愿赌服输都做不到。我看你还是趁早买块豆腐撞死算了。免得在这里丢人现眼!”苏锦帝闻言。直接跳脚骂了起来。

    他虽然跟叶帆学着修炼,但只修炼了个皮毛,连正统的修炼者都算不上。并不知道刀王戒刀在华夏修炼界的威慑力有多么强,可谓是无知者无畏。

    “锦帝说得没错,刀王你身为华夏修炼界的旗帜人物之一,如此出尔反尔,不怕被天下人笑话么?”

    吕战也开口了,身为吕家妖孽的他,有吕家庇护,自然不惧独来独往的戒刀。

    何况,在他看来,戒刀今日必死无疑。

    “戒刀老匹夫,如果你跪下来给我师父磕三个响头,当众认错,没准我师父会善心大发,网开一面,免你一死!”

    楚姬也开口了,相比苏锦帝和吕战而言,她的话语更加刁钻、犀利,像是一记大耳光抽在了戒刀脸上。

    戒刀闻言,当场气得浑身一抖!

    身为一代刀王,龙榜前十的绝世强者,戒刀一直以来都是决定他人生死,如今却由别人来决定他的生死……

    这种截然的反差,让他一时难以承受,露出了杀机,恨不得当场斩了楚姬。

    “看来你们是想让我送你们上路了。”

    察觉到戒刀的杀机,褚玄机缓缓站了起来,目光如电一般扫着戒刀、姜玉蓉和姜莹三人。

    “邪皇,小辈不懂事,我代她向你陪个不是,还望你高抬贵手。”

    或许是看出褚玄机是铁定心要动手了,姜玉蓉也软了下来,恳请褚玄机网开一面。

    “不懂事?我可是记得,她刚才一直叫嚣着让她白帝哥哥斩了我家叶帆哥来着——这得多大仇多大怨?”

    苏锦帝不乐意了,刚才姜莹在那边叫嚣了半天,自然不能轻易放过。

    “你……”

    姜玉蓉闻言,气得身子一颤,欲要开口呵斥苏锦帝,但看到叶帆正直勾勾地看着她,猛然惊醒,立即将到嘴边的话咽回了肚子。

    “我听说,姜家丫头从青榜大赛开始到现在,不止一次想让我家外甥死,现在怎么就成不懂事了?要不我家外甥一刀射杀她,然后也跟你说不懂事?”

    楚姬冷笑道:“不要我们欺负人,只要她跪在我家外甥面前,自打十耳光,长长记性,我们就放她一条生路。”

    “祖……祖奶奶,我不要!”

    听到楚姬的话,姜莹直接急了。

    她被苏琉璃打伤,白帝被叶帆斩杀……

    这一切,让她对叶帆的恨意,上升到了一个极为可怕的地步,恨不得剥叶帆的皮,吃叶帆的肉,喝叶帆的血!

    如今,要让她跪在叶帆面前,自打耳光认错,这简直比杀了她还要难受!

    “姜家丫头,你确定不跪?”

    楚姬冷笑,身为魔后的她,可不知道仁慈两字怎么写,尤其是在面对敌人的时候。

    “小……小莹,去给邪皇之徒认错!”

    这一次,不等姜莹再说什么,姜玉蓉浑身颤抖地开口了,声音都有些发颤。

    显然,她很清楚,今日之事,绝对会成为姜家的耻辱!

    但……事到如今,如果想救姜莹的命,只能将古修炼世家的荣耀拿去喂狗,当众给叶帆认错。

    “祖……祖奶奶……”

    或许没有想到姜玉蓉竟然会同意,姜莹先是一怔,然后欲要再次开口。

    只是——

    不等她将后面的话说出口,姜玉蓉便低喝一声:“让你道歉就道歉,哪来那么多废话?”

    “呃……”

    姜莹傻眼了。

    从小到大。她因为修炼天赋奇佳,被姜家上下当成宝贝疙瘩呵护,尤其是姜玉蓉对其极为溺爱,何曾像今天这般严厉地训斥过?

    看到姜莹张着嘴,一脸呆涩的模样,姜玉蓉忍不住叹了口气,心中充斥着悔意。

    在她看来,如果当初不是鬼迷心窍,认为白帝这一战必胜,有扭转华夏政~坛局势的希望。那么她绝对不会让姜莹跟叶帆作对。甚至不会让姜莹与白帝走得那么近。

    相反,她会竭尽全力说服姜莹放弃白帝,转而投向叶帆的怀抱。

    然而——

    懊悔归懊悔,姜玉蓉也知道。这世上没有如果。更没有后悔药可卖。事到如今,姜莹唯有下跪认错这一条路可走。

    因为深知这一点,姜玉蓉非但没有不识时务地维护姜莹。反倒是继续板着脸道:“还愣着干什么?难道你听不到我的话么?”

    “祖……祖奶奶,我不跪!就算杀了我,我也不跪!!”

    再次听到姜玉蓉的呵斥,姜莹如梦初醒,疯狂地摇着头,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姿态。

    “啪——”

    回应姜莹的是一记响亮的耳光。

    众目睽睽之下,姜玉蓉一巴掌将姜莹抽翻在地!

    “祖……祖奶奶……你……你……”

    地面上,姜莹下意识地伸出手,抚摸着红肿的脸蛋,满脸不可思议地看着姜玉蓉,似乎不敢相信姜玉蓉会当众抽她耳光!

    “邪皇,姜家管教无方,导致小莹娇蛮、任性,如有得罪之处,还望海涵!”

    没有理会一脸委屈的姜莹,姜玉蓉放下身段,冲着褚玄机拱手致歉。

    “姜老太婆,你不用演苦肉计,姜家丫头明显不想给我外甥认错,既然如此,那就履行赌约,自裁天山!”

    眼看姜玉蓉放下身段演苦肉计逼宫褚玄机,楚姬冷哼道。

    “还不认错?!”

    姜玉蓉闻言,气得浑身直打哆嗦,但却不敢跟楚姬发火,反倒是对着姜莹嘶吼道。

    “祖……祖奶奶……”

    “你听着,如果你今日不给邪皇徒弟认错,那我便击毁你的丹田,废除你一身修为,将你赶出姜家,让你在天山自生自灭!”

    姜玉蓉嘶吼着打断了姜莹的话,那感觉恨不得代替姜莹下跪认错。

    废除修为?

    赶出姜家?

    自生自灭?!

    姜莹闻言,直接被吓呆了。

    她怔怔地看着姜玉蓉那张因为愤怒而扭曲的脸,第一次觉得姜玉蓉是如此的陌生。

    然而——

    很快,她又醒悟了。

    她知道,一向疼爱自己的姜玉蓉,是为了救她才出此下策。

    “为……为什么会是这样?”

    姜莹浑身僵硬,忍不住喃喃自语,今天所发生的一切,对她而言,就像是一场梦一样,是那样的不真实。

    为什么??

    “姜家妖孽,如果你不想在青榜大赛之中丢修炼世家的人,趁早滚回去!”

    没有答案。

    姜莹看到了叶帆身旁的苏琉璃。

    苏琉璃在攻击力测试那天说的话,像是魔咒一般,不断地在姜莹的耳畔响起,让她一阵恍惚。

    恍惚中,她扬起手臂,抽向自己的脸蛋。

    “啪——”

    耳光响亮,姜莹低下了始终高高扬起的脑袋,低声说道:“对不起,叶帆,我不应该屡次挑衅你,希望你大人有大量,不要跟我一般见识!”

    “啪!”

    “啪!”

    “啪!”

    ……

    话音落下,姜莹不作停留,按照楚姬所说,连抽自己十个耳光,抽得嘴角破裂,但却始终咬着牙,目光之中更是夹杂着刻骨铭心的恨意。

    “如果你认为,这辈子有希望可以击败我,成功复仇,那么可以随时随地来挑战我!”

    察觉到姜莹目光中的恨意,叶帆沉声道:“但我需要提醒你,失败的结果只有一个——死!”

    有希望么?

    姜莹浑身一颤,忍不住暗问自己。

    没有。

    答案涌现,姜莹眼中的恨意荡然无存,彻底瘫软在地。

    曾几何时,她认为叶帆是一个废物,连给白帝提鞋都不配!

    曾几何时,她觉得,叶帆与白帝立下生死战约,简直就是自寻死路!

    曾几何时,她更是嚣张地对叶帆说出了‘我杀你如砍瓜切菜这样’狂妄的话语。

    而如今,那个曾经被她当成废物的少年,最终会越级击杀白帝,打破自古以来从未有人打破的定律,称霸年轻一代!

    她没有任何复仇机会!!

    ……

    ……

    ps:这一章补更,今天还有一章……(未完待续……)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