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五分六合计划 > 都市小说 > 五分六合计划 > 《极品狂少》正文 609章 陈年旧事,恩怨情仇
    褚玄机先是一巴掌抽碎戒刀的护体气芒,第二巴掌直接将戒刀抽向地面,速度快若闪电。

    他连续两次出手,都将力道控制得恰到好处,第一次只动用了部分实力,第二次干脆只动用了肉~体力量,否则以他现在的实力,哪怕随意一巴掌,都可以将戒刀拍成一堆肉泥。

    “啊……!”

    天空之中,戒刀迅速稳住身形,只是受了一些轻伤,但却恨到发狂,嘶吼不止。

    这一切,只因为,褚玄机的所作所为,远比一掌击杀他,更让他痛苦!

    嗖!

    嘶吼过后,戒刀头脑清醒了几分,深知自己绝非褚玄机的对手,二话不说,闪身便逃。

    “你逃得了吗?”

    褚玄机一声冷哼,整个人化作一道幻影,宛如猎鹰捕食,盘旋俯冲,几乎瞬间便追上戒刀。

    唰!

    褚玄机右手一挥,呈爪状,五指间罡气涌动,散发着可怕的能量波动,抓向戒刀的脖颈。

    下一刻。

    不等戒刀做出任何躲闪与反抗,便被褚玄机抓了个正着,像是小鸡仔一般,被褚玄机拎在空中。

    “去死!”

    戒刀一声爆喝,化手为刀,一记手刀斩向褚玄机。

    只是——

    褚玄机的速度比他更快!

    “啪——”

    脆响传出,褚玄机一掌拍在戒刀的丹田处,一道罡气从掌心狂涌而出。

    轰入戒刀体内。

    “噗嗤!”

    戒刀浑身剧烈一颤,丹田碎裂,气旋被震散,一身修为化为乌有,张嘴喷出一口血雾。

    “褚……褚玄机,你好狠!”

    眼看自己一身修为被废,戒刀先是一阵恍惚,尔后像是厉鬼一般,一脸怨气地盯着禇玄机,声音嘶哑地吼道:“杀了我!有种你杀了我!”

    “我说过。你助纣为虐。罪该碎尸万段!”

    褚玄机面色冷漠,眼中杀机乍现,却没有亲自动手,而是抓着戒刀。御气飞向下方广场。

    “邪皇。杀了他!”

    “一拳打爆他。让他尸骨无存!”

    很快,褚玄机抓着戒刀落地,周围那些修炼者从之前获得新生的狂喜中回过神。一个个杀气凛然地盯着戒刀,恨不得立刻冲上去将戒刀撕成碎片。

    “戒刀帮助孽徒陈道藏,屠杀我华夏修炼者上百人,当诛!”

    褚玄机冷声说着,一把将戒刀丢到人群堆里,道:“但我认为不能让他死得太过轻松,待你们暴打他一顿后,将他悬挂在天山剑派广场喂鹰!”

    “戒刀老杂毛,你还我师弟命来!”

    “老杂碎,你杀我弟弟,我要打死你!”

    “戒刀老匹夫,你杀我徒儿,我要将你碎尸万段!”

    随着褚玄机的话音落下,那些修炼者群愤激昂,一个个彻底疯狂,宛如潮水一般,扑到戒刀身前,对着戒刀就是一阵拳打脚踢。

    戒刀被褚玄机废了丹田,摧毁了气旋,一身修为化为乌有,但强大的肉~体并未遭受重创。

    而那些修炼者虽然愤怒无比,但也觉得褚玄机说得有理,不能让戒刀死得太痛快,于是并未下杀手。

    如此一来,戒刀短短时间内挨了上百记拳脚,但并未毙命,只是嘴角溢出了血丝,浑身多出骨头断裂。

    “你……你们这群蝼蚁,给我滚开!”

    眼看曾经那些仰视自己的蝼蚁,对着自己拳打脚踢,戒刀怒不可止,大声嘶吼。

    砰!

    回应戒刀的是一脚!

    一名修炼者,怒气冲冲地抡起脚,一脚踩在戒刀的脸上,硬生生地将戒刀的怒吼堵了回去。

    “啊……!”

    几秒钟之后,戒刀喷出一口血,恨到发狂,再次大吼。

    砰!

    回应戒刀的依旧是一脚!

    这一次,另外一名修炼者,一脚踢中戒刀的两腿间,劲力迸发,直接震碎了戒刀的命根子。

    “咝~”

    戒刀疼得浑身一颤,差点昏厥了过去,结果又被另外一名修炼者一脚踢中脑袋,瞬间清醒了过来,继续遭受暴打。

    “戒刀身为华夏刀王,明明可以进入华夏修炼史册,却自甘堕落,助纣为虐,简直死不足惜!”

    吕元不知何时走到了褚玄机的身旁,看着曾经高高在上的戒刀被众多修炼者轮着暴打,忍不住感叹道。

    褚玄机闻言,脸上没有丝毫的仁慈和同情,甚至没有去看戒刀被暴打的画面,而是看向了正在朝他走来的叶帆与楚姬。

    “玄机兄,你虽然重创陈道藏,令得其弃战而逃,但付出的代价也不小。”

    吕元收回目光,想到之前褚玄机燃烧罡气精华与陈道藏厮杀,犹豫了一下,问道:“你估计需要多久能够恢复之前消耗的罡气精华?”

    “短时间内无望。”

    褚玄机淡淡回应,似乎一点也不在意这件事。

    “师父,你没事吧?”

    就在这时,叶帆与楚姬、吕战二人飞奔而来,迫不及待地开口问道。

    “没事。”

    褚玄机似乎不想让叶帆担心,轻轻摇了摇头,撒谎道:“只是消耗了些罡气精华,修炼一段时间就补回来了。”

    “那就好。”

    叶帆闻言,信以为真,当下松了一口气,下意识地问道:“对了,师父,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陈道藏怎么可能是你的徒弟?还有,听小姨之前所说,我母亲的死也和他有关?”

    “师父,你跟小帆聊,我去把雨馨他们寻回来。”

    听到叶帆问起当年的事情,楚姬脸色微微一变。率先开口说道。

    话音落下,楚姬不等禇玄机开口,便纵身一弹,迅速离开。

    嗯?

    察觉到楚姬的异常表现,叶帆眉头微微一挑。

    如果说他之前只是怀疑楚姬见到陈道藏出现后情绪不对劲,那么此时可以百分之百肯定这一点。

    “吕元,接下来由你和其他人一同组织处理后续事宜,我跟小帆走走。”

    禇玄机并未直接回答叶帆的问题,而是先对吕元说道。

    “好。”

    吕元点头答应,转身离开。走向天山剑派掌门苍博等一干人。

    而禇玄机则是默不作声地迈动脚步。走向广场一个无人的角落,叶帆跟在他的身旁。

    片刻之后,禇玄机带着叶帆来到广场附近的一座山头上,随手布下一个隔音阵。

    “陈道藏是我这辈子收的第一个徒弟。”

    禇玄机望着远方的天际。思绪仿佛回到了从前。表情有些恍惚。“他拜我为师的时候,已经十五岁了,过了修炼的最佳年龄。但他的修炼天赋很好,很快便追上了同代的修炼者。”

    “后来,我又遇到了小姬。小姬是和陈道藏一样,都是孤儿。当时,陈道藏见小姬可怜,就求我带走小姬。我发现小姬修炼天赋一般,就没有同意,但陈道藏坚持,最后我默认了。”

    禇玄机说到这里,忍不住叹了口气,“小姬跟我们回到天山之后,一直是由陈道藏带着,也是由陈道藏教小姬如何修炼。从某种意义上说,小姬更像是陈道藏的徒弟。因为,自始至终我都没有正式收小姬为徒,哪怕是后来亲自教她修炼。”

    “原来如此,怪不得小姨见到陈道藏出现后,整个人都不对了。”叶帆闻言,恍然大悟。

    “小姬对陈道藏的感情很复杂,像是师徒,也像是兄妹,还像是父女,甚至还有些男女之间的喜欢。可以说,在我与陈道藏断绝师徒关系之前,陈道藏是小姬在这个世界上最重要的人。”

    禇玄机唏嘘道:“这也是为什么,那件事情发生之后,小姬的修为便一直停滞不前——陈道藏的事情是她心中的心结,乃至心魔。”

    “之前,我小姨说,陈道藏害死了我母亲,难道你是因为这件事情和他断绝师徒关系的?”

    叶帆心中一动,再次出声问道。

    “你母亲是小姬在天山偶然遇到的,当时她遭受重伤,昏迷不醒。小姬将你母亲带了回去,先是与陈道藏一起救治你母亲,救治失败后,又恳求我出手。我答应出手救治,也用了很多种办法。最终,你母亲的伤势恢复了,但我一直觉得,你母亲并非我救治的,而是她自己救了自己。”

    禇玄机说到这里,扭过头看着叶帆,表情复杂道:“小帆,我也不瞒你,我这一辈子阅人无数,唯独看不穿你母亲,看不穿她的修为深浅,看不穿她修炼的是什么功法。而且,她曾对我们自称是某个古老修炼世家的人,遭遇仇家追杀,可是我暗中调查了这件事,并没有查到。”

    “呃……”

    听到禇玄机说出这番秘闻,叶帆不由一愣。

    “当时,我虽然好奇,但因性子使然,并未打破沙锅问到底。你母亲伤好之后,并未急于离去,我看她没什么坏心,而且和小姬相处得很好,便任她留在天山。”

    “当你母亲在天山待了一段时间后,我发现陈道藏喜欢上了你母亲,但你母亲始终无动于衷。陈道藏是一个执着的人,他一旦认准一件事情,哪怕将南墙撞倒,也会做到。他不懈余力地追求你母亲,但始终没有结果。”

    说话间,禇玄机再次叹了口气,道:“后来,小姬察觉到了这一点,变得闷闷不乐。你母亲是一个聪明人,她早已洞察出了陈道藏在小姬心中的重要性,于是便提出离开,结果恰巧遇到你父亲上山求医。”

    “再后来的事情,你应该有所耳闻。你母亲与你父亲叶文昊相恋了,但你父亲最终为了顾全叶家大局,同意了陈家老头子的安排,与当时的秦家联姻。你母亲怀着你,前去燕京找叶文昊,结果在叶家大院被羞辱,赶了出去。”

    “你母亲伤心地离开了燕京,回到天山,生下了你。陈道藏得知这件事情后,非常愤怒,要下山去杀你父亲,还要杀光叶家人,被我阻止了。”

    “直到有一天,你父亲因为内心有愧,独自来到天山找你母亲,与你母亲在后山见了面。你母亲原谅了你父亲,还让你父亲去见你。陈道藏知道这件事情后,一怒之下,将你母亲打下了悬崖,后来还要杀你父亲,被我出手阻止。”

    “我当时虽然十分愤怒,但念及旧情,没有杀他,甚至没有废除他的修为,只是将让他下山。谁知,他下山之后,直接前往燕京,要血洗整个叶家。当时虽然还没有成立所谓的炎黄组织,但政~府有一个专门的修炼者组织,算是炎黄组织的前身,首领便是炎。炎暗中察觉到陈道藏的意图,出手阻止,并囚禁了陈道藏。”

    “炎因与我私交关系好,并未处理陈道藏,而是将他交给了我。”

    说到这里,禇玄机忍不住闭了一下眼睛,语气十分复杂,有懊悔,还有一些其他情绪,“我依旧没有杀陈道藏,只是与他断绝了师徒关系,让他滚出华夏,永远不能踏入华夏一步!”

    “陈道藏便含恨离开,在国家时代的美~国控制了青洪组织,然后暗中渗透华夏,搞破坏,直到今天,修炼大成,亲自潜入华夏,欲要展开报复!”

    “那我母亲到底有没有死?还有,她的真实身份你最后查到了吗?”叶帆忍不住开口问道。

    “你母亲到底是什么来历,我到现在也不知道。”

    禇玄机叹了口气,道:“你母亲跌下悬崖后,我曾去查找,但并未找到她的尸骨。后来,我曾让炎帮忙调查、查找,依然没有你母亲的线索——她应该是死了。”

    叶帆闻言,眼中闪过一抹悲伤,沉默不语。

    “小姬与你母亲关系处得非常好,几乎将你母亲当成亲姐姐一样对待。也正是因此,她始终无法原谅陈道藏杀死你母亲这件事情,故而心中产生了心结,甚至演化成了心魔,直到今年年初才解开心结,突破了半步罡气境。”禇玄机又补充道。

    嘎嘣!

    再次听到禇玄机的话,叶帆从悲伤中回过神,双拳紧握,浑身杀气弥漫。

    “小帆,你放心,无论是为了给你一个交代,还是阻止陈道藏祸害华夏修炼界,我都不会放过他。”

    察觉到叶帆身上那滔天的杀意,禇玄机沉声道:“回头,我便去找炎,让他不惜一切代价查探陈道藏的下落,然后与他联手斩杀陈道藏!”

    “师父,我要变强。”叶帆突然开口道。

    嗯?!

    禇玄机一愣。

    “我要让炎黄组织彻底从地球上除名!!”

    叶帆声如闷雷,再次立下誓言。

    ……

    ……

    ps:十分抱歉,更新又晚了,哥们、姐们以后若是九点看我没更新,就第二天看吧,免得苦等。

    。(未完待续。。)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