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56小说 > 五分六合官网 > 极品狂少 > 《极品狂少》正文 619章 缩头乌龟,夜郎自大!
    在国家时代,日本曾是世界上最发达的国家之一,甚至在一段时期,一跃成为资本主义第二大经济强国,直到上个世纪九十年代,经济陷入长期低迷,并面临老龄化、少子化等严峻的社会问题。

    如今,日本虽然已经解决了这些问题,但因为destroy病毒爆发,无法单独抵抗这场人类有史以来最大的浩劫,无奈投奔干爹美国,与美洲各国一同组成美洲联盟,成为美洲联盟的一个州。

    相比美洲联盟其他州而言,日本州的地位要显赫得多,其中心城市东京,依然牢牢地霸占着全球四大都市之一的座椅。

    位于东京西南约八十公里处的富士山,一直以来都被日本民众誉为‘圣岳’,是日本的象征之一,也是日本民众的精神支柱,在全球享有盛名。

    富士山山体高耸入云,山巅白雪皑皑,放眼望去好似一把悬空倒挂的扇子,景色迷人,一直深受游客的喜爱。

    但随着修炼时代的来临,富士山周围逐渐被日本各大修炼门派和世家所占据,不再对外开放。

    深夜,柔和的月光倾洒而下,洒落在白雪皑皑的富士山上,仿佛为其批了一件银纱一般,远远看去,宛如一座银山,气势磅礴。

    尽管夜已深,但位于?一?本?读?小说富士山半山腰的一处山庄,亮着灯光,被浓郁的天地元气所笼罩,宛如人间仙境。

    那是富士山上唯一的一处山庄。

    它属于代源家族。

    代源家族是日本修炼界最古老、最强大的一个世家,其存在的时间比日本成为国家的时间还要悠久。

    当修炼时代来临后。代源家族开始浮出水面,如今已成为日本最强大的家族之一。

    若非如此,代源家族的山庄,不可能成为富士山上唯一的山庄。

    山庄的一栋别墅书房里。

    陈费廉站在窗边,望着窗外的夜景,却没有丝毫愉悦的感觉,相反,他的眉头拧在一起,表情极为冷漠,冷漠之中还夹杂着几分愤怒!

    三名黑衣人恭敬地站在陈费廉身后不远处。他们脸上的愤怒要比陈费廉明显得多。其中,那名身材最为魁梧的中年男人更是双拳紧握,一副杀气腾腾的模样。

    “陈少,这样实在太憋屈了!”

    忽然之间。安静的书房里响起一个极为愤怒的声音。声音的主人不是别人。正是那名杀气腾腾的魁梧中年男人。

    “是啊,陈少,炎黄组织简直欺人太甚!”

    “我们必须做点什么。给予还击!”

    随着魁梧中年男人的话音落下,其他两名黑衣男子像是引起了共鸣,纷纷开口符合。

    这一切,只因为他们实在太憋屈了。

    身为青洪组织日本分部负责人的他们,在过去一些年之中,取代了日本本土黑~帮山口组等帮派老大,掌管日本地下世界,权势滔天,无论走到哪里都会昂首挺胸,受人尊重。

    然而——

    在过去半个月的时间里,炎黄组织对青洪组织展开疯狂的清扫行动,其中包括青洪组织日本分部!

    面对炎黄组织的铁血手段,身在青洪组织日本分部的陈费廉,果断做出决定,避开炎黄组织的怒火,带领核心成员,躲在代源家族避难。

    这一躲便是半个月!

    在过去半个月的时间里,他们不要说给予炎黄组织还击,连代源家族的山庄都没有走出,完全被困于此。

    “你们认为要做什么?”

    陈费廉转过身,目光如刀一般从青洪组织日本分部三名负责人的脸上扫过,语气低沉地问道。

    “召集一批好手,潜入华夏,给予炎黄组织血腥报复!”

    身材魁梧的中年男人率先开口,那感觉仿佛已经到了忍无可忍的地步,恨不得立刻潜入华夏进行疯狂杀谬。

    “除了潜入华夏进行血腥杀谬之外,还可以斩下那个什么狗屁华夏年轻至尊叶帆的脑袋,以泄心头之恨!”

    “我赞成。一来,首领是被邪皇褚玄机联合众多高手围攻致伤,杀他徒弟算是最佳报复。再者,那个叶帆与我们青洪组织积怨已深,新仇旧恨,是到了要了结的时候了!”

    其他两名青洪组织日本分部的负责人也相继开口,聪明地将矛头指向叶帆。

    这一切,只因为,叶帆曾两次坏陈费廉的好事,让陈费廉心中极为窝火,怨恨已久。

    他们等于变相地在讨好陈费廉。

    “不行。”

    面对三名青洪组织日本分部负责人的提议,陈费廉很干脆地拒绝。

    “为什么?”

    三人异口同声地询问,满是不解地看着陈费廉。

    “第一,经历了天山事件之后,炎黄组织肯定会加强防范,尤其是加强偷渡入境的卡控和对入境人员的调查、跟踪——我们很难潜入华夏,更不要说是进行血腥杀谬。”

    陈费廉语气低沉地说道:“至于……叶帆!你们应该知道,那个杂碎就是一个缩头乌龟,只会躲在华夏耀武扬威,根本不敢出境。否则,哪里用得着召集人马,我早就亲自摘下他的头颅了!”

    话音落下,陈费廉身上的气息陡然爆发,身上杀意凛然。

    感受着陈费廉罡气入门境霸主的气息压迫和杀意,三名青洪组织日本分部的负责人,只觉得心头像是压着一座大山似的,连大气都不敢喘一个。

    “陈少,为何不考虑光明正大地进入华夏,向华夏邪皇的徒弟进行挑战,在比武场上击杀他?”

    就在三名青洪组织日本分部负责人大气都不敢喘一个的时候,一个冷漠的声音突然响起。

    声落。人现。

    一名留着长发,穿着白色和服,拎着日本刀的青年,突然从书房的窗户跃入房间,迈步走向陈费廉。

    唰!

    三名青洪组织日本分部的负责人,瞬间将目光投向青年,脸上流露出了几分惊讶。

    一方面,他们没有想到青年居然会偷听他们和陈费廉的谈话。

    更让他们觉得奇怪的是,青年只是迈入罡气入门境不久,实力不济陈费廉。根本无法躲避陈费廉的感应——陈费廉应该早就发现了青年。但却没有阻止青年偷听。

    “陈少,我本来想找你探讨修炼,恰巧遇到你们谈话。”

    青年再次开口,像是在给陈费廉解释。实则是在给三名青洪组织日本分部的负责人解惑。“你们华夏有个成语叫掩耳盗铃——刚才我已经听到你们的谈话了。若是离去,我个人认为不妥,索性进来给你提个建议。你觉得如何?”

    “多谢代源辰少爷的建议。”

    陈费廉闻言,并不生气,反倒是开口致谢,尔后摇了摇头道:“但是,很遗憾,你的建议我不能采纳。”

    “为什么?”

    代源辰一脸不解,“以陈少你目前的战力,就算老一辈的忍神初阶(罡气入门境)的霸主,都不是你的对手,近乎相当于忍神初阶无敌的存在。

    华夏邪皇的徒弟,虽然号称华夏修炼界年少至尊,击杀过初入忍神初阶的华夏刀王传人,但绝非你的对手!”

    “我不采纳,并非我没有击杀他的自信,而是因为两个原因。

    第一,相比亲力亲为而言,我更喜欢幕后操纵,这是我的个人习惯。

    第二,在击杀那个杂碎的事情上,我可以改变习惯,但是现实情况不允许——我的身份实在太敏感,恐怕刚一进入华夏,尚未给那个杂碎下战书,炎黄组织便对我动手了!”

    “原来如此。”

    代源辰若有所思,又忍不住道:“陈少的习惯想必是代你父亲掌管青洪组织养成的,但我个人认为这对修炼者而言不是一个好习惯——这会动摇修炼者的武道之心!”

    “人和人是不同的,每个修炼者的道路也不同。自始至终,我都认为,头脑和武力同等重要,甚至前者还要更重要一些。”陈费廉摇了摇头,并不赞同。

    “看来是我自大了。”

    代源辰闻言,多少有些尴尬,尔后想了想,问道:“陈少,如果我帮你击杀他,你给我什么回报?”

    “精石、法器、功法,我可以给你除了《玄阴拳》核心功法之外的一切报酬。”陈费廉心中一动,脸上绽放出一个灿烂的笑容。

    “等我巩固境界,将刀法修炼到极致,拥有忍神初阶霸主级战力之后,便前往华夏,与他进行生死之战,帮你在擂台上将他击杀!”代源辰一脸自信地说道。

    虽然根据他所得到的消息,华夏刀王传人白帝突破罡气入门境后,拥有不弱于罡气入门境霸主的战力,但他不相信。

    他不相信,一个刚刚突破罡气入门境的修炼者,便可成为那个境界的霸主!

    “好。”

    面对代源辰的主动请缨,陈费廉十分欢迎。

    “按照你们之前所说,他是一个缩头乌龟,只会躲在华夏,躲在炎黄组织和华夏邪皇的庇护下成长。”

    代源辰又想到了什么,道:“如果我发起挑战,他不敢应战,当懦夫怎么办?”

    “被欺压到极致才会反抗和内讧,是华夏人自古以来的两大弊病。也可以说是这个民族的劣根性。”

    陈费廉一脸自信地笑道:“如果没有人骑在那个杂碎的头上撒尿,践踏他的自尊,他会一直龟缩在华夏,直到他认为有实力了,才会出境。

    而如果你对他发起挑战则不同——你是日本第一武学天才,若是你亲自出面向他发起挑战,他多半为了捍卫那比白菜还廉价的荣誉和自尊,与你对决。”

    “既然如此,那陈少你便等我的好消息,少则一月,多则三月,我必前往华夏,帮你斩下他的头颅!”代源辰信誓旦旦地说道。

    “你想要的回报是什么?”陈费廉问。

    “五万块精石。”代源辰直截了当道。

    “好。”

    陈费廉爽快答应,原本阴霾的心情顿时好转了许多,心中冷笑不已,“姓叶的野种,你以为你当缩头乌龟便可平安无事一辈子?就算代源辰不行,还有其他人,我迟早玩死你!”

    缩头乌龟?

    与此同时。

    叶帆操纵着炎黄组织奖励的飞行梭,穿过日本海域的上空,速度极快,宛如一道流光。

    片刻之后,他降落在一处隐蔽的海岸上,踏上了日本州的土地!

    ……

    ……

    ps:今天只有正常更新了,差2章补欠……(未完待续……)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