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56小说 > 都市小说 > 极品狂少 > 《极品狂少》正文 621章 今非昔比,有人要遭殃! 补欠
    朝仓太一。

    日本朝仓家族正式成员之一,从小痴迷于修炼,故而没有像其他家族成员那样走从商、从政的道路,而是走上了修行之路。

    然而,因为朝仓太一的天赋很普通,饶是努力了几十年,也仅仅只是后天大圆满境界的修炼者,目前在日本修炼者自卫队挂职,负责东京大学的安保工作。

    此次,东京大学附属中学与东海外国语学院附属中学的交流活动,他是代表团的成员之一,主要负责整个活动过程中的安全工作,并担任武学交流赛的裁判。

    “你们的人挑衅在先,现在却把责任扣在我的头上,说我们华夏学生残暴,你还真是会扣大帽子啊!”

    面对朝仓太一的训斥,苏锦帝气得脸色发青,但却强忍着冲动没有动手,只是冷笑回应。

    “苏锦帝,不要胡闹!”

    `无`错`小说`随着苏锦帝的话音落下,东海外国语学院附属中学那名带团的副校长,快步走了过来。

    “咝~”

    苏锦帝原本就十分窝火,此刻再一听副校长的话,气得嘴角一抽,顿时毛了,“这几个王八蛋堵住我,出言挑衅我不说,还对我叶帆哥出言不逊,到头来却成我胡闹了?!”

    “——”

    听到苏锦帝的话,感受着苏锦帝的怒火,东海大学代表团副校长吴举的脸色十分难看。

    一方面,刚才的事情。他都看在眼里,听在耳里,谁对谁错自然心中有数。

    但正如朝仓太一所说,此次交流活动,是东海外国语学院附属中学主动提出的,而且努力了好久才促成,他为了确保交流活动如期正常的进行,自然不能埋怨朝仓野等人的不是。

    另一方面,苏锦帝的身份特殊,他也不想得罪。

    “华夏学生为什么如此粗鲁?”

    “真不知道校方怎么想的。居然让我们和这种没素质的学生交流。”

    就在东海外国语学院附属中学副校长吴举为难的同时。东京大学附属中学代表团的学生们纷纷不满地议论了起来,同时鄙夷地看着东海外国语学院附属中学代表团,将骨子里的优越性展现得淋漓尽致。

    “吴校长,我要求这名学生必须就刚才的行为道歉!”朝仓太一再次开口了。语气毋庸置疑。

    “这……”

    吴举一脸苦色。扭头看向苏锦帝。

    “让我道歉。你们他~妈还敢再无耻点么?”苏锦帝彻底怒了,双拳紧握,他已经到了忍耐的边缘。随时都会爆发。

    “苏少爷。”

    看到这一幕,叶帆稍作思索,便从人群中走出,快步走向苏锦帝。

    嗯?

    耳畔响起叶帆熟悉的声音,苏锦帝不由一怔。

    唰!

    与此同时,众人的注意力被吸引,纷纷看向叶帆。

    “苏少爷,楚小姐之前通知我们这边,说你要来,上面派我来接你。”

    叶帆无视众人的目光,一边说着,一边用眼神向苏锦帝示意,“车已经在外面等候了,我们现在走吧。”

    “好。”

    再次听到叶帆熟悉的声音,苏锦帝立即从惊疑中回过神,连忙点头同意,脸上的愤怒情绪荡然无存。

    显然,他已确定眼前之人是叶帆无疑!

    “我允许你走了么?我说过,你必须就刚才的行为进行道歉!”

    眼看叶帆要带走苏锦帝,朝仓太一眉头一挑,冷声说道,态度十分强硬。

    “朝仓先生,我想刚才只是一个小误会,我建议我们还是先离开机场,等事后再将他们双方叫到一起和解,你看怎么样?”

    吴举再次开口,当起了和事老,他既不想让苏锦帝道歉,又不想得罪朝仓太一。

    “朝仓君,这件事情到此为止吧,我们先离开这里。”

    东京大学附属中学的副校长也走了过来,他深知自己一方理亏,同样也知道朝仓太一在护短。

    “可以先离开这里,但事后必须就此事进行道歉!”朝仓太一退了一步,但依旧十分强势,坚决要求苏锦帝道歉。

    “你……”

    苏锦帝气得脸色一变,当下就要发飙。

    叶帆用眼神制止苏锦帝,然后看着朝仓太一,道:“华夏有个成语叫今非昔比。如今的华夏是世界六大联盟之首,而日本连一个国家都算不上,只是美洲联盟的一个州。

    虽然我不知道东海大学附属中学的校领导为何要主动提出进行此次交流活动,但我觉得,如果此次交流活动以这样一种形式,尚未开始便结束,丢的是日本人的脸,你觉得呢?”

    “你……你说什么?”

    愕然听到叶帆的话,朝仓太一的脸色一变,怒喝质问。

    与此同时,东京大学附属中学代表团其他成员的脸色也变了——叶帆的话等于戳到了他们的痛楚,践踏了日本大和民族的骄傲!

    “我只是提醒你,认清形势,看清事实,收起你那狂妄的嘴脸!”

    叶帆冷哼一声,暗中催动一道意念,悄然无息地攻击朝仓太一的心神。

    唰!

    朝仓太一浑身剧烈一震,脸色一阵泛白,尔后整个人像是丢失了灵魂似的,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叶帆不再废话,直接带着苏锦帝离开。

    目送着叶帆、苏锦帝离去的背影,包括朝仓野在内,所有东京大学附属中学代表团的成员先是一怔,尔后十分不爽,但看到朝仓太一未出声阻拦,都识趣地没有吭声。

    “说得好,早就看他们不爽了!”

    “就是,一个个拽的跟二五八万一样。也不看看现在都什么年代了?”

    当叶帆带着苏锦帝离开后,东海外国语学院附属中学的学生,只觉得心中的郁气全部宣泄了出去,着实扬眉吐气了一番。

    反观东京大学附属中学代表团的成员,他们一个个像是霜打的茄子一般,直接蔫了。

    “叔叔!”

    朝仓野虽然心中不爽到了极点,但也看出了朝仓太一有些不对劲,当下抓住朝仓太一的胳膊,呼唤道。

    嗯?!

    朝仓太一如梦初醒,表情有些恍惚。尔后见叶帆与苏锦帝已不在。下意识地问道:“怎么回事?他们人呢?”

    “他们走了。”

    朝仓野闻言,先是一怔,然后怪异地问道:“叔叔,你怎么了?”

    “难道刚才那人是传说中的术士?”

    没有回答。朝仓太一回想起刚才怪异的一幕。忍不住在心中暗问自己。脸上写满了惊骇。

    刚才,他突然感到心神不稳,意识模糊。整个人处于恍惚状态,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不可能!”

    “如果他是术士,怎么可能去当一个车夫?!”

    很快的,朝仓太一摇了摇头,否定了这种猜测。

    “小野,你记住,等到武学交流赛,一定要狠狠教训那个小混蛋,最好废掉他的修为,让他躺着滚回华夏!”

    朝仓太一没有再去想刚才发生了什么事情,而是一脸阴沉地对朝仓野吩咐道。

    “放心吧,叔叔,我知道怎么做。”朝仓野冷笑一声,脸上充斥着戾气,那感觉恨不得现在就去将苏锦帝打残。

    听到朝仓太一、朝仓野叔侄二人的交谈,东京大学附属中学的带团副校长没有吭声,等于默认了两人的决定。

    一方面,朝仓家族在日本根深蒂固、势力庞大,远远不是他一个区区的大学副校长敢得罪的。

    更为重要的是,他刚才也被叶帆那番话气得不轻,觉得有必要给苏锦帝一个深刻的教训!

    “唉……”

    吴举见状,忍不住叹了口气,暗中决定劝说苏锦帝放弃此次武学交流赛。

    对于这一切,叶帆与苏锦帝并不知情,他们已走出了机场大楼。

    “叶帆哥,你怎么变样子了?难道还有修炼功法可以易容?”苏锦帝一边跟着叶帆走向停车场,一边好奇地问道。

    “没有,只是佩戴了一副人皮面具,达到易容的目的。”

    叶帆摇了摇头,如实说着,然后又提醒道:“我来日本还有其他事情要做,不宜暴露身份,你不要把这事说出去。”

    “嗯,知道了。”

    苏锦帝连忙点头,没敢再问叶帆要做什么。

    很快,叶帆带着苏锦帝钻进早已等候的轿车,司机启动汽车,带着二人前往住所。

    “拨通你们徐总的电话,我有事跟他说。”叶帆想了想,对开车的司机说道。

    “好的,楚先生。”司机立即给予回应。

    因为害怕暴露身份,影响到寻找灵脉(精石矿)的计划,叶帆不但易容潜入日本,而且只对天山集团日本办事处负责人徐彪表明了真实身份,其他人都只知道他姓楚,是楚姬派到日本办事的大人物。

    话音落下,司机立刻拿出手机拨通电话,联系天山集团日本办事处的负责人徐彪。

    “喂,是不是楚先生那边有新的要求和安排?”电话很快接通,听筒之中传出了徐彪的声音,语气焦急而不安。

    “徐总,是我。”叶帆表明身份。

    “十分抱歉,我这边的事情还没处理完,没过去接您。您有什么需要我去做的?”

    徐彪听出了叶帆的声音,语气极为恭敬,只是在恭敬之余,依然透露着几分焦急与不安。

    “徐总,你女儿是不是出事了?”叶帆答非所问,反问道。

    “您……您怎么知道?!”

    电话那头,徐彪闻言,猛地一惊,差点将手机抖了出去。

    “此事等我回去和你详谈。”

    叶帆如是说着,心中却是明白,朝仓野等七名不良少年强~暴至死的华夏女学生,基本可以确定是徐彪的女儿,眼睛不由眯了起来。

    “有人要遭殃了!”

    苏锦帝看到叶帆眯眼,心中如是想到。

    ……

    ……

    ps:这是补昨天的,今天还有正常更新,另外还欠大家2章……(未完待续……)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