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56小说 > 都市小说 > 极品狂少 > 《极品狂少》正文 625章 无耻
    从叶帆等人进入武学馆之后,东京大学附属中学的学生便不断地叫嚣,侮辱东海外国语学院乃至整个华夏,此刻,朝仓野非但对于将徐彪女儿徐莹强~暴致死一事没有任何的悔意,反倒是一脸的有恃无恐……

    这一切,终于激怒了叶帆!

    唰!

    叶帆的声音像是带着某种魔力一般,瞬间让包括朝仓太一、朝仓野在内全场所有人的目光投向了他。

    “他是谁?”

    这一刻,除了前天去机场迎接东海外国语学院附属中学代表团的学生之外,其他学生的心中均是涌现出了这样一个疑惑。

    难道他真的是术士?

    与此同时,朝仓太一忍不住暗问自己。

    前天,他突然心神失守,出现恍惚的状况,曾怀疑过叶帆是术士,是叶帆在搞鬼,但又觉得叶帆只是一个车夫,没道理是罕见的术士。

    而此刻,当听到叶帆毋庸置疑的话语后,他心中又动摇了。

    因为,他觉得,一个车夫在这种场合说出这样一句话,很不合理,而且叶帆与苏锦帝说话的口吻很不对劲!

    “一个下人而已,竟敢如此之狂,你活得不耐烦了么?”

    旋即,不等朝仓太一;一;本;读,小说想出个所以然来,擂台之上,朝仓野开口了,狂得不可一世。

    “我看是你活得不耐烦了!”

    朝仓野自始至终有恃无恐不说,还敢对叶帆出言不逊。让苏锦帝彻底暴怒,只听他大吼一声,朝前跨出一步。

    啪!

    一步跨出,劲力迸发,擂台之上出现了一个脚印。

    “呃……”

    突如其来的一幕,顿时让那些东京大学附属中学的学生,将目光从叶帆的身上挪开,看向擂台。

    当看到苏锦帝一脚将擂台地面踩出一个脚印,他们的瞳孔陡然放大,眼眸之中或多或少都流露出了几分震惊。

    “既然你急着找打。那我先把你打成一条死狗。再去教训那个不懂礼教的下人!”

    看到苏锦帝一脚将擂台地面踩出一个脚印,感受着苏锦帝爆棚的怒意,朝仓野不但不惧,反倒是冷笑一声。

    啪!

    冷笑过后。朝仓野不等朝仓太一登台宣布比赛开始。便脚下一弹。急速掠向苏锦帝。

    他无视武学交流赛的规则,直接主动出击,而且并未脱掉木屐。可谓是狂到了极点!

    唰!

    眨眼过后,朝仓野便蹿出数米,化手为刀,一记手刀斩向苏锦帝。

    呼!呼!

    手刀斩出,劲风鼓荡,直接震散前方的空气,朝着苏锦帝扫去。

    “来得好!”

    面对朝仓野顺势一斩,苏锦帝并未躲闪,反倒是迎面而上,右拳紧握,一拳轰出!

    炎黄拳!

    这一刻的苏锦帝,完全怒到极致,一出手便是简化版的炎黄拳。

    一拳打出,苏锦帝宛如古代战场冲锋的士兵,表情狰狞,双眼通红,战意爆棚,完全无视生死,势必要将对手击杀!

    嗯?

    感受到苏锦帝陡然爆发的疯狂战意,察觉到苏锦帝一上来便要拼命,朝仓野心头微微一震,有些懊悔自己太托大,没有使用日本修炼界赫赫有名的‘北辰一刀流’刀法。

    然而——

    后悔归后悔,情况紧急,朝仓野想变招已经来不及,只能硬着头皮与苏锦帝硬碰硬!

    砰!

    下一刻。

    苏锦帝一拳砸中迎面斩来的手刀,蕴含在右拳之上的劲力,宛如火山喷发一般,瞬间爆发,与朝仓野手刀之中蕴含的劲力撞击在一起。

    啪!啪!啪!

    两股劲力,宛如两道洪流,剧烈地撞击在一起,产生了刺耳的空爆声。

    空爆过后,朝仓野的身子直接倒飞而出,右手手腕裂开,鲜血狂流不止。

    朝仓野受伤了!

    这个结果,完全出乎了东京大学附属中学师生的预料。

    观众席上,他们瞪大眼睛,看着倒飞而出的朝仓野,瞪大了眼睛,那震惊的模样,仿佛在问:朝仓野怎么可能被对方一招击伤?

    “好!”

    “苏锦帝好样的!”

    “干死小日本!”

    回应东京大学附属中学师生的是疯狂的呐喊。

    观众席上,东海外国语学院的学生像是打了鸡血一般,猛地从座位上站起,挥舞着拳头,大声嘶吼。

    他们在用这种方式给苏锦帝加油,同时宣泄着心中的怒气!

    感受着手腕传来的疼痛,察觉到体内气血紊乱,听着东海外国语学院附属中学学生的呐喊,朝仓野气得脸色煞白,肠子都快悔青了。

    如果他刚才一出手便动用日本修炼界赫赫有名的‘北辰一刀流’,根本不可能受伤,甚至不会落入下风。

    然而——

    这个世界上,没有后悔药可卖。

    就当朝仓野为自己的狂妄轻敌而感到后悔的同时,苏锦帝不做停留,趁热打铁,脚下一晃,宛如一只离弦的箭射向朝仓野。

    趁你病,要你命!

    苏锦帝虽然没有丰富的搏杀经验,但有着丰富的街头散打经验,知道打架斗殴就要一鼓作气干挺对方,坚决不给对方机会。

    好快!

    感受到苏锦帝的气息急速接近,朝仓野心头一震,脸色陡然狂变!

    唰!

    与此同时,朝仓太一的脸色也是一变——苏锦帝的速度同样出乎了他的预料,完全超越了二级忍者(后天大成境)应有的速度!

    他没有去想苏锦帝的速度为何如此之快,而是陡然暴喝一声:“住手!”

    暴喝出。人影动!

    朝仓太一不等苏锦帝追上朝仓野,便急速掠向朝仓野。

    嗯?

    叶帆见状,眼睛眯起,心神一动,一道意念作用在袖筒之中的玄叶飞刀之上——只要朝仓太一敢向苏锦帝出手,他便会催动玄叶飞刀射杀朝仓太一!

    以他现在的实力,催动飞刀刺杀,连堪比罡气入门境霸主级别的白帝都无法招架,射杀朝仓太一,跟捏死一只蚂蚁没有任何区别!

    “我还没有宣布比赛开始。你们急什么?”

    旋即。不等叶帆祭出玄叶飞刀,朝仓太一掠上擂台,挡在朝仓野身前,冲着苏锦帝怒喝道。

    苏锦帝被迫无奈。停下脚步。稳住身形。一脸怒意地盯着朝仓太一:“明明是他出手在先,如今你看到他受伤,落入下风。便出手阻拦我,你们日本人还真是不要脸啊!”

    “日本人太他~妈的无耻了!”

    “难道你们想以多欺少,两个打一个吗?”

    “你们真以为我们华夏人好欺负是吧?”

    愤怒的不光是苏锦帝,还有观众席上的东海外国语学院附属中学的学生,他们像是被激怒的狮子似的,冲着擂台之上的朝仓太一怒吼,甚至有人完全被愤怒冲昏头脑,要冲出走廊,登台与苏锦帝并肩作战。

    面对东海外国语学院学生的怒吼,观众席上,上千名东京大学附属中学的学生,鸦雀无声。

    这一刻,他们的嘴巴比处女的双腿夹得还紧!

    因为,他们都心知肚明,是自己一方不占理,实在没有底气反驳。

    尚且连观战的东京大学附属中学的学生都心知肚明,何况朝仓太一和朝仓野叔侄二人?

    擂台之上,朝仓太一的脸色极为难看,那感觉比吃饭的时候吞下一只苍蝇还要难受!

    然而——

    难受归难受,他觉得这一切是值得的。

    因为,他知道,如果刚才不是他及时出手阻拦苏锦帝,苏锦帝绝对可以追上朝仓野。

    朝仓野因为狂妄轻敌,不但受伤,而且体内气血不稳,根本无法抵抗苏锦帝的追击。

    而如今,他拦下苏锦帝,等于给了朝仓野喘息的机会。

    “双方参赛选手回位,等我宣布比赛开始之后,继续比赛。”

    朝仓太一完全无视苏锦帝和东海外国语学院附属中学学生的怒吼,而是故意板起脸,一本正经地说道:“如果接下来,你们之中任何一人,不等我宣布比赛开始,便擅自出手,等于认输!”

    “无耻!”

    “不要脸!”

    再次听到朝仓太一的话,东海外国语学院的学生立刻破口大骂,情绪十分激动。

    嘎嘣!

    擂台之上,苏锦帝气得浑身直打哆嗦,双拳握得嘎嘎直响,那感觉想上去暴打朝仓太一一顿。

    “你可以无耻地叫停比赛,给你那个废物侄子喘息、稳定气血的机会。”

    就在这时,叶帆冷声道:“但接下来,你最好不要再干预比赛,更不要试图对锦帝出手。”

    “你……你说什么?”

    愕然听到叶帆的话,原本憋屈的朝仓太一,像是找到了发火的对象,对着叶帆低吼一声。

    “锦帝,不要冲动,保持冷静,以你的战力,就算给那个小日本一百次机会,结果也不会改变!”

    没有理会朝仓太一的低吼,叶帆对苏锦帝道。

    “呼~”

    听到叶帆的话,苏锦帝像是被一盆冷水浇灭了怒火似的,整个人突然冷静了下来,他没有再怒视朝仓太一,而是一脸鄙夷地看着朝仓野,冷笑道:“像你这种只会躲在他人背后,当缩头乌龟的废物,也敢说别人是懦夫,真是笑死人了!”

    “你……”

    苏锦帝的话,像是一根针扎进了朝仓野的心脏,戳痛了他的软肋,让他暴怒,却无言反驳,只是杀气腾腾地叫嚣道:“华夏猴子,接下来,你将没有任何机会了!”

    “给你一百次机会,结果也不会改变。”

    苏锦帝冷笑着用叶帆的话回应,同时也明白叶帆刚才没有出手相助,并非不在乎他的安危,而是想将出气的机会留给他。

    ……

    ……(未完待续……)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