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56小说 > 都市小说 > 极品狂少 > 《极品狂少》正文 628章 借刀杀人,引蛇出洞
    热门推荐:、 、 、 、 、 、 、

    作为日本实力超强的家族之一,朝仓家族的产业遍布全球六大联盟,总部位于东京。

    如同许多大家族一样,朝仓家族的核心成员并没有住进富人区,他们集中住在东京郊区的一座山庄里。

    能够在寸土如金的东京拥有一座庄园,这也从侧面印证了朝仓家族的强大。

    傍晚,当夕阳渐渐落下山头的时候,朝仓太一绑着绷带,来到了庄园的1号别墅,在书房里见到了朝仓家族的族长朝仓一郎。

    “父亲。”

    朝仓太一进入书房,鞠躬行礼,脸上写满了屈辱与愧疚。

    身为四级忍者(后天大圆满境界修炼者)的他,虽然没有进入政~界、商界,但依然是朝仓家族的绝对核心成员之一,家族许多不好处理、见不得光的事情都是由他去处理。

    除此之外,他身在日本修炼者自卫队任职,拥有强大的信息来源,可以为朝仓家族带来许多便利。

    这一切,让他的父亲朝仓一郎对他极为赏识。

    而今天,朝仓野在他的眼皮子底下被人打成废人不说,他自己也受到重创。

    更让他觉得无颜面对朝仓一郎的是,在他和朝仓野双双受伤之后,叶帆不但一点不担心朝仓家族的报复,而且撂下一句狠话,直接扬长而去——当时,叶帆在武学馆对朝仓太一做出警告之后,并未回答朝仓太一的询问,直接带着苏锦帝离开了。

    “调查清楚他的真实身份了吗?”

    朝仓一郎脸色阴沉地问道,他在之前便得知了朝仓太一、朝仓野两人的事情,并为此而大动肝火,但并未鲁莽地实施报复,而是先让朝仓太一利用日本修炼者自卫队的情报网。

    调查叶帆的真实身份。

    “没有。”

    朝仓太一面色难看地回应道:“我通过修炼者自卫队的情报网进行调查,但根本无法查到关于他的信息。而根据潜伏在华夏的间谍汇报,这个人之前并未在华夏修炼界活动过。像是突然冒出来的。”

    听到朝仓太一的汇报,朝仓一郎的脸色又阴沉了几分。

    “不过……”

    朝仓太一见状。自知朝仓一郎对他的汇报不满意,试图补充。

    “不过什么?”朝仓一郎冷冷打断。

    “不过,我调查到一条极为有用的信息。华夏天山集团董事长楚姬,不但是华夏修炼界排名第二的邪皇褚玄机的徒弟,而且暗中操控着一些修炼者为他办事。我认为,今天出手打伤我的那个家伙,多半是楚姬手下的修炼者,专门派到这里来保护那个苏锦帝。”

    朝仓太一一边说着。一边观察着朝仓一郎的表情,见朝仓一郎没有打断,便又继续说道:“毕竟,那个苏锦帝的姐姐目前是天山集团的二号人物,负责整个集团的运转,而且与楚姬的外甥叶帆关系亲密。”

    “你口中的邪皇褚玄机,便是前段时间,在华夏天山击退陈道藏的那个人吧?”朝仓一郎说道。

    他虽然不是修炼者,但是日本商界的重量级人物之一,消息来源渠道极广。曾在饭局中听人讨论过陈道藏被褚玄机重创一事。

    “是的,父亲。”

    朝仓太一点头回应,然后又补充道:“我刚才所说的叶帆。

    不但是楚姬的外甥,也是褚玄机的徒弟。据说那小子的实力堪比初级忍神(罡气入门境),是华夏修炼界年轻一代的至尊。而且,他还是华夏政~界第一家族叶家的核心成员,其父亲很有可能会是华夏下一届掌权者……”

    “愚蠢!”

    朝仓一郎闻言,直接惊得脸色一变,尔后勃然大怒,训斥道:“你们怎么会惹上这样的人?”

    “——”

    朝仓太一无言以对。

    如果一开始,他便彻底将苏锦帝及背后的势力彻底调查清楚。绝对不会同意朝仓野跟苏锦帝发生冲突,甚至不会同意两人进行武学交流赛。

    “父亲。那您认为现在我们应该怎么办?”

    虽然十分懊悔,但朝仓太一也知道这世上没有后悔药可卖。当务之急是要想办法解决这件事情。

    没有回应。

    朝仓一郎突然之间沉默了下来。

    朝仓野被废,朝仓太一遭受重创,让朝仓家族蒙羞,甚至成为了整个日本上流社会的笑柄。

    这一切,让朝仓一郎极为愤怒,以至于第一时间让朝仓太一倾尽全力调查叶帆的信息,准备实施报复。

    而如今,当调查到苏锦帝背后的势力后,他心中的怒意减少了许多,更多的则是担忧。

    朝仓家族虽然在日本地位显赫,但如今的日本已经不是当年的日本了,与华夏根本不在一个层次。

    而苏锦帝背后的叶帆,可以动用华夏修炼界、政界和商界三个领域的能量……

    这对朝仓家族而言,绝对是一个可怕的敌人!

    他不想树立叶帆这样可怕的敌人,但同样也不甘心将朝仓野送进监狱,让家族彻底沦为日本上流社会的笑柄!

    “父亲,以目前的形势来看,就算我们想这件事情就这么算了,恐怕对方也不会同意。

    ”

    看到朝仓一郎一脸担忧的模样,朝仓太一犹豫了一下,提醒道:“否则,那个家伙也不会在武学馆当着那么多人的面,赤~裸裸地威胁我们了!”

    “你认为该怎么办?”朝仓一郎抬头,皱眉问道。

    “华夏有个成语叫借刀杀人,是华夏古代著名三十六计中的一条计谋,意思是自己不出手,借助别人的手去杀人。”

    朝仓太一眼中精光闪烁,道:“树立强大的敌人,对我们朝仓家族而言不是一件好事,但如果我们什么都不做,也不行。所以,我建议。我们借助别人的手去报复他们。”

    “借助谁的手?”

    朝仓一郎眼前一亮,认为十分可行,当下开口问道。

    “青洪组织。”

    朝仓太一飞快地说道:“根据我调查得到的消息。青洪组织在华夏的分部,便是被那个叶帆给铲除的。而陈道藏又是被邪皇褚玄机重创的。可以说。那个叶帆与青洪组织之间的仇恨很深,青洪组织多半想干掉他。

    在这种情形下,若是我们将那个苏锦帝在日本的消息告诉青洪组织日本分部的人,想必他们一定会做点什么的。”

    “这个办法可行,但是一定要保密,而且要快,必须在他们离开日本之前实施!”

    朝仓一郎沉默片刻,做出决断。

    “是。父亲!”

    朝仓太一恭敬领命,迅速退出了书房。

    十分钟后,朝仓太一回到自己的别墅,拨通了青洪组织日本负责人井刚的电话。

    “您好,井刚先生,我是朝仓太一。”电话很快接通,朝仓太一自报家门。

    “朝仓先生,您找我有事?”

    虽然朝仓野的实力和在日本修炼者自卫队的身份、地位一般,但身后站着朝仓家族,因此。井刚并未摆架子,而是十分客气。

    “井刚先生,听说你们青洪组织和华夏一个叫叶帆的年轻人有仇?”朝仓太一开门见山地说道。

    “朝仓先生。我不懂您的意思。”

    井刚选择装糊涂,如今的他,和陈费廉依然待在代源家族的庄园,打算等彻底风平浪静后再现身。

    在这种情形下,朝仓太一突然说起叶帆的事情,让井刚十分警惕。

    “我得到消息,一个叫苏锦帝的华夏人来到了日本。据我所知,他的姐姐是叶帆的女人。”

    朝仓太一说着,故意停顿了一下。见井刚没有反应,便又继续道:“井刚先生。你我虽然来往不是很密切,但至少是朋友。身为朋友,我认为有必要将这个信息告诉你,你说呢?”

    “谢谢。”

    听完朝仓太一这番话,井刚稍加思索,认为朝仓太一没有与青洪组织为敌的理由,当下否定这不是一个圈套,便出声道谢。

    “井刚先生太客气了。对了,我已经派人去调查那个家伙的住址了,相信很快会有消息,若是井刚先生有需要,可以随时联系我。”朝仓太一微笑着说道。

    “好的,再见。”

    井刚说完,不等朝仓太一回话,便挂断电话,快步离开了房间。

    几分钟后,他来到隔壁的别墅,在别墅的大院里,见到了闭关冥想修炼的陈费廉。

    陈费廉的身边堆着不少精石,浓郁的天地元气完全将他笼罩,宛如置身于仙境。

    看到这一幕,井刚羡慕不已。

    他很清楚,陈费廉能够在修行之路突飞猛进,除了因为自身天赋极佳之外,更重要的是拥有数不尽的资源。

    例如,陈费廉冲击罡气入门境的时候,便消耗了海量的精石。

    唰!

    就在井刚羡慕的同时,陈费廉猛地睁开双眼,目光如刀一般扫向井刚。

    “陈少,我有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要向您汇报。”

    井刚被陈费廉森冷的目光扫到,只觉得浑身汗毛都立了起来,连忙鞠躬汇报道。

    “什么事?”

    陈费廉缓缓站起身问道。

    “陈少,我刚才接到朝仓太一的电话,他说叶帆身边一个叫苏锦帝的人来到了日本。”井刚如实汇报道。

    “哦?”

    陈费廉闻言,瞳孔微微放大,旋即又沉吟了一番,道:“那个朝仓太一是朝仓家族的成员吧?他为什么跟你说这件事情?”

    “他说,知道我们与叶帆之间有仇,作为朋友,应该把这个消息告诉我们……”

    “朋友?呵呵,你的脑袋被驴踢了吗?这种谎言,你也会相信?”这一次,不等井刚说完,陈费廉便冷声训斥,丝毫不给井刚面子。

    “陈少,您的意思是?”

    面对陈费廉的训斥,井刚非但没有丝毫不满,反倒是一脸的紧张。

    “立刻派人去调查,看看这里面有什么猫腻。”陈费廉沉声说道。

    “是,陈少!”

    井刚恭敬领命,鞠躬离开。

    因为朝仓野、朝仓太一被羞辱的事情在日本上流社会传得沸沸扬扬,井刚只花了十分钟便得知了其中的猫腻。

    当然,深知陈费廉心思慎密的他,为了避免被训斥,连续询问了三个不同的人,得到一致的答案后,才再次来到别墅向陈费廉汇报。

    “好一个借刀杀人!看来,朝仓家族能够成为日本商界、政界的常青树,并不是没有道理的。”

    听完经过的汇报,陈费廉一下洞穿了朝仓家族的意图,忍不住赞了一声。

    “陈少,以您之见,我们应该怎么办?”井刚请示道。

    “机不可失失不再来,立刻活捉那个苏锦帝,引蛇出洞,将叶帆那个野种引到华夏!”

    陈费廉冷冷一笑道:“这件事情由你亲自去办,记住一定要暗中行事,不要走漏风声!”

    “是,陈少!”

    井刚再次领命,飞快地离开了别墅。

    “野种,只要你敢来日本,我保证这里会成为你的墓地!”

    望着井刚离去的背影,陈费廉冷冷一笑,一脸势在必得,却不知叶帆早已来到了日本!

    ……

    ……(未完待续)R752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