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五分六合注册 > 都市小说 > 极品狂少 > 《极品狂少》正文 629章 掀翻日本,讨回公道!
    夜幕降临,一辆英菲尼迪驶入了东京最着名的东京湾富人区。{[

    汽车里,徐彪坐在后排,无力地靠在座椅上,双眼无神地望着车顶,一动不动,整个人就像是丢失了灵魂一般。

    这一切,只因为一个小时前,他得到日本警察厅正式通知:根据调查结果显示,朝仓野没有参与强~暴徐莹一事。

    这个结果,直接让徐彪用法律渠道为女儿讨回公道的希望破灭!

    “唉……”

    司机周虎看到这一幕,很想说什么,最终只是幽幽地叹了口气,连徐彪都办不了的事情,他一个司机自然是爱莫能助。

    而对于此时的徐彪而言,安慰的话语根本没有意义!

    很快的,汽车沿着富人区的道路驶到了别墅,径直驶入了别墅大院。

    别墅大厅里,徐莹的尸体被放在一个水晶棺材之中,身上穿着她最喜爱的衣服,原本可爱的脸庞一片煞白,美丽的大眼睛紧闭,陷入了永久的沉睡。

    徐莹的母亲瘫软在水晶棺材旁,面色憔悴,眼窝深陷,双眼通红。

    她没有流出一滴眼泪。

    因为,她已经把眼泪流干了,而且连嗓子都哭哑了。

    黑发人送白发人。

    这是每一位父母最不愿意遇到的事情。

    为了更好地陪伴丈夫,她带着女儿来到日本定居,没有出去工作,几乎将所有的精力放在了照顾女儿和丈夫身上。

    如今。女儿以这种悲惨的方式离世,对于她而言,无异于晴天霹雷。

    叶帆和苏锦帝站在一旁,均是没有上前安慰徐莹的母亲。

    他们之前曾试图这样做过,但徐莹的母亲像是痴呆了一般,没有任何反应,只是静静地看着水晶棺材之中的徐莹,一动不动。

    就那样一直静静地看着,看了足足好几个小时!

    很快,脚步声从大厅外传来。徐彪一脸失神地步入别墅大厅。

    “徐叔。结果出来了吗?”

    眼看徐彪进门,苏锦帝紧握双拳,连忙上前问道,脸上充斥着愤怒。那感觉仿佛若是徐彪无法通过法律渠道为徐莹讨回公道。便要不惜一切代价去给徐莹报仇一般。

    叶帆没有上前。

    他之前便预判到徐彪想通过法律渠道为女儿讨回公道的可能性微乎其微。此刻看到徐彪的表情,基本可以肯定徐彪失败了。

    如同叶帆所想,徐彪自嘲一笑:“日本警察厅告知我。没有任何证据显示朝仓野那个畜生参加了此次案件。”

    “小莹,爸妈没用啊,不但没保护好你,连给你讨回公道都做不到!”

    随着徐彪的话音落下,徐莹的母亲突然情绪激昂地哀嚎了起来,尔后彻底瘫软在了地上,昏死了过去。

    悲伤过度的她,能够坚持到现在,完全是想等一个结果,看能否为女儿讨回公道。

    徐彪浑满是自责、痛苦地看着瘫软的妻子和永远沉睡的女儿,泪水像是断线的珠子一般,不断地涌出,沿着他那张原本坚毅的脸庞滑落。

    “徐总,你现在立刻带着锦帝,将你妻子和你女儿的尸体转移,转移到一个隐秘的地方。”叶帆见状,上前走到徐彪身旁说道。

    “叶……叶先生,您?”徐彪闻言,从悲伤中回过神,脱口问道。

    “我说过,如果你无法通过法律渠道讨回公道,我便为你讨回公道!”

    叶帆缓缓开口,声音不大,语气却格外坚定,“我会用那个朝仓野的人头祭奠你女儿!”

    “叶……叶先生,谢谢您为我做这一切,但我不能让您因为我而身陷困局,否则我无法跟楚董交代,您的好意我心领了……”

    再次听到叶帆这般说,徐彪感动得无以复加,但依然坚持着初衷,不想让叶帆为他涉险。

    “放心吧,就算掀翻整个日本,我也会为你女儿讨回公道!”

    叶帆深知徐彪的忧虑,一脸自信道:“至于我的安危,你不必担心,我既然敢这么做,自然是有把握和依仗的!”

    “徐叔,您就放心吧,叶帆哥从不做没把握的事情。”

    苏锦帝也开口劝说徐彪,一来他对叶帆有着盲目的信任,再者他认为禽兽不如的朝仓野必须付出代价!

    “——”

    接连听到叶帆和苏锦帝的话,徐彪想说什么,却又没说出口,只是怔怔地看着叶帆,心中完全被一个疑惑所充斥:叶先生到底依仗什么敢叫板整个日本?

    ……

    一个小时后。

    红日彻底落下,夜幕降临,一辆雷克萨斯轿车在夜幕中驶入了位于东京郊区的朝仓家族山庄。

    一名朝仓家族的保镖早已接到指示,见那辆雷克萨斯轿车驶入,立刻驾驶一辆汽车,在前方带路。

    几分钟后,雷克萨斯轿车在前方那辆领路的轿车的领路下,来到了山庄的1号别墅。

    1号山庄门口,朝仓家族组长朝仓一郎带着朝仓太一,等候多时,见到雷克萨斯轿车停稳,立刻走上前。

    汽车车门打开,一名黑衣大汉推门下车,快步走到汽车后门,拉开车门,井刚从汽车中走下。

    “井刚先生,欢迎来到朝仓家族。”

    朝仓一郎停下脚步,一脸灿烂微笑,丝毫没敢摆朝仓家族的架子。

    一来,他能够猜到,井刚既然登门拜访,自然是洞穿了朝仓家族借刀杀人的意图,再者,朝仓家族虽然在日本商界、政界能量惊人,但井刚是青洪组织日本分部的负责人,是日本地下世界的教父!

    这样的身份,完全不逊色于他!

    何况。井刚还是是初级忍神,而且身后还站着青洪组织这个全球地下世界第一势力?!

    “朝仓一郎先生,您真是好算计呐。”

    面对一脸热情的朝仓一郎,井刚非但没有给好脸色,反倒是一脸寒意。

    “十分抱歉,井刚先生,太一之前跟您通话的时候,有些事情没有说清楚,以至于让您产生了误会,我在这里诚恳地向您道歉。”

    朝仓一郎致歉道。将所有责任归咎到朝仓太一一人身上。表明借刀杀人并非朝仓家族的意图,只是朝仓太一个人的想法。

    “我看不到你的诚恳,或者说看不到朝仓家族的诚意。”井刚冷哼道:“我看到的只是你把我当成一只猴子在戏耍!”

    话音落下,井刚的气息陡然外泄。一股可怕的威压。宛如潮水一般。席卷朝仓一郎和朝仓太一两人。

    刹那间,身为普通人的朝仓一郎只觉得胸口像是压着一座大山似的,难以喘息。动弹不得。

    不光是他,身为四级忍者(后天大圆满境界)的朝仓太一,也是脸色发白,极为难受。

    “井刚先生,十分抱歉,我之前对您隐瞒了一些事情。请您看在朋友的份上,不要动怒。”朝仓太一紧张地说道。

    “朋友?”井刚冷笑。

    “我……我们有着共同的敌人,自然是朋友。”

    朝仓一郎竭力地抵抗着来自井刚的威严,艰难地开口说道。

    “好一个共同的敌人!”

    井刚闻言,收回气息,不再用气势威慑朝仓一郎和朝仓太一两人,而是笑道:“一直以来,整个日本商界都认为朝仓一郎先生您是最狡猾的商人,号称银狐,如今一见,果真如此。”

    “呼~呼~”

    没有回答,朝仓一郎趁机调整呼吸,稳定心绪。

    “朝仓一郎先生,既然你知道我们有着共同的敌人,却想让我们青洪组织单独对付敌人,而朝仓家族不付出任何代价,你认为合适吗?”井刚再次开口,质问道。

    “井刚先生,我们进去谈,您看如何?”朝仓一郎闻言,心中一动,猜到井刚刚才唱黑脸的用意所在,当下发出邀请。

    “好。”

    井刚欣然答应,如同朝仓一郎所猜测的一样,他刚才动怒,并非真的想惩罚朝仓家族,只是故意摆出一种姿态,以便于接下来的谈判。

    “井刚先生,您想让朝仓家族做些什么?”

    进入别墅书房,待佣人泡好茶退出去之后,朝仓一郎没再装傻兜圈子,打开窗户说亮话。

    “我这边负责活捉那个叫苏锦帝的年轻人,并且干掉那个打伤朝仓太一的华夏修炼者,但对外宣称,这一切都是朝仓家族做的!”井刚开门见山地说道。

    “这……”

    朝仓一郎一脸为难,从内心深处而言,他并不想树立叶帆这个恐怖敌人。

    “朝仓一郎先生,你是商人,你比我更清楚,这个世界上没有免费的午餐,想得到就必须要付出这个道理。”井刚冷声提醒道。

    “井刚先生,您刚才说活捉那个叫苏锦帝的年轻人是什么意思?难道你们想将他背后的叶帆引入日本?”

    朝仓一郎回想起井刚刚才所说,心中一动,忽然捕捉到了一条极为重要的信息,开口问道。

    “是的,我们准备将那个苏锦帝当诱饵,将叶帆引入日本,然后干掉他!”

    井刚并未隐瞒,如实说道:“如果对外宣称是朝仓家族活捉了苏锦帝,那叶帆多半会一个人来到日本救人,而如果对外宣称是由青洪组织做的,虽然可以吸引叶帆来到日本,但还有可能将炎黄组织乃至褚玄机都引来。一旦炎黄组织和褚玄机来到日本,那将成为我们的噩梦!

    “可是,如果你们干掉了那个叶帆,同样会引来炎黄组织和褚玄机。”朝仓一郎皱眉。

    “等到那个时候,炎黄组织也好,褚玄机也罢,他们要算账也是找我们青洪组织,不会针对你们朝仓家族。”井刚笑道。

    “好!”

    朝仓一郎沉默半晌,给出答复。

    显然,他认同了井刚所说。

    “既然你没有异议,那我们便可以开始这个计划了。”

    听到朝仓一郎的答复,井刚的脸上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道:“接下来,我便带人去干掉那个打伤朝仓太一的混蛋,活捉苏锦帝——他们在哪里?”

    “不用你去找了,我来送你上路!”

    不等朝仓一郎开口,一个低沉的声音响起。

    话落,人现。

    叶帆推门而入!

    ……

    ……

    ps:这是昨天的更新。

    。(未完待续。。)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