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五分六合注册 > 五分六合网址 > 五分六合注册 > 《极品狂少》正文 635章 是你找死!
    “青洪组织日本分部和朝仓家族发生了火拼,死伤惨重!”

    当天夜里,这个消息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传遍了整个日本上流社会,甚至就连其他几大联盟的一些势力也知道了这件事情。[][].[].]

    第二天一大早,朝仓家族继任者,朝仓太郎召开新闻发布会,声称朝仓家族是被不明修炼者袭击了,而并非外界传得那样与青洪组织日本分部发生火拼——青洪组织日本分部的人也是被不明修炼者血洗的!

    新闻发布会一经发布,引起整个日本乃至美洲联盟上流社会一片哗然!

    “到底是什么人如此大胆,竟然敢同时对朝仓家族和青洪组织出手?”

    一时间,整个日本上流社会都在猜测真相。

    第二天,一大早,就当日本修炼者自卫队动用大量人力、物力彻查此事的同时,徐彪夫妇带着女儿徐莹的骨灰,和苏锦帝一同乘坐一辆三菱商务车赶往机场,准备乘坐天山集团的专机离开日本,返回华夏。

    为了以防万一,叶帆驾驶着一辆英菲尼迪轿车,远远地跟着,暗中保护着苏锦帝三人的安全。

    机场停机位上,天山集团的客机已经准备就绪,全体机组成员等待着徐彪夫妇和苏锦帝三人的到来。

    距离天山集团专机不远的地方,停放着一辆黑色的商务轿车。

    “费廉君,你确定此次事情跟那个姓叶的华夏猴子有关?”

    黑色商务轿车里,身为日本修炼界第一天才、日本修炼者自卫队副队长的代源辰。望着前方天山集团的专机,忍不住问道。

    唰!

    随着代源辰的话音落下,汽车里其他三人也是纷纷望向陈费廉。

    他们都是日本修炼者自卫队的成员,其中一人和代源辰一样,来自代源家族,只是天赋不如代源辰,只是八级忍者,相当于华夏先天大圆满境界的修炼者。

    “基本可以肯定是他。”

    陈费廉眼中精光闪烁,自信地说道:“根据现有的情况来看,虽然昨晚的现场没有任何痕迹表明是他出手。可是风格实在太像他了——当初。他便是用同样的方式,故意制造矛盾,让南青洪西南分部与华夏武当派厮杀。”

    “如你所说,他有不弱于初阶忍神的战力。若想击杀你的人和朝仓家族的死士十分容易。可是你也知道。昨天是朝仓家族死士头领藤木下达了攻击命令——这怎么可能是他做的?”代源辰不解。

    “华夏有一门神奇的法术。叫傀儡术,可以操控心神毁灭之人的身体。那个杂碎是术武双修,会这门法术——当初。他曾用这门法术操控青洪组织黑龙卫,伪造证据,借助华夏炎黄组织的手,将我母亲传人的未婚夫送进了监狱!”

    陈费廉沉声说道:“如果我没猜错的话,那个杂碎昨天夜里暗中潜入朝仓家族庄园,先击杀了井刚和朝仓一郎,击毁了藤木的心神,之后操纵藤木的身体,制造我的人和朝仓家族死士火拼的假象,试图掩盖真相。”

    “如果真是他干的,那他绝对是一个非常狡猾的人,不会轻易露面。”

    再次听到陈费廉的话,代源辰的堂弟代源忍开口了,他提出了质疑,“我们就算在这里抓到苏锦帝等三名华夏人,那个家伙会现身吗?”

    “会!”

    陈费廉给出肯定的答复,“这个世界上最了解你的人,不是你的朋友和亲人,而是你的敌人——我太了解他了!他是一个重情重义的人,绝对不会眼睁睁地看着身边人出事!”

    “既然如此,那就好办了。我们都佩戴了费廉君你提供的‘隐匿符’,可以隐藏各自的气息,就算他暗中来了,也不会发现我们。”

    代源辰闻言,忍不住笑了一声,然后做出安排,“小忍,一会等那三个华夏人来后,你带他们两人下去,直接抓捕。如果那个姓叶的华夏猴子现身,费廉君先不要出手,让我先会会他,看看他是不是如同传说中的那么厉害。”

    “好。”

    陈费廉微笑点头,很干脆地同意了代源辰的安排。

    虽然按照他和代源辰的约定,如果由代源辰干掉叶帆,他要支付代源辰五万精石,但他还是想让代源辰出手,自己躲在幕后。

    一来,身为青洪组织代理掌权者的他,不缺精石,更为重要的是,他担心暗中潜入华夏的并非叶帆一人,想让代源辰为他探清虚实。

    “报告,目标出现,总共三人,分别是徐彪夫妇和那个叫苏锦帝的华夏少年。”

    半个小时后,徐彪夫妇和苏锦帝刚从停车场走出,尚未步入机场大厅,便被日本修炼者自卫队外围的成员发现,第一时间汇报给了代源忍。

    身为八级忍者(先天大圆满境界)的代源忍,虽然在日本修炼者自卫队中的地位不如其堂哥代源辰那般显赫,但也是分队长之一。

    “收到,你们什么都不要做,放他们进机场大厅。”

    代源忍立即做出安排,然后切断无线电,扭头看到代源辰隐隐有些兴奋,一副摩拳擦掌的架势,而陈费廉则是皱起了眉头,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陈费廉先生,您怎么了?”察觉到陈费廉的异常,代源忍有些好奇地问道。

    “我在想,那个苏锦帝身边的保镖怎么没有出现。”陈费廉若有所思。

    “据说那个家伙不但打伤了朝仓太一,而且还放出狠话。如今,朝仓家族遭遇变故,整个家族上下都处于暴怒之中,想必那个家伙怕成为朝仓家族的报复对象吧。毕竟,他只是一个下人而已。朝仓家族根本不必担心干掉他,会得罪那个姓叶的华夏猴子。”代源辰做出了这样的判断。

    陈费廉不再谈论此事,而是转移话题,道:“按照原计划行事吧。”

    代源辰四人闻言,不再废话,直勾勾地盯着前方的天山集团专机,等待着徐彪夫妇和苏锦帝三人抵达。

    片刻之后,在陈费廉等人的注视中,徐彪夫妇与苏锦帝乘坐机场的贵宾专车,抵达了停机位。

    汽车停下。苏锦帝率先跳下汽车。同时将汽车上一个黑色的皮箱提了下来,整个过程显得小心翼翼。

    因为,那个黑色皮箱里装的是徐莹的骨灰盒!

    按照徐彪夫妇的决定,他们要将徐莹的骨灰带回华夏。埋在他们的故乡。

    嗯?

    稍后。就当徐彪夫妇走下汽车后。苏锦帝敏锐地察觉到自己被人用目光锁定,扭头一看,赫然发现身穿日本修炼者自卫队专用服装的代源忍三人。飞奔而来。

    与此同时,未被日本修炼者自卫队成员发现,暗中潜入机场大厅的叶帆,也同样看到了这一幕。

    因为苏锦帝和徐彪夫妇实力太弱,无法承受乘坐“飞行梭”的压力和气流,叶帆无法暗中带着三人离开日本,只能让三人通过正常的渠道离开,但同时又不放心,便一直暗中跟着,打算等苏锦帝和徐彪夫妇安全登机后,再离开。

    此时此刻,看到有三名日本修炼者自卫队的人走向苏锦帝三人,叶帆最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日本修炼者自卫队或朝仓家族,要在没有证据的前提下,针对苏锦帝和徐彪夫妇!

    没有任何犹豫,叶帆第一时间动身前往天山集团专机所在的停机位。

    “你们站住!”

    稍后,苏锦帝和徐彪夫妇尚未登机,代源忍带着两名手下,追了过来,冲着他们的背影低喝道。

    “徐叔,你先跟阿姨登机。”

    因为事先得到过叶帆的提醒与叮嘱,苏锦帝没有显得惊慌,更没有愤怒,而是沉着冷静地说着,欲要将盛放徐莹骨灰盒的黑色皮箱交给徐彪。

    “我让你们站住,耳朵聋了吗?”

    下一刻。

    不等徐彪接过黑色皮箱,代源忍一声暴喝,纵身一弹,宛如一支离弦的箭,迅速射向苏锦帝。

    呼吸之间,代源忍便来到了苏锦帝三人身前,另外两名日本修炼者自卫队的成员紧跟其后。

    “请问你有什么事吗?”

    徐彪见状,没有去接黑色皮箱,而是上前一步,拦在苏锦帝和其夫人的身前,冷静应对。

    “我们接到汇报,你们携带了违禁物品,请立即接受检查!”

    代源忍冷冷开口,说出了事先商量好的台词,试图随便找个借口,扣押苏锦帝三人。

    “我们通过安检的时候,一切正常,并未携带违禁物品,您一定是搞错了……”徐彪客气地说道。

    “哪来那么多废话,给我滚一边去,箱子拿来!”

    代源忍一声冷喝打断徐彪的话,大手一挥,直接抓向黑色皮箱,速度极快。

    砰——

    闷响传出,苏锦帝尚未作出任何反应,盛放徐莹骨灰盒的黑色皮箱被代源忍一把抓了个正着,劲力迸发,黑色皮箱直接裂开,骨灰盒从箱子里掉落,落在了代源忍的手中。

    代源忍二话不说,便要打开。

    “不……不要!”

    徐莹的母亲见状,惊得一脸煞白,失声大叫。

    “放下小莹的骨灰盒!”

    苏锦帝一脸愤怒,大声嘶吼。

    “原来是骨灰盒……”

    代源忍冷笑一声,像是丢垃圾一般,直接将骨灰盒丢了出去。

    啪——

    只听一声脆响,骨灰盒落地,盒盖掀开,骨灰撒了一地。

    “小……小莹!!”

    看到这一幕,徐彪夫妇先是一愣,尔后痛苦地冲到骨灰盒旁,不约而同地跪倒在地,捧起骨灰,像是捧着自己女儿的血肉,痛苦无比。

    “小日本,我草~你~妈!!”

    与此同时,苏锦帝双拳紧握,怒吼一声,像是一头被激怒的狮子,即将暴走。

    唰!

    下一刻。

    不等苏锦帝动手,代源忍便冷笑着挥出右手,一把卡住苏锦帝的脖子,像是提小鸡一般将苏锦帝提了起来:“华夏猴子,不要以为你身后有那个狗屁华夏修炼界第一天才撑腰,便敢在我面前嚣张——你想找死么?”

    “是你找死!”

    就在这时,叶帆的身影急速掠来。

    人未到,声先至!

    ……

    ……(未完待续。。)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