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五分六合计划 > 都市小说 > 五分六合网址 > 《极品狂少》正文 663章 谁是缩头乌龟?
    十月一日,这是国家时代华夏的国庆节。

    如今,国家时代一去不复返,但国庆节的传统依然保留了下来。

    这一天,华夏大地喜气洋洋,热闹非凡。

    与此同时,万里之外的佛教圣地菩提迦耶也十分的热闹,几乎全球修炼界强大势力的代表和年轻一代的至尊、天才齐聚。

    下午两点钟的时候,包括炎黄组织在内,六大联盟的修炼者组织,率先召开一个预备会议,就有关事情事先沟通一番。

    这样做,表面的目的,是避免明日的正式会议出现僵持的局面。

    暗地里的目的——美洲修炼者联盟想确定炎黄组织的态度!

    寺庙的一间宽敞的大厅被改为了会议室,大厅四周佛像林立,中间摆着一掌椭圆形的会议桌。

    美洲修炼者联盟的首领希维尔坐在会议桌最前方,炎和其他四大联盟修炼者组织的负责人分别依次而坐。

    “炎首领,在预备会议正式开始前,我想先确定,华夏邪皇师徒二人是否会来?”

    会议尚未开始,希维尔便把自己当成了此次会议的主持者,扭头看着炎问道。

    唰!

    随着希维尔的话音落下,其他四大联盟修炼者组织的负责人,不约而同地将目光投向了炎,等待着炎的答复。

    “不知道。”

    炎轻轻摇了摇头,给出一个让众人意想不到的答案。

    “炎首领,我很好奇,什么叫不知道?”

    希维尔眉头一挑,用一种质问的语气询问道:“难道你没有通知华夏邪皇师徒参加此次大会么?”

    “希维尔,请注意你说话的语气。”

    炎平淡地看了希维尔一眼。语气平静,可是包括希维尔在内的五名各大联盟修炼者组织负责人,都感到了一股莫名的压力。

    其中。希维尔脸色难看,却没有再说什么。只是暗中抵抗着来自炎的威压。

    “我说不知道,是因为我无法确定邪皇师徒是否会来。”

    炎的面色依旧平静,“如果邪皇能够在大会开始之前找到他的徒弟,肯定会带着徒弟前来参加会议,反之,邪皇独自一人不会来。”

    “邪皇徒弟现在还没出现?”

    “我认为这种可能性几乎不存在。”

    “没错,邪皇徒弟应该是故意躲着不现身,而邪皇肯定知道他徒弟的藏身地点。”

    “这样说来。他们师徒二人想以这种方式逃避责任了。”

    耳畔响起炎的话,非洲联盟、俄盟、天竺联盟和欧洲联盟修炼者组织的负责人相继开口。

    “炎首领,你认为这样好么?”

    美洲修炼者联盟首领希维尔最后一个开口,再次质问炎,“或者说,你是在帮着他们师徒二人逃避责任吗?”

    “炎首领,你这样做等于带头破坏规则啊。”

    欧盟修炼者组织的负责人再次开口了。

    国家时代,美国和欧洲各国的关系便十分密切,曾一起封锁、打压过华夏。

    联盟时代到来后,华夏强势崛起。一举成为全球第一大势力,美洲修炼者联盟和欧盟自然而然地成为了同盟。

    “凯撒,你可以让黑暗议会的奥古斯丁听从你的指挥和安排么?”炎瞥了欧盟修炼者组织负责人凯撒一眼。反问道。

    “——”

    凯撒无言以对。

    他虽然是欧盟修炼者组织的负责人,但论个人战力并非欧盟第一。

    欧盟战力最强之人,是炎口中的奥古斯丁,名列神榜第五,虽然还没有成为顶阶战神(罡气大圆满境),但也迈出了那一步,与曾经的陈道藏一样,是高阶战神(罡气巅峰境)中堪称无敌的存在!

    除此之外,奥古斯丁还是黑暗议会的掌权者!

    黑暗议会。

    这是地下世界仅次于青洪组织的势力。拥有欧盟地下世界的话语权!

    “依我看,邪皇是注定要像乌龟一样缩着头。不敢露面了。”

    天竺联盟修炼者组织的负责人弥勒开口了。

    他穿着一身袈裟,浑身上下金光琉璃。一脸慈悲,但话语却很难听。

    之所以如此,有两个原因。

    第一,天竺修炼者联盟和美洲修炼者联盟结成了同盟——若非如此,此次全球

    修炼界大会不会放在天竺召开!

    如此一来,他自然要向着希维尔说话。

    第二,他不但是天竺联盟修炼者组织的负责人,还是天竺佛门的首领!

    自从菩提无音归入佛门,展现出逆天的悟性之后,他便预见菩提无音有朝一日会成为绝世强者,期待菩提无音能够加入天竺佛门。

    如他所预料的一样,菩提无音成为了绝世强者,甚至还创造了佛门无上绝学《菩提功》,成为华夏佛门的至尊。

    让他失望的是,菩提无音没有加入天竺联盟,而且红尘未断,始终无法放下当年与褚玄机的恋情。

    这让自认为是全球佛门领袖的弥勒很气愤!

    同时,他也将菩提无音不加入天竺佛门的原因归咎在了褚玄机身上,长期以来对褚玄机心存怨气。

    “真没有想到,堂堂华夏邪皇,居然是一个懦夫!”

    欧盟修炼者组织负责人凯撒刚才被炎堵了一句,此刻听到弥勒的话,当下找到了还击的机会。

    这一次,炎沉默不语。

    因为。

    他知道,就算他磨破嘴皮解释褚玄机不是缩头乌龟也没有用,唯有褚玄机现身,用事实证明!

    ……

    在预备会议召开的同时,全球修炼界受到邀请的强大势力代表和和年轻天才自由活动。

    他们分成两个阵营,借着这次难得的机会和平台,进行交流。

    “华夏邪皇,曾凭借一己之力,研制出抵抗dey病毒的药物。拯救人类,成为救世主,如今却为了徒弟公然破坏规则。不敢露面,真是让人唏嘘。”

    各大势力代表所在的院子里。一名天竺联盟的古修炼世家家主,突然开口说道。

    嗯?!

    他的话一出口,顿时令得原本交谈、交流的其他势力的代表停了下来。

    “确实很出乎预料。在来这里之前,我一度认为华夏邪皇会来的。”

    “我也是,毕竟世人都说华夏邪皇孤傲,无愧强者之名。”

    “可现实的情况是,华夏邪皇是一个懦夫!”

    “我倒觉得华夏邪皇不是懦夫,他没有来。多半是因为想保住他徒弟。”

    “先有陈道藏,现在又出现一个害人的徒弟,华夏邪皇这一生最大的失败在收徒上面!”

    ……

    很快,来自全球最强大一些修炼世家、门派的代表纷纷开口了,态度不一,有为褚玄机这样毁掉一生声誉惋惜的,也有幸灾乐祸的,有充满敌意的,也有客观分析的。

    就在这些古老修炼世家、门派的代表议论纷纷的同时,隔壁的寺院里。来自全球各地的年轻天才齐聚一堂,同样也在交流。

    “嘿,原本我还想见识一下。能够打破现代修炼界定律,让陈费廉吃瘪的家伙到底有多么强大,却没有想到,他连来这里的勇气都没有,真是让人失望!”

    人群之中,希维尔的儿子,被誉为美洲修炼者联盟年轻至尊的休斯率先谈及叶帆。

    话音落下,休斯身上涌现出了一丝战意和杀意。

    尽管休斯身上涌现的杀意和战一很微弱,而且稍纵即逝。但聚集在这里的都是各大修炼世家、门派的天才,实力不弱。均是察觉到了。

    “难道休斯想和华夏年轻至尊进行生死挑战么?”

    这一刻,不少修炼天才在心中暗问自己。

    “一个注定陨落的天才。来不来都不值得期待。”

    回应他们的是天竺佛门圣子梵天的声音。

    他和天竺佛门领袖弥勒一样,穿着一件金色的袈裟,是人群之中绝对的焦点人物。

    “陨落有很多种方式,若是他能够突破战神境,来到这里,也不算辱没华夏年轻至尊之名。”

    这一次,开口的是黑暗议会的黑暗圣子道格。

    他浑身散发着阴冷的气息,随意地站在那里,却像是一尊魔神一样,不敢让人接近。

    嗯?!

    愕然听到道格的话,众多天才都是一怔。

    显然,他们没有想到,被誉为年轻一代最强者的道格,居然会对叶帆感兴趣。

    “道格阁下,据说你是年轻一代的最强者。就算那个混蛋突破战神境,也不值得你期待,更不值得你出手。”

    很快,院子里的沉默被打破,姜莹微笑道:“因为,以你的实力,杀他如斩草!”

    话音落下,姜莹迈动脚步走向道格。

    她是一个现实而虚荣的人。

    白帝死了,她也将对白帝的崇拜和好感埋葬了。

    在来参加此次大会之前,她便期待能够一睹道格的庐山真面目,更期待能够和道格认识。

    如今,她认为自己找到了机会。

    “姜莹,你还真崇洋媚外啊!”

    吕战闻言,当下有些恼火,“你这样跪~舔他,是觉得他实力强呢?还是觉得他胯下的鸟大,能彻底满足你??”

    “吕战,你嘴巴放干净点!”

    姜莹闻言,气得娇躯一颤,怒视吕战,“难道我说的不是事实么?姓叶的有什么资格和道格阁下相提并论?他只是一个缩头乌龟罢了!”

    “缩头乌龟,嗯,很形象的比喻。”

    耳畔响起姜莹的话,看到华夏的修炼天才出现内讧,天竺联盟年轻一代第二天才释尼戏虐地笑了起来。

    “呵……”

    释尼这话一出口,其他那些修炼天才也觉得十分形象,均是忍不住笑了。

    一时间,笑声四起。

    旋即,不等众多天才脸上的笑容收敛,一道恐怖到让人窒息的气息,从远方涌现!

    嗯?!

    突如其来的气息,令得所有人心中一震,他们不约而同地将目光投向了远方。

    远方的天空之中,褚玄机带着叶帆,御气飞行,急速朝着寺庙掠来!

    是华夏邪皇师徒么?

    感受着褚玄机那令人颤栗的强大气息,看到褚玄机和叶帆的身影,众多年轻天才在心中暗问自己。

    嗖!

    回应他们的是一道刺耳的破空声!

    天空之中,叶帆和褚玄机分开,脚踏飞行梭,顷刻之间便掠至寺院上空。

    “你说谁是缩头乌龟??”

    叶帆停止飞行,脚踏飞行梭,傲立空中,目光如刀一般扫向释尼!

    ……

    ……(未完待续)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