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56小说 > 五分六合计划 > 极品狂少 > 《极品狂少》正文 669章 当众对质
    “下面,进行本次大会最后一项,商讨如何处理华夏邪皇师徒血洗、洗劫日本修炼界一事。”

    主席台上,充当本次全球修炼界大会主持人的希维尔开口了,他没有邀请褚玄机、叶帆师徒二人入座,甚至在开口的时候,都没有去看两人,可谓是将谱摆足了。

    “希维尔,你少给老子摆谱。”

    以褚玄机的性子,能够在佛殿外等一上午已经是极限了,此刻眼看希维尔摆谱,当下冷声道:“你还真把你当成全球修炼界的首领不成?若不是给炎面子,老子懒得踏进这里一步。”

    “华夏邪皇,你什么意思?难不成你认为自己实力强,便可无视修士联盟么?”眼看褚玄机叫嚣,不等希维尔开口,凯撒便聪明地开口了。

    “你这狗腿子当得不错。”

    褚玄机冷哼一声,然后道:“废话少说,快点进行吧,等进行完了,你们要战我们今天便战个痛快!”

    “咝~”

    耳畔响起褚玄机的话,感受到褚玄机的强势,那些原本认为褚玄机被大势所压选择屈服的门派、世家代表,纷纷倒吸一口凉气,尔后只觉得被褚玄机当众打脸,脸上火辣辣的。

    而主席台上,希维尔、凯撒和弥勒三人的脸色有些难看。

    不光是他们,就连非洲联盟、俄盟修炼者组织负责人也是皱起了眉头。似乎对褚玄机的行为颇为不满。

    炎则是在心中暗暗叹了口气。

    一切都如同他所预料的一样,褚玄机已经给足了他和炎黄组织面子,此刻耐心差不多被消耗光了。露出了真实的一面。

    甚至,在他看来,若是希维尔此刻敢叫嚣,褚玄机绝对不会再废话,直接开打。

    希维尔似乎也意识到了这一点。

    他虽然心中十分恼火,但并未与褚玄机针锋相对,而是眼中精光闪烁。转移话题道:“下面,请日本修炼界代表代源家族代源村上陈述当日所发生的一切。”

    高明!

    随着希维尔的话音落下。那些修炼世家、门派的代表,心中不约而同地给予了希维尔这样的评价。

    在他们看来,若是希维尔直接和褚玄机针锋相对,便落了下成。

    反之。希维尔迅速转移话题,按照事先制定好的安排进行,不但表现出了自己豁达的胸襟,而且彰显出褚玄机仗着实力强横无视规矩,有意让褚玄机不占理,失去大义,被迫站到全球修炼界的对立面,从而促成众人集体对抗褚玄机的局面。

    炎自然也看出了这一点,但他知道。事已至此,根本无法改变局面——以褚玄机的性子和作风,根本不在乎!

    若非如此。褚玄机也不会在刚才表现得那么强势了!

    代源村上是代源家族仅存的罡气入门境强者。

    当日,叶帆凭借九天玄冠击杀日本修炼界七大顶尖强者之后,横扫代源家族,废除了代源家族所有成员的修为。

    代源村上本想逃跑,最后被叶帆追上,试图反抗。结果根本无济于事,直接被叶帆用玄叶飞刀刺中。震碎丹田和劲力种子,一身修为全废。

    代源村上起身后,并未立即走向主席台,而是一脸怨毒、恨意地盯着叶帆,那感觉像是厉鬼盯上了仇人,恨不得立刻上前与叶帆索命。

    察觉到代源村上的恨意,叶帆一脸无动于衷,只是与褚玄机坐在了最后排的座位上。

    “当日,华夏邪皇之徒先是血洗了朝仓家族,然后制造朝仓家族和青洪组织日本分部火拼的假象。”

    很快,在众人的注视中,代源村上登上主席台,面对台下那些修炼世家、门派的代表,满脸悲愤地说道:“之后,日本修炼者自卫队查到真相,欲要抓捕华夏邪皇之徒,结果他直接在东京机场击杀了日本修炼者自卫队的四名成员,手段极其残忍!”

    “呵呵……”

    眼看代源村上颠倒是非,叶帆并未立即出声反驳,而是讥讽一笑。

    唰!

    叶帆这一笑,立即吸引了众人的目光,其中那些修炼世家、门派的代表,不禁暗暗感叹,有其师必有其徒——叶帆完全继承了褚玄机的行事作风!

    “你……你这个魔鬼!你竟然还笑得出来?难道你以为有你师父给你撑腰,你便可以无法无天么?”

    主席台上,代源村上气得差点晕了过去,伸手指着叶帆,怒斥道:“你会为此而付出惨重代价的!”

    “你说完了么?”

    叶帆开口问道,脸上讥讽笑容不减。

    “完了?嘿,这才刚开始,我会一一说出你的罪行,让全球修炼界知道你是多么的血腥、残忍!”代源村上怒声说道。

    “代源村上,你只需说出当日的实情便可,至于最终如何判定,审议小组会给你一个交代!”

    希维尔出声打断了代源村上的话,实则是在提醒代源村上,不必与叶帆针锋相对。

    代源村上闻言,当下醒悟,又咬牙切齿地说道:“当华夏邪皇之徒在东京机场杀死四名日本修炼者自卫队成员之后,日本修炼者自卫队派出人员追捕他,结果日本修炼者自卫队首领直接被他击杀,直到日本修炼者自卫队长老代源甲和前任首领同时出手,才阻止了他的疯狂杀谬。”

    “但是……他并没有就此收手,而是当众摧毁了靖国神社,并且收走了日本~军~方功臣的英魂!”

    “为了将他抓捕,日本修炼者自卫队、军~方和警方联手,出动大量人员实施抓捕。结果他在隐藏了一段时间之后,突然出现在代源家族庄园!

    当时,他直接闯入代源家族的精石库。欲要洗劫精石库,结果触动阵法,被包括代源家族族长在内,七大日本修炼界的顶尖强者发现!”

    “七大强者第一时间赶往现场,被隐匿在暗中的华夏邪皇出手击杀。”

    说到这里,代源上村的表情更加的悲愤了,从而达到以假乱真的目的。“七大强者死后,华夏邪皇隐匿。而华夏邪皇的徒弟,则是疯狂对代源家族出手,击毁了代源家族所有成员的丹田,废除了他们的修为。洗劫了代源家族的精石库!”

    “之后,华夏邪皇之徒仗着日本修炼界无人能够压制他,直接横扫了日本修炼界*主要修炼世家、门派,废除了所有人的修为,将所有的精石洗劫一空!”

    “做完这一切后,他依旧没有收手,而是直接杀到日本修炼者自卫队总部,一拳砸碎日本修炼者自卫队的牌子,废除在场所有日本修炼者自卫队成员的修为……”

    “华夏邪皇师徒二人的所作所为已经不能用残忍来形容了。他们简直就是魔鬼!”

    说到最后,代源村上满是愤怒地吼了起来,“如果不给予他们惩罚。接下来,全球修炼界都要惨遭他们的毒手!!”

    话音落下,代源村上的呼吸变得浓重了起来,情绪显得格外激动。

    唰!

    同一时间,众人再次将目光投向了褚玄机、叶帆师徒二人。

    其中美洲修炼者联盟、欧洲联盟和天竺联盟三大联盟的修炼世家、门派代表,目光中闪烁着怒意。

    而其他三大联盟修炼世家、门派的代表的目光中没有怒意。

    显然。他们不会相信代源村上的片面之词!

    “华夏修士叶帆,你可认罪?”

    就在这时。主席台上,希维尔突然开口了,宛如法官一般。

    “如果凭一个人的话,便能定罪的话,那全世界的人都是罪人!”叶帆冷笑回应。

    “魔鬼,什么叫凭我的话?你的残忍行径,整个日本修炼界的修士都可以作证!”代源村上怒道。

    “叶帆,你说一下当日的情况吧。”

    炎开口了,他看得出来,随着代源村上的陈述完毕,希维尔将褚玄机、叶帆师徒引到全球修炼界对立面的目的已经达到,不想给叶帆开口陈述、辩解的机会了。

    “当日之事,我不再多谈,我只解释几个原因。”

    或许因为知道无论自己如何辩解,都无法得到公正的结果,叶帆索性懒得废话,只说关键点,“第一,在我对朝仓家族出手之前,朝仓家族的朝仓野、朝仓太一,曾公然违背武者切磋交流规则,对我华夏修炼者出手。

    而且,朝仓家族的朝仓野,与六名不良少年一同强暴华夏一名女孩致~死,但日本修炼者自卫队公然包庇,没有给予朝仓野任何惩罚!”

    “第二,我出手击杀青洪组织日本分部成员,是因为他们想杀我。再者,青洪组织是什么样性质的组织,在座的大家心里都有数。他们的首领陈道藏,曾欲要在华夏大开杀戒,被我师父击退。”

    “第三,当日我在机场击杀四名日本修炼者自卫队成员,是他们欺人太甚,将那名死去女孩的骨灰撒在地上,还要强行带走三名无辜的华夏人,并且出手攻击其中一人,我现身后,直接对我进行攻击。”

    “第四,我摧毁日本靖国神社,是为上世纪那场战争讨回一个公道——至今,日本都不承认在上世纪那场战争之中犯下的滔天罪行!”

    “第五,我横扫日本修炼界,洗劫日本修炼界*修炼世家、门派的精石,是因为日本修炼界布下天罗地网,欲要活捉我,强行夺取我身上的法器和功法!”

    “嘿,小子,你可真会撒谎啊——有你师父暗中保护你,谁能抢夺你的法器和功法?你明明就是想洗劫日本修炼界的精石,少在这里狡辩!”主席台上,欧洲联盟修炼者组织负责人凯撒怒声喝道。

    “呵呵,如果我师父当日在场,我可能被代源甲和日本修炼者自卫队前首领追杀得四处逃窜么?”叶帆冷笑回应。

    “那是因为你师父当时不便现身,而是想找机会将日本修炼界的顶尖强者全部击杀!”天竺联盟修炼者组织负责人弥勒也开口了。

    “笑话,我师父一生光明磊落,就算要击杀那些人,也绝不会藏在暗处,而是会正面击杀!”叶帆沉声道。

    “按你所说,你师父当时不在场,日本修炼界七大顶尖强者,都是被你所杀?”主席台上,希维尔冷笑着问。

    “难道不可以么?”叶帆反问。

    “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

    主席台上,希维尔不怒反笑,“你觉得在场有人会相信你的话么?”

    “就凭你的实力,也想击杀日本修炼界七名顶尖强者,你当我们都是白痴么?”

    “既然你可以击杀日本修炼界七名顶尖强者,想必可以与我一战,要不让我领教一下你的实力?”

    “小子,事到如今,狡辩是没有用的,你休想为华夏邪皇开脱!”

    “要接受惩罚的不光是你,还有华夏邪皇!”

    随着希维尔的话音落下,台下那些美洲修炼世家、门派的代表纷纷开口了,语气相当不善。

    “当日,我能够击杀日本修炼界七名顶尖强者,是因为我当初得到了一件古修炼界的法器,那件法器如今已经毁掉了,否则我不介意让你尝试一下!”

    叶帆冷眼盯着那名挑衅的美洲修炼世家的代表,若是玄老没有沉睡,他还真想让玄老出手教训对方一番。

    “古修炼界的法器?!小子,你敢编得再假一点么??”、

    主席台上,凯撒满脸戏虐笑容,那感觉仿佛像是听到了天大的笑话一般。

    “小子,既然你说是古修炼界的法器,那你说说那法器是什么?长什么样?”

    不光是他,希维尔和弥勒,以及台下绝大部分修炼世家、门派的代表,也是一脸戏虐的笑容。

    显然,他们都不可能相信叶帆所说!

    看到这一幕,炎暗中皱眉。

    他虽然知道叶帆说的是事实,但也明白,就算他出面证实,也绝对不会有人相信。

    毕竟,叶帆的所作所为完全违背了修炼界的认知——就算在古修炼界,也没有哪件法器可以强大到这般地步!

    “华夏邪皇,你有什么话要说?”

    希维尔再次开口了,他不打算再给叶帆辩解的机会了,而是直接质问褚玄机,欲要激怒褚玄机。

    在他看来,事到如今,若是褚玄机继续强势,绝对会引起公愤!

    “根据日本修炼界代表所说,没有任何证据能够证明华夏邪皇参与此事!”炎闻言,深知希维尔险恶用意,不等褚玄机开口,便开口道。

    “炎,这件事情发生之后,你们炎黄组织非但不遵守规则,惩罚华夏邪皇师徒二人,反倒是一直包庇他们师徒二人。”

    凯撒冷笑道:“事到如今,证据确凿,你还想为华夏邪皇开脱!你和炎黄组织什么意思?难道要公然破坏规则么??”

    “证据确凿?少扣大帽子!”吕战坐不住了,沉声质问道:“你有什么证据,证明玄机兄参与此事了??”

    “既然事情已经明了了,那我说一下我对此事的处理意见。”

    主席台上,希维尔再一次开口了,他决定制止无休止的争论,决定直奔主题,给褚玄机、叶帆师徒二人定罪!

    ……

    ……(未完待续)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