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56小说 > 都市小说 > 极品狂少 > 《极品狂少》正文 680章 一拳打飞!
    哗啦——

    安静的寺院上空,叶帆的声音响彻天际,宛如一瓢冷水浇入了油锅之中,令得下方的人群顿时炸开了锅。

    “华夏年轻至尊疯了吗?”

    “他只是半步战神而已,如今却要舍弃法器与初阶战神霸主陈费廉厮杀,这是在找死么?”

    “原本他就算动用法器,都没有希望战胜陈费廉,如今舍弃法器一战,绝对是在找死!”

    寺院之中,无论是那些年轻天才,还是非洲联盟和俄盟那些修炼世家、门派的代表,都被叶帆的话惊到了,忍不住热议了起来。

    他们看法一致,几乎所有人都认为叶帆在找死。

    与此同时,华夏修炼界代表团之中那些强者,也是一脸震惊的表情。

    “小帆,不可冲动!”

    震惊之余,吕家家主吕元主观地认为叶帆被愤怒冲昏了头脑,故而做出了如此冲动的决定,当下出口提醒。

    显然,他不认为叶帆可以在舍弃幽灵戒指和黑铁拳套的前提下,击败陈费廉。

    “吕大师请放心,我自有分寸。”

    叶帆开口回应吕元,表情镇定自若,根本不像被愤怒冲昏头脑的样子,也没有表现出一丝狂妄,而是给人一种理应如此的感觉。

    嗯?

    再次听到叶帆的话,看到叶帆那副镇定的模样,包括吕元在内,众人心中一怔。

    “我实在很好奇,华夏年轻至尊的依仗是什么?”

    “难道他随时可以突破初阶战神境??”

    或许是因为叶帆表现得实在是太镇定了,有年轻天才不再认为叶帆在找死,心中十分好奇叶帆的依仗到底是什么。

    依仗什么?

    天空之中,褚玄机深深看了叶帆一眼,然后默不作声地收回幽灵戒指和黑铁拳套,缓缓降落在佛殿一个偏僻的角落,轻轻地将菩提无音的尸体搂入怀中。

    这一刻,他的表情不喜不悲,但众人都能够感受到他身上所流露出的悲凉气息。

    他将悲伤埋在了心中!

    看到褚玄机的举动,感受着褚玄机身上所散发出的悲凉气息,叶帆身上的杀意呈直线上升,让下方不少年轻天才心惊。

    “你确定要舍弃幽灵戒指和黑铁拳套与我一战?”

    终于,陈费廉开口了,语气之中充斥着怒意。

    没错……

    是怒意!

    身为魔皇陈道藏的儿子,他继承了陈道藏的武学衣钵,虽因没有将所有心思放在修炼一途上,但论实力,是年轻一代最强的几人之一!

    甚至,就算让他与号称年轻一代最强者道格厮杀,他也无所畏惧——无法战胜,可以逃走!

    因为这一切,前段时间,他在日本被叶帆用飞行法器结合飞刀刺杀打得四处乱逃时,十分恼火——他恨自己没有飞行法器!

    在他看来,如果当时他有飞行法器,根本不可能被叶帆压制!

    今日,他带着飞行法器而来,第一时间叫嚣叶帆,欲要报仇雪恨,却被天竺佛门的强者阻拦。

    此时此刻,叶帆却要舍弃幽灵戒指和黑铁拳套与他一战,而且一副宰定他的姿态……

    这……让他彻底怒了!

    在他看来,叶帆这是在蔑视他的实力,践踏他的尊严!

    唰!

    这一次,叶帆没有开口回答,而是猛地将目光投向了寺院门口,赫然看到一身白色长袍的苏琉璃迈步走入了寺院。

    阳光倾洒,沐浴着苏琉璃,让人可以清晰地看到她脸上残留的泪痕,也可以看到微微泛红的双眼,从而感受到她的悲伤。

    除此之外,叶帆还能从苏琉璃的目光中感受到深深的担忧,担忧他不是陈费廉的对手。

    察觉到这一点,叶帆本想开口说些什么,但尚未张嘴,便见陈费廉一脸冷笑地盯着苏琉璃,“嘿,你是来给你师父报仇的么?也好,你和叶家孽种一起上吧,这样更加省事!”

    啪——

    话音落下,陈费廉就地一弹,脚下地面碎裂,脚踏飞行法器,腾空而起,望向叶帆的目光像在看一具尸体。

    “琉璃,你去看看菩提无音大师,稍后我便将陈费廉的人头摘下来祭奠菩提无音大师!”

    叶帆隔空对苏琉璃说道。

    没有回应,苏琉璃轻轻点了点头,面带忧伤地走向菩提无音。

    “狂妄!”

    与此同时,陈费廉彻底被叶帆激怒,怒吼一声,脚踏飞行梭,宛如离弦的箭一般,急速射向叶帆。

    这一刻,他率先出手,却没有发动攻击,而是打算近身!

    在他看来,叶帆唯一能对他造成威胁的攻击只有飞刀刺杀!

    如今,他拥有飞行法器,速度暴增,可以轻松躲避叶帆的飞刀刺杀。

    如此一来,他便立于不败之地!

    反观叶帆,虽然脚踏飞行法器,但因为没有佩戴幽灵戒指,外加比他低一个境界,速度肯定远逊于他,根本无法阻止他近身。

    一旦近身成功,他要击杀叶帆比捏死一只蚂蚁还要容易!

    而他按照他的计划,在击杀叶帆之前,会将叶帆打得半身不遂,狠狠地羞辱叶帆!

    唯有如此,才能泄他的心头之恨!

    面对陈费廉的出击,叶帆不躲不闪,只是傲立空中。

    “华夏年轻至尊怎么了?”

    看到这一幕,下方那些年轻天才,均是有些疑惑。

    根据他们得到的信息,叶帆之所以可以越级击杀罡气入门境强者,完全是依仗不为人知的意念攻击秘法,催动飞刀实施刺杀。

    在这样一种情形下,叶帆若想战胜陈费廉,必须要与陈费廉保持足够的安全距离,否则将十分危险。

    “你想等我靠近后,催动飞刀刺杀,打我一个措手不及么?呵呵……太可笑了!”

    叶帆的举动,同样让陈费廉心中有些疑惑,不过他很快做出了判断,压根不在意,甚至连速度都不曾减少半分。

    “故弄玄虚,给我下去!”

    很快,陈费廉脚踏飞行法器,宛如一阵清风来到叶帆身前,暴喝一声,右手化掌,像是拍苍蝇一般,对着叶帆猛然拍下!

    一掌拍出,周围的阴煞之气被吸入掌面,与涌动的罡气结合,演化出一张张阴森恐怖的鬼脸,散发着邪恶阴冷的气息。

    阴煞掌!

    这一击,陈费廉没有动用陈道藏的无上绝学‘无影阴魔斩’,只是用了《阴煞拳》之中很普通的阴煞掌。

    因为,在他看来,叶帆的武学修为只是半步罡气境,以阴煞掌的威力,足以轻松击破叶帆的护体气芒,将叶帆拍落空中。

    呼!

    下一刻。

    叶帆出手了!

    在众人的注视中,他不躲不闪,直接举拳轰向陈费廉的手掌!

    一拳打出,叶帆体内罡气疯狂涌动,涌至右拳,附在右拳表面,闪烁着黑光,宛如戴上了黑色的拳套。

    愚蠢!

    眼看叶帆一拳相迎,要与陈费廉硬碰硬。

    下方那些年轻天才和非洲联盟、俄盟那些修炼世家、门派的代表,均是认为叶帆犯下了低级错误。

    因为……

    掌克拳!

    这是后天武者都知道的常识!

    而包括吕元在内,众多华夏修炼界的强者,均是眉头一挑,面露忧色。

    他们之中没有姜家婆婆姜玉蓉和武当掌教张天师。

    他们两人则是一脸讥笑,似乎在讥笑叶帆不自量力。

    尚且连外人都如此,何况与叶帆对决的陈费廉?

    这一刻。

    陈费廉的嘴角弥漫着讥讽的笑容!

    似乎,他已看到了叶帆被他一掌击破护体气芒,震碎拳头的一幕了!

    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

    轰!!

    一声闷响,叶帆一拳砸在陈费廉的手掌之上,恐怖的肉身力量结合着罡气,陡然爆发!

    啪!啪!啪!

    陈费廉右掌表面的阴煞之气瞬间被震散,掌心罡气炸裂,手臂发麻,手掌裂开,鲜血四溅。

    与此同时,恐怖的反震力令得陈费廉体内气血一阵翻滚,体表的护体气芒迅速暗淡,整个人宛如被击中的棒球一般,倒飞而出。

    一拳!

    叶帆一拳直接打飞了陈费廉!

    而且,是在没有动用杀招‘煞气冲天’的前提下!

    “这……怎么可能??”

    这一幕,深深震撼了下方那些年轻天才,他们瞪大眼睛,一动不动地看着空中,完全傻眼了。

    就连号称年轻一代最强者的道格也不例外!

    因为,他们都能够清晰地感受到陈费廉刚才那一掌的可怕。

    他们之中,能够接下那一掌的人,屈指可数!

    而如今,叶帆一拳便破掉了陈费廉的掌击,而且将陈费廉震得倒飞而出……

    这带给他们的震撼可想而知?

    如果不是陈费廉的身体依旧在倒飞,他们甚至怀疑刚才那一幕是幻觉!

    “怎么会这样?”

    不光是那些年轻天才,就连各大修炼世家、门派的代表们,也是纷纷瞪大了眼睛,一脸活见鬼的表情。

    在他们看来,此时此刻的叶帆,只是半步罡气境,就算是刻意压制境界,能够随时突破罡气入门境,也不可能在低陈费廉一个境界的情况下,硬碰硬,占据上风,震飞陈费廉!

    因为,纵观古代修炼界,就算有天赋可怕的妖孽,可以越级挑战,也大多都是依仗武技、法器和搏杀经验优势取胜,而不是这样硬碰硬。

    这……完全颠覆了修炼界的定律!

    ……

    ……

    PS:今晚两更,这是第一更,第二更0点左右。

    。

    。(未完待续。)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