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56小说 > 五分六合官网 > 极品狂少 > 《极品狂少》正文 682章 打爆陈费廉!
    ps:抱歉,昨天手误,将‘九天玄体’,打成‘九玄之体’了,就不改了,大家知道就好。『『,

    ……

    ……

    叶帆一拳打飞陈费廉之后,与陈费廉硬拼一记杀招,尔后不再正面硬碰,欲要近身搏杀!

    陈费廉意识到不妙,转身便逃,却没有想到被叶帆用飞刀刺杀逼得停下身形。

    就在这个时候,叶帆轰拳杀到!

    这一切,看似复杂,实则发生极快,快到让下方绝大多数年轻天才都看不清具体的过程,只能看到叶帆像是凭空出现在陈费廉的身前,一拳轰出!

    这一拳,叶帆蓄势而发,没有任何保留,直接动用了杀招——煞气冲天!

    一拳打出,阴煞之气聚集,涌入叶帆的右拳之中,与罡气结合在一起,黑光闪烁,散发着可怕的能量波动,威势惊人!

    咯噔!

    陈费廉心头一紧,来不及躲闪,双手快速挥动,打出一道罡气,疯狂吸纳周围的阴煞之气,欲要演化出一座门户。

    玄阴门!

    危急时刻,陈费廉不敢与叶帆硬碰硬,而是动用了陈道**步修炼界的防御绝学‘玄阴门’,抵挡叶帆的攻击!

    然而——

    不等陈费廉演化出的玄阴门成型,叶帆的铁拳夹杂着恐怖的能量波动,轰然而至!

    轰!!

    一声巨响,正在凝聚的‘玄阴门’直接被轰碎,能量气波席卷四方。

    叶帆和陈费廉两人首当其冲,被能量气波卷中,却毫发无损——能量气波纷纷被他们的护体气芒挡在了体外!

    砰——

    与此同时,叶帆的右拳威势不减,狠狠地砸在陈费廉的胸口。

    “噗——”

    陈费廉护体气芒一阵暗淡。差点碎裂,身子剧烈一颤,张口喷出一口鲜血,再次倒飞而出。

    唰!

    就在这时,叶帆左手陡然一挥,呈爪状。一下扣住陈费廉的手腕,猛然回拉,身子紧绷,罡气涌动,猛然撞出!

    贴衫(山)靠!

    一拳重创陈费廉后,叶帆用出《八极拳》的凶猛招数,宛如一座大山,轰然撞向陈费廉。

    砰——

    一撞之下,陈费廉原本暗淡的护体气芒。彻底碎裂,化为乌有,胸口被叶帆狠狠地撞上。

    咔嚓!

    骨头断裂的声音响起,陈费廉的胸骨纷纷断裂,胸口塌陷,口中鲜血狂喷,血染苍穹。

    “死!!”

    陈费廉遭受重创,却没有坐以待毙。而是浑然不顾伤势,彻底发狠。面目狰狞地斩出一记手刀。

    拼命!

    命悬一线之际,陈费廉不顾生死,反其道而行,选择拼命,欲要趁机击杀叶帆!

    不得不说,身为陈道藏的儿子。陈费廉的骨子里继承了陈道藏的枭雄衣钵,对别人狠,也对自己狠。

    唰!

    陈费廉手刀斩出,罡气涌动,宛如一把黑色的利刃。斩向叶帆的脖颈,速度快若闪电!

    叶帆早有防备,面对陈费廉的反扑,临危不乱,右臂猛然抬起,横挡在面前。

    砰——

    陈费廉的手刀狠狠地劈在了叶帆的右臂之上,罡气迸发,震得叶帆的护体气芒一阵暗淡,近乎碎裂,但并未消散,右臂更是像定在了空中,纹丝不动!

    挡住了!

    叶帆硬生生地挡住了陈费廉突袭的手刀!

    这个结果,令得下方人群一阵愕然,同时也让陈费廉瞪大了眼睛,似乎不敢相信这个结果!

    “你不行!”

    叶帆冷喝一声,右臂一抖,震开陈费廉的手刀,尔后化手为刀,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一记手刀劈向陈费廉的肩头!

    唰!

    手起刀落,宛如幻影闪过,叶帆的手刀一下劈中陈费廉的肩头,手刀之中蕴含的罡气,陡然迸发!

    嗤!

    鲜血四溅,陈费廉的肩头直接炸裂开来,胳膊与身体近乎分家,体内气血和罡气彻底紊乱。

    趁你病,要你命!

    手刀落下,叶帆不作停留,大手一挥,一把抓住陈费廉的胳膊,猛然一扯!

    兹~~

    宛如布子撕裂的声音响起,陈费廉的左胳膊,被叶帆硬生生地撕了下来!

    “咝~”

    剧痛来袭,陈费廉疼得面部扭曲,倒吸一口凉气,试图挣扎脱逃,但却像是待宰的小鸡仔一般,根本无法逃脱叶帆的束缚。

    唰!

    就在这时,叶帆松开陈费廉,右手手腕一抖,抡起陈费廉那血淋淋的胳膊,像是拍苍蝇一般,猛然砸向陈费廉的面门!

    砰——

    咔嚓!

    闷响和骨头断裂的声音几乎同时响起,陈费廉的面门被自己的胳膊砸中,鼻梁骨碎裂,鲜血狂喷,坠向地面。

    “呃……”

    这一幕,深深震撼了下方的众人。

    这一刻,无论是那些年轻天才,还是各大修炼世家、门派的代表,都被叶帆的所作所为给惊到了!

    他们做梦也没有想到,这一战,居然会沦落到现在这种地步——陈费廉就像是活靶子一般,被叶帆狂揍!

    狂揍?

    还不够!

    嗖——

    天空之中,叶帆脚踏飞行梭,宛如猎鹰捕食,盘旋而下,一下追上陈费廉。

    呼!

    下一刻,叶帆再次抡起陈费廉那条血淋淋的胳膊,抽向陈费廉的面门。

    砰——

    又是一声闷响,陈费廉的面门被抽得血肉模糊,加速追向地面。

    砰!

    砰!

    砰!

    ……

    随后,在下方那些年轻天才和修炼世家、门派代表,一脸活见鬼的表情中,叶帆一次又一次追上陈费廉,像是老子打儿子似的,用陈费廉那条血淋淋的胳膊。一次又一次抽陈费廉的面门。

    时间放缓,画面定格。

    这一幕,深深地印在了在场每一个人的脑海里!

    稍后,当陈费廉的身体即将砸在地面上的时候,叶帆打出一道罡气,卷中陈费廉。令得陈费廉平稳落在寺院之中。

    啪!

    与此同时,叶帆如风而至,双脚落在地上,势大力沉,直接令得地面塌陷。

    呼啦——

    寺院之中,那些临近叶帆的年轻天才,看到叶帆落地,一个个像是老鼠见到猫一般,纷纷面带恐惧躲开。那感觉生怕叶帆将怒火发泄到他们头上。

    唰!

    稍后,他们不约而同地将目光投向了陈费廉。

    在众人的注视中,陈费廉宛如死狗一般,躺在地上,一动不动。

    若不是众人能够感应到他的气息,隐约听到他的呼吸,都认为他已经死去。

    “你想燃烧罡气精华,殊死一搏?”

    很快。安静的寺院之中,响起了叶帆的声音。他拎着那条血淋淋的胳膊,居高临下地看着陈费廉,脸上没有丝毫的仁慈,有的只是寒意。

    没有回答。

    陈费廉的身子像是触电一般,忍不住哆嗦了一下。

    他知道大势已去,原本打算趁着叶帆掉以轻心的时候。燃烧罡气精华,给予叶帆致命一击,却没有想到被叶帆给识破了!

    “原来陈费廉在伪装啊……”

    “不愧是魔皇陈道藏的儿子,心思慎密,心狠手辣。都到这个时候了,还想着反败为胜!”

    叶帆的话,令得周围的人群一阵躁动,不少年轻天才忍不住开口议论。

    那些年轻天才的话,像是一根根钢针一样,扎在了陈费廉的心窝上,让他愤怒不已!

    “呼……呼……”

    怒火燃烧,陈费廉无法继续伪装下去了,呼吸开始变得有些急促,塌陷的胸口也是有些起伏。

    “燃烧罡气精华吧,我给你垂死挣扎的机会!”

    叶帆开口了,完全不惧陈费廉燃烧罡气精华。

    “呼……呼……呼……”

    依旧没有回答,陈费廉的呼吸变得更加急促了,血肉模糊的脸庞近乎扭曲在了一起,眼眸之中充斥着疯狂的杀意。

    这一刻,他恨不得立刻将身前的叶帆碎尸万段!

    但……仅有的一丝理智告诉他,以他现在的状况,就算燃烧罡气精华,也无法击杀准备充分的叶帆,反倒是会自找屈辱!

    明白这一切后,陈费廉心中的杀机荡然无存,取而代之的是屈辱!

    身为魔皇陈道藏的儿子,他含着金钥匙出生,拥有其他人无法拥有的身份、地位和资源。

    而当他成长起来之后,更是代替陈道藏打理青洪组织,可谓是权势滔天,无论走到哪里,都受人敬畏!

    即便是那些古老世家、门派的掌权者见到他,也会客气地称呼他为“陈少”。

    不知有多少修炼者,恨不得跪在他的脚下,舔他的皮靴,臣服于他!

    而如今,他像是死狗一样,躺在地上,被叶帆居高临下地俯视,不断地践踏他的骄傲与尊严,甚至还被来自全球各地的天才和修炼世家、门派代表围观、嘲讽……

    这种截然的反差,所带给他的屈辱,是他从未体验过的!

    纵然他的城府远超同龄人,也根本无法承受!

    “啊!!”

    下一刻。

    陈费廉恨到癫狂,面目狰狞地嘶吼着,开始疯狂燃烧罡气精华,欲要发动最后一击!

    嗖!

    嗖!

    嗖!

    ……

    看到这一幕,周围那些年轻天才,纷纷惊吓得躲开。

    甚至,就是道格等年轻一代最强的几人,也是纷纷打出罡气气墙,用来抵挡接下来两人最后对决所引发的能量气波。

    而叶帆则是站在原地,一动不动,冷眼盯着陈费廉,等待陈费廉出手!

    蔑视!

    这是赤~裸~裸的蔑视!

    叶帆的举动表明,他完全无惧陈费廉燃烧罡气精华拼命!

    那蔑视的目光,像是一把利剑,插进了陈费廉的心脏,彻底绞碎了他的尊严和骄傲!

    “噗嗤——”

    稍后,在众人的等待中,燃烧罡气精华的陈费廉,没有发动最后一击,而是仰天喷出一口血雾,整个人宛如霜打的茄子,彻底蔫了。

    走火入魔!

    陈费廉怒急攻心,欲想燃烧罡气精华拼命,却最终功亏一篑,走火入魔,体内罡气彻底紊乱、失控!

    “我……我好恨,好恨当初没有将你扼杀在摇篮之中!”

    陈费廉一边吐血,一边像是厉鬼似的,怨恨地盯着叶帆,声音嘶哑地吼道:“如……如果当初我放下身段,杀你如同捏死一只蚂蚁……”

    “如果当年,我师父不是顾及师徒之情,这世上哪有你?!”叶帆冷声打断陈费廉的话。

    “噗嗤——”

    陈费廉闻言,气得身子一颤,却无力反驳,再次喷出一口血雾。

    “该结束了!”

    脑海里浮现出陈道藏两次逼得褚玄机燃烧罡气精华浴血奋战,和刚才菩提无音被杀的一幕,叶帆不再废话,浑身杀意爆棚,大手一抓,一把抓住陈费廉,像是拎小鸡一样将陈费廉拎了起来。

    “不……不要杀我!只要你放过我,我会劝服我父亲,化解当年的恩怨……”

    感受到叶帆身上涌现的可怕杀意,陈费廉颤抖地开口了,语气惊恐万分。

    怕了。

    真的怕了!

    当死亡真正来临的这一刻,陈费廉彻底崩溃了,心中被恐惧塞满,像是哈巴狗一样,向叶帆求饶!

    “化解恩怨?”

    叶帆抓住陈费廉的脖子,像是在回应陈费廉,更像是在宣告世人,“忘恩负义、恩将仇报、血洗华夏,你和你父亲死一万次都不够!”

    “咔嚓——”

    话音落下,脆响传出。

    众目睽睽之下,叶帆一把拧下陈费廉的脑袋!

    ……

    ……(未完待续。。)u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