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56小说 > 都市小说 > 极品狂少 > 《极品狂少》正文 686章 破后而立?
    PS:想听到更多你们的声音,想收到更多你们的建议,现在就搜索微信公众号“qdread”并加关注,给《极品狂少》更多支持!

    小隐隐于野,中隐隐于市,大隐隐于朝。

    褚玄机属于前者,炎属于后者。

    在过去一些年之中,褚玄机先是隐居于天山,后来搬到灵山,而炎则一直在六扇门中修行。

    无论是褚玄机在天山还是灵山的隐居点,炎都十分熟悉。

    傍晚,当夕阳的余辉染红西方的天际,倾洒在天山的时候,炎带着众人来到了褚玄机曾经隐居的地方。

    对于褚玄机而言,天山是一个伤心地。

    当年,先是菩提无音绝望离去,留下他自己一人在天山修行。

    后来,他收陈道藏为徒,收留了楚姬,救活了灵韵。

    再后来,灵韵跳崖,褚玄机将陈道藏赶出华夏,陈道藏暗中偷走了炎黄鼎与玄阴剑……

    二十年后的今天,他带着菩提无音的尸体,再次回到这里,却人已非人,物已非物。

    雪山下的原始森林还在,森林旁边的淡水湖也没有干涸,但森林之中却充斥着异兽的嘶吼声,连绵不断,响彻天际。

    炎见状,二话不说,当下释放自身气息。

    顷刻之间,所有的嘶吼声荡然无存,森林之中,那些异兽在炎的威压下,趴在地上,浑身直打哆嗦。

    这是弱者遇到强者后,一种本能的畏惧。

    或者也可以说是丛林法则!

    “玄机,换个地方吧。”

    炎叹了口气,心中唏嘘不已。

    如果褚玄机不是因为与陈道藏一战,一身修为近乎全无,只要释放气息,森林之中的异兽会落荒而逃,此地将变得十分清净。

    而如今,褚玄机只剩下肉身力量,不但无法吓走异兽,而且遇到罡气境的异兽,根本无法匹敌。

    如此一来,此地已经不适合褚玄机居住了!

    “嗯。”

    褚玄机点头,一脸坦然,似乎并不在意修为全无这件事。

    炎见状,不再废话,再次带着褚玄机、叶帆和苏琉璃离开。

    当夕阳即将落下山头的时候,炎带着褚玄机来到了一处山谷,山谷十分清净,周围虽然也有异兽,但都是一些低级别的异兽——褚玄机利用肉身力量,便可轻松击杀!

    “玄机,我觉得这个地方不错,你看呢?”炎问道。

    “就这吧。”

    褚玄机点头,目光扫视山谷的每一个角落,不知是在寻找搭建木屋的地方,还是在为菩提无音寻找安葬地。

    “现在的局面很乱,为了避免修炼界的动乱继续持续下去。我得赶回去稳住局面,就不留下来陪你了,等稳定下来后来找你喝酒。”炎想了想说道。

    “老子还没那么矫情。”

    褚玄机瞪了炎一眼,然后径直走向一片空地。

    听着褚玄机的话,望着褚玄机那依旧挺直的背影,炎心中有种莫名的悲凉。

    他收回目光,将手中的炎黄鼎递给叶帆,道:“有炎黄鼎和飞行梭,你就算无法抗衡罡气大成境的修炼者,保命、逃命应该没问题。”

    叶帆见状,并不矫情,默不作声地接过。

    “你师父是一个外冷内热的人,典型的刀子嘴、豆腐心,表面上看着像是没事人,其实心中很难受。你和苏丫头留下来多陪他些日子。”见叶帆接过炎黄鼎,炎又叮嘱道。

    “我明白。”叶帆点头。

    炎了解褚玄机,他何尝不是?

    如果褚玄机真是一个性格孤僻、不近人情的人,当年又怎么会因念及师徒之情,放走陈道藏?

    如果褚玄机真的一点不管华夏、天下苍生,又怎么会在天山与陈道藏舍命一战?

    “另外,你的特殊通讯器,不要关,随时保持畅通,等我联系你。”

    炎转身欲走,但又想到了什么,回过头道:“我准备组建成立战神盟,终结修炼界的混乱,然后提议让年轻一代前往各地击杀异兽,这对你而言是很好的磨练。”

    “谢谢炎大师。”

    叶帆连忙致谢,炎和他虽没有师徒之名,但一直在帮助他、培养他,与真正的师父没什么区别。

    炎摆了摆手,然后看了一眼褚玄机,尔后不再停留,纵身一弹,掠向空中,御气离开。

    待炎的身影彻底消失后,叶帆收回目光,赫然看到褚玄机将菩提无音的尸体,放在草地上,尔后用手刨土。

    “师父,我来吧。”

    叶帆脸色一变,身子一闪,来到褚玄机身旁,催动玄叶飞刀飞出袖筒,欲要操纵玄叶飞刀刨坑,埋葬菩提无音。

    “我自己来。”

    褚玄机摇头,语气毋庸置疑,双手不停,化手为刀,仅凭肉身力量戳开土层,刨出泥土。

    “用它吧。”

    叶帆犹豫了一下,决定让褚玄机自己做这一切,但将两把玄叶飞刀递到褚玄机面前。

    褚玄机停顿了一下,然后接过玄叶飞刀继续挖坑。

    “琉璃,你去陪陪菩提无音大师吧。”眼看褚玄机接过玄叶飞刀,叶帆暗自松了口气,扭头对苏琉璃说道。

    苏琉璃点了点头,默不作声地走到菩提无音的尸体前,一语不发地跪在地上,心中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叶帆见状,暗暗叹了口气,然后脚踏飞行梭,腾空而起,飞向山谷东边的森林,准备弄些木头回来帮褚玄机搭建木屋,顺便击杀一头野兽,当作今晚的晚餐。

    天色彻底黑下来后,叶帆弄了一堆木头回到山谷,而褚玄机用两把短小的玄叶飞刀挖出一个人形大坑,坑边堆满了土。

    苏琉璃则是依旧一语不发地跪倒在菩提无音的尸体前。

    “给我削一块木板。”

    就当叶帆开始支木屋柱的时候,褚玄机突然开口道。

    “知道了,师父!”

    叶帆闻言,心如明镜,当即挑选了一块最好的木头,操纵玄叶飞刀,削出一块木板,递到褚玄机面前。

    褚玄机默不作声地接过,咬破手指,以手为笔,以血为墨,写下四个字:无音之墓!

    看到这一幕,叶帆觉得一阵莫名的心酸,忍不住撇过头去。

    苏琉璃则是从发呆中惊醒,默不作声地起身,与叶帆站到一旁。

    眼看苏琉璃起身,褚玄机放下写着血字的木板,然后起身,抱起菩提无音的尸体,重新回到人形土坑前。

    “无音,从今往后,我再也不会离开你了。”

    褚玄机低头看着怀中早已冰凉的菩提无音,缓缓开口,语气极为罕见的温柔,声音有些嘶哑。

    话音落下,褚玄机一步迈入人形土坑里,缓缓地、轻轻地将菩提无音放进土坑里,然后默默地帮苏琉璃整理好衣衫和凌乱的发丝。

    看到一向不会照顾人的褚玄机,像是变了个人似的,如此细心、温柔,叶帆感到一阵莫名的难受,双眼发红,泪水夺眶而出,像是断线的珠子,怎么也止不住。

    不光是他,就连苏琉璃也被褚玄机身上的悲凉气息感染,一时间泪流满面。

    褚玄机没有哭。

    他做完那一切后,刚要填土,余光看到周围有野花,便快步走了过去摘花。

    苏琉璃见状,欲要上前帮忙,但被叶帆伸手拉住,并轻轻摇头,示意让褚玄机自己来。

    苏琉璃瞬间明白叶帆的意图,没说什么,只是轻轻点了点头。

    足足过了半个小时后,褚玄机才用野花将菩提无音的尸体盖满,然后用双手捧起土,往土坑里撒。

    一把,两把,三把……

    褚玄机像是一个执行命令的机器人,机械地撒着土,动作很慢,直到菩提无音的尸体看不到后,他才加快速度。

    不知过了多久,土坑被填满,隆起,呈坟墓状,褚玄机将那块写着血字的木板,插在坟前。

    做完这一切,他整个人像是彻底虚脱了似的,无力地瘫软在地上。

    “师父!”

    叶帆见状,心如刀割,连忙上前搀扶褚玄机。

    “我没事,让我陪无音说会话。”

    褚玄机轻声说着,并未起身,只是呆涩地看着菩提无音的坟墓。

    “好!”

    叶帆咬着嘴唇,点头答应,然后拉着苏琉璃走到坟前,跪倒在地,重重地磕了三个响头。

    做完这一切,叶帆布下一个隔音阵,然后拉着苏琉璃默默走到不远处,为褚玄机搭建木屋。

    而褚玄机则是呆涩地坐在坟墓前,低声地说着什么,断断续续的,声音完全被阵法隔绝,令叶帆与苏琉璃两人无法听到。

    两个小时后,叶帆帮助褚玄机搭建好木屋,然后将之前击杀的野鹿扒皮清洗,架在火上烤。

    “师父,吃点吧。”

    肉熟之后,叶帆拿着一条鹿腿来到菩提无音的坟前,递给褚玄机。

    “我不吃,你跟苏丫头吃吧。”褚玄机摇头。

    “师父,吃点吧。”叶帆劝说。

    褚玄机依旧摇头。

    “唉……”

    叶帆忍不住叹了口气,然后拿着鹿腿回到苏琉璃的身旁,结果发现苏琉璃也不吃。

    褚玄机和苏琉璃都不吃,叶帆自己也没什么胃口了,便将鹿腿丢到一旁,默默地坐在草地上,陪着褚玄机与苏琉璃。

    接下来,整整一夜的时间,褚玄机都坐在菩提无音的坟前始终没有起身,而且极为反常,从沉默寡言变成了话唠,不断地说着什么。

    而苏琉璃则是靠着叶帆的肩头,望着星空,整整发呆了一个晚上。

    第二天,当第一缕晨辉洒落在山谷的时候,褚玄机才缓缓站起身,原本挺拔的身躯显得有些佝偻。

    他似乎一夜之间老了许多岁。

    这一幕,落入了叶帆眼中,更像是一把锋利的匕首捅入了叶帆心中,让他心疼不已。

    “陈道藏,无论你躲到哪,不久的将来,我都要把你找出来,哪怕挖地三尺!”

    心疼之余,叶帆迎着晨辉,攥紧拳头,在心中暗暗发誓。

    旋即,他松开拳头,快步走到褚玄机身前,问出了埋在心中的疑惑:“师父,你只是燃烧了罡气精华,术法修为应该还在才对?怎么术法修为也没有了?”

    “我在战斗中还动用了术法,阴火便是我透支、损耗术法修为,通过炎黄鼎催动的。”褚玄机解释道。

    “原来是这样。”

    叶帆闻言,恍然大悟,尔后想了想道:“师父,正所谓破后而立,我把我修炼的《九天玄功》和《飞剑术》给你,你可以尝试从头修炼,没准会有意想不到的收获。”

    “不了,我不准备再修炼了,安静地陪着无音便好。”褚玄机摇头,“你和苏丫头走吧,不用担心我。”

    “我们短时间内不会走,另外,我已将《九天玄功》和《飞剑术》刻在木板上了。”叶帆说着,将几块刻有《九天玄功》和《飞剑术》修炼功法的木板放在褚玄机身旁。

    “你们走吧,我想一个人安静地陪无音。”

    褚玄机见状,倒也没有阻止,不过却让叶帆和苏琉璃离开。

    “好吧。”

    叶帆沉吟了一下,最终答应了褚玄机。

    “苏丫头与你的事,我也略有耳闻。”

    褚玄机看了一眼不远处的苏琉璃,叹了口气道:“她对你一往情深,你不要辜负她,让她赴无音的后尘。否则,哪怕你最终举世无敌,也会后悔莫及!”

    “嗯,从今往后,我不会让她离开我的身边!”

    叶帆重重点头,铭记褚玄机的提醒。

    ……

    ……

    PS:褚玄机是这本书中我很喜欢的人物,这章有些平淡,但却是必须要写的。

    因为,褚玄机的故事还没有结束!

    。

    。(小说《极品狂少》将在官方微信平台上有更多新鲜内容哦,同时还有100%抽奖大礼送给大家!现在就开启微信,点击右上方“+”号“添加朋友”,搜索公众号“qdread”并关注,速度抓紧啦!)(未完待续。)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