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56小说 > 五分六合计划 > 五分六合网址 > 《极品狂少》正文 745章 圣地传承
    “小子,既然你成功通过了考验,用掉了我费尽心思留下的天地灵液和生命之树疗伤,强大肉身,那便算是拜入了我的门下。”

    在叶帆的等待中,张真人通过阵法留下的声音再次响起,“为师我姓张,人称霸道真人,一生追求武道,未曾收徒,晚年甚感遗憾,便特地打造这个圣地,挑选继承者——这也就是说,你是我唯一的传人!”

    霸道真人?!

    叶帆闻言,一阵愕然,不知这个名号的来由。

    “为师之所以被称为霸道真人,一方面是脾气火爆,为人霸道,丝毫不顾人情世故,另一方面则是因为为师独创的《霸拳》威震修炼界。前者让为师树敌太多,后者让为师无惧一切敌人!”

    仿佛多年前的张真人能够预测到此刻叶帆的心思一般,他的声音再次响起,“既然你能通过为师留下的考验,想必在肉身领域造诣斐然。如此一来,若是你再领悟为师独创的《霸拳》,至少可以傲视你所在的那一世!”

    “这……这么厉害?”

    叶帆再次一怔,要知道他所学的《九天玄功》就算在灵界也算顶尖功法,但玄老也没说这种话。

    短暂的愣神过后,叶帆又释然了,《九天玄功》虽然玄妙,但属于修炼功法,并不算武技。而且,按照玄老所说,如今的他,连《九天玄功》的皮毛都没有领悟。

    “为师所创《霸拳》总共分为三重,第一重三式,第二重两式,第三重只有一式,走的化繁为简的路子,蕴含着大道至简的规则在其中,讲究一击必杀——任你千般法术,老子一拳破之!”

    张真人再次开口,言语之中流露出了绝对的自信,乃至自傲,“《霸拳》乃为师自己独创的武技。而修炼功法《烈火心经》为前人所创,但为师根据情况自行改编了不少,虽谈不上当世第一功法,但绝对是最顶尖的功法之一!”

    “除了《烈火心经》和《霸拳之外》,为师还给你留下了天魔圣甲。此甲所需主材从天外飞物中提炼,辅材加入了当世最珍贵的材料,由炼器宗的老祖宗亲自炼制,乃当世不可多得的神甲之一。”

    “至于攻击性法器,为师没有给你留。因为,在为师看来,以拳为器破万法乃《霸拳》的精髓,若是有了法器的辅助,反而落了下成,无法彰显《霸拳》的威力!”

    说到这里,多年前的张真人轻轻叹了口气,“为师留下传承,不求你能超越为师的成就,但至少不能辱没了为师和《霸拳》的名头!”

    “这个张真人口气如此之狂,也不知所创的《霸拳》是否如他所说的那般强大?”

    因为叶帆之前遇到过‘吹嘘’更厉害的玄老,倒也没有对张真人的自吹自擂感到不自在,反而是很好奇《霸拳》到底有何神奇之处。

    “好了,废话不说了,接下来,你收敛心神,为师通过阵法将《霸拳》和《火烈心经》传给你。”

    旋即,在叶帆的期待中,张真人再次开口。

    嗯?

    叶帆闻言,心中一动,抛除心中杂念,按照张真人所说,收敛心神,做好接受传承的准备。

    突然之间,在叶帆的感应下,四周的天地元气一阵疯狂涌动,一道强大、繁琐的精神烙印突然轰入他的脑海,海量的信息如同潮水一般,在他的脑海中浮现。

    “大道三千,同归殊途,化繁为简,以身为炉,融入天地,千般法术,不抵一拳……

    旋即,一道洪亮的声音在叶帆的脑海之中炸响。

    这是张真人通过阵法手段,以意念传音的方式,诵读《霸拳》的修炼经文,以便于叶帆加深印象。

    刹那间,叶帆心神不稳,头痛欲裂!

    突如的变化,令得叶帆心惊不已!

    要知道,以他现如今的心神强大和意志坚定程度,纵然是接受一个人一生的记忆,都不会有任何问题。

    而此刻,仅仅是张真人通过意念传音诵读《霸拳》修炼经文,便让他如此难受?!

    “看来《霸拳》这门武技的确非同一般,否则就算张真人实力再强,只凭诵经,还无法动摇我的武道意志。”

    叶帆迅速坚定武道意志,稳住心神,同时心如明镜。

    心中暗道过后,叶帆不再多想,全心全意地接收张真人留下的传承。

    “果然不出我所料,这《霸拳》实在太可怕了。而《烈火心经》也是顶尖的修炼功法,注重炼体,强大肉身,而且与玄老所传授的炼体之法有相似之处,至少不弱于那些传说中的古天功。”

    不知过了多久,当叶帆完全接受完传承之后,心中震惊不已,《霸拳》和《烈火心经》远不如《九天玄功》玄奥,但放在当世,绝对是让所有修炼者为之疯狂的修炼功法。

    “《霸拳》对我而言,就像是量身打造的一样,必须要研究透彻。”

    震惊过后,叶帆很快便做出了打算,“修炼功法我已有了《九天玄功》,就没必要修炼《烈火心经》了,最多是参考一下。嗯,父亲恰好修炼的火属性的罡气,正好可以修炼《烈火心经》。”

    想到此处,叶帆缓缓起身,有些遗憾地看了一眼干枯的生命之树,尔后想了想,抬头看着上空,缓缓道:“张师傅,虽然我知道,您早已死去,但我得到了您的传承,成为了您的传人,还是要对您表示感谢。

    请您放心,《霸拳》落在我的手中,绝不会默默无闻——不久的将来,我要让《霸拳》和您霸道真人的名头,响彻当世!”

    “砰!”

    “砰!”

    “砰!”

    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

    这是叶帆为人处世的原则。

    话音落下,他便跪倒在地,连磕三个响头,行了拜师礼。

    “对了,徒儿,为师最后提醒你一下。这个圣地的阵法,完全依靠灵气自行运转。而此处乃灵脉之源,若是此处灵气消耗一空,圣地阵法自行停止运转,届时,任何人都能进入圣地。”

    就当叶帆行完拜师礼,拎着炎黄鼎,决定离开此地的时候,多年前的张真人似是又想起了什么,补充道:“为了以防万一,若是你发现此处的天地元气变得稀薄,那就离开此地吧,以免落入一些不怀好意的老家伙之手。”

    “原来如此,我说为什么无法阻止天地元气流失,原来是自行运转圣地最强大的一个阵法。”

    叶帆闻言,恍然大悟。

    这个圣地之中有许多阵法,最强大的阵法无疑是笼罩整个圣地的那个阵法。

    因为那个阵法的存在,初阶战神境以上的修炼者都无法进入圣地!

    叶帆又等了一会,见张真人再无话语留下,便拎着炎黄鼎,脚踏飞行梭,朝着上空飞行。

    “按照张师傅之前在大殿之中所说,凡是接受考验失败的试炼者,都会被安然无恙地传送到圣地之外,也不知道琉璃和吕哥他们被传送出去没有?”

    叶帆一边飞行,一边看着头顶上空那微弱的光亮,若有所思。

    与此同时,圣地入口处。

    “怎么回事?怎么圣地的天地元气彻底稀薄了,几乎与森林里没什么区别了?”

    “不光如此,圣地四周的能量波动也停止了。”

    “难道是因为华夏年轻至尊通过生死考验,得到传承之后,圣地的所有阵法都自行停止了?”

    ……

    就在叶帆离开圣地山脉底部的同时,圣地入口处,诸多年轻天才再次察觉到了圣地的变化,议论纷纷。

    耳畔响起众多年轻天才的议论,察觉到圣地的变化,达蒙绷着脸,一脸寒意地迈起步伐,走向圣地入口。

    显然,有了上次的教训,达蒙不再鲁莽地冲入圣地,避免再次被圣地的阵法震飞出去,当众丢脸。

    唰!

    达蒙一动,众人不约而同地看去,等待答案揭晓。

    下一刻,在众人的注视中,达蒙一步迈入了圣地之中,而且……身影清晰可见!

    “圣地的阵法消失了!”

    看到这一幕,众人均是涌现出了这样一个念头。

    因为,他们很清楚,若是圣地的阵法没有消失,身为中阶战神的达蒙不可能进入,而且达蒙就算进入,他们也无法看到,只能看到幻象!

    “嘿!”

    成功进入圣地,达蒙心中一喜,嘴角勾勒出一道森冷的笑容,尔后一脚跺向地面!

    砰——

    一声闷响,地面炸裂,达蒙脚踏罡气,弹地而起,中阶战神的气息以他的身体为圆心,朝着四周蔓延。

    与此同时,他通过意念感应着圣地的一切,试图将叶帆揪出来!

    “小杂碎,总算等到你了!”

    很快,达蒙感应到了叶帆的气息,顿时冷笑一声,身形一动,急速朝着圣地大殿裂缝所在的地方掠去。

    “叶子,圣地外有个中阶战神境的老杂毛要杀你,你快逃……”

    眼看达蒙杀意凛然地飞向圣地大殿所在的方向,吕战心急如焚,气运丹田,嘶声大吼,以此提醒叶帆,让叶帆逃走。

    呼!

    不等吕战将后面的话说完,达蒙暮然回首,扬手打出一道罡气,演化出一只大手,拍向吕战。

    唰!

    吕战脸色一变,脚下罡气涌动,欲要闪避。

    啪!

    然而——

    不等吕战的身形移动,罡气手掌呼啸而来,像是拍苍蝇似的,一下将他拍翻在地,震碎他的护体气芒。

    “噗——”

    地下形成了一个人字形的深坑,吕战浑身抽搐地躺在地面,血肉炸开、经骨断裂、五脏俱裂,鲜血狂涌而出,红得刺眼!

    “吕……吕哥!”

    苏琉璃原本十分担心叶帆的安危,此刻看到吕战浑身是血的模样,惊得脸色一变,连忙上前。

    “我……我没事,快……快让叶子逃!他……他……不……不是达蒙的对手……”

    吕战吐着血沫,喘着粗气,艰难地对苏琉璃说道。

    话音落下,吕战便脑袋一歪,直接昏死了过去。

    刚才那一击,带给他了极大的重创!

    苏琉璃见状,脸色一变,连忙打出一道罡气,化作一张大网,将吕战捞起,然后掏出一颗涅盘丹,送入吕战嘴中。

    做完这一切,苏琉璃刚想气运丹田,大声呐喊,提醒叶帆,结果发现达蒙的身形停了下来。

    “小杂碎,我已经发现你了,你躲不了也逃不掉,乖乖出来受死吧!”

    天空之中,达蒙脚踏罡气,负手而立,俯视脚下的裂缝,冷笑不已。

    “中阶战神?”

    叶帆闻言,微微眯起了眼睛。

    ……

    ……(未完待续。)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