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五分六合官网 > 五分六合官网 > 极品狂少 > 《极品狂少》正文 755章 唯叶帆可争锋!
    德古拉城堡是恐怖传说的发源地,在中世纪曾属于德古拉伯爵(吸血鬼伯爵),如今是黑暗议会的总部。

    包括黑皇奥古斯丁在内,一些黑暗议会的核心成员居住在此。

    道格和奥利维亚分别为黑暗议会的圣子、圣女,在黑暗议会颇具地位,也居住在德古拉城堡。

    傍晚时分,德古拉城堡沐浴在夕阳下,金光闪闪,远远望去,宛如一座童话中才会出现的古城堡,与邪恶、恐怖完全不沾边。

    距离德古拉城堡大约十公里的地方,从澳洲大陆返回的道格和奥利维亚两人,脚踏罡气赶路,速度快若闪电,在夕阳下留下一道道残影。

    嗯?

    突然之间,道格和奥利维亚分别感应到了什么,不约而同地停下脚步,皱眉看向前方。一道身影在远方的天空中出现,急速朝着两人御空飞来。

    来人速度极快,顷刻之间,便距离道格和奥利维亚两人只有百米,脚下踩着一件法器。

    百米!

    这是初阶战神最短的安全距离,一旦突破这个距离,便属于攻击范围!

    “飞行法器!”

    奥利维亚一眼便看到了来人脚下的法器,不由一惊!

    虽然对于中阶战神以上的修炼者,飞行法器几乎没有作用,但对于中阶战神以下的修炼者而言,飞行法器是梦寐以求的宝贝。

    除此之外,飞行法器的数量是所有法器之中最少的,其价值远远高于同级别的其他法器,可谓是有价无市,不要说是普通的年轻天才,就连道格这种大势力培养出来的年轻至尊都无法拥有!

    在这样一种情形下,奥利维亚突然看到一名和自己年龄相仿的修炼者,脚踏飞行法器,怎能不惊讶?

    不光是奥利维亚,就连道格也是微微一怔。

    道格和奥利维亚吃惊的模样,让脚踏飞行法器,御空飞来的青年十分享受,只见他仰着脑袋,斜眼俯视着两人,鼻孔恨不得翘到天上去。

    “你是什么人?为什么拦我们的路?”

    看到青年那副高高在上的模样,道格微微皱了下眉头,开口问道。

    “我等你们很久了。”

    青年答非所问,一脸自傲道:“我主人想问你们几个问题,跟我走吧!”

    “你主人是谁?他想问我们问题,不会亲自来吗?”

    奥利维亚冷声问道。

    身为黑暗议会圣女的她,从未被人如此蔑视过,而此刻,她和道格不但在黑暗议会总部附近被同龄人蔑视,而且听对方的口吻,只是某人的仆人。

    这……让她很不爽!

    “你算什么东西?也值得我主人亲自来找你?”

    青年闻言,一脸轻蔑道:“你们能被我主人询问,已经是天大的荣幸了,哪来那么多废话?”

    “呼!”

    回应青年的是一道破空声!

    恼怒中的奥利维亚,右手猛然挥出,一掌拍出,一道罡气从掌心狂涌而出,化作一只手掌,猛然拍向青年。

    “大胆!”

    青年一声怒喝,迅速催动护体气芒。

    砰——

    一声闷响,罡气手掌击中青年,却未伤到青年一根汗毛——罡气手掌直接被他的护体气芒震散。

    嗯?

    这个结果,让奥利维亚微微一怔。

    刚才那一掌,她虽未使用武技,但也是全力出手,就算天空之中的青年也是初阶战神,也不可能如此轻松地抵挡。

    “是谁给了你勇气向我出手?”

    虽然轻松抵挡了奥利维亚的攻击,但青年被激怒了,怒声质问道。

    “混蛋!”

    青年一而再再而三不可一世的姿态,彻底让奥利维亚愤怒,只听她怒骂一声,双手陡然挥起,先是交叉在胸前,尔后猛然推出。

    呼!

    一推之下,两道澎湃的罡气,从奥利维亚的掌心喷射而出,形成一道黑色气浪,撞向空中的青年。

    “你在玩火!”

    天空之中,青年怒喝一声,完全无视黑色气浪,脚踏飞行法器,急速飞向奥利维亚。

    显然,他对自己的防御力很有信心,自认为黑色气浪无法伤到他!

    然而——

    就在这时……

    异变突起!

    那道气浪突然演变出一座四方形的模型,像是一座囚牢一般,散发着可怕的能量波动,笼罩青年。

    地狱无门!

    奥利维亚含怒出手,直接动用了黑皇奥古斯丁的独门绝技!

    唰!

    突如其来的变化,令得青年脸色陡然一变!

    “给我破!”

    尽管被打了一个措手不及,但青年并未惊慌,反倒是冷哼一声。

    唰!

    冷哼过后,青年猛然抽出腰间宝剑,对着上空就是一剑!

    一剑斩出,一道银色的罡气从剑尖激射而出,化作一道近乎实质的银色剑芒,斩向黑色牢笼。

    轰~

    一声巨响,银色剑芒一下将黑色牢笼斩出一道口子,黑色牢笼轰然炸裂。

    噼里啪啦!

    罡气席卷,宛如密集的子弹扫射在青年身上,却纷纷被青年的护体气芒震散。

    奥利维亚动用最强杀招,依然无法伤到青年一根汗毛!

    这个结果,让奥利维亚彻底震惊!

    “婊子,你彻底惹怒我了!”

    一下破掉奥利维亚的‘黑色牢笼’,青年彻底震怒,体内罡气涌动,眼眸之中杀机乍现。

    “那又怎样?”

    就在这时,道格冷声说着,如同奥利维亚之前一样,双手交叉在胸前,快速挥动,尔后猛然推出。

    道格出手了,同样是地狱无门,但声势要比奥利维亚强大得多。

    黑色的罡气汹涌喷出,几乎遮住了上空,周围一片阴暗,可怕的能量波动,令得空气不断炸裂,“啪啪”之声不绝于耳。

    下一刻。

    黑色牢笼再现,远比之前的清晰,宛如一座真实的牢笼一般。

    “你们在找死!!”

    青年一声怒吼,手中宝剑再次斩出。

    唰!

    一剑斩出,银色剑芒再现,呼啸着斩向黑色牢笼。

    轰~

    巨响再次传出,但这一次,黑色牢笼牢不可摧,没有出现一丝裂痕,反倒是银色剑芒直接炸裂。

    嗯?

    这个结果,让青年先是一怔,尔后见黑色牢笼挤压而来,心中感到不妙,眼角肌肉一阵狂跳,再次斩出手中宝剑!

    唰!

    唰!

    唰!

    刹那间,青年连挥三剑,三道银色剑芒相继出现,连在一起,再次斩向上方的黑色牢笼。

    轰!!

    巨响再次传出,三道银色剑芒先后炸裂,黑色牢笼一阵晃动,然依然未曾破坏,完全将青年笼罩在其中,并且不断挤压空间。

    “主人,救我!!”

    危机降临,黑色牢笼之中,青年没有再继续破招,而是嘶声大吼。

    呼!

    随着青年的吼声落下,破空声响起,又一名青年御空飞来。

    青年一头金色长发,五官俊俏,肌肤雪白,湛蓝的眸子炯炯有神,身上穿着一件金色的铠甲,背着一把金色的巨剑,宛如中世纪的骑士,颇为扎眼!

    然而——

    相比青年本人和他身上的铠甲、巨剑而言,他身上有一件东西更加吸引人的眼球!

    那是一对金色的羽翼!

    金发青年能够御空飞行,完全是凭借那一对金色羽翼!

    “废物!”

    金发青年突然现身,先是看了一眼道格和奥利维亚,然后眼看黑色牢笼要将之前那名青年挤爆时,突然化手为剑,斩向黑色牢笼。

    手剑斩出,一道近乎实质的金色罡气从金发青年五指射出,化作一道金色剑芒,自上而下,劈向黑色牢笼。

    轰!!

    又是一声巨响,之前牢固的黑色牢笼,直接被金色剑芒劈开,尔后轰然炸裂。

    与此同时,金色剑芒陡然消失,并未劈向下方那名青年!

    唰!

    这个结果,让道格和奥利维亚两人脸色狂变!

    一方面,金发青年化手为剑,随意斩出一剑便破掉道格的最强杀招!

    更为重要的是,金发青年对局势的判断和罡气的控制简直到了匪夷所思的地步,出手的力道恰到好处,只是破掉了黑色牢笼,并未伤到下方的青年分毫。

    “你是什么人?”

    道格死死盯着金发青年,出声问道。

    “他虽然是个废物,但也不是你能教训的!”金发青年答非所问,语气低沉而冷冽。

    话音落下,金发青年身上的金色羽翼猛然抖动,整个人化作一道金光,瞬间抵达道格和奥利维亚身前,右手顺势挥出。

    啪!

    啪!

    两声脆响几乎在同一时间响起。

    两记耳光!

    道格和奥利维亚在毫无反应的情况下,直接被金发青年抽飞了出去,护体气芒一阵暗淡!

    虽然依靠护体气芒的防御,道格和奥利维亚都未曾受伤,但这一刻的遭遇,简直比杀了两人还要痛苦!

    其中,道格脸色铁青,表情冷的吓人,而奥利维亚体内罡气疯狂涌动,浑身战意迸发,一副要拼命的架势。

    “不用白费力气,我若想杀你们,只需一剑。”

    天空之中,金发青年傲然而立,一脸轻蔑地看着道格和奥利维亚两人,“当然,若是你们想主动送死的话,我不介意满足你们的愿望。嗯,虽然这里距离黑暗议会的总部只有十公里,但我相信,奥古斯丁绝对不敢对我怎么样。”

    “呃……”

    金发青年的话,像是一盆冷水,直接浇灭了奥利维亚的怒火,她心中隐隐猜到了什么,却不敢肯定。

    而道格直接开口询问:“你是黄金狮子,安德烈?”

    “原本我想问问你有关那个华夏年轻至尊的事情,现在看来,已经没有这个必要了。”

    安德烈依然答非所问,“嗯,华夏有个成语叫一叶知秋,你这个曾号称年轻一代第一人的家伙,如此之弱,想必他也强不到哪里去……”

    “他比你强!”

    不知为何,当听到安德烈提起叶帆,奥利维亚心中的震惊和不安荡然无存,甚至直接低喝打断了安德烈的话。

    “你……你说什么?”

    或许没有想到奥利维亚会说出这样一句话,安德烈先是一怔,尔后像是听到这世上最冷的笑话一般,忍不住大笑了起来,“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白痴的婊子,我家主人的实力之强,是你无法想象的,不要说那个什么狗屁华夏年轻至尊,就算其他五位绝世天才出世,也要被我家主人踩在脚下!”

    之前差点死在道格手中那名青年,冷笑着说道,优越感十足。

    “原本我有些无聊,想在那几个家伙出世前,去斩了那个华夏年轻至尊解解闷,现在看来,没有那个必要了。”

    大笑过后,安德烈自傲地说道:“至于你刚才所说,我就当一个不错的笑话。嗯,真的挺好笑的,呵呵……”

    “他杀你如斩草!”

    奥利维亚再次开口,语气低沉而有力,直接盖过了安德烈的笑声。

    “是么?”

    这一次,安德烈收敛了笑容,但并未动怒,只是戏虐地看着奥利维亚和道格,“但愿等到我在潜神榜大赛中与他相遇时,你还能说出这样的话。”

    唰!

    话音落下,安德烈不再废话,转身,震动羽翼,瞬间消失。

    “嘿!”

    安德烈的仆人,用一种看白痴的目光看了道格和奥利维亚一眼,戏虐一笑,然后跟着安德烈离开。

    “叶帆绝对能斩了他!”

    当安德烈和仆人的身影消失后,奥利维亚再次开口,语气极为肯定。

    “他低估了叶帆的实力,但你也低估了他的实力。”

    道格脸色铁青,死死盯着安德烈离去的方向,身子微微颤抖着,语气低沉,声音嘶哑道:“但他有一句话没说错,我们都太弱小了——放眼全球修炼界,除了叶帆之外,无人能与他们六人争锋!”

    “——”

    奥利维亚征在原地,久久未语。

    因为。

    这是她第一次听到,道格用弱小这个词形容自己。

    而且……是面对同代天才!!

    ……

    ……(未完待续。)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