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56小说 > 都市小说 > 极品狂少 > 《极品狂少》正文 775章 自愿认栽,当众打脸
    当日,褚玄机在全球修炼界第一届大会上,燃烧罡气精华,夺来原本属于他的炎黄鼎,击退陈道藏,然后大发神威,接连打爆美洲联盟、欧盟和天竺联盟三大联盟的修炼者联盟负责人,震惊世人。

    那一战过后,褚玄机就此消失匿迹,世人都在猜测褚玄机的下场,有人认为褚玄机一身修为全无,彻底沦为一个废人,还有人认为褚玄机元气大伤,需要闭关恢复元气。

    而如今,褚玄机与炎一同出现,却只是先天境界的气息!

    “邪皇为什么会是先天境?!”

    偌大的基地广场,瞬间安静了下来,褚玄机成为了全场唯一的焦点,所有人都在心中暗问着自己。

    没有答案,包括虚天奇在内,没有人能够想通这其中的缘由!

    此时此刻的情形,完全超出了他们对修炼的认知!

    因为,按照褚玄机当日的情形,要么一身修为全无,要么实力还在,但元气大伤!

    面对一道道震惊的目光,炎心中暗暗叹息,他知道,从今往后,褚玄机要面临世人的白眼。

    而褚玄机则是一脸的平静。

    只是——

    这份平静,很快便被打破。

    “玄机兄,你的修为?”

    率先开口的是吕元。

    他原本与褚玄机私交一般,但当日曾在天山与褚玄机一起浴血奋战,击退陈道藏,让陈道藏血洗华夏修炼界的计划付之东流。

    那一战过后,两人的关系迅速升温,外加叶帆与吕战关系极好,几乎成了莫逆之交。

    当日,褚玄机大战之后被炎带走,然后独自待在天山,就连吕元也不知具体情况,此刻看到昔日威震天下的老友。竟然只是先天境,他在震惊过后,显得十分担忧。

    吕元的话,等于问出了所有人的心声!

    一时间。包括虚天奇在内,众人竖起耳朵,一动不动地盯着褚玄机,等待着褚玄机的回答。

    “近乎废了。”

    褚玄机对着吕元微微一笑,似乎一点也不在意被众人知道这个事实。

    废了?!

    尽管众人都猜测到了结果。但听到褚玄机亲自说出口,多少还是有些震惊。

    “玄机,据我所知,当日你燃烧罡气和意念力气体精华,奋力一战,若是罡气精华和意念力气体精华消耗一空,气旋会消散,彻底沦为一个废人,现在怎么是先天境的气息?”

    虚天奇开口了,他不但是众人之中年龄最大的。修炼时间最长的,而且还是虚家老祖,对修炼的认知远超众人,但依然百思不得其解,于是忍不住开口问道。

    “上天眷恋吧。”

    褚玄机淡然回应,并未说出自己破后而立,再次修炼的事实。

    “哦?”

    虚天奇目光如刀一般盯着褚玄机,那感觉恨不得进入褚玄机的内心,看褚玄机是否在撒谎。

    褚玄机依旧一脸平静。

    为此,虚天奇不再多想。眼中精光闪烁,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真没有想到,当日威震天下的邪皇,晚年会沦落到这般地步。”

    “是啊。简直就是造化弄人啊!”

    基地里,众多炎黄组织成员都在密切关注着广场上的一切,得知褚玄机近乎沦为废人之后,一个个均是唏嘘不已。

    与此同时,天山剑派掌门苍博一脸敬仰地看着褚玄机,惋惜地说道:“玄机兄。你为保我华夏修炼界太平,在天山浴血奋战以及在天竺疯狂一战扬我华夏之威的情形,历历在目,如今却落得这个结果,真是让人唏嘘。”

    “玄机兄,久闻大名,一直想与你切磋术法,但因实力不济,没敢献丑,如今却连机会都没了,真让人遗憾。”巫门掌教巫山叹了口气。

    “玄机前辈,我儿与你徒弟关系甚好,且被你徒弟在澳洲大陆救回一条命,此恩重如山。如今,你修为丧失,若今后有什么需要,尽管开口,我定当竭尽全力。”

    杀皇夜风也开口了,看似是在给褚玄机许下一个承诺,实则是预料到褚玄机沦落到现在这般地步后多半会被世人嘲弄,想暗中帮助褚玄机,达到威慑的目的。

    “我也是!”

    巫门掌教巫山和天山剑派掌门苍博闻言,瞬间明白夜风的意图,连忙开口附和,表明态度。

    嗯?

    昆仑派太上长老脸上的笑容瞬间凝固!

    因为昆仑派昔日天才王昆,曾被叶帆在青榜大赛中打残,废掉一身修为。

    昆仑派上下对褚玄机、叶帆师徒二人十分仇视!

    昆仑派太上长老也不例外!

    原本,当他确定褚玄机近乎沦为废人之后,露出了几分幸灾乐祸的笑容,此刻接连听到杀皇夜风、巫山和苍博的话,再一联想褚玄机与炎关系极好,连忙收敛了笑容。

    而周青云和其他六名老者,也是收敛了嘲弄、戏虐的表情。

    唯有一人例外!

    姜玉蓉!

    此刻的她,就像是吃了人参果一样,心中暴爽!

    心中暴爽之余,姜玉蓉却还觉得不满足,一脸幸灾乐祸的笑容:“褚玄机,没有想到你的晚年会是这样,真是可悲可叹!”

    “姜玉蓉,你什么意思?”吕元闻言,怒目瞪着姜玉蓉。

    “没什么意思,只是替褚玄机感到惋惜而已。”

    姜玉蓉假惺惺地说着,心中却是乐开了花,“他可是华夏除天奇兄和炎之外,唯一突破罡气大圆满境的人,而且还是术武双修。如果不是因为收徒不慎,没准很有可能成为这世上第一个突破那个传说中境界的人啊!

    只是,可惜啊,这个世界上没有如果,他的修炼生涯就此结束了……”

    “闭嘴!”

    吕战冷声喝道,阻止姜玉蓉继续说下去。

    “吕元,论辈分,我和天奇兄跟你父亲都是一辈的,你刚才无视天奇兄的话,如今又在我面前大呼小叫。这是何意?”

    姜玉蓉眉头一挑,脸色转冷,冷冷盯着吕元,旧事重提。欲要激发矛盾。

    “姜玉蓉,你小人得志的嘴脸,还真是让人作呕!还长辈,依我看,你这辈子都活到狗身上去了!”

    原本。褚玄机近乎沦为半个废人让吕元的心情有些压抑,此刻见姜玉蓉不但幸灾乐祸,还想挑拨是非、激发矛盾,顿时怒了。

    “吕元,至刚易折,上善若水,你很好地继承了你父亲的修炼衣钵,但为人处世这块怎么就没继承呢?”

    虚天奇之前便想给吕元一个教训,此刻眼看吕元还在叫板,当下冷声道:“还是你觉得翅膀硬了。可以无视我们这些老家伙?”

    “玄机兄很大程度上为了华夏修炼界才沦落到今天这样,姜老太婆却在那里幸灾乐祸,算什么?”

    这一次,吕元没有选择忍气吞声,而是针锋相对道:“虚天奇,你想以大欺小就直说,少在那里倚老卖老!”

    “吕家小子,你目中无人,无视长辈,该被掌嘴!”虚天奇脸色一寒。欲要出手。

    “虚前辈,我们同身为华夏修炼界一员,何须为了这点小事生气,甚至大动干戈?”

    炎再一次开口了。虽然依旧称呼虚天奇为前辈,但态度不再温和,而是表明了自己的态度。

    “炎,你这是要当我的面维护吕家小子么?”虚天奇目光扫向炎,厉声问道。

    “虚前辈,我只是希望我们不要内讧。理应上下团结一致,若您执意要当成维护,我也无话可说。”炎不亢不卑地回应。

    “嘿,炎,你曾要保护褚玄机的弟子,如今又要保护吕元——是不是,在华夏,只要是你炎保的人,别人就不能动一根指头?”姜玉蓉趁机插嘴道。

    “若我家无道不小心与褚玄机的弟子起了冲突,将其击伤乃至击杀,炎你会怎么做?”虚天奇眯起眼睛,语气森冷地问道。

    “认栽。”

    不等炎开口,褚玄机突然开口道:“我曾说过,同代争锋和实力相近的人对我徒儿出手,若我徒儿战死,自愿认栽,反之也是如此!”

    “你倒是很有自知之明。”虚天奇若有所思地看着褚玄机。

    “依我看,不是自知之明,而是识时务者为俊杰,毕竟今非昔比了!”

    姜玉蓉一脸讥讽笑容,“如今你几乎沦为一个废人,无法保护你徒弟,以你徒弟的行事作风,我看是活不长了……”

    “嗡~”

    就在姜玉蓉仗着有虚天奇在,有恃无恐挖苦褚玄机的时候,一个轻微的震动声突然响起,周青云手腕上的特殊通讯器闪烁了起来。

    身为周家家主,周青云和身边其他人一样,都是华夏修炼界的中流砥柱,对这些科技的产物不感冒,也不会使用,但此次前往俄盟观战,为了与周家传人保持紧密联系,特地配备了特殊通讯器,而且学会了如何使用。

    嗯?

    此刻,愕然察觉到手腕上特殊通讯器的震动,周青云先是一怔,尔后抬起手腕,接通。

    “爷……爷爷,出大事了!”

    电话一接通,电话那头,身在翱翔山庄的周家传人便紧张地说道。

    “天塌了不成,把你紧张成这样?”

    眼看自家传人慌慌张张的,周青云觉得有些丢脸,语气不善。

    “天……天确实塌了!”

    “你……”

    周青云闻言,气得脸色一变,然后直奔主题问道:“说,到底怎么回事?”

    “虚少与邪皇之徒发生冲突,结果被击伤,落荒而逃!”

    电话那头,周家传人回想着叶帆与虚无道之前的战斗,心有余悸地说道。

    “你……你说什么?!”

    一声暴喝突然响起!

    这一次,开口的并非周青云,而是虚家老祖虚天奇。

    他凭空出现在周青云的身旁,厉声问道!

    “嗡~”

    “嗡~”

    “嗡~”

    ……

    回应虚天奇的是一个又一个震动声!

    昆仑太上长老和其他六名向虚天奇和虚家示好的老者,手腕上的特殊通讯器,相继震动了起来。

    “爷爷,虚少被邪皇之徒打败了!”

    “爷爷,虚少被邪皇之徒打跑了!”

    “爷爷,邪皇之徒打败了虚少,而且打残了姜莹,废掉了姜莹一身修为!”

    “爷爷……”

    包括昆仑太上长老在内,七名老者先后接通电话,听筒之中纷纷传出了各自传人、后人的声音。

    “你……你说什么?我家小莹被废了修为?!”

    接连听到那些声音,姜玉蓉的脸上再无半点幸灾乐祸,相反,她像是疯了似的,一把抓起一名老者的特殊通讯器,扯着尖锐的嗓子吼道。

    “这……这不可能!”

    而虚天奇则是轻轻摇头,完全无法相信和接受这个事实,同样抓起一个特殊通讯器,低沉地问道:“不要吵,一个人说,把事情的经过完完整整地说出来!”

    “峰儿,你来说。”周家家主周青云连忙说道。

    “是,爷爷,事情是这样的……”

    电话那头,周家传人深知此事的严重性,不敢怠慢,连忙一五一十地叙述事情的经过。

    唰!

    唰!

    唰!

    ……

    随着周家传人的叙说完毕,一道又一道目光再次投向了褚玄机。

    他再次成为了场中唯一的焦点!

    只是——

    这一次。

    他的身影不再佝偻。

    ……

    ……

    PS:两更完毕~

    。

    。(未完待续。)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