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56小说 > 都市小说 > 五分六合注册 > 《极品狂少》正文 801章 仇人相见,分外眼红!
    <div class="adread"><script>();</script>

    当叶帆以碾压之势击败佐罗,废掉佐罗一身修为后,遭遇了极为惊险的暗杀。£∝,

    如果不是他意念感应敏锐,提前感应到了杀气的存在,必然会被这一刀刺中,不死也要重伤,可谓是凶险至极!

    唰!

    叶帆稳住身形,目光如电一般,朝着前方看去。

    映入叶帆眼帘的是一名手握匕首的青年。

    青年穿着一件黑色的长袍,头发、脸上和身上那件黑色的长袍都沾满了血迹,整个人仿佛在血池中浸泡过一般,浑身散发着邪恶的气息。

    “血仇?”

    参加决赛的十人之中,除了佐罗等六名绝世天才之外,便只有叶帆、道格、苏琉璃和血仇。

    叶帆早已与佐罗等六名绝世天才见过面,甚至对峙过,对他们并不陌生,为此,一下便判断出眼前之人,便是神秘的血仇。

    “竟然能够躲过我的偷袭,怪不得你在赛前表现得那般强势与狂妄!”

    血仇冷漠开口,答非所问,完全无视叶帆打残佐罗一事,而是直接提及叶帆躲过他暗杀的事情,言语之中带着几分惊奇。

    一方面,他自信佐罗不是他的对手,叶帆打残佐罗证明不了什么,更为重要的是,他知道,人在击杀敌手之后的一瞬间,警惕性会完全放松,是最容易被偷袭的,叶帆能够及时躲过他的暗杀,多少有些出乎他的预料!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我们之前毫无交集,更无仇恨,就算按照规则,击杀参赛选手,可获得对方身上的积分。你也不用表现得如此仇视。”

    耳畔响起血仇的话,叶帆微微皱起了眉头,他能感受到血仇的自负,同时也能清晰地感受到血仇眼中那股刻骨的仇恨和杀意!

    这让他觉得有些奇怪!

    因为,如同他自己所说的那样,如果佐罗仅仅是想击杀他。获取积分,绝不会露出那般刻骨铭心的恨意。

    那种恨意,只有在仇敌见面时才会流露!

    而且……是生死大敌!

    “你的观察力不错,不过没有意义,结局不会改变——我的血刀会祭奠你的亡魂!”

    血仇冷笑,对他而言,此次参加潜神榜大赛,争取名次无关紧要,最重要的目的便是完成陈道藏布置给他的任务。在比赛中将叶帆击杀。

    用最小的代价,换取最大的利益!

    这是他的行事风格。

    原本,他想趁着叶帆疏忽之际,一刀宰了叶帆,完成陈道藏交给他的任务,但既然叶帆躲过了刚才的暗杀,他也不在意堂堂正正地击杀叶帆。

    那感觉仿佛叶帆在他眼中就是案板上的鱼肉,只不过多费一番手脚而已!

    “你在开赛之前默默无名。甚至没有被人发现真实实力,应该是利用某种秘术或者法器遮蔽了自身气息。隐藏了实力——你这么做,只是为了击杀我?”

    叶帆皱着眉头,直勾勾地盯着血仇。

    虽然血仇所展现出来的实力要比佐罗更胜一筹,但他一点也不在意,他唯一在意的只是血仇为何对他如此仇视,甚至不惜隐藏实力。利用暗杀这种下三滥的手段对他出手。

    “既然你不想死的不明不白,那我满足你这个小小的请求——你的猜测完全正确。”

    血仇再次冷笑,体内血气开始涌动,甚至外泄,弥漫在他的身体四周。宛如一道红色的盾牌,将其完全笼罩。

    “你到底是什么人?”

    叶帆眉头皱得更紧了,理智告诉他,血仇所在的势力绝对和他有交集,但他又判断不出,血仇到底来自哪一方敌对势力。

    “陈道藏是我义父。”

    血仇冷声回应,“你还有什么想问的?如果没有的话,那就受死吧!”

    “原来如此!”

    叶帆闻言先是一怔,尔后杀意瞬间迸发,双眸之中的恨意宛如一堆烈火在燃烧。

    没错……

    是恨意!

    因为,在这个世界上,如果说叶帆最恨谁,那么毫无疑问,陈道藏将排在第一位。

    是陈道藏将他的亲生母亲打落悬崖,至今生死不明!

    是陈道藏放出狠话,要击杀自己的父亲叶文昊,血洗叶家,甚至付之于行动,被褚玄机浴血奋战阻拦!

    同样也是陈道藏击杀了苏琉璃的师父菩提无音,害得褚玄机一身修为近乎全失,遭尽世人的冷眼嘲讽!

    这一切,让叶帆对于陈道藏恨之入骨,做梦都想将陈道藏挫骨扬灰!

    而他脱了衣服与时间赛跑,拼命地修炼,一次又一次进行生死磨练,就是为了能够早日提升实力,然后将陈道藏击杀,将青洪组织从地球上抹去!

    在这样一种情形下,他得知血仇是陈道藏的义子,毫不掩饰地流露出了自己的恨意。

    “暂且抛开你刚才暗杀我的事情不说,仅仅只是你的身份,便注定你今天走不了了!”

    叶帆再一次开口了,浓烈的杀意宛如一把锋利的尖刀,死死地锁定血仇!

    龙有逆鳞,触之必死!

    在这之前,血仇原本和他并没有什么仇恨,甚至可以说没有任何交集,但是双方的身份决定了只能有一个人活着离开这里!

    甚至,就算血仇逃到天涯海角,他也要将其击杀!

    “你以为你打败了如同废物一般的罗斯家族传人,就可以击杀我了?还是你认为,你刚才躲过我的暗杀,便可击杀我?”

    血仇冷冷盯着叶帆,阴森地笑着,他的声音嘶哑而低沉,让人感到毛骨悚然,“嗯,我在义父面前已经说了,会提着你的人头去见他老人家,就请你借人头一用吧!”

    “噗——”

    佐罗原本就已经奄奄一息,求着叶帆杀了他,此刻听到血仇称呼他为废人。顿时怒急攻心,连吐三口鲜血,尔后脑袋一歪,一头栽倒在地,直接昏死了过去!

    “呼~呼~”

    与此同时,圣地中起风了。凌冽的寒风吹过荒凉的大地,卷起一片片落叶,在天空中飞舞,仿佛在衬托血仇那森冷的话一般。

    狂风突如其来,吹得叶帆与血仇两人的衣服猎猎作响。

    血仇那被血水浸湿了的头发紧紧的贴在一起,在狂风中飞扬。

    叶帆站在下风处,眯着眼睛看着血仇,想到陈道藏所做的种种,心中的杀意不断的攀升。甚至有一种仰天长啸的冲动!

    狂风中,叶帆和血仇两人对面而立,仅仅只有不到百米的距离,佐罗和苏琉璃两人位于他们之间。

    其中,佐罗被血仇的话气得昏死了过去。

    而苏琉璃则是不知何时已睁开了双眼,并且看清了场上的形势。

    因为刚才昏迷的缘故,她不知道血仇的身份,但却知道与叶帆对峙之人便是血仇。而且能够察觉到,血仇的实力。比起之前的佐罗而言,只强不弱!

    这让她多少有一丝担忧。

    一方面,她虽然没有亲眼目睹叶帆是如何打败佐罗的,但判断叶帆多少也要消耗一些罡气和精力,而血仇看上去明显气势如虹,状态处于最巅峰的状态!

    另一方面。血仇的来历实在太过神秘,没有任何人知道他的手段,也没有人知道他到底有多强。

    未知,总是会让人充满恐惧。

    苏琉璃相信叶帆的实力,故而没有恐惧。但担心是必不可免的。

    “放心,我没事。”

    叶帆递给苏琉璃一个放心的眼神,然后大手一挥,打出一道罡气,化作一张大网,笼罩苏琉璃和炎黄鼎,将苏琉璃送到安全区域。

    “砰——”

    做完这一切,叶帆略一思索,又抬手打出一道罡气,直接将昏死的佐罗轰成了一堆碎肉。

    “你这是担心我抢先杀了他,获取他身上的积分么?”

    看到这一幕,佐罗不屑一笑,道:“只要杀了你,你们的积分都是我的,何须我再出手?”

    没有回答。

    这一次,叶帆直接笑了。

    在血仇虎视眈眈,随时都有可能出手的时候,他笑了!

    “我真的很佩服你,死到临头了还能笑得出来!”

    血仇眼神如刀,死死地盯着叶帆的眼睛,试图从他的眼神中看到恐惧。

    哪怕只有一丝丝!

    然而,他失望了,叶帆的眼神深邃如潭,没有哪怕一点点恐惧,有的只是自信与不屑!

    “如果说,你有机会击杀我的话,那么,刚才是你唯一的机会。”叶帆回道。

    “笑话!”

    血仇讥讽一笑,气势上升到极点,整个人就像是地狱走出来的修罗杀神一般,浑身散发着死亡与血腥的邪气。

    “是么?”

    叶帆也不甘落后,说话间,体内血气和罡气疯狂涌动,气息不断攀升。

    嗯?

    叶帆的突然变化,令得血仇瞳孔陡然缩小成了最危险的针芒状!

    理智告诉他,叶帆的实力应该比他想象中的更为强大,千万不可掉以轻心。

    “啪!”

    “啪!”

    “啪!”

    仿佛为了印证血仇的猜测一般,叶帆突然迈步,大步走向血仇,脚下地面纷纷炸裂,整个大地都在震动。

    这一刻。

    他如同战神降临人间,无敌的气势从他的身上涌现,弥漫四方。

    这一刻。

    他第一次暴露自己真正的实力。

    因为……

    他决定用最霸道的方式,将血仇打爆!

    ……

    ……

    ps:今日保底。

    。(未完待续。。)

    <div class="adread"><script>();</script>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