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五分六合 > 都市小说 > 极品狂少 > 《极品狂少》正文 822章 落毛的凤凰不如鸡? 补欠13
    在禁地中有一处环境优美的小山谷,几乎全封闭式的,只有一条蜿蜒的,

    山谷中草长莺飞,蝴蝶翩翩起舞,一派安静祥和的气息,各种奇花异草争芳斗艳。

    就在这个山谷中有一片被阵法掩盖起来的空间,从表面上看,仅仅是一片荒草茂盛的地方。

    然而——

    在这片被阵法笼罩的小片地方却有一个山洞,山洞的洞口被不知名的异兽常年磨得格外光滑。

    山洞蜿蜒曲折,大有九曲十八弯之意,一般人走进去也会迷路的。

    在距离洞口不远处的一片宽敞的地方,一名白衣胜雪的少女正盘膝坐在地上,浑身缭绕着浓郁的天地元气。

    这个女孩正是苏琉璃,自从击杀了那个不知名的独角兽后,她便和叶帆两人在这个山洞中闭关冲击中阶战神境界。

    日复一日,苏琉璃整个人都沉浸在修炼中,不断地凝练、压缩自己体内的罡气,直到将初阶战神境修炼到极致后,她决定正式冲击中阶战神境。

    御气飞行,这是中阶战神境的标志,也从某种程度上反映出了中阶战神境和初阶战神境的不同。

    修炼者一旦踏入中阶战神境领域,不但体内罡气品质大大提高,威力增强,肉身和灵魂经过修炼洗涤变强,更为重要的是对罡气的运用更加深奥。

    修炼者一旦进入战神境之后,每一次冲关,都需要做准备。

    一方面需要准备足够的精石,以保证在冲关过程中有足够的天地元气。

    另一方面则是需要找一个安全的地方,最好有人护法——修炼者在突破过程中,需要集中所有精力。一旦被人打扰,后果不堪设想,轻则罡气紊乱冲关失败,重则走火入魔一身修为全无,甚至还有被天地元气撑得爆体而亡的先例。

    因为身边有叶帆在,苏琉璃一点也不担心安全问题。她只是在冲关之前拿出了叶帆曾给予她的天地元气液、灵桃、草木精华和诸多兽核。

    万事俱备。

    苏琉璃便开始了冲关!

    从初阶战神境突破中阶战神境,主要在于两点。

    一是将体内罡气压缩、凝练到极致。

    二是凭借武学感悟和对罡气的操纵能力,扩充气旋。

    扩充气旋,看似简单,实则并不容易,不但需要修炼者不断地将罡气加入气旋之中,而且还不能改变气旋的运转、排列规律。

    一旦改变,便是冲关失败!

    甚至,如果导致气旋紊乱的话。还有可能令得气旋摧毁,那样一来,一身修为将会全无,彻底沦为一个废人!

    “扩充气旋!”

    苏琉璃让自己的精气神达到最佳状态,迅速进入冥想,疯狂吸收兽核之中的能量,转化为罡气,然后压缩、凝练。

    等新转化的罡气凝练度与气旋之中的罡气相差无几时。才尝试将其融入气旋之中。

    一次,两次。三次……

    苏琉璃一连尝试了五次,每一次都是以失败告终!

    但是苏琉璃却一点也不气馁。

    因为,她很清楚,如果中阶战神境界这么容易突破的话,那就不值钱了。

    要知道,现如今。有很多初阶战神境修炼者,但中阶战神级强者就很少了,原因就在这里——初阶到中阶近乎是个分水岭,不是光努力就能突破的,也需要机缘和悟性。

    论悟性。苏琉璃不次于任何人,甚至比起叶帆也差不到哪里去,否则也不会被菩提无音收为衣钵传人了。

    半日之后,苏琉璃进行了十七次冲击,全部失败,身前的精石、兽核和那颗灵桃全部消耗了,唯有两瓶天地元液。

    虽然失败了,但苏琉璃彻底摸清了气旋的运转和罡气排列规律。

    “不能再失败了!”

    第十八次冲击,苏琉璃收慑心神,再次进行冲击。

    这一次,苏琉璃吸收天地元液转化为罡气后,减缓了罡气凝练、压缩的速度。

    罡气的压缩危险万分,一旦压缩的太狠了很容易引起罡气紊乱,重则罡气爆炸,到时候,任何修炼者都会被自身的罡气炸得粉身碎骨,连一块完成的碎肉都找不到。

    压缩的过程非常缓慢,苏琉璃不急不躁,慢慢地压缩着。

    压缩过后,苏琉璃迅速将新转化的罡气融入了气旋之中!

    成功了!

    她第一次成功扩容气旋,但还未突破中阶战神境——当气旋扩容到一定程度,才会突破!

    对此,苏琉璃并不着急,而是在短暂的喜悦过后,迅速稳住心神,继续冲关。

    时间一点点过去了,足足六个时辰以后,苏琉璃突然睁开了双眼,从双眼中射出两道冷芒,犹如在黑暗的山洞中打了两道闪电一般。

    一股强大的气息从她身上散发出来,虽然依旧圣洁,但是却多了一种凌厉的锋芒,犹如一柄藏在剑鞘中的绝世宝剑一般,一旦出鞘将是一柄杀生利器!

    “成功了?”

    自从苏琉璃开始冲关后,叶帆便停止了修炼,此刻立即感受到了她的变化,开口问道。

    “嗯!”

    听到叶帆的话,苏琉璃点了点头,凌厉的锋芒感觉瞬间消失了。

    “琉璃,恭喜你!”叶帆微笑着说道。

    苏琉璃冲关成功,实力暴涨,今后再遇到强大的异兽的时候自己不用再担心她的安全,可以放手一搏了。

    “你好像也变了一些——你还没有突破中阶战神境,但是却给我一种深不可测的感觉,真是太奇怪了。”

    苏琉璃看了叶帆一会儿,突然说道。

    她的境界现在已经超越了叶帆,按道理说不应该有这种感觉才对,但是偏偏感觉到了叶帆的深不可测!

    这种违和感让她马上知道了,叶帆必然在过去一段日子的修炼里有所收获。只是不知道他收获的究竟是什么而已。

    “嗯,我虽然没有突破,但却让罡气和意念力气体更加凝练了。其中术法修为很快便可冲关,而武学修为也提升了不少。除此之外,我还领悟了《霸拳》第二式‘苍天霸血’!”叶帆微笑着点了点头。

    因为自知自己短时间内无法突破,叶帆闭关之前便绝了冲关的念头。而是一边凝练、压缩罡气和意念力气体,为日后的冲关做准备,一方面用心感悟《霸拳》第二式‘苍天霸血’。

    功夫不负有心人!

    在苏琉璃闭关之前,他领悟了‘苍天霸血’!

    作为《霸拳》的第二式,‘苍天霸血’和‘血罡’最大的区别是,不但可以展现出自身力量,还能借助天地力量!

    这……也是苍天二字的来源!

    ‘四方剑阵’和《飞剑术》‘流光’都是借助天地力量,吸收天地元气转化为剑气。

    叶帆在此之前,领悟了它们。

    除此之外。血仇所修炼的《血魔天功》,可以将血气和罡气互相转换,叶帆从中大受启发。

    在这样一种情形下,他感悟‘苍天霸血’十分容易,几乎有种水到渠成的感觉。

    “是吗?那你展示一下,让我看看,霸拳第二式到底有多么强大。”

    苏琉璃一听说叶帆领悟了霸拳第二式‘苍天霸血’,只觉得心中像是被猫爪子挠啊挠的。迫不及待地想见证‘苍天霸血’的威力。

    “好,我们出去。我虽领悟。但还未施展,也想知道‘苍天霸血’究竟会强到何种地步。”

    话音落下,叶帆便起身,带着苏琉璃走出山洞,然后撤掉迷踪阵。

    做完这一切,叶帆没有立刻施展‘苍天霸血’而是和苏琉璃一同到水潭边清洗了一番。

    清洗过后。叶帆吸气凝神,尔后疯狂运转体内罡气和气血,对着水潭对面激流直下的瀑布,猛地轰出一拳!

    呼!

    一拳打出,罡气与血气完美融合。宛如滚滚江流,从叶帆的右拳之中汹涌而出,化作一道刺眼的拳芒。

    与此同时,周围的天地间的元气瞬间暴乱起来,仿佛被拳芒引起了共鸣,疯狂地涌入拳芒之中,尔后呼啸而出,轰向前方的瀑布!

    轰——

    一声巨响,瀑布直接断流,被蒸发,水面后的山体被砸出一个巨大的深坑,一道道裂痕以深坑为圆心,朝着四周蔓延,‘咔嚓’之声,不绝于耳。

    轰!

    下一刻,山体直接倒塌,乱石夹杂着水流轰然而下,落入水潭之中,溅起一道道水花,宛如泥石流爆发了一般!

    “呃……”

    强大的拳劲将瀑布的水流倒卷而上足足有一丈高,直到元气拳头消失之后才重新落下来。

    看到这一幕,苏琉璃惊得目瞪口呆!

    因为,叶帆这一拳的威力简直太大了,就算她突破了中阶战神境,动用杀招‘菩提树’,也绝对没有这般威力!

    “好了,我们可以离开这里了。”

    叶帆也被‘苍天霸血’的威力惊得不轻,尔后决定带着苏琉璃离开了。

    在他看来,以他们现有的实力,只要不遇到高阶战神级异兽,几乎没有任何危险!

    ……

    就当叶帆带着苏琉璃离开山谷之后,安德烈带着两名族人终于在一座山上找到了褚玄机和楚姬。

    他们在山上被一头中阶战神级异兽给缠住了,经过艰难的搏杀之后,终于将这头异兽给斩杀了,但消耗极大,直接原地冥想恢复消耗的罡气。

    这个时候,安德烈带着两名族人找到了他们!

    唰!

    唰!

    察觉到安德烈三人的气息接近,褚玄机和楚姬立即结束冥想修炼,纷纷睁开双眼,站起身来,望向三人所来的方向。

    “好巧啊,这不是华夏邪皇吗?你怎么浑身血迹,看起来很狼狈啊?”

    安德烈带着两名族人不可一世地走向褚玄机和楚姬,脸上尽是嘲讽笑容。

    如果放在以前,褚玄机没有修为大损的情况下,就算给他一百个胆子,他也不敢挑衅褚玄机!

    但……

    今非昔比!

    如今的褚玄机,已经跌下神坛,宛如落毛的凤凰,还不如一只鸡,何况他是一只成长中的凤凰?!

    耳畔响起安德烈的话,感受着安德烈毫不掩饰的气息,褚玄机眉头一挑,沉默不语。

    “安德烈,你想干什么?”

    楚姬冷喝一声,怒意盎然,她看得出安德烈来者不善。

    “干什么?用你们华夏话来说,当然是干你们师徒啊!”

    安德烈说着,目光在楚姬那饱满的峰峦上停留着,阴森地笑着,“嗯,你们华夏语言博大精深,两个‘干’的意思可不一样。”

    ……

    ……(未完待续。。)u
返回首页